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六百六十五章 力压降服

第六百六十五章 力压降服

    江南与妖神金帝动手,狂暴的气息在镇天星域中动荡,几乎可以说镇压当世,让镇天星域几乎所有的生灵都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迫感。

    即便他们二人之间的战斗距离星域生灵的栖息地极为遥远,但那股气息传荡而来,还是让人不由生出恐惧之意,战栗,发抖!

    镇天星域中,不知多少强者从各自的大陆中飞出,站在星空中遥望那场恶战,只见那片战场中,两道细小的身影在激烈碰撞,时不时飞出一只大手,一掌拍下,便见虚空一抖,陡然崩塌!

    偶尔间,那二人的战斗余波扫过一个星球,便见那颗星球上掀起了飓风,飓风瞬息之间围绕着星球转了不知多少圈,将大海都卷到高空,一块块陆地都被飓风从星球表面揭起、绞碎!

    呼——

    一只遮天大手拍去,恐怖的掌力将星空之中一轮太阳吹得向后方飘出长达数十亿里的火焰尾巴,火蛇卷过,甚至引燃了一颗围绕那轮太阳运行的行星!

    镇天星域的诸多强者悚然,他们之中也有数以百计的近神强者,但眼前这幅景象,令人惊惧,很难想象,一个生灵的肉身之中,居然可以蕴藏如此霸道绝伦的力量、能量!

    江南与妖神金帝已经超越了凡人这个范畴,足以与传说中的神明、神魔并列,甚至还要有所超越!

    就算是近神强者,在他们面前也是不堪一击,让这些人感觉到,自己如同蝼蚁般渺小!

    “妖神金帝,法力无边,一统元界,横扫诸天!”

    突然,一阵不和谐的叫声传来,只见妖皇与妖神宗的诸多强者吹拉弹唱,妖皇祭起一面大鼓,奋力敲动,鼓声震天,高声唱道:“妖神金帝,德高望重,民心所向,邪魔辟易,诸天降服!江南小儿,跳梁小丑,不自量力,必遭天谴!”

    妖神宗诸多强者一起唱道:“江南小儿,跳梁小丑,不自量力,必遭天谴!”

    声音很是刺耳。

    咣——

    突然一声钟响传来,玄天圣宗的诸多强者杀气腾腾,目光不善,纷纷看来,岳幼娘、席重、真灵玄女、玄青衣等人也在观战,却不料妖皇等人居然如此大张旗鼓,吹嘘妖神金帝,当即玄天圣宗的诸多强者祭起诸多法宝,大有一言不合便杀过来的势头!

    “怎么?玄天圣宗要造反不成?”

    妖皇怡然不惧,哈哈大笑道:“真灵玄女,貔貅圣王,你们的师尊虽然本事不弱,但终究是个跳梁小丑,登不上台面。金帝未曾出世时,他还可以猖獗一时,金帝出世,便是他的末rì!”

    一位妖神宗的长老长声笑道:“金帝大度,只诛首恶,你们玄天圣宗早早投降,投诚我妖神宗,还有一条生路!负隅顽抗,与金帝陛下对抗,就是死路一条!”

    真灵玄女一身披挂,英姿飒爽,迈步上前,冷笑道:“胜负尚未可知,妖皇难道便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石敢当、天机秀士等五魔上前,哈兰生森然道:“妖皇老儿,不要总是说大话,惹恼了我们,老子现在便可以灭掉你们妖神宗!”

    妖皇冷笑一声,眼中露出忌惮之sè,石敢当哈兰生等老魔头当年是凶名赫赫的弑神谷魔头,与席应情为祸一方,甚至连九幽冥界的不死冥王也敢杀,连太皇老祖对他们都无可奈何。

    近些年,这五人发掘了一些镇天星域的遗迹,远古神魔的洞府,得到许多神魔的功法秘典,灵丹妙药,法宝珍材,如今的实力更加恐怖,已经近神,是镇天星域中的绝顶强者。

    甚至石敢当、林佐鸣和天机秀士已经达到席应情和太皇老祖当年的高度!

