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七百三十二章 含怒一击

第七百三十二章 含怒一击

    宫天缺的脸色变了,不仅是他,锦绣城中几乎所有的神魔脸色都变了,整个锦绣神城方圆近亿里鸦雀无声.

    江南是天宫一重的修为,众人悉数看在眼里,刚才还耻笑他不知天高地厚,是下界上来没有眼界见识的小土鳖。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小土鳖,还未出手,便将上百尊神魔的神通和法宝悉数定住,定在当场,甚至连那些神魔都被他定住,无法动弹!

    他一动,神通湮灭,道则不存,神明之宝粉碎!

    这等威势,就算放在天神之中,也是顶尖的人物!

    神魔之间,即便是相同境界的神魔,修为差距也有可能是天壤之别。这里有个最简单的比喻:刚刚进入神通境界,修士甲的法力是一,而另一个修士乙的法力是其两倍,神通八重,甲的法力达到一百二十八,而乙的法力值便已然达到二百五十六。神通八境之后是道台八境,道台八境之后是神府八境,之后又是天宫八境,然后才是神魔。

    修士甲和修士乙的法力差距便会越来越大,最终导致修士乙可以轻易灭掉修士甲,越到后期,差距便越发明显。

    显然,江南便是修士乙这等人物,根基打得无比牢固,让他在天宫境界时法力便可以达到顶级天神的程度!

    不过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他居然还是天宫一重!

    天宫一重与神魔境界相隔了八个境界,每个境界修为提升一倍,那便是一百二十八倍!

    众人神情呆滞,仿佛看到的不是江南这个少年书生,而是一个面目狰狞恐怖的大魔怪!

    “现在他天宫一重便可以与天神中顶尖的人物争锋,如果他**到神明境界,修为提升一百二十八倍,岂不是说他可以与神主争锋了?”

    有人失声道:“神明境界与神主争锋,这是什么概念?难道说他修成了神主,就能打爆神帝了?”

    “古怪,有古怪!”

    “肯定有古怪。”

    十派八天七世家,五都四城的几尊年轻神主面色凝重,一位年轻神主低声道:“他不可能仅仅是天宫一重。若是天宫一重便能拥有这等的战力,天宫八重他便可以与我们争锋,神主境界他便可以打爆神帝!一个人就算再强,也不可能在低境界便拥有如此强大的法力!”

    来自鬼都的女神主点头道:“不错!你看他周身溢出的法力,分明就是道则,这说明他最低也是天宫八重巅峰境界!”

    “他可能用某种方法隐藏了修为境界,让他看起来只有天宫一重的境界。不过即便是天宫八重,他的修为实力也是非常非常的惊人,非常非常的了不起,我在同境界时,便没有这等的战力!”

    路风尘笑道:“刚才灵雪神主说,此人比宫天缺还要危险,看来灵雪神主的确是眼力高人一筹。此人的确非常危险,只怕修为实力直追宫天缺了,只比宫天缺逊色一筹!”

    锦绣神城中也有不少老一辈的神魔看到这一幕,都是面色凝重,路风尘等年轻神主能够看得出江南并非是天宫一重那么简单,他们自然也能够看得出来。

    “天宫八重便可以拥有顶尖天神的战力,到了神魔境界之后,他便可以与一些真神一争长短了。”

    锦绣盟的会主乃是一位老神尊,向身边的几尊形容古朴的老者道:“真是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神尊呵呵笑道:“当今之世乃是浩劫前的大世,涌现出数不胜数天才天骄,争雄当世,连我们这些老一辈都给比下去了。”

    “年轻人不知韬光养晦,如今风头正劲,殊不知将来能够活下来的有几个?大浪淘沙,如今光芒万丈的年轻人,不过是将来的一具又一具枯骨。”

    一位苍老的女神主冷笑道:“这就是不懂遮掩锋芒的下场!我们这些老一辈,也都是从血海里尸体堆里爬出来的,早已知道乱世之中保全自身的道理,但是这些年轻人却不知晓。”

    而在远处,荧惑神主低声道:“媞老头,这真的是你们老媞家的姑爷?天宫一重便有如此战力,他是如何办到的?””

    媞漠山心中不无得意,低声道:“我家的姑爷,嘿嘿,当初连老子的神明**也给打惨了,那时他才是长生天宫,天宫三重而已!而现在,他已经是天宫一重……”

    说到这里,老爷子脸上也不由浮现出古怪之色,挠了挠脑袋,只觉自己的话有些荒诞不经,连他这么厚的脸皮都有些不好意思说下去。

    天宫三重,天宫一重,明眼人一看便知天宫三重肯定要强过天宫一重,而江南居然颠倒过来,给人以巨大的颠覆,让他这尊老神主都有些糊涂了。

    辰星神主笑道:“我估计他是藏拙了,把其他天宫藏了起来,让人以为他只是天宫一重。媞道友,你家姑爷虽说是个读书人,也**道啊!不过,厚道人活不长久,这乱世之中,的确要有一些小聪明才能活下去。”

    “他还是天宫八重,那么两位道兄是不是要灌顶一把,助他突破神境?”媞漠山笑道。

    荧惑神主摇头道:“天宫八重拥有顶尖天神的战力,靠我们两尊神主灌顶,就算再加上你,三尊神主,只怕也难能助他成就神明。”

    半空中那座长亭之上,宫天缺放下手中杯,缓缓起身,显得老实忠厚,诚挚道:“教主莫非想与宫某动手?”

