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七百二十三章 要钱不要命(求月票!)

第七百二十三章 要钱不要命(求月票!)

    锦绣天只是一个繁华的神界诸天,但这里也被乱象滋扰,可见神界的局势已经何等的紊乱。不过大规模的神魔战争还未爆发,而且在战争yù来风满楼的情况下,锦绣天的生意比往rì任何时期都要好。

    大战一到,神魔征伐,拼的是什么?是资源,财力!

    一支百万神魔大军,每rì吞吐的灵气灵液,便是一个令人发指的数字,一场恶战,损耗的法宝无量,没有足够强大财力,根本无法支撑一场大规模战争!

    神城中,媞漠山对锦绣天极为熟悉,这座神城广阔近亿里,规模宏大,由无数件法宝组成,媞漠山左拐右拐,便将真言天神等人甩开。

    “还好逃出来了!”

    媞漠山老爷子回头望了一眼,看到真言天神等狂热信徒没有追上来,松了口气,向江南怒道:“我早就对你说了,如今神界乃是是非之地,少说话,少惹事,你偏偏要与他辩法!如今倒好,你坏了建武神尊的教义,建武神尊多半会要动你!他的灯塔岂是好招惹的?”

    “我倒是收了不少块灵石,小赚一笔。”江南笑道。

    媞漠山瞪他一眼:“你要钱不要命了!走,去南海商盟,处理好你的事情之后,你就随我去我的地盘,省得你总是在外面惹是生非!”

    没多久,两人终于来到南海商盟,江南细细打量这座商盟,只见商盟占地极广,广阔数百里,在锦绣天这种寸土寸金之地,能够占据如此之大的地方,已经可以说财力雄厚。

    南海商盟的建筑也是法宝组成,楼塔居多,还有象征财富的宝盆状法宝,内部空间广阔,里面多有铜钱状的纹饰。

    媞漠山是这里的常客,毕竟也是镇守一方的小巨头,掌控实权的神主,立刻有人前来迎接,引领二人向贵宾之所走去。

    “道友,你们掌柜在否?”江南开门见山,直接问道。

    “我们掌柜如今年事已高,如今在闭关静养,轻易不会客。”那店家小心翼翼道。

    江南看了看媞漠山,媞漠山当即咳嗽一声,沉声道:“劳烦小道友通报一声,便说是七曜天漠山神主想要见他。”

    那店家连忙进去通报,不过多时,南竹神翁终于露面,是一位暮气苍苍的老天神,周身道则不断流失分解,小世界在不断崩塌,显然寿元已尽。

    一尊真神跟在南竹神翁身后,不断以自身的法力道则帮他将分解的道则重聚,巩固其小世界,又催动一件灵珍,形如寿桃,浓郁的生命气息从这寿桃中散发出来,江南细细打量,只见寿桃中生命气息竟然如道则凝聚,化作重重天宫、天庭,天庭四重,有无数神魔虚影屹立其中,共同唱诵,隐隐传来一种飘渺的歌声,赞叹生命伟大。

    “五福寿桃,旷世难得的延寿之宝!”

    媞漠山看了那五福寿桃一眼,也不禁赞叹连连,道:“南竹道友真是财大气粗,连这等延命的奇珍也能弄到手。”

    “我寿元已至,虽有五福寿桃,但也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

    南竹神翁咳嗽连连,面sè灰败,笑道:“漠山战神到访小号,不知有何贵干?”

    “我是陪我北漠媞家的姑爷而来,他想与南竹道友做个生意。”

    媞漠山笑道:“南竹道友,这便是我媞家的姑爷,人称玄天教主。”

    “子川见过南竹道兄。”

    江南上前见礼,凝视这位在玄明元界有着传奇sè彩的神人,笑道:“南竹道兄是我玄明元界数十万年来第一位成就神魔的存在,子川闻名久矣,也曾与道友通过话,只是未曾一见。”

    南竹神翁这才注意到他,脸sè微变,突然道:“还请漠山神主恕罪,我命不久矣,已经很乏了,先行告退。”

    江南叹了口气,道:“道兄,你若是不说,你故去之后,那件事便变成一桩无头公案了,再也无人知晓真相。你要将他带到坟墓里去么?”

    南竹神翁被那尊真神搀扶,颤巍巍向外走去,闻言身躯微顿,摇头道:“带到坟墓中最好。江教主,我对你闻名久矣,知道你的xìng子,你若是知道了对你未必是一件好事,反而会给你带来泼天大祸!教主,你还请回吧。”

    江南微微皱眉,突然笑道:“我是来做生意的,道兄岂有向外推客的道理?道兄,我这里有些来路不正的东西,不知道兄敢收否?”