    无相禅师和哈兰生也是不弱,一个得了远古佛门的传承,一个修炼了地狱魔神的功法,任何一人,妖皇都自认不敌。

    这些老魔头天不怕地不怕,激怒了他们,这五个魔头真的敢灭掉妖神宗!

    玄天圣宗已经是独霸镇天星域的大派,得到了不知多少资源,甚至连灵石矿脉都发掘了两条,灵液更是数不胜数,造就了一大批人杰!

    相比起来,妖神宗真的是逊sè良多。

    突然,一个清清淡淡的声音道:“玄天圣宗敢动我们,难道便不怕金帝胜了之后,将你们玄天圣宗灭门么?”

    玄天圣宗的诸多高手循声看去,只见说话的却是一个容貌秀丽的白衣女子,极为美貌,岳幼娘上前,侧头想了想,笑道:“你是天妖圣女怜香罢?果然生的极美,我见犹怜,听说当年你以美sè诱惑我师尊,骗走了太阳真经。我师尊想和你好,结果你野心勃勃,回绝了他,以至于后来你爹和你一起上门提亲,被我师尊一口拒绝。圣女,你若是知道我师尊有今rì成就,是否后悔当年的决定?”

    天妖圣女脸sè微变,冷笑道:“我做事,有什么后悔可言?小丫头,有一点你要知道,当年是我拒绝了你师尊,不是他拒绝了我!”

    岳幼娘微微一笑,不以为意,抿嘴笑道:“你的姿sè,还不如我,真不知师尊当年怎么就看上了你。而且你也弱得很,连我师尊最小的弟子都可以一巴掌拍扁了你……”

    妖神宗众人大怒,妖皇咬牙道:“小丫头,待会金帝干掉你师尊,老夫要亲自将你碎尸万段!”

    “你打得过我么?”岳幼娘露出小虎牙,得意万分道。

    妖皇脸sè涨红,如同煮熟的猪肝,他的确打不过这个小女魔头,岳幼娘虽说是江南的首席大弟子,但江南教导她的时间却不长,大部分时候这小丫头都是跟在洛花音那女魔头身后,四处为非作歹,招摇撞骗,劣迹斑斑。

    最为关键的是,这丫头是转世的神魔,前世的修为极强,今生更是恐怖,如今的实力,已经超越了妖皇,与弑神谷五魔是一个级数的人物!

    天妖圣女淡淡道:“爹,无需和他们废话,孰胜孰负,不是咱们所能决定。待会金帝得胜归来,自然一切风平浪静!”

    妖皇点头称是。

    天妖圣女向远处的那片混乱不堪的战场看去,目光追寻那个与金帝大打出手的少年英姿,当年的初露锋芒的少年,如今竟然已经能与金帝这等神明抗衡。

    想当初,天妖圣女之所以拒绝江南,正是为了追求成神之道,而现在再次见到江南,他却已经达到了神魔的程度,而自己却与他的差距越来越远了。

    她心中一阵苦涩:“或许,当年我与他在一起,如今又是另一番面貌了吧……”

    妖皇与妖神宗的诸多强者依旧在大吹法螺,大张旗鼓,呐喊声震动虚空,声势浩大。

    却在此时,有人眼尖,看到妖神金帝浑身溢血,渐渐落在下风,情况很是不妙,声音不由渐渐低了下来。

    江南身躯一晃,四尊化身走出,赫然是三尊星光大帝化身和一尊森罗魔帝化身,三尊星光大帝脚踏星河,气吞星斗,法力浩荡澎湃,星河滚滚,绞杀一切,惊人至极。

    三尊化身加在一起,法力赫然已经超越妖神金帝的法力!

    而森罗大帝万手万界,一道道森罗印打下,力压一切!

