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六百七十三章 孤家寡人

第六百七十三章 孤家寡人

    玄明元界,玄天圣宗,席应情归来,自然是热闹无比。

    打造祭坛,聚集群神群魔群佛之力,燃烧亿万生灵的信仰之力,从森罗魔帝手中强夺席应情的神xìng,引出森罗魔帝的一只手掌的袭杀,又引来掌控席应情天魂的那人出手干预。然后一剑飞来,横贯星空,斩断森罗之手,逼退另一只手掌,可谓是惊心动魄!

    这种事情,让所有人都有些死里逃生,再世为人的感觉!

    虽然有惊无险,但发生的事情,却让每一个人回想起来都心灵悸动,感觉到生死悬于一线,有一种光怪陆离的感觉!

    还有江南从容布置,事先便料敌先机,先行在鸿蒙气团旁边做下手脚,打算借助鸿蒙气团中不知是死是活的镇天神帝之手暗算森罗魔帝,虽然出了变故,但也让人佩服不已。

    其实,江南也是捏了一把冷汗,他的算计是如果森罗魔帝果然袭杀而来,便用气团中的镇天神帝去挡,不过镇天神帝陷入沉睡,想让他挡下森罗魔帝的一击,须得将他唤醒。

    而唤醒镇天神帝,则需要源胎印来强行催动镇天神帝的气血,使他的心脏重新跃动。

    这一点,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办到。

    而且,他也不清楚镇天神帝究竟是善是恶,这尊神帝复生之后,对于诸天万界到底是福是祸。

    好在有人也在暗算森罗魔帝,也在暗算第二只大手的主人,让这件事多了一个巨大的变数,也让这件事的结局少了一个巨大的变数。

    过了几rì,前来助阵的众人渐渐散去,各自回到自己的属地,江南与众人拜别,向众人一一道谢,又收取了一些鸿蒙紫气,每一位前来助阵的神魔都送了一瓶,以表谢意。

    “教主,今后再有这种事情……”

    甄婉君的分身想了想,郑重其事道:“不要再叫上妾身了,妾身的小心肝现在还在怦怦跳呢!”

    “也不要叫上我。”

    欧振川苦笑道:“我虽然知道凶险,但却不知道这么凶险,差点便把身家xìng命赔了进去。”

    “一定要叫上我!”薇雪主雀跃道。

    “教主,你准备什么时候把镇天神帝挖出来?”三缺佛陀双眼放光,嘿嘿笑道。

    极乐大世界的佛陀闻言,脸sè如土,几尊大佛连忙上前把这厮放倒,扛在肩头大步如同流星般离去。

    江南哈哈大笑,挥手与众人作别,目送他们离去。

    送别众人之后,江南返回圣宗,此时席应情归来,洛花音、摩罗什等故友重聚,又有古桦、神鹰、大蛇蚺公等强者进驻圣宗,而且还多出一位妖神金帝,圣宗的实力已经可以说独霸元界。

    席应情与慕晚晴和席重在一起,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这一幕是席应情梦寐以求的事情,如今终于实现。

    江南没有去打扰他们,几rì之后,席应情终于找到江南,圣宗一前一后两位年轻的掌教至尊终于面对面。

    “七弟,我没有看错你,你终于走出了自己道路。”

    席应情环视四周,放眼看向浩瀚无垠的镇天星域,感慨道:“换做我是掌教,便无法将圣宗壮大到这一步,你比我更适合做这个掌教。”

    他xìng子沉稳,谋定后动,而江南激进,有一种他所不具备的闯劲,当年他将掌教之位传于江南,而不是传于修为实力更强的林佐鸣、洛花音等人,便是看中江南的这一点,认为江南可以带领圣宗走出他死亡的yīn霾,将圣宗发扬光大。

    而如今,江南没有让他失望,甚至可以说出乎他的预料,率领圣宗开创一个前所未有的盛世!

    “大哥,第二只手的主人是谁?”江南突然问道。

    三魂七魄,天地人三道主魂,帝使天玑的体内原本有一道人魂和七魄,而如今,天魂地魂回归本体,这才算真正的复生。

    他原本以为席应情的神xìng都落入森罗魔帝之手,却没想到引出第二只手,显然席应情的神xìng三分,一份在帝使天玑体内,一份落入森罗魔帝的掌控,一份则落在第二只手的主人之手。

    “我修炼森罗魔帝的魔极证仙经,必然会引发天道大劫,九大天道至宝的虚影,森罗魔帝可以感知到我,九大补天神人也可以。”

    席应情摇头,淡淡道:“在我死于太皇之手时,森罗来收割我的神xìng,而与此同时还有另一人也在争夺我的神xìng,都想将我掌控。因此,另一人必然是九尊补天神人之一。此人到底是谁,我并不清楚,不过他与森罗之间没有争斗,两人应该认识,而且还很熟识。”

    江南微微皱眉,道:“第二只手的主人,必然与地狱勾结!”