    江南目光闪动,摇头道:“宫道友是补天神人的**,江某岂敢?江某与长乐宫恩怨极深,尚在你我的恩怨之上,不过宫道友如果向我挑战的话,江某也不会拒绝。”

    他看向长亭中的女子,轻声道:“这位姑娘,你来寻我报仇,我也正要寻长乐宫报仇,估计这一战在所难免。今**我便在此地,分个你死我活罢!”

    宫天缺眼中闪过一道精芒,突然气息收敛,看向那身材颖长的女子,笑道:“风铃仙子怎么看?”

    那女子起身,淡淡道:“宫兄稍安勿躁。这是我长乐宫的私事,代表我长乐宫的脸面,须得是我长乐宫亲自解决!”

    呼——

    她气息涌动,道则横卷,卷起上百尊神魔,悉数落入她的天宫之中,上百尊神魔的道则法力加持,让她的修为直线飙升,气息动荡,沉重无比!

    “长乐公子的**!”

    锦绣神城中,不知多少人脸色微变,显然对长乐公子这门**忌惮甚深,深知这门**的强大之处。

    突然,风云卷动,锦绣盟会主的虚影浮现在半空之中,身躯广大,沉声道:“风铃仙子,我锦绣神城盛会在即,任何人不得在锦绣神城动手,还请仙子能给我锦绣盟一个薄面,不要在神城中动手。”

    风铃仙子遥遥向锦绣盟的会主躬身,声如银铃,道:“此人是我长乐宫的仇人,还请神尊给我长乐宫一个薄面,我杀了此人之后,自然会亲自负荆请罪!”

    “你来到我城中杀人,他来到我城中杀人,若是任何人一有仇怨便在我神城中打打杀杀,我们锦绣神城还要做生意么?”

    锦绣盟会主摇头道:“我神城的秩序,不容破坏,别说你,就算是你们宫主来了,也须得遵守。”

    风铃仙子眼中露出不甘之色,不过锦绣神城的规矩,她也不敢违反,毕竟锦绣盟的来头极大,背后是一位补天神人。

    “江教主,你屡次针对我长乐宫,杀我家公子的女人,可敢随我到城外一战?”风铃仙子战役腾腾,看向江南。

    媞漠山连忙传音道:“子川不可!城外有建武神尊的灯塔,小心被他暗算!”

    江南也迟疑一下,建武神尊遣来他的大**带着他的灯塔,自然是为了取自己的姓命,如果贸然出城,只怕的确会遭到其毒手。

    风铃仙子冷笑道:“莫非你不敢?”

    江南眉头一扬,笑道:“有何不敢?姑娘,你请先行一步。”

    风铃仙子衣袂飘动,下一刻飞出锦绣神城,高高站在半空之中,负手而立,淡淡道:“出来受死!”

    “不要去!”

    媞漠山拦住江南,低声道:“再过一两曰我的真身便会来到,到那时便不惧建武神尊。你若是在与长乐宫交恶,被建武神尊与长乐宫联手的话,我便真的护不住你了!”

    荧惑神主传音道:“不如你低下头,认个错,然后我们七曜天的七尊神主出面,想来长乐公子还是会给我们七曜天一个面子,将此事轻轻揭过。”

    辰星神主点头道:“不错。长乐宫毕竟还是要点脸面的,由我们几个老东西出面,可以将此事摆平。”

    江南摇头,似笑非笑道:“老爷子,两位前辈,我在东极大荒建立圣宗分舵,分舵中的都是我圣宗**,她们都是孤儿寡母,有人死了爹,有人死了丈夫,有人死了弟弟,她们在后面看着我这个掌教至尊呢。”

    “东极大荒?东极圣城?”媞漠山三尊神主心头一震,心中均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觉。

    江南迈步走到神城的城墙上,远远看了建武神尊的灯塔一眼,又看向风铃仙子,突然神识波动,传音道:“姑娘,当年东极圣城的事,你有没有参与?”

    “东极圣城?”

    风铃仙子呆了呆,突然笑道:“原来你是东极圣城的余孽!实不相瞒,当年剿灭东极圣城也有我的一份儿,东极圣城的东闫神主不识时务,我家公子见他夫人美艳,却不料他居然宁死也不愿将他夫人送给我家公子,所以他死了,不但他死了,即便东极圣城所有男丁,都要为他陪葬。那一战,真是血流成河,死在我手中的人都数不胜数,不曾想倒剩下你这个漏网之鱼……”

    “你可以死了!”

    轰——

    江南身躯一动,半空中一声惊雷炸响,下一刻锦绣天的虚空陡然崩坏,万里疆域崩塌,江南的身形出现在风铃仙子的天庭之中,混沌洞天嗡的一声张开,三千里洞天一刹那将上百尊神魔悉数笼罩。

    百尊神魔被钉在他的混沌洞天之中,被洞天一搅,一个个嘭嘭嘭爆碎,哼也未哼一声便化作齑粉,随即被同化为鸿蒙紫气!

    风铃仙子还未反应过来,天庭中的神魔便悉数惨死,待她身形一动,正欲反击,一只手掌洞穿她的天庭,无滔的力量滚滚压下,将她的天庭打穿,八座天宫打通,手掌压在她的头颅之上,啵啵啵的爆响不绝,一掌将她压成一张薄薄的肉纸!

    啵——

    肉纸燃烧,焚化成灰!

    ————这一章多写了五百多字,所以晚了十几分钟,抱歉啊~~(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