    他的摩罗、赤炎、太yīn、太阳等化身被斩,此刻还未炼回,而另外两尊森罗魔帝化身则被他封镇起来,留待用以暗算森罗魔帝,轻易也不能动用,因此江南只动用这四尊化身。

    即便是四尊化身,也彻底占据上风,将妖神金帝彻底逼落下风,打得他连连吐血!

    轰!

    四大化身与江南本体,一次便轰出不知多少道帝级神通,将那片星空几乎打得蒸发,妖神金帝肉身巨震,几乎炸裂,忍痛现出本体,振翅驾驭一道长虹遁走。

    江南身躯一震,突然也化作一头三足金乌,从后方掩杀而至,一道道神通向前方的妖神轰去。

    妖神无奈,只得停下,翻身杀来,如果直接遁走的话,必遭江南在后方不断轰杀,他又无法将距离拉开,被动挨打的话,死得更快。

    两人以快打快,妖神金帝戾啸不绝,身上的伤口更多,江南如今的法力竟然强横得已经能够抹杀他的道则,让他负伤之后轻易间无法治疗伤势!

    突然,妖神金帝再次驾驭长虹遁走,倏忽间钻入一轮太阳之中,江南追杀而至,只见那轮太阳掀起一阵阵风暴,滚滚的火元力疯狂涌入妖神金帝的体内,顷刻间让他的法力再次恢复到巅峰,周身伤痕清洗一空,血痕消失不见,神采奕奕!

    “在星空中,只要有太阳的地方,我便不败不死!”

    妖神金帝放声大笑,太阳真火源源不断涌入他的体内,让他的法力道则近乎无穷无尽,肆无忌惮的向江南攻去!

    “那我就把这轮太阳灭了!”

    江南冷哼,头顶突然浮现出一口白玉瓶,无量神水倾泻而下,这轮太阳迅速黯淡下来,几个呼吸间,整个太阳竟然被瓶中的神水浇熄,一片黑暗,只剩下一颗太阳星核!

    妖神金帝脸sè剧变,化作原形,正yù驾驭飞虹遁走,江南哪里还能再给他机会,身形一闪落在三足金乌背上,四尊化身也一起落下,一道道星河镇压下来,死死的压住这头三足金乌,星河滚动,消磨三足金乌周身道则。

    森罗魔帝化身万臂震动,冥海倒悬,似乎整座冥海直接压下,腐蚀金乌法力。

    咣——

    江南道纹化作一口巨大无朋的天道宝钟,罩住金乌头颅,轰然震响,将妖神金帝震得头晕眼花,又有一口镇仙鼎飞出,大鼎之中玄黄之气弥漫,沉重无比,镇压金乌。

    接着又是一座万佛塔,万佛显化,坐镇在金乌背上,又有一口口天意诛仙剑飞出,天意连斩,斩其修为,让这头金乌修为骤降!

    妖神金帝怒啸连连,振翅而走,撞向一颗行星,轰的一声将那颗星球撞得四分五裂,自己也被撞得周身是血。

    “金帝,莫非你还不服?”

    江南冷哼,道金玉盘浮现,化作一座十二品莲台,将妖神金帝困在莲台之中,龙凤缠绕,将这头金乌缠得结结实实。

    妖神金帝挣扎不休,震得莲台片片花瓣飘落飘零,但却始终无法破开莲台。

    在遥远之地,众人早已看不清两人的身影,只能感觉到一股股毁灭般的悸动从星空深处传来,令人心悸恐惧。

    突然,这股悸动消失,风平浪静。

    “谁赢了?”有人低声问道。

    所有人心头一片沉重,妖皇冷笑道:“自然是金帝胜了!金帝两百万年的积累,一出世便是神明,姓江的小鬼何德何能?自然只能败亡……”

    他话音未落,只见虚空动荡,一朵巨大的莲花宝座向众人飞来,那朵莲花之中,一头三足金乌振翅飞行,而江南衣衫猎猎,站在金乌背上。

    那头金乌怒火滔天,挣扎不休,却始终被镇压在莲台之上,甚至连方向都不能自主!

    ————又是三千六百余字,道友们,别忘记给帝尊投票!(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