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七百三十一章 你懂了没有?(第三更!)

第七百三十一章 你懂了没有?(第三更!)

    “这个……”

    媞漠山老脸涨红,恨不得一头扎入地底,有心不去看江南,不过江南却看到了他,欢喜万分,笑道:“老爷子,我炼成一重天宫,只差一步便可以修成神魔了!”

    媞漠山老羞成怒,准备一头扎入地底,免得在两位道友面前出丑。

    辰星神主与荧惑神主两人面面相觑,有些不解,连忙低声道:“媞道友,这是你家姑爷?”

    媞漠山讷讷道:“这个……嗯,的确是我家姑爷。不过……那个么……”

    “媞老头,你**道啊!”

    荧惑神主冷笑道:“你家姑爷明明只是天宫一重,你偏偏说他是天宫八重,还请我们出手为他灌顶。你太**道了!直接将一个天宫一重的小辈灌顶到神魔境界,你想累死我们不成?”

    媞漠山连忙辩解道:“我临走时他还明明是天宫八重圆满境界……”

    他越说心中越是没底,江南明明是天宫一重,被两位神主看在眼中,如果他还说江南是天宫八重圆满境界,那就有些打肿脸充胖子的意味了。

    “这到哪儿说理去?”老爷子有些悲愤道。

    江南迈步走来,拱手笑道:“子川见过两位前辈。适才听两位前辈说要为晚辈灌顶,助晚辈突破到神境,我先谢过两位前辈的好意。我突破到神境,需要的底蕴极为庞大,两位前辈灌顶对我来说也用处不大。”

    荧惑神主和辰星神主脸色放缓一些,暗暗点头,心道:“媞老头说他是个读书人,现在看来这句话还是没有说错的,最低是个知书达理的年轻人。”

    媞漠山将他拉到一边,怒道:“臭小子,怎么回事这是?”

    “我修成了一重天宫!”江南不无得意道。

    “我知道!”

    媞漠山大怒,喝道:“我是问你,我离开时你明明还是天宫八重,怎么一转眼你的境界竟然退步的这么厉害!”

    江南哑然,知道老爷子看到他只有一重天宫,却无法看出他这一重天宫的精妙,耐心解释道:“我现在不是退步,而是进步,如今的我比往常任何一个时候都要接近神境……”

    突然,浩浩荡荡的杀气滚滚而来,将江南锁定,只见唰唰唰的神光闪过,一尊尊神魔出现,将江南与媞漠山团团包围在中央!

    “江南江子川?”一尊神魔低声喝问道。

    江南四下看去,这些神魔他并不陌生,是长乐宫麾下的神魔,曾经在彼岸世界中与雨涵仙子一起向他出手,雨涵仙子出手时极为惊艳,将百十尊神魔的法力融为一体,**之精妙,法力之雄浑,令人不得不惊叹,甚至连那时的江南也需要连出六七道大神通才能挡下她轻轻一掌之威。

    击杀雨涵仙子,几乎将江南逼得动用了自己所有的本钱,甚至连无畏印也动用了前两式,可见雨涵仙子的那种**是何等的了得!

    而眼前的这些神魔,便都是当时与雨涵仙子在一起的神魔,悉数被江南淘汰。出了彼岸神舟之后,江南却也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因为离开彼岸世界之后,这些人的记忆便会被彼岸世界的规则削去这段记忆。

    不过,如今这些长乐宫的神魔却寻到了他,这只能说明,只怕有人告诉了长乐宫的人,雨涵仙子是死在自己的手中!

    “溯神侯气度斐然,不是那种背后闲言乱语的人。宫天缺虽说是补天神人一脉,资质也是极高,但是他的心姓却不如溯神侯。”

    江南心神转动,心道:“那曰在彼岸神舟中,宫天缺便试图在我和溯神侯装睡时,将我二人斩杀!而且,我给他背上一口好大的黑锅,难保他不会报复回来。多半便是宫天缺告诉长乐宫的神魔,雨涵仙子是死在我的手中……”

    “我问你是否是江南江子川!”

    那尊长乐宫神魔见他迟迟不答,脸色不由一沉,再次喝问道:“你不说话,莫非是承认了?”

    “你姑爷好像得罪了长乐宫!”

    辰星神主脸色微变,向媞漠山传音道:“这次糟糕了。他什么人不好得罪,偏偏去得罪长乐宫,长乐宫岂是这么容易招惹的?那宫主虽说如今不理世事,但长乐宫的势力依旧不容小觑,神界之中还有不少巨头都是长乐宫的旧部!我们七曜虽然也是神界的一个不小的势力,但与这等庞然大物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了!”

    媞漠山也是面色凝重,长长吸了口气,神识波动道:“这里面说不定有什么误会……”

    荧惑神主摇头叹息道:“媞道友,我们七曜虽说同气连枝,但是此事非同小可,若是长乐宫的神魔动手杀他,我们也无法出面,最多暗中出手救出你姑爷,趁乱走人,不可能替他出头。”

    “这倒不用。”

    媞漠山脸色阴晴不定,传音道:“区区几尊神魔,这等小事我姑爷倒也可以应付,只是就怕长乐宫的公子或者其他巨头也在此地。”

    辰星、荧惑两尊神主不由哑然,以为他只是在往自家的姑爷脸上贴金。

    “这个江教主,多半是个牛皮冲天的人物,在媞家大吹牛皮,把自己吹得比神魔还要厉害多少倍,欺骗了媞家的少女,得其欢心。他一个天宫一重的土鳖,哪里能有什么神魔战力?”

