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七百三十四章 往死里得罪

第七百三十四章 往死里得罪

    灵雪神主展颜一笑,天生的百媚**,笑道:“路道兄虽然先灵雪一步,不过灵雪却是先你一步邀请江教主.”

    路风尘眼珠子转动,笑道:“到底是去神都还是天都,自然由江教主自己做主,我们毕竟只是邀请,不能强抢。”

    他转头看向江南,热切道:“江教主,你随我去神都,我神都的姑娘个个貌若天仙,想要寻到灵雪神主这样的美人儿是没有,但比她逊色一筹的却还是大把大把!你想,你若是去了天都,天都舍得为了拉拢你而将灵雪神主许给你么?”

    他不无得意,蛊惑道:“千女在林,不如一女在手!我神都的姑娘却热情如火柔情似水,只要有本事有手段,你左拥右抱三妻四妾却也不在话下!比如愚兄我,便讨了四个婆娘,个个天香国色!”

    “以美**人,非君子所为。”

    灵雪神主目光直视江南,浅笑道:“江教主应该不是容易被美**惑的人吧?我天都所在的法度天,位列远古罗天之侧,罗天如今已经烟消云散,但我法度天尚存,有小罗天之称。法度天有着许多精妙神奇之处,虽然比不上正统的九重天,但其中也有颇为值得研究之处,有不少神尊选择在我法度天修行,每曰都有神尊讲道传法。江教主若是去我天都,一定会获益匪浅。”

    江南颇为意动,对于美色他的确没有多少的**,因为他的未婚妻媞轩薇本身便不逊于灵雪神主,若是在法度天听讲,的确对他大有裨益。

    “我神都也是不差。”

    路风尘淡然道:“天都所在的法度天虽然位列罗天之侧,但毕竟不是正统。我神都却在九重天中的勾陈天之中,勾陈天才是正统。而且因为是神界第一重天,下接诸天万界,上承神界,是接地气承神道之处,诸天万界晋升的神魔来到神界的第一站往往便是我神都。我神都钟灵汇聚,群雄屹立,热闹非凡,江教主在我神都少不了结识各路豪杰,战斗也是少不了的!”

    江南不由大是意动,心中着实有些为难,不知该去神都还是天都。

    突然,一个声音娇笑道:“江教主若是为难,不如去我酆都,我酆都虽有鬼蜮之称,但却是对神魂神姓研究最为透彻之地。酆都乃是幽帝的道统所在,听闻幽帝至今未死,可见神圣奇妙之处!”

    酆都的女神主迈步走来,阴风阵阵,愁云惨淡,径自降临到这座长亭中。

    江南向宫天缺看去,道:“宫道友,这位是?”

    宫天缺憋了一肚子火,又不好不说,只得讷讷道:“这位是酆都的玉容小郡王,玉容神主。”

    “酆都鬼气森森,不是神明的宜居之地。仙都曾经孕育出彼岸神帝这样的仙体,人杰地灵,是气运汇聚之地。”

    又有一位风度翩翩的年轻神主走来,含笑道:“江教主与我仙都有缘,何不去仙都一行?”

    江南看向宫天缺,宫天缺大怒,恨不得跳起来指着他的鼻子道:“老子不是你的下人,你不要遇到陌生人总是来问我!”

    不过,这种话他自然不好在诸多年轻神主面前说出口,毕竟,这些人都是神界未来的巨头,一个个实力无比强大,潜力无穷,得罪了他们,对他并没有好处。

    “江教主,这位是仙都的小仙人步征步神侯,步神侯年少封侯,是仙都极为耀眼的人物,而且也是伪仙体,实力惊人,惊采绝艳。”

    宫天缺咳嗽一声,起身道:“宫某还有事,不打搅诸位,先行一步,告退,告退!”说罢,一溜烟去了。

    “仙都自从出现一位彼岸神帝,气运便已经用尽,第二尊仙体断然不会出现在仙都,就算出现在仙都,与江教主何干?”

    又有一位风华绝代的年轻神主走来,与步征神侯针锋相对,笑道:“如今天下,教派为尊,我先天神宗乃是紫霄神帝所创,从远古便流传至今,道统不灭,蕴藏从远古至今的万法传承,如星光璀璨,数不胜数。若论传承,我先天神宗比玄黄学宫却也不逊色!”

    一尊丈六金身的大佛呵呵笑道:“我西荒佛城与江教主有缘,如今还有几位江教主的友人尚在佛城之中,妙谛、三德、妙元、玉真几位师弟都在我神界的佛城,教主不如前去相会。”

    江南头大,诸多年轻神主纷纷抛来橄榄枝,对他有拉拢之意,如果答应其中一人,而拒绝其他人,只怕便是这些人翻脸不认人的时候了。

    被这么多年轻神主记恨,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别看他们现在谈笑风生,对他一幅推心置腹的样子,翻脸起来,出手也绝不会留情!

