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七百三十七章 姐姐

第七百三十七章 姐姐

    盛会临近,锦绣天中的神界强者越来越多,这一次将要拍卖的宝物已经不限于宝册上的东西,还是被这些商盟拿出几样惊天动地的宝物出来。

    盛会开始,锦绣神城的诸多商盟请动数万神魔,联手催动锦绣神楼,只见这座神楼越来越大,最终化作数千万里方圆,神楼耸立,融入虚空之中,在城中心打造出一个浩大的空间。

    神楼中有八千席位,一尊尊真神、神主、神尊出席,落入席位之中,身躯广阔伟大。

    没有得到邀请的普通神魔,便无缘进入神楼之中,参与这场盛会,不过在神楼外,还有一面面巨大的明镜高悬在半空,镜中神光喷涌,投影在半空之中,将神楼中的盛况清晰无疑的显露出来。

    江南没有得到邀请,无缘进入神楼亲自经历这场盛世,媞漠山老爷子和荧惑神主、辰星神主却得到了邀请,嘱咐江南不要离开神城,等待他们出来,然后返回七曜天。

    神楼中,这场盛会在一瞬间便达到极点,第一件拿出拍卖的宝物便是贵重无比,竟然是一座

    远古神庭的碎片!

    江南从神镜的投影中看到这一座神庭碎片,广阔恢宏,约有数百万里,亭台楼榭,雕梁画柱,奢华无比,而且这些建筑极为古老,的确是远古的东西,隐隐有帝威弥漫,显然曾经有神帝在其中居住,管理诸天万界!

    “江教主,这座神庭,听闻是有人在一处虚空绝境中寻到,远古神庭乃是远古神帝所居之地,可以从神庭蕴藏的道则之中,推演出远古神帝的功法。”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江南循声看去,不由愕然,笑道:“灵雪神主贵为天都的神主,怎么也没有进入神楼?”

    灵雪神主向他走来,风采翩然,笑道:“我虽然是天都的神主,但却没有这么大的权力,可以调动如此大的财力与这些神主神尊争锋。而且,我天都已经来了掌管大权之人,拍卖宝物,自然另有人做主。”

    江南轻轻挥袖一展,两人面前凭空多出一艘宝船,江南请这位女神主登船,两人相对而坐,欣赏这座神庭,越发觉得神庭壮阔,有着万千波澜。

    这艘神舟是江南从前所炼的虚空宝船,如今也已提升到紫霄天宫的程度,威能极强,只是他自从有了金帝这个代步的妖神便极少再用。

    灵雪神主看了他一眼,突然笑道:“江教主心动否?”

    江南温和一笑,摇头道:“远古神帝的功法便未必比当今世上的神帝更加高明,功法神通经过一代代发展,只会更胜前代。以我之见,远古神庭中的帝级功法只怕要比如今的帝级功法粗糙许多……”

    “教主此言差矣!”

    突然一声大笑传来,神都的路风尘神主迈步登上虚空宝船,手中抓着个酒壶,一屁股坐下,丝毫没有跟他客气,咕嘟嘟灌了两口,看向那神庭的虚影,眼中露出热切之色,笑道:“远古神帝,那是何等伟岸的人物?那时天道未曾破碎,功法神通一定比现在更加高明。”

    “不见得。”

    江南摇头道:“功法和神通,经过一代代发展,只会越来越进步,而远古时期能够参详的功法太少,所以我以为今定胜古!路道兄为何也没有进入神楼,参与这场盛会?”

    路风尘笑道:“人太多,都是老家伙,比财富我是比不上他们,索姓不去趟这趟浑水。”

    这座远古神庭很快便被人以难以想象的高价拍下,手笔之大,让虚空宝船上的三人咋舌不已。

    “拍下这座远古神庭的,多半是一尊神尊。”

    灵雪神主轻声道:“除了两宫的神主,其他神主很少有这么大的财力,而神君境界和实力都接近神帝,对远古神帝的功法没有什么好奇心。”

    江南点头,心中对她的评价又高了几分,这位天都的女神主美则美矣,关键还有一颗玲珑剔透之心。

    神镜投影出第二件重宝,江南只看了一眼,便不由动容,霍然起身。

    “罗天的碎片!”

    那是一座罗天的碎片,神界九重天的罗天的一角!

    灵雪神主和路风尘也不禁动容,相继起身,站在船头看去,路风尘喃喃道:“罗天被打碎后,并未全部湮灭,还是有不少碎片保存下来,不过都落在一些大势力的手中。听闻九大补天神人手中便都有罗天碎片,而神界也有一块较大的碎片,被历代神帝掌握,如今在紫霄天中。而这次拍卖的罗天碎片虽然较小,但也非同小可了,不知道是什么人拿出来的?”

    灵雪神主轻声道:“罗天极为高等,听闻完整的罗天,可以接引到仙界的仙气。就算是罗天碎片,也非同小可了,在其中修炼,要比其他神界诸天都快了许多倍!”

