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七百一十四章 栽赃嫁祸(第三章!)

第七百一十四章 栽赃嫁祸(第三章!)

    宫天缺起身,看向四周,浑然没有了原本的老诚忠厚的样子,反而极为精明干练,低声笑道:“老爷果然技高一筹,早已算定,提前做好准备,即便是彼岸神帝也抹不去我的记忆!呵呵,看来连溯神侯和江教主也没有度过第九关呢,我还以为他的才情如汪洋辟阖,现在看来,与我也是一般。”

    他目光四下扫去,看到江南和溯神侯也在呼呼大睡,不由眼中精光一闪,随即看向其他人,不由得呆了呆,只见不知多少人都不知被什么人扒得赤条条,只留下一条小底裤。

    “这是……彼岸神舟上遭贼了么?”

    宫天缺神情呆滞,疑惑不解,低声道:“难道是镇守仙缘九关的那几个先天神魔所为?是了,人心是肉长的,即便是神君,也有些与众不同的癖好。好在我身上的宝贝儿,没有被他们洗劫走!”

    他迈动步子,径自向溯神侯走去,脸色晦明晦暗,低声道:“这世间能够争夺神帝之位的人实在太多了,不过,现在可能会少了两个……”

    突然,溯神侯微微一动,宫天缺心中一惊,急忙后退,接着仰面躺倒,装作呼呼大睡。

    却在此时,溯神侯打个哈欠,缓缓坐起身来,四下看去,低声笑道:“果然不出那位存在所料,提前布置,让我依旧能够保存记忆。”

    他身形飘然而起,四下看去,只见江南也在神舟上昏睡不醒。心中一怔:“连江教主也没有通过弘祖神帝那一关么?也是,弘祖神帝是皇道极境的强者,想要度过他那一关仅有神帝之资可不行,最低也须得拥有皇道极境之资。”

    随即。他也看到神舟之上数以千计的神魔都被人扒光,不由愕然,疑惑道:“遭贼了?不对,不对。彼岸神舟速度极快,绝不可能遭贼,那么到底是谁人所为……”

    他额头不由冷汗津津,心道:“我被人暗算了!是了,一定是这样,若是彼岸神舟到岸,众人都在昏睡,只有我还醒着,那么这些人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宝物失窃。一定会载到我的头上!到底是什么人。把这些神魔都洗劫一空?”

    他转瞬之间便想到,有可能是彼岸世界的那些先天神魔所为,随即又想到。这些先天神魔乃是神君,断然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难道真的有人能够登上这艘飞行的证帝之宝。将这些神魔的法宝统统窃走?”

    溯神侯目光闪动,突然迈步向江南走去,低声冷笑道:“我有那位老祖庇佑,肯定还有其他人也得到补天老祖的庇佑!江教主,你盗取了其他人的法宝,还打算装多久?”

    他取出一把利剑,狠狠插在江南的大腿上,江南依旧在呼呼大睡,浑然不像是装睡,而是实实在在的陷入昏睡过去。

    “难道我错怪他了?也是,江教主虽然才华出众,但是他背后却没有补天神人,多半不是他……”

    溯神侯拔出剑,迈步向宫天缺走去,微笑道:“外表忠厚纯良,内心奸诈,宫道友,你身为造化老祖的传人,我不信你会被彼岸神帝洗去记忆!”

    嗤——

    他一剑刺入宫天缺的大腿之中,宫天缺也纹丝不动,溯神侯愕然,突然哈哈大笑道:“好机会,好机会!这些人都陷入昏睡之中,岂不是任我拿捏?尤其是宫道友和江教主,更是还白未来的大敌,趁此机会,将你二人统统斩杀,以绝后患!”

    他一剑劈下,风雷大作,宫天缺突然身躯一动,如游鱼般滑出,闪遁出数百里,避开这一剑,面部表情又恢复成人畜无害的忠厚表情,老实巴交道:“神侯也是背后向人下刀子之人么?”

    溯神侯收剑,冷笑道:“我已经修成神尊,你觉得我真的想杀你,你能逃过我的一剑?”

    他冷哼一声,淡淡道:“堂堂的造化老祖的传人,居然趁人之危,将这些神魔身上的财富洗劫一空,如果这些神魔醒来,你觉得还用得着杀你么?”

    宫天缺面色凝重,沉声道:“神侯,并非是我的所作所为,我醒来之后,便发现这些神魔已经被人洗劫干净!甚至,我还怀疑是神侯所为!”

    “你觉得我会相信么?”

    溯神侯迈步向他走去,背负双手,淡淡道:“宫道友,我不要你交出来所有的法宝,只要你将子房和樊都统的法宝交出来,此事便算揭过。我也会替你保守秘密,绝不会将此事告诉第三个人!”

    宫天缺大皱眉头,道:“我没有取走这些法宝,如何交出来?神侯,莫非是你自己监守自盗,如今却要栽赃到我的头上来?”

    溯神侯动怒,正欲出手将他擒下,逼他交出子房道人和樊都统的宝物,突然两人的耳朵动了动,齐齐向江南看去。

    只见江南的手指动了动,似乎要从昏睡中醒来,溯神侯和宫天缺心中凛然,身形一闪,各自回到原地,飘然睡倒。

    江南打个哈欠,徐徐醒来,张开眼睛茫然四顾,疑惑道:“只有我醒来了?呵呵,看来我背后那位老祖果然实力惊人,连彼岸神帝也抹不去我这段记忆!”

    溯神侯和宫天缺心中一凛,暗道:“他背后果然也有一位补天神人!难怪他年纪如此之轻,便能有如此惊人的资质和才情!”

