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六百五十一章 不离不弃

第六百五十一章 不离不弃

    圣君神树扎根在山崖底部,一副就地生根死活不走的样子,这些根须扎入地底的灵石矿脉之中,抽取滚滚的灵气。

    那灵石矿脉中蕴藏的滚滚灵气,凝聚成水珠,滴滴颗颗挂在树叶之上,鲜嫩yù滴。

    神树青翠嫩绿,散发勃勃生机,给人一种初承雨露,焕然一新的感觉。

    而在圣君神树的空间中,江南与媞轩薇携手而行,观览游历神树内部空间。媞轩薇只将圣君神树的第一重神禁炼化,炼化了第一重天,而这株神树共有十八层神禁,十八重天。

    若是能将十八重神禁完全炼化,圣君神树的威能便会完全发挥出来!

    两人神xìng神魂交融,道纹交汇,yīn阳相触,水rǔ一体,让他们的修为胜过从前良多,媞轩薇顿时将神树第二重天炼化,又将圣君神树的威能提升倍余。

    二人一路破禁,一直突破到七重天,将前六重天炼化,而七重天,即便是合他们之力也无法炼化,只得作罢。

    即便是六重天神禁开启,这株神树的威力也远非从前可比,威能提升了近十倍。

    两人没有立刻离开圣君神树,这里清幽无人打扰,是他们二人的小天地,脱离世俗,烦心事都烟消云散。

    “轩薇,星湖玉家的星湖圣典和北漠媞家的漠海媞香宝卷都是神主级的功法,强则强矣,但还有继续提升的空间。”

    江南与媞轩薇神魂交融时,已经将媞轩薇修炼的功法摸清,了如指掌,媞轩薇从玉夫人那里学得星湖圣典,从媞玄公那里学到漠海媞香宝卷,都是神主级的绝学。

    “星光神帝世家的星河宙光心经,我与莲月圣女有过约定,不能传授于你,不过我却可以将这门帝级经典与你们玉媞两家的功法相容。”

    江南笑道:“经过我改造后的冰河霜漠心经,不会比神尊级的功法逊sè,直追神君功法也并非没有可能。若是再能融合圣君神禁大典,蕴藏无量生机,炼成之后,便是星河环绕神树,有如大漠星砂,无可计量。能够做到这一步的话,在神君级的功法中,也可以称雄了。”

    他将自己改良的功法悉数传授给媞轩薇,但却没有将圣君神禁大典相容,融合这门功法对他来说也并非十分困难,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想让媞轩薇自己将圣君神禁大典融合到媞家的功法之中。

    如此一来,媞轩薇无论是在心境还是积累上,都达到一种巅峰成就,找到自己的道路,对她将来的成就极为有益。

    只要找到自己的道路,将来的成就,都是无可限量!

    江南虽然懂得的功法不少,其中也有帝级功法,但这些功法却都有着各自的弊端,无法传授给媞轩薇。

    比如森罗魔帝的魔极证仙经,其弊端是修炼这门功法,会成为森罗魔帝的转世身,星光神帝的星河宙光心经则与莲月圣女有过约定,不能传授他人。

    而往生神帝的天王往生经,则是一门损人利己的功法,只会遗祸世人,江南自己都不修炼,自然不会让这门功法流传出去。

    江南又传授她自己伪帝皇神体的心得,又取出自己在往生帝陵中收集的一些鸿蒙紫气,以万灵炼宝劫阵为她塑造鸿蒙之躯,助她炼成伪帝皇神体。

    两人如胶似漆,在圣君神树中痴缠许久,媞轩薇道:“在这里躲着,终究不是办法,我估摸着太nǎinǎi只怕不会同意我们的亲事,你一向点子多,是否有什么计策?”

    江南目光闪动,摇头道:“没有。轩薇,若是你家不同意这门婚事,你打算怎么做?”

    媞轩薇心中有些烦乱,起身道:“我已经有了主意,须得去向我娘说一声,询问她的意见。”

    江南叹了口气,与她一起走出圣君神树,媞轩薇将神树收起,飘然而去。

    江南登上亭台,目送她远去,心中突然想起另一个与他有过交集的女子。

    妖神宗的怜香圣女。

    当初在南海中,他与怜香圣女情投意合,但是怜香圣女放不下妖神宗,最终与他决裂分开,倘若怜香圣女没有做出那个选择,而是选择与他在一起,那么江南的人生轨迹,只怕便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或许会成为妖神宗的女婿,或许会与妖皇联手对抗其他玄明元界的门派圣地,或许他现在还留在玄明元界没有走出去,或许他根本不会结识邵天涯、欧随靖、三缺、妙谛等人。

    “造化弄人……”江南心中暗道。

    媞轩薇如今的处境,心中的矛盾,比怜香圣女当初要激烈许多倍,剧烈许多倍,假如媞家的高层不同意这门亲事,她便必须要在家族和江南之间做出一个抉择!

    刚才她询问江南的主意,江南说没有,便是想让他自己做出这个抉择,心中方能不再后悔自己的决定。

    若是媞轩薇选择了媞家,那么江南便会毅然斩断情丝,让自己的这段情缘成为往事,成为回忆!

