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六百八十九章 始祖血脉,太初大道(第三更求订阅!)

第六百八十九章 始祖血脉,太初大道(第三更求订阅!)

    “妖神金帝完善的功法细致入微,有神君之资,争雄天下的本钱!”

    江南赞叹不已,妖神金帝上一世为神主,已经崭露头角,他所开创的浑天大阵被神界沿用至今,可见他的才华非凡。

    仅凭他这门功法,便足以能够让他修炼到神君境界,学他人的功法不难,难的是开创,开创才是大宗师,才能有大成就。

    妖神金帝走出这一步,便意味着他有神帝之资,只要不陨落,便会有很大的几率,成为新的神君!

    “这门功法的诸多地方比我的太极神禁大典还要jīng妙许多,可以融入到我的太极神禁大典之中,将太极神禁大典更加完善。”

    江南心中微动,笑道:“金帝,你这门功法的确有称雄的本钱,不过却还可以完善。”

    妖神金帝冷笑道:“江教主,我虽然实力比你逊sè了那么一点点,但是说到见识,你便要逊sè我良多了!我前世乃是神主,与诸神为伍,谈笑有神主,宾朋有神尊,见识是何等渊博?你敢说我的功法不完善?”

    江南微微一笑,道:“我平素里一般不帮人推演完善功法,因为要大损我的元气,有损寿元,不过你毕竟是我麾下的得力干将,出门不可太丢我的人。今rì我便为你将这门功法推演一番,让你服气。”

    妖神金帝听了,心中颇为不服,江南跏趺而坐,又坐在那蒲团之上,闭目凝神。

    “我就不信了,你能处处胜过我!”妖神金帝三足鼎立,双目炯炯有神,盯着江南,看他如何推演自己的功法。

    江南周身道纹溢出,双手千变万化,时不时勾勒出一幅幅太极画面,牵引太极之力,俨然是在辛苦的帮他推演功法。

    不过实际上,在江南的紫府之中,他的前世真身、来生真身与江南的混沌元婴,却是在研究祝易冰的那一百六十一颗宝塔状的头颅,从中抽取神血,试图从中搜寻到祝易冰血脉强大的奥妙!

    他所使出的道纹和印法演化的太极图,不过是太极神禁大典的一些奥妙,用来掩人耳目。

    所谓大损元气大耗寿元,只不过是托词,其实江南只需摘录金帝功法中的细致入微之处,融入到太极神禁大典之中,让太极神禁大典更加丰满圆满即可,无需花费多少jīng神。

    随着时间推移,妖神金帝看到,江南的额头开始冒出细密冷汗,头顶神光蒸腾,霞光绽放,显然吃力万分,心中冷笑道:“完善我的功法?好大口气!我的功法,字字如珠,容不得半点改动,现在你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江南紫府中,前世真身、来生真身的脸sè渐渐变得凝重,江南已经抽取了祝易冰的一部分血脉,探寻到血脉中的本源力量,那股力量极为雄伟古老,蕴藏着恐怖的威能!

    祝易冰的血脉高等无比,直追先天神魔,而且他细细研究,骇然的发现,这种血脉的确与先天神魔有着融通之处,相似之处,都是远古的力量!

    不过,先天神魔是从混沌中诞生,天生便可以掌控鸿蒙大道,而祝易冰的血脉却是另一种先天,仿佛蕴藏着天地开辟之处的太初大道!

    “先天生灵!”

    江南低呼一声,立刻知道这种血脉的根源。

    只有开天辟地宇宙演化之初,诞生的第一批生灵,才能蕴藏太初伟力,而这一批生灵便被称为先天生灵,又称为始祖,因为他们是万界万灵的始祖!

    “始祖血脉传承至今,已经变得极为稀薄,微不可寻,祝易冰的始祖血脉怎么会如此浓郁,仿佛是始祖的三代四代子嗣一般?”

    他微微皱眉,始祖血脉传承至今,已经经历了亿万代之多,不同种族的通婚导致血脉淡薄,血脉中蕴藏的力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除了天赋异禀的那些存在一出生便拥有强大的始祖血脉之外,其他人很少能让体内的始祖血脉觉醒。

    而祝易冰的始祖血脉浓郁得不像话,相当于三四代的子嗣,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就算火云祝家不与其他种族通婚,也不可能拥有如此浓郁的始祖血脉,看来祝易冰一定有提纯始祖血脉,培养太初大道的技巧。”

    始祖血脉,太初大道,这些已经变成了古老的传说,如今在祝易冰身上看到,江南心头兴奋万分,如同看到了一个活化石,恨不得将祝易冰抓来切片细细研究。

    祝易冰的血脉,是一种独特的火系血脉,其中蕴藏着火系的太初大道,随着江南的研究越深入,便越能感应到这股太初大道的强大惊人之处。

    祝易冰的血脉并不浓郁,应该只有始祖血脉的一成不到,但实力已经强得惊人,应该便是始祖血脉中蕴藏的太初大道的作用!