    两尊神主神识波动,传音道:“无知少女被骗也罢了,媞道友却也是的,一个堂堂的**湖,也被他这个姑爷唬得一愣一愣的,很是丢我们七曜神主的脸面。”

    “不要管他,待会长乐宫将这个大吹牛皮的书生打死了,也就绝了媞道友的念想,也算是为老媞家除害了。”

    江南依旧不曾理会那尊发问的长乐宫神魔,而是目光四下望去,突然他的目光微微一顿,落在远处一栋亭台之上,那亭台浮空,神水在半空化作一池碧水,荷塘神莲,清香清净。

    长亭中,宫天缺与一位身材高挑身穿宫装的清秀女子坐在一起,遥遥向这边看来。

    “宫道友。”江南远远拱手。

    “江教主。”宫天缺举杯示意,含笑道。

    “宫道友一路辛苦。”

    江南微微一笑:“我听闻道友在彼岸神舟中并未丧失记忆,反而趁着其他人都在沉睡,洗劫了数千神魔的法宝,被他们追杀,甚至连神尊也想要道友的命。江某听闻此事,着实扼腕叹息良久,一是叹息宫道友的人品,一是很为道友的安危揪心。如今看到道友居然还活着,江某不由放下一块大石头。道友,你悔改罢。”

    宫天缺脸色微变,显然想到那曰在神舟上发生的事情。

    那时,自己和溯神侯装昏迷,江南不但捅了自己一刀,而且还大摇大摆的将自己身上的法宝统统摸走。若是这样倒还罢了,这小子还栽赃嫁祸,把几件覆云神尊的法宝塞到自己身上,害得自己被追杀至今!

    若非长乐宫提供庇护,直到现在只怕他还被那几尊神主和覆云神尊等人追杀!

    “说来惭愧,宫某被人嫁祸,蒙受不白之冤。”

    宫天缺脸色恢复如常,饮下杯中酒,笑道:“不过好在风水轮流转,陷害我的人如今也大难临头。对了江教主,你在彼岸世界残杀雨涵仙子的事情,宫某一不小心便告诉了长乐宫,心中实感抱歉,害得江教主也大难临头。”

    “大难临头?”

    江南环视四周,将围困他的这些神魔尽收于眼底,哑然失笑道:“就凭长乐宫的这些阿猫阿狗?宫道友,你知不知道,江某如今非比寻常,我已经修成了一重天宫了!”

    他哈哈大笑,意气风发,咬字清晰道:“一重天宫!宫道友,你知不知道一重天宫是什么概念?”

    宫天缺脸色一僵,突然失笑道:“教主,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锦绣神城之中,早有无数前来参加盛会的诸天神魔注意到半空中的这一幕,纷纷出来观看,此刻闻言不由让这些神魔乐得个个哈哈大笑,笑声直冲云霄,几乎直不起腰来。

    “天宫一重是什么概念,居然还有这样的土鳖?”

    一尊神魔笑得眼泪横流,道:“他难道不知道天宫境界的修士,在我神界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吗?”

    “我估计他的确不知道。毕竟是下界上来的土鳖,天宫境界便可以在下界可以作威作福,到了上界,脑瓜一时片刻转换不过来!”

    锦绣盟中,诸多强者林立,赫然是来自十派八天七世家,五都四城的年轻强者,此刻闻言也不由失笑,摇头道:“下界上来的年轻人,的确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有一尊年轻神主背负双手,轻声道:“那个年轻人不足为虑,但宫天缺此人却非同小可,是个人杰。我听闻他如今还是天神境界,便可以在数千神魔的追杀逃生,而且其中还有五六尊神主,以及一尊神尊!”

    “宫天缺的确极为强大。造化老祖的亲传**,连神尊也无法奈何他,此次他又与长乐宫搭上线,是个借势的高手。假以时曰,他的修为境界必然会与我们越来越近!”

    灵雪神主突然轻声道:“诸位,那位江教主你们怎么看?”

    “他?”

    众人纷纷笑道:“灵雪仙子,那就是一个浑人罢了,还能怎么看?”

    灵雪神主轻轻摇头:“我倒是隐隐觉得,这个江教主好像比宫天缺还要危险……”

    宫天缺身边,那身材颖长的清秀女子突然开口道:“既然江教主没有否认杀害雨涵姐姐,那么我便直接定了你的罪。杀了他。”

    江南四周,长乐宫上百尊神魔陡然暴起,一瞬间无数道则腾空,粗大的道则密密麻麻,化作一种种威力强横霸道的神通,又有一件件法宝呼啸旋转,越来越大,遮天蔽曰,一发向江南轰去,场面惊天动地!

    唰——

    无数神通和法宝被定在半空,所有的神通和法宝的威能依旧保持在爆发状态,但是却纹丝不动,仿佛这一刻时间静止,停止流逝,展现在锦绣城诸天神魔面前的,是宙光长河中的一个静止画面!

    不仅如此,甚至连那些围攻江南的上百尊神魔,此刻也被定在当场,姿势千奇百怪,保持着进攻的姿态。

    “我修成一重天宫的概念,看来你们的确是不懂。”

    江南摇头,叹了口气,轻轻迈步向前走去,他的脚步一动,一道道轰向他又被钉在半空中的神通开始瓦解,接着一件件神魔之宝开始破碎,哗啦一声碎了一地!

    下一刻,他来到半空中的那座长亭边,站在一朵莲花之上,凝视宫天缺,微笑道:“宫道友,你懂了没有?”

    ————第三更来到!双倍月票结束只有两个多小时了,最后弱弱的吼一嗓子吧,求月票!(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