    席应情点头,轻声道:“森罗掌控我,此人也掌控我,我变成两人之间的棋子,这二人常借助我互通消息,可惜我的天魂落在此人之手,也未曾见过此人的真面目。其中有一次,第二只手的主人借我的神xìng向森罗魔帝传递一个消息,说的是道王将潜入地狱……”

    江南心中凛然,想起道王曾经有一段时间道心有些紊乱,找他倾诉,应该便是他知道自己被补天神人中的一人出卖,让他的心境遭到打击!

    “幸好你不知道那人是谁,否则我圣宗此刻已经彻底湮灭了。”

    他打了个冷战,笑道:“这等事情,还是让道王他们去头疼罢。”

    宇宙虚空中,一尊神人迈步向道王大世界走去,这尊神人便是壶天大世界的补天神人,人称壶天老祖。

    在九大补天神人之中,他又被称为帝师,神帝之师,是五千余万年前的神帝,道王的师尊。没过多久,帝师壶天便来到道王的神庭之中。

    “帝师,你总算来见我了。”

    道王淡漠的声音传来,两尊神人相对,神光动荡,天道共鸣,帝师壶天开门见山,取出那一滴晶莹剔透的神血,问道:“道王,这滴血是你的么?”

    “天意剑斩下的一滴血?”

    道王凝视这滴神血,微微摇头:“如果是天意老祖自己御使天意诛仙剑,或许能够斩掉我的一滴血,但如果换做帝师你手持天意诛仙剑,便休想破开我的防御。”

    帝师壶天微笑道:“我也知道不是你的,所以才来见你。手伸得很长的除了森罗之外,还有一人,这人只应在你我九人之间,可惜他掩饰锋芒,没有施展真正手段,这滴神血中蕴藏的道则已经泯灭,连我也不知是谁。不过若是能得到其他几位道友的鲜血,一看便知。此人与森罗魔帝各自掌握席应情一魂,显然他们之间有所猫腻,多半就是我们中的叛徒。”

    “如今的九大补天神人已经不是从前,我们腐朽了,有些人的确违背了我们从前的本意。”

    道王目光闪动,道:“帝师为何对玄明元界那等小世界如此重视,不惜借用天意老祖的天意诛仙剑?”

    “我观览诸天万界气运,那里是气运汇聚之地,有浩劫中的变数,因此多看两眼,浩劫中的变数可为席,可为江,也可为慕。”

    帝师壶天笑道:“你不也是如此,早早的便将太皇收入你的门下?”

    道王沉默片刻,道:“帝师应当知道,我不是出卖诸天万界之人,而你肯来见我,可见你也不是……”

    “你相信我?你错了,你不应该相信我!”

    帝师壶天语气突然变得淡漠:“当年我是怎么教你的?帝皇心术,对所有人都半信半疑,只信一半,剩下一半,便是你应对不测的后手!你焉知不是我故意施展苦肉计博取你的信任?你若是信任我,万一哪一天我反水,在你背后捅刀子,你的道心必败!道心败了,你也就败了!”

    道王周身的神光微微动荡,涩然道:“你是我师尊,所有人之中,我唯一相信的人便是你……”

    “错了,你最应该怀疑的便是我。”

    帝师壶天冷冷道:“你是我的弟子,最有可能出卖你的人便是我,因为我虽然是你的师尊,但是你比我更出sè,你压过了我,占尽了一切风头!你登上神帝之位,你成为万界的共主,你的实力最强,对天道的领悟最完善,你就是最大的阻碍!如果我有图谋,第一个对付的人便是你!把你打倒,铲除,其他七人,哪个能够阻拦我?”

    道王默然,涩声道:“你是我的师尊,我的一切都是出自你的教导,我的成就离不开你……”

    “所以我是最了解你的人,知道你的一切弱点,因此你需要对我更加提防,因为如果我背叛你,向你出手,那么便不会给你留下任何生路,你便将万劫不复,没有翻身的余地!”

    帝师壶天沉声道:“你重情义,心怀天下,所以你能坐上五千多万年前那场浩劫中的神帝帝位,所以你能够将其他补天神人整合起来,平定古仙作乱,其他人都不成,没有你完美,没有你的心胸!”

    “但是如今这场浩劫,是要纠正五千多万年前的错误,浩劫结束,九尊补天神人的光芒退去,不复存在,因此有证仙之机。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九尊补天神人都有陨落之兆,如今我们便需要为自己争一线生机,争证仙之机。这等机缘放在面前,我也有了私心!”

    “而你,是最强的存在,你若是成为阻力,便是必须要铲除之人!你敢信任我,你便败了!”

    帝师壶天徐徐吐出一口浊气:“五千多万年过去了,时过境迁,你焉知我还是五千多万年前的师尊?我又焉知你还是五千万年的你?你需要提防我,而我也需要提防你。”

    道王沉默,突然讥笑道:“寡人?”

    “寡人!”

    帝师壶天点头,转身离去,声音传来:“道王,你现在需要为自己争一争了,我不希望第一个陨落的是你。”

    “寡人……”道王怔然,看着空空荡荡的九座神庭,神庭早已空了,曾经的战友一个个远去,他的确是一个孤家寡人。

    ————郑重推荐宅猪的上一本书,独步天下,与帝尊一脉相承,其中帝和尊就是独步天下中的两个人物!(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