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六百九十八章 三足鼎立

第六百九十八章 三足鼎立

    覆云神尊在江南这里受挫,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此刻终于有了**的途径。

    飞桥上两人大打出手,覆云神尊与那尊战王神主都被压制在神明境界,但毕竟覆云神尊更强一筹,否则也不会修成神尊,很快便将战王神主打得吐血。

    不过即便他很强横,也无法彻底斩杀战王神主,毕竟两人的差距也不是很大。

    最终,覆云神尊**了怒火,将战王神主也打得鼻青脸肿,心神舒畅,让战王神主站在江南三人身后观摩高台的种种异象。

    战王神主一脸委屈,瞥了瞥坐在桥头中间的江南,心中万分恼火:“怎么这小子可以坐在中间,老子却只能在旁边看着?”

    他心中百般不解,却不知刚才江南把覆云神尊打得是何等凄惨。

    他虽然距离桥头只有一步之遥,但由于混沌鸿蒙气的阻隔,高台上的情形便看得不是很清晰,很容易便会错过诸多领悟。

    没过多久,又有人前来,这次覆云神尊没有等到江南发话,直接跳将起来,一拳封住战王神主的眼角,先将他打服,然后再让他去与来者对战。

    战王神主一肚子怒火,痛下杀手,将来者打下飞桥,淘汰出局。

    只是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强者寻到这里,也有不少极为强横的存在,不甘于站在桥上观摩,想要再进一步,得到飞桥上的好位置观摩高台上的变化,双方大打出手,在飞桥上恶战不休。

    战王神主心中恼火万分,如果一直有人前来,他根本没有多少时间来观摩高台上开天辟地的景象,得不到多大的收获。但其他人也不甘心在他后面,因为距离高台越远,高台上的景象便越是模糊,所以只能打上前去。

    只有桥头的江南、溯神侯和覆云神尊三人还算清静,没有被打扰。

    没过多久,琉璃神主杀上飞桥,桥上已经有十多人,被这尊女神主一个个打下去,横扫众人,只剩下战王神主。

    战王神主与这尊女神主交手,也渐渐落在下风,心中暗道不妙。

    “琉璃神主,不用大动干戈。”

    江南一手探出,将身边一尺来高的覆云神尊抓在手中,放在掌心中托起,笑道:“如果神主不嫌弃的话,你可以坐在这边。”

    覆云神尊坐在他的掌心中,如同玲珑袖珍的童子,起身怒道:“混蛋,老子好歹也是神尊,你敢这样待我,我要和你拼命!”

    江南挥了挥拳头,覆云神尊丝毫不惧,江南无奈,作势要将他从飞桥上扔下去,覆云神尊眼角乱跳,这才心有不甘道:“江教主,你好歹也要讲讲道理,总应该有个先来后到的排序才是。你将我的位子让给琉璃神主也就罢了,你将我托在掌心中,让我威风尽丧,今后让我如何出去见人?”

    飞桥上,战王神主与琉璃神主早就看得呆了,浑然不明白这位凶神恶煞的神尊为何对江南如此客气。

    “覆云神尊,要不这样,你在我天宫中观摩如何?”江南想了想,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商议道。

    “我在你的天宫中,与你的天宫诸神在一起,别人看来,我岂不就是你的随从?”

    覆云神尊动怒,道:“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咱们再商议……”

    江南不由分说,将他送入紫微天宫之中,覆云神尊大怒,气得呼呼喘气,不过待看到在江南的天宫中观摩高台上的景象,清晰度与在桥头相差无几,居高临下反而能够多看出几种变化,这才罢休,心道:“我这是要里子不要面子,才不与你一般见识,并非是欺善怕恶。而且老子虽然在你的天宫中,但坐得比你高,你也要低我一头!如今,我就暂坐片刻,待我领悟出彼岸神帝的**,再来慢慢与你计较!”

    琉璃神主见空处一个位子,心念微动,道则飞出,在前方化作一道冰桥,架在战王神主头顶,冰桥在混沌鸿蒙气的冲刷下摇摇yù坠。

    琉璃神主登桥,险之又险的跨过去,降落在桥头,落座下来。

    又过了一段时间,子房道人与樊都统两尊神主寻来,溯神侯道则飞出,接引这两尊神主,让两人进入他的天庭之中观摩高台。

    “神侯……”

    子房道人看到江南,目光闪动,不觉露出一丝杀机,神识波动,道:“如今我们人多……”

    溯神侯微微摇头,传音道:“桥头拥挤,不易大开干戈。而且我与玄天教主已经有了协议,他将桥头让我一席之地,我不能恩将仇报对付他。”

    子房道人低声道:“神侯,这你便错了!皇图霸业,没有什么仁义道德可言,他适才让给神侯一席之地,不过是没有把握拿下神侯,若是有把握,他舍得让你?还不是要独占桥头?如今,我们三尊神主,神侯又是登上仙台的人,底蕴无比雄厚,足以将飞桥上的所有人都清扫一空,只剩下我们,独得彼岸神帝的仙缘!”

