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七百三十三章 闷出一口血

第七百三十三章 闷出一口血

    一击!

    雷霆般的一击,江南便直接将风铃仙子镇杀当场.

    他这一击将战斗意识和技巧发挥到极致,风铃仙子将上百尊神魔的法力融为一体,加持自身,她的法力已经雄浑到巅峰天神的程度,与她正面硬拼,即便是江南将八座天宫炼为一体,铸就自己的神位,也须得经过一番苦斗,才能与她分出胜负输赢。

    而只要江南与风铃仙子陷入缠斗之中,建武神尊的大**秦流云便会催动灯塔,灯塔一照之下,江南也就炼为飞灰。

    所以,在江南让风铃仙子先走出锦绣神城那一刻,他便已经算定了自己交手的方式,那就是讯如风疾如雷的一击,一击分出胜负生死!

    而要与风铃仙子这等强者一击分出胜负生死并不容易,所以他直接以雷霆手段,一步跨出,切入到风铃仙子的天庭之中,先运转混沌洞天绞杀上百尊神魔,破其修为法力,再一掌将其击杀!

    先让风铃仙子出城也是造成一击必杀的必须手段,江南那时还在城中,风铃仙子对他的防备心很低,而在城中时,江南的气势便已经开始酝酿,在风铃仙子没有多少防备时,出其不意攻其无备,所以才能造成这种惊人的战果!

    锦绣城中,悟姓极高又久经战斗洗礼的强者可以看出这一点,赞叹江南的老谋深算,谋定而动,不动则已,一动便是利剑出鞘带血而归。

    而更多的人都是看不出这一点,只能感慨江南的强大和暴力暴烈。

    灵雪神主目光闪动,轻声道:“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这句话,可以用来形容此人了。”

    其他几位年轻神主面色凝重,轻轻点头。

    唰——

    一道雪亮的神光涌现,只见灯塔光芒大放,神光将江南淹没,流云神主出手的极为及时,在江南斩杀风铃仙子的那一刹那,灯塔的威能便已经被他催发,不给江南返回神城的机会。

    这道神光如瀑,比天上的神曰还要耀眼,神华弥漫,神光所到之处,一切灰飞烟灭,荡然无存!

    神尊之宝威能是何等恐怖?何况又是一尊神主催动,只见江南所立之地白茫茫一片,无数**的道则在那里攒动,如同一条条银龙在绞杀在粉碎一切!

    “哈哈哈哈!五灵石水军,受死了吧?”

    真言天神站在灯塔上高声笑道:“此人是五灵石水军,昧着良心替朝廷说话,该死,该杀,杀得好!”

    突然,雪亮的神光如同潮水般退去,流云神主脸色一沉,停止催动灯塔,抬头看去,只见江南此刻已经出现在神城的城头,正向他看来,仿佛江南始终站在城头,从未离开过。

    “被他走掉了?”

    流云神主面色有些挂不住,心知自己出丑了。

    刚才他在江南击杀风铃仙子的一刹那便已经出手,却不料江南在击杀风铃仙子之后当机立断,灯塔射出的神光尚未来到,他便已然化作一道飞虹离去。只因江南的速度太快,导致灯塔的神光尚未来到他便已经到了城头上。

    若是流云神主一击将江南击杀,倒还算不上出丑,最多落得个以大欺小的名头,仗着神主的境界打杀天宫境界的晚辈。

    但偷袭之下,还不曾干掉江南,反而被江南从容离开,这个丑便丢大了。

    一尊神主,动用神尊之宝,而且还是偷袭,偷袭一个天宫境界的晚辈,尚且未能干掉对方,流云神主已经可以想象众人看向自己的目光是何等的讥讽和奚落。

    “五灵石水军,死得好!”

    真言天神犹自没有察觉江南已经走脱,还以为江南已经丧生在灯塔的神光之中,高声叫道:“斯文败类,逆天而行,被我师尊灯塔照出的**神光一照,便灰飞烟灭了去!”

    “闭嘴!”流云神主只觉他的声音倍加刺耳,低声喝道。

    真言天神吓了一跳,连忙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江南站在城头正看着他们,如同看着一群跳梁小丑,不由愕然。

    “秦流云,你是神主对吧?”

    江南突然开口,声音虽然清淡,但却传遍锦绣神城:“我才是天宫境界,居然要流云神主出手偷袭,而且还是用尊师建武神尊的神尊之宝偷袭我这个天宫境界的小辈。我不禁要替建武神尊问流云神主一句。”

    他淡淡道:“君,要脸否?”

    流云神主脸色铁青,双手颤抖,他自从来到这锦绣神城便屡次吃瘪,那些进入城中的强者看到他的灯塔碍眼,总要踩一踩,如今再加上在众目睽睽之下偷袭江南失败,真可谓丢人丢到家了。

    “不错!”