    而太初大道这种元始大道很难捕捉,他试图从祝易冰的血脉中提取一丝炼入己身,却发现这种太初大道甫一离开血脉,便烟消云散,只能靠血脉传承。

    过了良久,江南不得不放弃提取太初大道的念头,转而换了一个方向:“祝易冰能够强化血脉,提纯太初大道,那么我一定也可以!”

    他试图从自己的血脉中寻到丝丝缕缕的始祖血脉,然后将之激活,不过他体内的始祖血脉实在太少,太微薄了,少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江南估计,自己就算把自己全身的血炼光,也提取不了针尖大小的一丝始祖血脉。

    他搜寻许久,终于寻到微不可查的一丝始祖血脉。

    他小心翼翼,以自身的道纹和法力滋养这一丝血脉,唯恐自己稍有不慎,便将这丝微薄的血脉炼成飞灰。

    不过,让他头疼的是,这一丝血脉简直油盐不进,任由他如何滋养,始终不见壮大,更无从激发血脉中的太初大道。

    “祝易冰是如何激发始祖血脉,将太初大道唤醒的?一定有诀窍,一定有办法!”

    江南深深皱眉,试了一种种方法,甚至用自己的神识去刺激,用混沌元婴去温养,也始终不见始祖血脉成长。

    他在血脉的研究上有极高的成就,堪称大宗师,但是对于如何激发始祖血脉却一头雾水,这毕竟是远古最为古老最为原始的血脉,祝易冰能够提纯强化血脉,也是机缘巧合,江南想要在短时间内寻出强化唤醒血脉的方法,实在难入登天。

    “看来只有暂时放下了。”

    他心中叹了口气,暗道:“好在祝易冰还活着,搜寻他的记忆,便可以得到他强化始祖血脉的办法。祝兄,我只有对不起你了!”

    而妖神金帝此时则看到江南的气息越来越强,道纹飞腾,化作无数太极图案,在半空中化作rì月,光芒照耀,一层层重叠,有如神禁大阵一般,共有九重天,神光动荡万里,惊人至极,显然推演到了极为关键的时刻。

    事到如今,连他也极为心惊,看得出江南如今在推演的功法,已然超越了自己开创融合的功法,更高一筹,更加jīng妙!

    但是这门功法与他自己的功法都是一脉相承,显然是进化而来!

    “这家伙的悟xìng,的确比我高了一筹……”

    金帝毛茸茸的鸟脸神态复杂,yīn晴不定,虽然口头上不愿承认这一点,但他内心之中已经承认江南比自己更出sè,演化的功法更为jīng妙。

    不可否认的是,江南“正在开创”的功法将金帝深深吸引住了,因为一脉相承,更加jīng深,他才更加关注,更加让自己的心神沉寂其中,如痴如醉。

    江南面sè越来越“凝重”,额头的汗珠越来越多,脸sè时而发紫,时而泛青,时而赤红如火,看得妖神金帝心惊肉跳,唯恐江南突然间走火入魔,倒地而亡。

    “刚才他说为我推演这门神功会大损元气,大耗寿元,看来果然如此……”金帝心境更加复杂,纠结万分。

    他虽说被江南降服,愿赌服输,做了江南的脚力,但心中对江南却有仇怨无法化解,而如今江南“舍命”为他推演完善功法,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只是从仇人一下子转变为恩人,多少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突然,只听噗地一声,江南一口鲜血喷将出来,血洒长空,惊心动魄。

    妖神金帝惊叫一声,急忙看去,只见江南面sè惨白,颤巍巍起身,有些虚弱的笑道:“金帝,幸不辱命,我总算将你的功法完善了。你看,这就是我所完善的太极神禁大典,共有九禁,一禁胜过一禁,炼成九禁,虽不至于无敌于天下,但是在神界分疆裂土,称君称霸却绰绰有余了!”

    妖神金帝脑海中顿时多出太极神禁大典的功法,详述备至,比他从前的功法更加完备,更加jīng妙,而且大气磅礴!

    这尊妖神脸sè晦明晦暗,突然长叹一声,目光幽怨的看着江南,声音沙哑道:“你为何对我那么好?”

    江南哈哈大笑,又咳出一口淤血,喘了口气,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你既然归顺于我,便是我最器重的干将,我自然要不遗余力,悉心栽培。”

    妖神金帝心境复杂,突然躬身施礼道:“你让我……心服了!”

    “单纯的家伙。”江南抹去嘴角的血渍,心中暗道。

    ————第三更来到,还是求订阅!每次爆发不是增加平订,而是掉平订,如果今天平订不能增加的话,明天就不爆发了,恢复正常更新!今天平订增加的话,明天就继续爆发!(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