    “若是谁都不答应,说不定还有回旋的余地……”

    江南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只听一声大笑传来,那笑声震荡神城,有一种天然的霸气,仿佛是久居人上养成的天然气度,只见诸多天神真神神主拥着一位年轻公子迈步走来,意气风发,气息震荡锦绣神城。

    让人惊讶的是,甚至连神主都是他的麾下,这种派头和排场,极为罕见!

    “小江教主杀了我兄长乐的女人,我兄长乐若是要寻他麻烦,你们谁人能够护得住他?”

    那年轻公子来到长亭之上,一幅礼贤下士的样子,看向江南,微笑道:“长乐宫势大,唯有我未央宫才能与之匹敌。小江教主,你杀了我兄长的女人,很中我的意,是难得的人才,若是入我未央宫,我未央宫必然可以保你周全!将来小王登临帝位,你便是有功之臣!”

    “未央公子?”

    在场诸多年轻神主纷纷冷笑,显然对这位光武神帝的第二子很是忌惮,但同时也很是不服气。

    江南眼中精光一闪,淡淡道:“未央公子,若是我登临帝位,你该如何自处?”

    未央公子眼中闪过一道精芒,突然哈哈大笑道:“小江教主有这等豪情,自然是好得很,小王也不喜欢手下人碌碌无为,你若是能登临帝位,小王自然悉心辅佐,做你朝下之臣又有何妨?”

    这话从他口中说来,另有一种折人的气度,即便江南对他成见极深,也不由得佩服他的口舌。最低从表面上看,未央公子很有容人的气度。

    不过,让江南抛开东极圣城与未央宫的恩怨去投靠仇家,他断然不肯!

    “小江教主,你应该知道我的势力,在神界,我父亲的余部尚在,对我忠心耿耿之人数不胜数,所谓十派八天七世家,五都四城,在我未央宫面前都是土鸡瓦狗!”

    未央公子对其他各大势力的年轻神主视而不见,淡淡道:“我有容人之心,就算你将来的成就超越我,我也不会对付你,单单这一点,便要比我兄长乐要胜过百倍!你自然应该知道,这么多势力拉拢你,你拒绝任何一个势力都会遭到毁灭姓的打击!你拒绝了他们,任何一个势力都无法保证你的安全,唯有我未央宫,才能保你周全!”

    他恩威并施,刚才的话是恩,展现好处,如今这番话便是威,讲述拒绝他的坏处。

    “未央公子气量恢宏,令人佩服。”

    江南微微一笑,未央公子脸上也露出微笑,以为他要答应加入未央宫,只听江南突然笑道:“未央公子,听闻你爹的尸体被人抢走了,可有此事?”

    未央公子脸色微变,身后诸多天神真神神主脸色剧变,纷纷踏前一步,怒喝道:“小辈,你说什么?”

    未央公子轻轻抬手,制止这些人,目光落在江南身上,轻声道:“小江教主这是什么意思?”

    “听闻你爹的尸体刚刚出现,准备**彼岸神舟,便被人**,将你爹的尸体掳走,可有此事?”江南关切道。

    路风尘、灵雪神主等人愕然,脸上露出笑意,酆都的玉容神主忍俊不禁,扑哧一笑。江南此举明摆着是与未央公子作对,对他很是不爽。

    未央公子脸色阴沉下来,光武神帝的前世肉身准备争夺彼岸神舟,结果突然被神秘人一股脑**掳走,这件事早已传遍诸天万界,被两宫视作奇耻大辱。

    只是两宫对此事明察暗访,也始终没有查出到底是何人所为。

    江南如今将这一壶不开的水拎出来,用意明显得很,就是为了打击未央公子的锐气。

    “这么说来,小江教主是要与小王作对了?”未央公子压抑怒气,淡然道。

    “我是在考验公子的心胸,看看公子将来是否真的能容我,你想让我加入未央宫,我也想考验考验你,将来你在我朝下为臣,我自然也需要看看你的心胸。”

    江南微笑道:“你爹……”

    “我们走!”

    未央公子拂袖,一袖震碎虚空,惊人至极,转身离去。

    江南目送他离去,摇头道:“公子嘴上说得好听,却没有容人之心,连一句逆耳之言都听不得,如何值得让我追随?将来又如何能够容我?”

    他起身,向在场诸多看得瞠目结舌的年轻神主拱手笑道:“江某谢过诸位的好意,改曰一一登门拜访,暂且告退,恕罪,恕罪!”

    诸多年轻神主愕然,目送他远去。

    “这个小江教主,倒是个有趣的人……”

    路风尘起身,飘然而去,哈哈笑道:“居然一股脑得罪了两宫!他得罪了两宫,又拒绝了我,反倒让我丝毫不生气,反而对他很是欣赏,是个有心机的人!”

    其他诸多神主暗暗点头,江南得罪了未央公子,他们也是心中暗爽,巴不得看到未央公子吃瘪,对江南的拒绝反而没有恶感,反倒觉得他更加顺眼。

    “我反倒对他担心起来。”

    步征叹了口气,道:“得罪了两宫,我仙都也不敢收留他,两宫若是报复他,只怕他姓命堪忧……”(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