    媞漠山哈哈大笑,高声道:“流云神主,汝甚[***],尊师知否?”

    “我们走!”

    流云神主听到这话,胸口一闷,周身道则紊乱,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将出来,血洒长空。

    “原来流云神主被江教主击伤了。”

    荧惑神主咯咯笑道:“伤得重不重?快过来,我为神主诊断诊断!”

    流云神主面色惨白,挥袖一拂,卷起灯塔轰然离去,顷刻间便消失不见。

    江南松了口气,走下城头。

    “师兄,这小子居然逃出灯塔的神光射杀,他若是躲在城中一直不出来,我们倒无法奈何他。师弟我有个主意……”

    灯塔急速穿行,飞遁而去,灯塔上真言天神目光闪动,低声道:“咱们发动几十万修士,去诸天万界散播谣言,便说此子歼**掳掠,无恶不作,往他头上扣屎盆子,保管让他不出半年便身败名裂!”

    “此计可行?”流云神主皱眉问道。

    “人言可畏,三人成虎!没有人会去验证这些谣言的真实与否,只会跟风乱传!”

    真言天神笑道:“若是他人不信,我们还可以说,这些话是神界的某位神君亲口所说,端叫他屎盆子扣在头上,永世都摘不下来,比杀了他还要让他难受!这件事,我做的拿手,我亲自去办。不过……”

    “不过什么?”流云神主疑惑道。

    真言天神嘿嘿笑道:“发动几十万修士去造谣,抹黑一个人,须得花费一些灵石,没有灵石,那些修士哪里肯干?师兄,你好歹也要给我上亿灵石运转一下。”

    “这个我倒可以做主。”

    流云神主面色稍缓,道:“你放心去黑他,一切有我!对了,还有我师尊的几个对头,你也一起下手,一定要让他们身败名裂,臭不可闻!”

    真言天神大喜,飞身而去,笑道:“我这便去准备准备,召集来一大批的水军,半年之后便见成效!”

    锦绣神城中,江南登上长亭,与宫天缺相对而坐,席面上有酒有杯,江南取杯,以真火炼过一遍,又用神水洗了洗杯子,然后斟酒自饮。

    宫天缺看着他自斟自饮,突然失笑道:“教主倒是好雅量。不过教主杀了长乐公子的女人,难道便不担心长乐公子杀来,取你姓命?”

    “长乐公子的女人,我又不是没有杀过?杀一个和杀两个,没有什么区别。”

    江南看他一眼,微笑道:“我不像宫兄,我这人比较直爽,有仇报仇,有恩报恩。宫道友将什么事都埋在心里,当心憋出病来。”

    宫天缺眼中精光一闪即逝,憨厚笑道:“我能有什么心事?教主说笑了。”

    “说得好!”

    突然一声大笑传来,只见风云卷动,一艘楼船从锦绣盟中驶出,停靠在长亭边,路风尘大步走下楼船,笑道:“说得真好!”

    宫天缺起身,正欲客气一番,笑道:“路神侯谬赞……”

    路风尘对他视而不见,大笑道:“江教主说得好,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男儿在世,理当如此!长乐公子的女人,杀了也就杀了,长乐公子这么多女人,死一个两个他也不会放在心上!”

    宫天缺脸色一僵,自觉尴尬万分。

    江南起身,笑道:“路道兄请坐。刚才宫道友提到神侯二字,莫非路道兄已经封侯了?”

    路风尘坐下,笑道:“我成就神主的年头较早,而且我老子是神都之主,在神界还是有些地位名望的,我成了神主之后,他便帮我弄了个虚职。”

    突然香风袭来,长亭中多出一位极美的女子,轻声笑道:“江教主,你这里倒也算宽敞,不介意再多一个人吧?”

    江南看向宫天缺,笑道:“宫道友,这位姑娘是?”

    宫天缺被他闷得几乎吐血,江南分明是把他当成下人,遇到不认识的人便来问他,不过他如果不答也不妥,说不定便会得罪灵雪神主,当即不太情愿道:“这位是天都的灵雪神主。”

    江南肃然道:“灵雪神主快快请坐。”

    灵雪神主落座,含笑道:“灵雪此来别无他意,只是见到教主得罪了长乐公子,唯恐长乐宫对教主不利,因此想邀请教主去我天都做客。我天都的势力虽说不如长乐宫,但在神界也是一方巨头,保教主安危却还不在话下。”

    路风尘眉头一挑,不悦道:“灵雪神主,好歹也有个先来后到的道理吧?我正欲打算邀请江教主去我神都做客,你怎么能在我面前抢人?”(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