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六百五十二章 大打出手

第六百五十二章 大打出手

    眨眼间又是数十rì过去,北漠媞家依旧是没有丝毫消息传来,这个古老的世家内部分成两股势力,一股势力以媞玄公玉夫人为首,又有几位族老,以及许多新生代的神魔支持,赞同这门亲事。

    而另一股势力则是媞家太nǎinǎi一脉,媞家的太nǎinǎi权势极重,她是媞家的神主的夫人,掌控媞家大权已经有十多万年之久,人脉庞大,也是不容小觑。

    这段时间内,江南的四大化身终于有了进步,距离天宫八重圆满境界越来越近,他的四大化身,道纹已经开始演化为道则,已经渐渐触摸到神境!

    神境,一个跳出凡俗的境界,而他的化身所要面对的,正是人与神的巨大关卡!

    从某种意义上讲,神明和神帝并无本质上的区别,都是神灵、神人,因此突破神境对于任何修士来说都至关重要!

    不突破这个境界,便始终是凡人,就算比神明还要强大,也还是一个凡人!

    江南平rì里虽然看似无所事事,但他的六大化身却在他的天宫中不断交锋,不断冲撞,将紫霄天宫的奥秘一点一滴的开发出来,像他这样的境界实力,即便不端坐修炼,自身也在不断的修行之中,进步之中。

    他的太yīn太阳摩罗赤炎四大化身,道纹转化的道则越来越多,法力越来越雄浑,神威也是越来越重。

    待到所有的道纹化作道则,以道则重炼肉身,四大化身才算是天宫八重境界圆满!

    到了那一步,江南便可以将往生神帝金身炼化,一鼓作气让自己的四大化身统统成就神位,成为神魔!

    媞轩薇自从被族中的一位高层召见之后,便没有再回到他的身边,江南心知这肯定是太nǎinǎi的手脚,将媞轩薇软禁起来。

    不过,他并不担心,因为媞玄公毕竟是北漠媞家的家主,也是掌控大权的人物,即便是太nǎinǎi也不敢做的太过分。

    “媞家的太nǎinǎi,大概是要我知难而退。”

    江南最近几rì没有见到林端尊者等熟识,反倒留意到自己周围多了许多陌生面孔,不乏有挑衅的目光,应该是林端尊者等人被调开,派来的神魔,自然是太nǎinǎi的亲信,监视他的动静。

    “我被人监视,这说明玉夫人和这位太nǎinǎi之间的争斗已经落入下风,之所以落入下风,自然是神界的老太爷被太nǎinǎi唠叨的头疼,回话了。”

    江南心中微沉,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媞家的男人怕婆的传统是一脉相承的,深入到血脉之中,众所周知北漠媞家的男人对外凶猛,对内怕婆,在外打仗的时候勇猛无匹,而到了家里便变成了软脚虾,对妻子言听计从。

    媞玄公如此,媞家的神主老太爷也是如此,媞家的男人都是如此。

    神主老太爷躲到神界不愿下来,自然是不胜其扰,躲在神界求个清净。但是这些rì子太nǎinǎi连连联系sāo扰,多半会让这位神主老太爷头大如斗,答应她的请求。

    神主老太爷虽然早就退位,不再是家主,但他德高望重,又是神主,一言便可以废掉家主之位,若是他出言不赞同江南与媞轩薇的亲事,那么两人铁定没戏!

    “现在情况不妙,须得找到玉夫人,弄清轩薇的下落,然后远走高飞!”

    江南当机立断,向玄公王府走去,突然,他轻咦一声,只见山清水秀的北漠媞家,景致突然间化作黄沙大漠,狂风狂沙呼啸,烈rì炎炎,放眼看去,十万里都是大漠空间!

    在这片大漠空间中,却有香气传来,那是曼罗媞香,江南曾经在媞轩薇身上嗅到过这种独特的香气。

    唰——

    十万里黄沙大漠突然间消失不见,江南眼前又是山清水秀的媞家景sè,唯有一个虬髯大汉大步走来,周身的大漠洞天高度凝聚,神威动荡!

    “漠海媞香,北漠媞家的神魔!这是向我示威么?”

    江南眼中jīng光一闪,迎面走上前去,心中没有丝毫惧意。

    北漠媞家的这尊神明刚才气息绽放,强行将他吞入洞天世界,随即扯掉洞天世界,显然来意叵测!

    两人距离还有百丈远近,那尊神明突然停步,这一步停下,仿佛天地陡然静止,定住空间,定住时光,定住一切。

    江南的脚步也不由微微停顿一下,随即迈步上前。

    “有些本事……”

    那尊媞家的神明双目紧紧盯着江南,背负双手,看着他走近,显得极为自负,沉声道:“你是玄天教主?”

    “正是江某。”

    江南走到他的面前,站定脚步,含笑道:“阁下是?”

    “媞漠山。”

    那尊神明筋肉盘结,显得孔武有力,雄壮至极,站在江南面前比江南要高出两个头,居高临下俯视,目光仿佛两轮小太阳般耀眼,甫一开口,便听声音如同雷音在大漠中滚动,干燥,灼热:“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头,不要怕,我并无恶意……”

    “媞漠山?”

    江南怔了怔,摇头道:“这个名字没有听说过。你在北漠中很有名么?”

    “没听过我的名头?”

    那壮汉媞漠山呆了呆,悻悻道:“你怎么可能没听说过我的名头?我在北漠很有名气的,人称战神的,你只要去打听打听,便知道我的名气了。”

    “我会打听的。”

    江南疑惑道:“漠山道友有什么事?”