    罗天碎片引起更加激烈的抢夺,价格节节攀升,相比之下,江南顿时只觉自己囊中羞涩。

    突然,江南身躯一颤,呆呆的站在船头,目光直直向前方看去。

    在虚空宝船的前方不远处,一位白衣佳人站在半空中,也在仰望神镜中的景象。

    她站在那里,仿佛与虚空与这片天地融在一起,如同一个梦中的精灵,静谧而神秘,乌亮的秀发瀑布般倾泻,披落肩头,显得有些瘦弱,孤孤零零,形单影只。

    江南呆呆的看着那个魂牵梦绕的女子,突然只觉鼻孔泛酸,心里也有些泛酸。

    “姐姐……”他轻声道。

    那白衣佳人娇躯微颤,回过头看来,熟悉的容颜百年未见,一如初见。

    她展颜一笑,诸天失去了光彩,万界没有了瑰丽的光环,天上的神曰也不再那么耀眼夺目,反倒像是月光一般朦胧。

    时隔百年,她鬓颜未改,一如江南在阳川河畔遇到的那位白狐所化的妙龄女子,依旧是那样灵动,那样出尘,恍然若仙。

    而江南也一如从前,容颜还是那个跟在姐姐身后,不断询问武学的少年。

    “子川,真的是你呢。”

    白衣佳人轻笑,迈步走来,下一刻来到船头。

    路风尘和灵雪神主看着她,心中一惊,连忙道:“江教主,这位是?”

    “这是我姐姐江雪。”

    江南压下心头的狂喜,这一瞬间他甚至有道心紊乱的感觉,亿万种滋味一起涌上心头,知行合一的道心其乱如麻,甚至隐隐有亿万种魔头滋生。

    不过江雪来到他的身边,他便突然间觉得心神安宁下来,前所未有的安宁,所有的紊乱变得平平整整,道心所化的心魔烟消云散。

    “江雪?”

    路风尘和灵雪神主两人心中一怔,随即松了口气,暗道:“好吓人,好吓人!我刚才还以为是那位存在,原来是江教主的姐姐。幸好不是那位存在,否则这锦绣神城还不闹翻天去?”

    两人各自抹了把冷汗,他二人出身神界五都中的天都和神都,来头极大,都曾经见过东极神君的画像,猛然看到江雪,还以为是东极神君。

    不过江南既然说此女是他姐姐,那么便断然不会是东极神君了,因为东极神君是出了名的孤家寡人,在神界没有任何势力,麾下也没有任何神魔,更不曾听说她有什么弟弟。

    “多半是一个长得很像的人……”

    两人细细打量江雪,尤其是灵雪神主更多多关注两眼,她也是绝色女子,对自己的容颜极有信心,对比之下,她只觉自己不逊于眼前这个白衣佳人,但恍惚间却觉得自己似乎少了些许气质,那是一种独特的气质。

    少了这一种气质,便少了些许韵味,让她总觉得自己逊色一筹,至于逊色在哪里,她却说不清楚。

    四人落座,江南定了定神,有心倾诉这些年的苦难和思念,不过碍于路风尘和灵雪神主在场,不好明言,过了片刻,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轻声道:“姐姐,你这些年,过的还好吧?”

    江雪眼中仿佛有冰雪融化,这一刻仿佛从神变成了人,笑道:“还好。我这些年走过来,子川,你是唯一关心我的人。”

    “唯一关心我的人……”

    江南回味这句话,心中怅然:“姐姐这百年过得极苦……”

    路风尘突然笑道:“江教主,你们姐弟重逢,可喜可贺,不知道江雪姑娘来到锦绣神城有何贵干?难道也对这些宝物动心?是否也想买下东极神君的权天印残片?”

    他目光闪动,显然对江雪的来历还心中存疑,想要试探一番。

    江雪微笑道:“我只是来见识见识,不曾想倒遇到弟弟。”

    路风尘皱眉,灵雪神主也旁敲侧击,江雪有问必答,两人几乎将江南与江雪从前在元界的生活经历套出得一干二净,这才心满意足:“看来的确不是东极神君。这位江雪道友真是纯洁得如同白纸一般,不过江教主身为她的弟弟,怎么就这么狡猾?”

    过了两三曰时间,终于到了此次盛会的重点,东极神君证帝之宝的残片拍卖,将这场盛会提升到极致,权天印的残片中蕴藏证帝机缘,其中有东极神君证帝一刹那的亿万般领悟,更有雄浑的灵力蕴藏其中,无论对神主神尊,抑或是神君来说,都极为重要!

    江南紧张的看着江雪,只见她始终不动声色,似乎对权天印碎片的得失从不放在心头。

    但是,财力有高低,诸多神主神尊接二连三放弃,最终只剩下荒祖和圣皇两大神君斗富,最后还是圣皇有备而来,财力盖过荒祖,夺得这块证帝之宝残片。

    “东极神君,你既然来了,何不露面?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你的权天印落在我手?”

    圣皇得到这块残片,声音传遍锦绣神城,这尊神君连呼三声,始终无人应答,这才冷笑,率众离去。

    路风尘和灵雪神主也各自离开。

    “子川,我离开一会儿。”

    圣皇离去良久,江雪突然飘然而去,笑道:“我去取回我的东西。”

    过了不久,江雪飘然而回,姐弟二人坐在虚空宝船上,江南说些自己这些年经历的趣事,突然外面传来喧哗声,只听有人高声叫道:“我刚刚得到确切消息,圣皇半路遭到偷袭,被人打得吐血,权天印也被人抢走了!”

    “是东极神君!东极神君出手了!”

    “哈哈哈!圣皇,让你跟我抢,如今被东极神君那女人修理了吧?”城中传来荒祖嚣张的大笑,很是没品。

    江南看向对面的佳人,江雪浅笑不语。突然只听唰唰两声,两个身影闯入虚空宝船,赫然是路风尘和灵雪神主,还未进入便高声道:“江教主,尊姐可在船中?”

    “姐在。”江雪笑道。

    两人探头看了一眼,露出尴尬之色,路风尘讷讷道:“姐在就好,姐在就好……打搅了,告辞,告辞。”

    灵雪神主与他一起离开虚空宝船,对视一眼,路风尘摇头道:“不是她。长得真像……”

    “太像了。”灵雪神主点头。(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