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六百九十六章 开天之所

第六百九十六章 开天之所

    数日之后,江南追寻昊少君、莲月圣女等人留下的气息,终于找到彼岸神帝的开天之处。

    在他的前方,天穹低垂,丝丝缕缕的混沌鸿蒙气垂挂而下,一丝一缕轻轻涤荡,便散发出毁灭般的波动,惊人至极!

    天,漏了。

    显然彼岸神帝第一次开天时,法力不济,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让自己的世界变得完整,导致这片世界的时空不那么稳固,因而让鸿蒙紫气从外界倾泻而下。

    但是她的力量又太强,落下的鸿蒙紫气没有来得及同化她所开辟的世界,便被她残留的仙光化去,没有对这个蛮荒世界造成太大的伤害。

    混沌鸿蒙气垂落的中央,有一座高台耸立,漂浮在半空,一座飞桥横跨混沌鸿蒙气,通往高台,高台仿佛另一座望仙台,但是比真正的望仙台却少了些许韵味。

    在高台顶端,仙光蒸腾,与混沌鸿蒙气融合,动荡不休。

    江南心神激荡,彼岸神帝便是站在那里开混沌,辟鸿蒙,分玄黄,融阴阳,分五行,开天辟地!

    那里定然依旧遗留着彼岸神帝开辟鸿蒙造化天地的痕迹!

    想要得到这座世界最大的机缘,将彼岸神帝的功法领悟得更全面,便只有那里!

    他迈步走上那座飞桥,抬头望去,只见前方鸿蒙深沉,苍莽混沌,高台便在飞桥的彼岸,只是隔着混沌鸿蒙,看不分明。

    想要看清高台上的一切道妙,唯有穿过混沌鸿蒙。走到彼岸观看。

    这座飞桥如同独木桥。只能容纳一人通行。如果迎面走来一人,便唯有短兵相接,将对方打下去。

    “这座飞桥,是女帝一步一步走出的桥梁,她的步履所化的飞桥,因此只能容纳一人通过。”

    江南低头看去,只见下方混沌鸿蒙气化作滚滚洪流,若是从桥上落下。势必会被轻易间绞碎,神魂俱灭!

    他沿着飞桥走向那混沌鸿蒙气环绕的高台,顿时感觉到无边的压力袭来,这是混沌鸿蒙气的压力,奇重无比,让他前进艰难,每前进一步,压力都大了数倍!

    条条鸿蒙紫气垂挂坠落,压力惊人,江南头顶浮现出五大天宫。无数神魔浮现,神魔头顶结出一朵又一朵祥云。魔云,但即便如此,祥云魔云也被压塌压垮,一重重天宫被压出一个个大窟窿,俨然与这片彼岸神帝开辟的世界一样,天被压塌!

    他的修为剧烈消耗,顶着莫大的压力向里面走去,肉身中神光绽放,不断向外喷涌,天宫中不断有道纹交织,修补被混沌鸿蒙气压塌的天宫。

    轰!

    混沌鸿蒙气洞穿了五重天宫,随即洞穿十六座神府,打穿八座道台,轰然落在江南身上,将他的肉身一下子压得低了一大截。

    江南骨骼被压得咯嘣咯嘣作响,气血翻腾,节节攀升,咬紧牙关向里面走去。

    “昊少君、莲月圣女、子玉道人与牧山道人能够走到这里,我自然也能!”

    昊少君等人曾经来过破灭之地,必然会得到诸多机缘,实力和修为都会有大幅度提升,让他感觉到压力。

    修行之道,不进则退,如果是同等境界下,江南无惧他们任何人。

    但是修为境界越高,实力也就越强,昊少君、子玉道人这等天才人物若是突破到神魔境界,他们的实力便绝对会凌驾在江南之上,因为他们之间的差距原本便不是如何巨大!

    而得到彼岸九关这等大机缘,以那几人的才情,突破成为神魔是必然的事情!