    不过,他心中也有些患得患失,毕竟情投意合,毕竟灵与肉融合过,说舍便舍,他做不到。

    就算是强如太皇,在斩杀自己的妻子,斩断束缚自己的情缘时,也是含笑落泪。

    就算是席应情,在必死之时,也要赶回来去看一眼襁褓中的儿子,与妻子话别。

    感情,不是那么容易便可以割舍。

    “轩薇,做出你的选择吧……”

    媞王府中,媞轩薇陪伴在玉夫人身边,浏览花园中的景致,显得很是乖巧,后面跟着一些婢女,迈动碎步,亦步亦趋。

    玉夫人停下,站在一株腊梅前,现在还不是腊梅花开的季节,但她的玉指还未触及腊梅树,便见鲜花怒放,千姿百态。

    “娘,若是太nǎinǎi果真将老太爷说服,不应允这门亲事,女儿该怎么办?”媞轩薇美眸眨动,突然笑问道。

    “你说怎么办?”玉夫人捻下一朵腊梅,笑吟吟的看着她。

    “人家自然是不嫁了,整天陪在娘的身边,凄苦到老……”媞轩薇楚楚可怜,哽咽道。

    玉夫人似笑非笑道:“说真话。”

    媞轩薇眼珠子转来转去,挽住她的手晃来晃去,吃吃笑道:“娘,你和爹当初是怎么成亲的,再和我说说罢。”

    玉夫人哑然,顿知其意,笑道:“我和你爹是私奔,后来你爹成就一番事业,这才得以返回媞家。你问这件事,莫非也想私奔?”

    媞轩薇摇头道:“人家舍不得爹和娘,怎么会抛弃你们?自然还是孤独终老……”

    “之女莫若母,你少来口是心非!”

    玉夫人冷笑道:“太nǎinǎi从前吃了一堑,自然是长了一智,以前我能与你爹私奔,是因为你爹那时看起来傻乎乎的,在媞家并不出众,媞家对他并不如何看重,所以才能逃了出去。而如今太nǎinǎi对你重视百倍,早就布下天罗地网,你想逃出去,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媞轩薇知道此事,当年的媞玄公资质并非如何出众,媞家还有着诸多年轻才俊,因此媞家虽然震怒于媞玄公和玉夫人的私奔,但却没有放在心上,将媞玄公玉夫人私奔之事视作耻辱。

    不料,媞玄公大器晚成,后来居上,先是突破神魔境界,名动一方,后来居然又突破成为天神,再到后来成为真神,媞家便坐不住了,主动请他回来,甚至连玉夫人也成为名正言顺的家主夫人。

    “小江教主这么出众,力压同代。”

    玉夫人摇头道:“但正是因为如此,太nǎinǎi知道他的本事,便防备得越紧,你们想逃出去,断然没有这个可能。”

    媞轩薇声若蚊呐,小声嘀咕道:“所以需要内jiān相助才能逃出去……”

    玉夫人白她一眼,迈动莲步向前徐徐走去,媞轩薇连忙跟上,玉夫人轻声道:“老太爷的旨意没有下来之前,你不要妄动,老太爷如果也不准这门亲事,你想私奔,我和你爹做你的内jiān便是。”

    “娘,你真好!”

    媞轩薇心花怒放,抱着她狠狠亲了两口,旋风般跑掉了。

    玉夫人摇头笑道:“傻丫头……”

    媞轩薇寻到江南,笑道:“江大教主,若是老太爷不许我们的亲事,你当如何?”

    江南踟蹰片刻,道:“还能如何?只能走人了……”

    媞轩薇暗怒,冷笑道:“堂堂的江大教主,厮杀场上的汉子,一个人放倒一大片神魔,难道就不敢从北漠媞家抢走一个自己的女人么?”

    江南哈哈大笑,伸手将她揽入怀中,道:“我等的便是你这句话!老太爷若是不许,我带你走,我想走的话,北漠媞家也拦不住我!”

    媞轩薇听到他这么说,心里既是舒畅又觉兴奋,道:“你不可小觑了我媞家。太nǎinǎi早就布下天罗地网,凭你我二人是杀不出去的。我已经和我娘说了,她和我爹会暗中助我们逃脱……”

    “杀出媞家么?这倒用不着。”

    江南哑然失笑,捏了捏她的鼻头,道:“我辛辛苦苦帮你炼成伪帝皇神体是做什么用的?昊少君在天宫二重境界便可以逃过神主的追杀,靠的便是帝皇神体的千变万化!所以我们想走的话,根本无需厮杀,当着你太nǎinǎi的面也可以随时离开!”

    媞轩薇心头一震,失声道:“原来你早就想好了退路,提前就准备把人家拐走了!不过,你为何不早说?害得人家厚着脸去问我娘,平白惹她耻笑!”

    “我只是不能肯定你是否真的要跟着我,是否真的能做到不离不弃。”江南低头看着她,目中含笑道。

    “此生此世,不离不弃?”媞轩薇心中一颤,低声道。

    “此生此世……”

    江南将她抱紧,想起席应情和慕晚晴的那句君不负我我不负君,心怀激荡,重重点头道:“不离,不弃!”(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