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六百九十九章 长乐未央

第六百九十九章 长乐未央

    战王神主轻而易举便被打下飞桥,让桥头上的众人齐齐回过头来,凝视这个肩披白裘的曼妙女子。

    不过他们的目光却没有落在雨涵仙子的充满风韵和**的身姿上,而是落在她的天庭之中,从那些神魔身上扫过,细细查看这些神魔的道则和雨涵仙子道则相连的情况,洞察分毫。

    “集百尊神魔的法力于一体,很jīng妙的**。”

    妖神金帝盯着雨涵仙子天庭中的那些神魔,只见这些神魔的道则与她的道则相连,不同的大道规则居然能够结合在一起,紧密无间,显然是一门极为强大的**的作用!

    不同的人,不同的**,**出的道则也大不相同,将两尊神魔的法力融合在一起,道则必然会冲突冲撞,很难办到真正的融合。就算是两个人**同样的**,因为境遇不同,炼出的道则也会有所不同,很难融合在一起。

    若是两尊神魔,其中一人想将另一人的修为吞噬,需要的办法便是炼化,将对方的道则炼化,然后夺其修为。

    但即便是炼化的修为也很难真正的炼入体内,或者慢慢打磨,或者炼入身外化身之中,或者将那尊神魔炼成第二法身。

    佛门的佛陀常常驯服妖神为坐骑,用的便是第二法身的方法,将妖神炼成第二法身,不夺其灵智,平rì里妖神依旧拥有自我意识,但只要经过佛陀催动,便会被佛陀的意识替代,变成战斗工具。

    这是普通的处理方法。

    将上百尊不同神魔的道则连在一起,集为一体,那就更加难上加难了,所以妖神金帝才会说雨涵仙子的**很jīng妙!

    桥头上的众人,无一是弱者,自然也都能看出这一点。

    “更为关键的是,借来如此庞大的法力,居然依旧能够从容驾驭,而没有被这等庞大的法力压垮自身的肉身、神xìng和神识。”

    琉璃神主原本话不多,但是此刻她的话罕见的比从前多了许多倍,面sè凝重道:“开创出这门**的人,非同小可!”

    她没有说雨涵仙子便是开创这门**之人,却是看出此女的心xìng和地位,不足以开创出这等高深莫测的**。

    因为,能够开创出这等**的人,必然是身份地位极为崇高,位高权重,方能有足够多的神魔下属心甘情愿的供他驾驭、驭使和奴役,方能不顾这些神魔的死活连续试验,验证自己开创的**。

    而雨涵仙子,一看便知是某位强者宠幸的女人,本身没有如此大的权势令其他神魔为她效死,没有这么大的权势,便无从开创这等强大的**。

    江南点头道:“神界果然是能人辈出。神侯是否认识此人?”

    溯神侯摇头道:“我被流放许多年,并不知神界还出现过这等人物。”

    子房道人与樊都统等人各自摇头,道:“能够开创出这等**的人,定然位高权重,我们也被流放,前不久才脱困,也不知神界的动静。”

    “覆云神尊,你是神界的神尊,应该知道此人是谁吧?”江南询问道。

    “自然知道。”

    覆云神尊面sè凝重,沉声道:“开创这门**的,便是长乐宫的公子。唯有长乐宫的公子,才能拥有这么大的权势,才能拥有如此大的威严驭使如此多的神魔。”

    “长乐宫?”溯神侯微微动容,而子房道人与樊都统两人却脸sè微变,沉吟不语。

    “长乐宫是什么地方?”

    江南好奇道:“这位公子又是什么人?”

    “玄天教主,你也太孤陋寡闻了一些,连长乐宫也不知道!长乐宫便是东宫,帝后之宫。光武神朝时与前朝不同,前朝只有一位帝后,而光武神朝则有两位帝后,除了长乐宫之外还有未央宫。”

    覆云神尊无语,冷笑道:“光武帝转世重生,不再为帝,帝后自然不能再被称作帝后,因此称这两尊帝后为宫主。不过这两位宫主都是个厉害人物,她们原是姐妹,共事一夫,都是神尊中顶尖的人物,有人甚至猜测她们已经成为神君!这两位宫主各自诞下一位公子,被称作长乐公子和未央公子,都是光武神帝的血脉,血统之高,资质之高,无法想象!”

    “原来是那两位公子。”

    溯神侯、子房道人等人各自恍然,光武神帝的两位帝后与光武生下的儿子,定然资质高得吓人,又是神帝之家,有两位宫主指导修行,底蕴深得可怕!

    光武帝甫一登基称帝诸天万界时,便让各路神侯交出他们的**,送入神朝的宫中典藏,甚至连妖神金帝负责镇守玄明元界这等苦寒之地的神主,也被要求交出**。

    帝家的后宫,已经变成了当今世上除了玄黄学宫意外的最大宝库,这位长乐公子能够开辟出这等**,自然是理所当然。

    “你们聊够了没有?”