    所以,江南需要变强,变得更强!

    他没有动用任何法宝,只凭借法力和肉身对抗,他体内道音轰鸣,神光震荡,如同太阳一般耀眼,任由混沌鸿蒙气冲刷。

    江南闷哼一声,他的血肉被混沌鸿蒙气冲刷破碎,同化为鸿蒙紫气,露出森森白骨,白骨上混沌符文闪烁,将鸿蒙紫气吸收,再次衍生出血肉,循环往复。

    他竟然在借助混沌鸿蒙气的冲刷之力,洗去自己的凡胎,向更为高等的混沌肉身转变!

    他每跨出一步,几乎都相当于脱胎一次,把凡胎洗去,每脱胎一次,距离先天神魔的混沌肉身便更近一步!

    他的优势便在于,战神殿中他得到了诸多混沌符文,领悟到极为深厚的鸿蒙大道,混沌鸿蒙气轻易间刷不死他!

    随着他脚步移动,高台上的情形越来越清晰,他的肉身一次又一次毁在混沌鸿蒙气之中,但第五百零一步时,混沌鸿蒙气便无法摧毁他的肉身!

    那时,五百次脱胎,他的肉身几乎蜕变的可以媲美先天神魔!

    九百步跨出,终于江南来到飞桥的尽头。

    在这里,飞桥稍稍变得宽广一些,能够容纳两人,若是容纳三人,便显得有些拥挤。

    之所以会出现容纳两三人的情形,想来是女帝在这里顿足,提升自己的法力,准备开辟混沌鸿蒙。

    唯有站在这里,高台上的情形才会看得最清晰,往后退一步,有了混沌鸿蒙的遮挡,便会模糊许多,所以这里是必争之地!

    江南向前看去,高台如同仙台一般,只是与真正的望仙台相比,少了让人能够转世的仙光。

    “彼岸神帝还是不如仙人,仙人一步落下,仙光诞生,跨出五百步零八步而登天,让后人可以踩着他的脚印在仙光中转世重生,须臾间度过一生岁月,演化无穷道妙。而彼岸神帝的飞桥虽然神奇,但还远远做不到这一步。”他心中暗道。

    高台上仙光与混沌鸿蒙气不断碰撞,每一次碰撞,便爆发出无穷威能。让人无法落脚。

    这里的压力最为沉重。即便是江南如此强大的人物。都有些难以承受。而要观摩这座高台,则必须要站在桥头里,任由混沌鸿蒙气的重压和冲刷!

    嗤——

    一道混沌鸿蒙气与仙光相撞时,突然混沌分开,鸿蒙开辟,演化天地玄黄,天地玄黄没有出现多久,便随即湮灭。消失不见。

    又有一道混沌鸿蒙气被仙光劈开,化作日月星辰,璀璨星河,随即星河碎去,化作乌有。

    又有一道混沌鸿蒙气被仙光演化,生出大陆,演化地水风火,涌动如潮,但也相继消失。

    这里,仙光分开混沌鸿蒙气。演化种种神奇,仿佛还有一尊无形的女帝在这里开天辟地一般!

    “这尊女帝。实在太强了……”

    江南看到高台上的一幕,心中震撼无比,彼岸神帝的强大之处,不仅仅因为她是仙体,同样也因为她功法的体系实在太庞大了,庞大得令人敬畏和绝望!

    她的功法包罗万象,有天道,有日月星辰,有山海江河,有阴阳二气,有玄黄二气,有鸿蒙大道,有造化神力,有五行八卦九宫十二天干二十四地支,分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合一百零八与三百六十大小周天!

    江南等人所在的这个世界只是彼岸神帝开辟出的一个试验场,试验自己是否有能力开天辟地,检验自己还有那些不足,完善自己的功法。

    她没能真正开天辟地,但即便如此,她所动用的功法也完美得令人无法想象。

    这等功法,比森罗魔帝的魔极证仙经,星光神帝的星河宙光心经,往生神帝的往生经,都要完备完美,高深莫测!