    “不知道他背后到底是哪位补天的老祖?肯定不是乾坤老祖和我师尊……”

    两人正在想着,江南惊诧道:“这些人怎么被人扒光了?什么人竟然将这些神魔洗劫了?糟了糟了,难道有人登上了彼岸神舟……不对,不对,彼岸神舟如此之快。什么人能够追得上这艘船?”

    溯神侯和宫天缺听着江南在那里自言自语,推测出种种可能,随即,突然江南迈步走向宫天缺。冷笑道:“宫道友,不用装了!你是造化老祖的弟子,肯定是造化老祖也暗中助你,让你能够避开彼岸神帝抹杀记忆的手段!”

    宫天缺继续沉睡。

    “还装?我的天刀神通。早就饥渴难耐了!”

    只听噗嗤一声,江南双手一错,一把天刀浮现,切入宫天缺的大腿之中。

    宫天缺暗暗咬紧牙关,将这一刀承受下来,死活不出声。只听江南的脚步声走远,向溯神侯而去,自言自语道:“不是宫道友……看来是我冤枉他了,既然不是他。那么一定是神侯你了!神侯。你是打算继续装下去。还是让我捅一刀?看来你是想让我捅一刀了!”

    溯神侯依旧在昏睡之中,毫不动弹,心道:“我修成神尊。让你捅你也捅不动!”

    江南一刀天刀劈下,竟然连溯神侯的皮肤也没能切开。不由吃了一惊,道:“好强的防御!我险些忘了,神侯已经修成了神尊,我的天道神通奈何不得神侯。”

    溯神侯心中暗爽,突然一座大山轰然压下,这座大山如此沉重,将他几乎压扁。

    溯神侯火冒三丈,只觉一股玄黄气息传来,压在他身上的赫然是一座奇重无比的玄黄圣山!

    江南将玄黄圣山砸下,见这尊神侯依旧没有动弹,当即收了圣山,心中冷笑道:“让你捅我一剑,现在吃亏了吧?吃亏你也没奈何……”

    “不是神侯,也不是宫天缺,那么到底是谁偷偷将这些神魔洗劫一空?这分明是要栽赃到我的头上啊……”

    宫天缺与溯神侯偷偷瞥见江南坐在那里皱眉苦思,没有继续捅他们砸他们,心中不由松了口气。

    “这个江教主心底倒不算太坏,没有趁着我们沉睡时,试图干掉我们。”

    两人心中暗道:“不过眼下只有他一人醒着,到时候便可以让这些神魔以为是他偷走他们的法宝,这个黑锅,他是背定了!”

    突然,两人看到江南再次起身,向他们走来,心中都是一突,暗道:“若是他想要干掉我们,即便拼着被人栽赃,也要出手了!”

    江南来到宫天缺身边,却没有痛下杀手,而是蹲下来,在宫天缺身上摸来摸去,自言自语道:“宫道兄,对不住了,这里的人都被人偷了,唯独你和溯神侯等人身上还有宝物,不如你索性大方一点,给我一点宝贝儿……”

    宫天缺恨得牙根痒痒,“看着”他将自己的挂坠摘下来,又去解自己的手链,甚至把自己的发簪也给取了下来,只觉心在流血。

    “这些宝贝儿都是我千辛万苦炼就,耗费了极大的心血,蕴藏我的领悟……”

    不过虽然如此,宫天缺也不敢动弹,这些宝物都是身外之物,被江南取走便取走了,今后还可以炼制。

    “而且,我这宝物极难炼化,待彼岸神舟到岸,一下船大家叫嚷起来,我便突然召回我的法宝。其他人只要一见我的法宝从他身上飞出来,江教主这个黑锅,便会背定了,百口莫辩!就算他是出类拔萃的人物,也绝对会被暴怒中的众人打杀成渣!”宫天缺心中暗道。

    江南在他身上摸了片刻,随即向溯神侯走去,溯神侯也强自忍耐下来,心中默默道:“身外之物,身外之物……”

    江南将两人洗劫了一遍,又坐在两人中间,嘀嘀咕咕,让两人郁闷不已,只能继续躺下来装死尸。

    不知不觉间数月过去,彼岸神舟突然微微一顿,停靠下来。

    噗通。

    江南仰面便倒,装死过去。这个时候,溯神侯和宫天缺更是不敢醒来。

    彼岸神舟中静了片刻,突然有人打个哈欠,接着一尊尊神魔各自醒来,突然有人惊声叫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的法宝呢?哪个天杀的把我的法宝抢走了?”

    “到底是谁做的?有种站出来!”

    ……

    众人正在吵闹,突然只听一声暴喝,场面顿时安静下来,只见覆云神尊面目无比阴沉,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冷冰冰道:“把我的东西交出来!奶奶个熊,只给老子剩下一个裤头,丧尽天良的混蛋……我已经知道到底是谁了!”

    他心念微动,突然宫天缺身上哗啦啦飞出五六件法宝,赫然是手镯玉佩等宝物,其中还有一双鞋子!

    这一瞬间,不知多少道目光齐刷刷落在宫天缺身上!

    宫天缺心头大震,失声道:“怎么回事,我身上怎么会有你的宝物……”

    他突然想起江南曾经在自己身上摸了片刻,心中顿时明了,立刻转头向江南看去:“是他,就是他!他在我身上摸走法宝的时候,偷偷的将覆云神尊的法宝藏在我的身上!这些法宝他无法炼化,所以栽赃给我!他就是那个洗劫所有人的法宝之人!”

    ————第三章3500多字,而且今天还会继续爆发,还有第四更!月票,还有月票吗?帝尊已经快掉下前二十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