    雨涵仙子笑吟吟道,心中有些恼火,桥头上的这些人根本没有正视过她,反而对她的**大加点评,又对她背后的势力聊得热火朝天。

    相反,他们对她大展威风,将飞桥上所有人横扫这等辉煌战绩视而不见,分明没有将她放在眼中!

    她固然是得到长乐公子宠幸的女人,但她也有自己的野心,想要在人前证明自己并非是靠着长乐公子才有如今的能力和地位,江南等人对她视而不见,让她心中自然倍加不爽。

    雨涵仙子目光从江南等人身上扫过,拢了拢肩头的白裘,贝齿磨得咯咯作响,轻声笑道:“你们聊够了,那么我便可以将诸位淘汰,送各位离开此地了!”

    桥头上的几人对她的话充耳不闻,樊都统问道:“我还未被流放时,长乐公子还是一尊神明,如今他是什么境界?”

    “长乐公子与未央公子二人都是神华**,才情四溢,秉承光武帝和两位宫主的血统和底蕴,实力非凡。”

    覆云神尊笑道:“百十年前,他们还是天神,不过东极神君证帝时被人偷袭,打落凡尘,神界清洗东极神君的势力时,两位公子率领大军赶到东极大荒,将东极圣城血洗一空,得到数之不尽的财富,掳走东极圣城,甚至还有东极神君留下的宝物!他们得到神君宝藏之后,实力突飞猛进,几年之后便成就了真神,如今过了百十年,只怕不是神主也相去不远了。”

    溯神侯、琉璃神主等人肃然,一尊神帝的证帝之道被破,相对其他人来说,便是一场无比庞大的机缘,得到这股机缘,足以让人省去千年万年的苦修!

    东极神君证帝的途中被打落凡尘,这场机缘一定极为浩大壮观,成全了不知多少强者,让他们赚得钵满盆满,收获颇丰!

    “东极圣城是被这两人灭的?”江南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寒冷,涩声道。

    “不错。这两位公子虽然都是光武帝的帝子,但他们之间也在明争暗斗,据说两位公子还因为争抢东极圣城的女妖jīng而大打出手,打得天崩地裂。当时的东极圣城的城主,是东闫神主,其夫人美艳无双,引起两位公子的争夺。”

    覆云神尊对这件事知之甚深,摇头叹息道:“那一战东闫神主惨死,东闫夫人不堪屈辱,自尽身亡。这件事引起诸多强者的不满,对两位公子的吃相颇有微词,虽然大家都从东极神君陨落一役中得到许多好处,但毕竟吃相还是文雅的。两位公子做的有些过火了,不过未央宫与长乐宫的势力太大,反对和非议的声音都被两位宫主**下来。”

    “该死!该杀!”江南突然冷冰冰道。

    这一刻,众人都感觉到一股森森寒意从这位年轻书生身上散发出来,不知为何这位一向圆滑刁钻的玄天教主突然间变得如此大义凛然。

    “江教主,你好像在东极大荒中建立了门派,叫做玄天圣宗?”

    雨涵仙子见众人依旧聊得热火朝天,心中大恨,突然听到江南说出“该死该杀”,心头不由一震,侧头想了想,咯咯笑道:“莫非你是东极圣城的余孽?好得很呢,我家公子屡次派人清洗东极大荒,没想到居然被你逃了出去,没想到你居然还想着报仇雪恨!”

    她冷笑一声,道:“东极神君重返神界之后,明知是我家公子灭了她在中天世界的传承和道统,也不敢去寻我家公子报仇,你居然还敢!你可知道,只要我家公子一声令下,你的玄天圣宗便会灰飞烟灭?”

    妖神金帝冷笑道:“小丫头,好大的口气,你这么牛,你家公子知道么?”

    “金帝无需多说。”

    江南起身,将覆云神尊请出紫薇天宫,向覆云神尊、溯神侯与琉璃神主等人施了一礼,微笑道:“子川有些琐事要处理,在各位面前献丑了。”

    溯神侯起身还礼,皱眉道:“玄天教主,长乐宫不宜得罪。”

    江南哑然,笑道:“所有人离开此地,都会被抹去这段记忆,谁会知道此事?再说,就算长乐宫知道,又有何妨?早晚有一天我会杀上长乐宫、未央宫,提着两位公子的头颅,来东极大荒,祭奠死去的圣灵!”

    提着两位公子的头颅祭奠死去的圣灵,这句话说得平平淡淡,但众人却感觉到了杀气,无以伦比的杀气!

    他杀气溢出,甚至让人隐约间以为自己坠入无边的血海之中!(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