    甚至江南自己完善的魔狱玄胎经,比之也要逊色十万八千里!

    可以说,如果江南面对同境界的彼岸神帝,绝对会落在下风!

    江南盘点自己从前所见的种种功法,只怕唯有玄都七宝林中的造化仙经,才能超越彼岸神帝的功法!

    “第三个同境界绝对会胜过我的存在……”

    江南心中默默道:“紫霄神帝,光武神帝,再加上彼岸神帝,这三人震烁万古。不过,史上的天才英杰数不胜数,九大补天神人中的某些存在,远古时修炼证道成仙的强者,我同境界也未必能胜过这些存在。”

    他在桥头盘膝落座,静静观悟。

    彼岸神帝的功法体系如此庞大,别说三个月时间领悟,就算三百年,只怕也领悟不完。他所要做的,不是将彼岸神帝的功法体系完全领悟,而是融合,融入到自己的魔狱玄胎经之中。

    他双眸中混沌氤氲,紫气弥漫,捕捉高台上一个又一个变化,每捕捉到一个变化,与此同时他的眼眸中的混沌鸿蒙也在相应变化,开辟鸿蒙,演化玄黄,合阴阳化五行!

    这场际遇实在太难得了,不但对他的功法是一次极大的完善,同样也让他的知识底蕴飞增,每一刻都有无数感悟涌上心头。

    不仅如此,高台上仙光开辟鸿蒙,还有仙气从高台上溢出,他在这里每停留一刻,自身的修为便增长一分!

    这就是机遇,这就是仙缘,半仙机缘!

    他枯坐数日之久,终于达到紫微天宫圆满境界,气机牵引,第六座天宫终于将要成形。不过在鸿蒙紫气的重压之下,根本无法炼出玄青天宫,因为道纹一出,必然会被垂落的鸿蒙紫气压得粉碎。

    江南依旧不曾起身,继续观摩高台上的变化,修为还在疯狂增长,积蓄下浩瀚如渊的法力。

    突然,一个沉重的脚步从他身后传来,江南回头看去,只见溯神侯双手抄袖,迈步从混沌鸿蒙中走来,以神魔之躯,硬生生挡住混沌鸿蒙气的重压。

    两人目光交错,溯神侯双手依旧拢在袖中,躬身施礼道:“玄天教主,还白有礼了。”

    “神侯客气。”

    江南起身,抱拳躬身还礼,混沌鸿蒙气轰隆震荡,垂下的洪流几乎断开,江南周身神光蒸腾,神霞乱舞,溯神侯周身道则乱窜,猛然纠结,化作神龙绕体,一只龙爪向前探出,大有一爪定乾坤之势!

    溯神侯目光闪动,含笑道:“教主,还白可否与教主同坐?”

    “神侯请便。”江南微笑道。

    溯神侯与江南同坐在飞桥的端头,江南看着这尊神主,好奇道:“神侯为何双手一直抄在袖中?”

    溯神侯微笑道:“双手抄袖,手握乾坤,不出则已,一出必杀。不过我并无奈何教主的把握,而且此地是必争之地,定有争执,还是留下些实力,不要出袖的好。”

    江南眉头扬起,笑道:“神侯是雅致之人。不过我与神侯坐在一起,只怕今后几天,我的日子便不好过了。”

    溯神侯毕竟是神主,又是五千年前的望仙台上最为出类拔萃的人物,登上过仙台,即便被压制境界,也不容小觑,后来者肯定不会直接选择他,而是选择看起来较弱的江南,向江南下手,逼他让位!

    “教主能者多劳。”溯神侯回头瞥了一眼,满脸笑容道。

    江南回头看去,只见那位神界神尊迈步穿过混沌鸿蒙,来到桥头。

    那位神尊目光扫过溯神侯,眼中露出忌惮之色,随即目光落在江南身上,眉头微皱,声音低沉道:“你,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