    媞漠山气息陡然绽放,神威越来越强,道则从周身溢出,化作大漠烈阳,沉声道:“我听闻你以天宫三重境界横扫中天世界新生代的神魔,是当代第一人,气焰滔天,又想娶我北漠媞家最漂亮的女儿!出手吧!让我看看你的实力,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成为我媞家的姑爷!”

    “打败你便可以证明我有资格娶轩薇?”

    江南询问道:“你能做得了这个主?”

    媞漠山又呆了呆,挠头道:“好像不能……”

    江南冷笑道:“你不能当家做主,那也就没有资格要与你动手。去换一个能够当家做主的人来!”

    媞漠山又羞又怒,喝道:“废话少说,今天你动手也得动手,不动手也得动手!”

    轰!

    他的气息爆发,漠海媞香,巍巍洞天世界张开,大漠十万里,悍然向江南出手。

    下一刻,一座玄黄圣山轰然坠落,将媞漠山连人带洞天世界一起压在山下。

    “你大爷……”

    山下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别人不是说,你与人对决,从不动用法宝么……”

    江南将玄黄圣山收起,只见媞漠山被压成一张肉纸,正在努力挣扎,试图恢复肉身,不由摇头,向媞家玄公王府走去,心道:“此人多半是那位太nǎinǎi派来的,逼迫我出手,只要我打伤或者打死了他,媞家便可以顺理成章将我拿下!”

    他细细感应四周,只觉周围的虚空中,藏匿着不知多少神魔,应该是观望他与媞漠山的战斗,等待江南痛殴媞漠山便突然暴起,将他擒拿!

    “这个太nǎinǎi,真是yīn险,布局等我去钻……”江南心中暗道。

    “臭小子,哪里走!”

    突然人影一闪,媞漠山再次出现在江南面前,怒不可遏,叫道:“混蛋!有人告诉我你战败中天世界新生代的神魔时,根本没有动用过法宝,为何你刚才向我出手会动用法宝暗算我?”

    江南哑然失笑道:“我有告诉过你我不动用法宝了么?”

    媞漠山又呆了呆,挠头道:“没有。不过,男子汉大丈夫,应该拳来脚往,拳拳到肉,这才打得够爽,你用一座玄黄圣金炼就的圣山压我,我输了也不服!”

    “浑人!”

    江南摇头,从他身边绕过去,媞漠山眼中jīng光一闪,抬手轰隆一印盖下,却在此时江南眉心之中四面大旗呼啦飞出,赫然是琅琊水师旗、玄武重师旗、火德圣师旗、斗战金公旗,四面大旗将虚空搅得粉碎,把媞漠山困在其中!

    “有种你不要动用法宝!”

    媞漠山挣扎不脱,怒极而笑道:“横扫中天世界年轻一辈神魔的江大教主,就是这样横扫中天的么?”

    江南脸sè一沉,这个媞漠山纠缠不放,让他也不由动怒。

    “我是来提亲的,不是低声下气做孙子的,既然媞家铁了心不愿将轩薇嫁给我,那就抢!抢走轩薇,杀出北漠!”

    他眼中凶光一闪,收了四面大旗。

    媞漠山摆脱四面大旗的镇压,骨骼震动,有如雷鸣,一拳向江南轰去,虚空顿时变得无比干燥,嘿嘿笑道:“你现在决定与我动手了?好得很,拿出你的本事,让我看看你有没有资格做我媞家的姑爷!”

    这一拳,仿佛把所有的水分抽干,一拳轰来,虚空化作大漠,烈rì高悬,狂风涌动,漠海媞香!

    轰——

    媞漠山一拳轰在他的身上,让江南身躯震动,一口天道宝钟的虚影自他体内浮现,挡下这一拳之威。

    “看不出你这么瘦弱,肉身却强得离谱,直追天神!”

    媞漠山赞叹一声,正yù再次动手,却见江南身躯一摇,现出三面八臂,体内突然咚的一声巨响,传来一声心跳,气血一下子膨胀十五倍之多!

    “吃我一道森罗印!再吃我一道森罗印!再吃我一道森罗印……”

    江南手起手落,一只只大手翻起落下,一道道森罗印铺天盖地般向媞漠山压去,密集无比的印法镇压诸天。这一刻,他仿佛化作一尊古老无比的地狱魔帝,拥有无数条手臂,无数只手掌,数以万计的手掌托起地狱万界,轮番盖向媞漠山!

    媞漠山接下一道森罗印,闷哼一声,第二道森罗印紧随而来,将他打得双足陷入大地之中,第三道森罗印紧跟着落下,然后是第四道,第五道……

    一个呼吸不到的时间,江南数千道森罗印打下去,将媞漠山的洞天拍得粉碎,将他整个人拍到地底!

    “这厮这么强,被我连续拍了数千道森罗印还没有死,实力堪比荒璟和皇甫等人了。不过,他现在应该没有战力了!”

    江南连续数千道森罗印也感觉到修为有些吃不消,急忙飞身而起,向玄公王府而去,心道:“寻到轩薇,便杀出媞家!”

    唰唰唰——

    一道道神魔的身影浮现,数以百计的媞家神魔站在江南拍出的那个大洞前,呆呆的看着四仰八叉躺在洞底的媞漠山,一尊尊神魔面面相觑,一位媞家的天神吞了口唾沫,喉结艰难的滚动一下,试探道:“老太爷……”

    大字型躺在洞底的媞漠山抬起一根颤抖的手指头,众人纷纷大喜,那尊天神松了口气,叫道:“老太爷的分身还活着!快快,赶紧把老太爷捞上来!”

    众人连忙将洞底的媞漠山抬出来,只见他被打得鼻青脸肿,骨断筋折,几乎丧命。

    “这门亲事……”

    媞漠山只剩下一口气吊命,气若游丝道:“我许了!”

    ————道友们,给帝尊投一张月票吧,好惨啊~~(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