    南竹神翁老脸已经干瘪的如同晒干的橘子皮,原本颤巍巍一幅行将就毙的老朽模样,突然听到江南如此说,jīng神陡然大振,目露jīng光,显露出生意人的本分,呵呵笑道:“江教主,我们做生意的,常做一些来路不正的东西。实不相瞒,有人偷了某位神尊爱妾的法宝,来我南海商盟贩卖,老朽也照样收了!老朽原本不再会客,不过教主是老朽同乡,今rì便勉为其难一次,下不为例。”

    江南看了那尊真神一眼,笑道:“可靠么?”

    “下一任商盟之主,自然可靠得很。”

    南竹神翁落座,示意诸多侍从退下,淡然道:“教主,东西取出来罢。”

    江南看到那尊真神将此地封锁,松了口气,取出自己准备卖掉的诸多法宝,笑道:“道兄,你是明白人,这些东西的来历,我便不说了。”

    哗啦!

    无数法宝从他紫府之中一下子涌出,珠光宝气冲天而起,一刹那便将那尊真神的封印冲破,神光和魔光照耀九霄,冲上云霄之外万里!

    那尊真神吃了一惊,急忙加**力,眉心中呼啸飞出一柄宝伞,宝伞越来越大,神光道音不断震荡,化作种种异象分割时空,这才将种种神光魔光**下来,心头被震惊得怦怦乱跳!

    南竹神翁也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江南取出的法宝极多,只怕有上万件,大多都是神明之宝,但是其中天神真神之宝也不在少数,甚至还有诸多神主之宝!

    这些法宝被抹去了原主人的烙印,处于无主的状态,神威弥漫,一刹那便惊动锦绣天,惹来无数强者的神识扫视,不过那尊真神祭起的宝伞极为古怪,分割时空,自成一界,许多强者神识遇到这柄宝伞,便被弹了回去。

    江南的这些宝物之中,最为引人瞩目的,便是沉沦魔城这件神尊之宝,魔城未经催动,便有三千里广阔,简直如同一个浮空的星球,是天下一等一的战争利器,若是数以万计的神魔驾驭魔城,足以横扫一个世界,一次炮火全开,便可以摧毁万万里星空!

    其他最为珍贵的,还是江南得自往生帝陵的种种真神之宝,这些真神之宝的威能之大,可以在神主之宝中也能称得上是绝品,而且对修为境界的要求更低,又是一套套法宝,价值之高,可以说比沉沦魔城也丝毫不逊!

    至于其他的神主之宝,也可以说珍贵异常,都是些首饰服饰类的辅助型法宝,但这种法宝体积小,最为难炼,炼到神主之宝的级别,还能保持这么小的体积,已经属于极为难得!

    尤其是,溯神侯装死,江南从他手指上摸到的指环,价值更是极高,这枚指环看似极小,但其中威能无量,一经祭起,便是一个金光闪闪的大圈套,笼罩千里方圆,中间笼罩范围有如黑洞,无物不收,极为恐怖!

    还有宫天缺身上的法宝也是极为了得,虽然是天神之宝,但这些法宝都是宫天缺亲手所炼,其中蕴藏造化天道,很是惊人,价值比真神之宝还要高出几分!

    江南又取出一排排玉桶,其中神光弥漫,赫然是一桶桶神血,微笑道:“道兄,这些神血非比寻常。这一桶是火云祝家的始祖血脉,其中蕴藏的始祖血脉极为浓郁,占据了三分之一!而这一桶虽然不新鲜,但却是帝皇神体血脉,价值无量。这几十桶则是荒兽的鲜血,种类各不相同。而这八桶那就更加了不得了,是神君、神帝级别的强者之血,又是先天神魔之血,我好不容易才弄到手,虽然这些神血经过了稀释,灵力不如纯血,但却可以凝练,得到一滴纯血也不是没有可能!”

    南竹神翁呆滞,那尊真神也呆滞,媞漠山也是呆了,傻傻的看着这一排排玉桶,久久说不出话来。

    媞漠山老爷子原本见过江南的收藏,但是没有见过这些玉桶中的神血,没想到,江南居然连这种东西都能弄到手,简直就是逆天!

    江南心中也不无得意,收集神血是他研究血脉的爱好,他在彼岸世界与那些荒兽交手,又与乾坤道人等守关者的血肉**交手,出于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自然将对方的鲜血收集了一些,方便自己研究。

    如今他已经将这些神血研究透彻,自然要卖出去,换来更多的资源。

    “教主,你洗劫了一座神界诸天么?”

    南竹神翁喃喃道:“这些法宝,足以能够武装数千神魔,外加二三十尊神主了……”

    江南笑道:“道兄,这笔交易?”

    “神翁,我南海商盟虽然有些钱财,但势力浅薄。”

    那尊真神微微皱眉道:“我观这些宝物,来路的确有些不正,有些法宝好像还是神界的几尊神主的贴身宝物,还有几件,仿佛是两宫麾下的神魔炼就的宝物,买下来不好出手。万一这些家伙寻上门来……”

    ————唉,连续爆发月票还没几张,道友们,猪需要鼓励,需要加油才有继续爆发的力气啊!(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