    溯神侯摇头道:“不可言而无信。况且有琉璃神主与玄天教主有旧,我们也未必能够拿下他们。”

    子房道人皱眉,道:“我们还有一大臂助,那便是覆云神尊!覆云神尊被玄天教主折辱,必定心怀愤恨,我们与其联手,必定可以铲除玄天教主这个大敌!如今玄天教主虽然弱小,但是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必定会成为神侯霸业的一大阻碍!”

    “我意已决,子房无需多言。”

    子房道人闻言,心中大是焦急,向樊都统丢个眼sè,传音道:“神侯恪守信义,不失信于人,是王道。而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却不能不为神侯的皇图霸业着想,用上霸道的手段也并无不可。你与我一起出手,联手攻击琉璃神主,先将此女铲除,那时便由不得神侯不动手了!他事后责罚,由我一人担着!”

    樊都统双手抄起两板大斧,战意冲天,子房道人沉声道:“听我号令,我说动手,便一起杀过去……且慢!”

    飞桥之上,又有一头三足金乌飞来,落在桥上化作三足神人,头顶浮现出重重叠叠的太极神禁,盯着混沌鸿蒙气的重压,迈步走到桥头,身后双翼一展,便从战王神主头顶飞过。

    唰——

    江南的天宫中一道太极神禁飞出,一道金桥隔开yīn阳玄黄,金光灿灿,桥的两旁便是yīn阳玄黄,演化地水风火。

    三足神人落在金桥之上,迈步从桥上走过,走入江南的天宫之中,这尊神人诧异的看了看江南天宫中的覆云神尊,心中纳闷。

    覆云神尊心中憋屈,只当做没有看见。

    这尊三足神人正是妖神金帝,他从太阳太yīn二星中归来,太极神禁大典更见jīng妙,犹胜江南,显然收获颇丰。

    金帝目光锐利,他身为妖族的神明,对杀气的感应更为敏感,瞥见溯神侯天庭中的子房道人与樊都统,眼中jīng光一闪而没,神识波动道:“教主,那两个鸟人似乎不怀好意,想对你我下手。”

    “我知道。”

    江南老神在在,目光依旧落在高台之上,神识与金帝相互交流,道:“溯神侯虽然有点忠厚,但子房道人却诡计多端,不可不防。我适才已经暗暗通知琉璃神主,早作防备,如今金帝你来了,子房道人便不敢动手了。你尽管坐下,快快揣摩高台上的变化,得到神帝仙缘。”

    妖神金帝点头称是,落座下来,身后重重叠叠的道则飞出,化作天庭,观摩高台上的变化,牵引高台上的仙气。

    “子房,咱们还要动手么?”樊都统按捺下杀机,低声道。

    子房道人摇头道:“如今动不得手了。玄天教主,加上琉璃神主与那三足神人,实力便足以与我们并驾齐驱了。而覆云神尊在玄天教主的天庭之中,随时可能会被玄天教主**,也指望不得他。”

    他心中颇为惋惜,只觉丧失了一个铲除未来劲敌的机会。

    金帝到了此地之后,桥头上三足鼎立,总算安宁下来,不断有后来者赶来,杀到桥上,与人大打出手,争夺更好的排位。不过,这些已经干扰不到桥头上的众人。

    江南双目晦明变化,不断吸收高台上一种种恐怖而惊人的变化中蕴藏的大道见解,底蕴越来越雄厚,而高台上的仙气他也没有浪费,不断将仙气吸收炼化,化作无比雄浑的修为。

    他早就可以晋升到天宫六重,玄青天宫的境界,只是金桥上不易突破,这才被他压制下来。

    以他如今的修为,如果突破境界,必然会一举提升到玄青天宫的初期,只差一步便可以冲入中期境界!

    他在桥上每一rì,都胜过外界一年的苦修,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有了彼岸神帝的仙缘,他尽管修为境界突飞猛进,但根基依旧极为扎实,甚至比他一步步**而来的修为还要扎实,各种神帝的领悟不断涌上心头,胜过他自己的琢磨摸索!

    “仅靠仙缘提升修为境界,并非正道,神帝的领悟虽好,但不如自己的领悟来得更加刻骨铭心。”江南心道。

    突然,飞桥剧烈震动,只见飞桥上一个个人影飞起,被人生生打下飞桥,淘汰出局!

    来者速度极快,几个呼吸间便将桥上的人横扫一空,战王神主上前,几招之下便被打得吐血!

    “雨涵仙子,我无意与你作对!说起来,我与你家公子还是好友,我还曾与他喝过酒!”战王神主额头冷汗津津,退无可退,叫道。

    “我家公子可没有你这位朋友。”

    来者正是曾经与江南有过一面之缘的雨涵姑娘,身后天庭中站着上百尊神魔,道则连成一片,上百尊神魔的修为加持她一身,是何等强横?

    轰——

    战王神主重伤吐血,被打下桥去!(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