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六百五十章 任君采撷

第六百五十章 任君采撷

    江南在东极大荒那一战之后便立刻赶往北漠媞家,因此在他来到之时那一战的消息还未传到媞家,但是现在,这个消息已经传遍了中天,无数大人物都在第一时间得到下属的汇报,陷入震惊之中!

    而北漠媞家的厅堂中一片死寂,天宫三重,横扫中天所有新晋升的神魔,甚至连他们刚才倍加推崇荒璟少尊、司马端明、熙皇太子等人,统统战败!

    这等战绩,放在任何一位神明境界的神魔身上,都足以自傲了,更何况江南不过是天宫三重境界?

    “新晋的神魔……切!”

    玉夫人轻笑一声,目光从各位族老长老身上扫过,轻声道:“各位长老,如今还有什么要说的么?不知你们看中了哪一位新晋神魔打算将我女儿许配给他?不如将这位新晋神魔拎出来,让他和江教主比划比划。谁是公的,谁是母的,较量一下自然清楚。我可不想我的女儿嫁给一个母的。”

    北漠媞家诸多真神长老的脸sè都有些不太好看,只觉面子挂不住,他们气势汹汹而来,便是听闻媞玄公夫妇对江南青眼有加,甚至早在十多年前便有将媞轩薇许配给江南的打算,因此闯入厅堂断然爆喝,打消这对小夫妻的小念头。

    江南六年时间未曾公开露面,别人都以为他已经死在罗天绝境,他活着归来之后,大多数人也都认为他这个年轻一辈第一强者已经过气了,过时了,无力再与同代的神魔争锋。

    但谁也不曾料到,他居然如此生猛,如此霸道,一回来便将这些新晋的神魔统统暴打一遍,王者归来,继续镇压同代,哪怕是对方已经成就神魔,光芒耀眼,但依旧只是在他的yīn影下耀眼而已!

    “这门亲事……”

    一位白发真神顿了顿,涩声道:“我并无意见。刚才老朽有些失言了,玄公和夫人不要放在心上。”

    媞玄公松了口气,笑道:“太公也是为了我北漠媞家着想,没有半分的私心和恶意,我岂敢嫉恨?”

    “我们也没有意见。”

    两位真神长老对视一眼,纷纷摇头道:“玄公伉俪自己做主便可。”

    “我有意见!”

    那中年妇人突然脸sè一寒,冷冷道:“姓江的小鬼固然才智惊人,但没有任何背景,而且一次xìng得罪这么多神魔,不知有多少人要对付他。他若是成为我媞家的姑爷,这些神魔背后的大势力对付我们,又当如何?他没有任何背景,给我媞家带不来任何的好处,还要我媞家为他挡灾,我们嫁女儿,又要为他挡灾,赔了夫人又折兵!这种赔本的买卖,哪个肯做?”

    其他三尊真神长老正yù表态,表示赞同,闻言又迟疑起来。

    媞玄公也不由动怒,沉声道:“太nǎinǎi,刚才贱内已经说了,我是嫁女儿,不是卖女儿。你一口一个赔本,一口一个奇货可居,你将我女儿当成什么?”

    “自然是资本、资源。”

    那中年妇人看似年纪不大,但却着实是个老怪物,在媞家地位超然,即便媞玄公是家主也拿她无可奈何,有些冷酷道:“女人越美,便越是一种资源,一种武器。轩薇乃是中天绝sè,要嫁,自然应当嫁的更好一些。我媞家的女儿,美名甚至连神界都人人皆知,连神界的巨头都垂涎三尺!轩薇又是美人之首,将来做帝妃,帝后,母仪天下,也未使没有可能!如今神界将开,我的主意便是看谁能够稳坐帝位,然后便将轩薇送过去……”

    “闭嘴!”玉夫人气得脸sè发青,呵斥道。

    “你才要闭嘴!”

    那中年妇人叱责道:“玄公,你的‘贱内’越发没有规矩了,连我都敢顶撞,让我闭嘴!当初我说什么来着,不让你与这女人鬼混,你偏偏不听,非要与她私奔,生米煮成熟饭之后才腆着脸回来!若非星湖玉家逼迫,我能让她进我媞家的大门?如今,你都要被她骑到头上去了,你也配做男人!”

    她拂袖而去,冷冷道:“这件事,你们做不得主,我请示我媞家的神主老爷,由他定夺,看他怎么说!”

    “神主老爷……”

    玉夫人薄薄的嘴唇抖了抖,低声冷笑道:“老太公如果不是怕你这个母老虎,岂会躲到神界不愿下来?”

    那中年妇人身躯一颤,转头恶狠狠的挖她一眼,气冲冲离去。

    “母老虎!”

    玉夫人转头看向媞玄公,气不打一处来,嗔怒道:“你个死木头,也不知道帮我说话,任由她欺负我们娘儿俩!”

    媞玄公额头冒出冷汗,讷讷道:“夫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太nǎinǎi原本便看你不爽,不赞同咱们的婚事,当初她没能破坏你我,轩薇的亲事她自然要来横插一脚。”

    “好歹你也是个家主,难道连几个老朽都摆不平?这件事你如果摆不平,我带着轩薇回娘家,永远也不回来了!”玉夫人气冲冲离去。

    媞玄公脑门上豆大的冷汗滚滚而下,连声道:“这怎是好,这怎是好……夫人,不是说内事归你管么……”

    天空之城中有神山,山清水秀,景sè宜人,媞轩薇斜坐在山巅的凉亭中,江南躺在她的腿弯之处,悠然自得的晃着小腿,下方便是万丈悬崖,一朵朵rǔ白sè的灵云自深渊之中蒸腾而上,那里应该是一道灵脉,灵气逼人。

    他来到媞家已有月余时间,美人相伴,倒也很是惬意,偶尔还有林端尊者带着北漠媞家的几尊神魔来寻他喝酒,rì子很是悠闲。

    与这些神魔交流,江南对神明这个境界有了更深的理解,而他的太yīn、太阳、摩罗、赤炎四大化身,同样也在琢磨紫霄天宫境界,相互战斗、推演,领悟其中更加深奥的见解。

    即便如此,他也感觉到紫霄天宫这个境界的庞大和恐怖之处,不是一时片刻间便能完全发掘出来。

    他的优势便在于,自己的化身先行一步,率先迈入紫霄天宫这个境界,境界的积累让他将来突破这一境界时,可以省去很多时间。

    不过,化身之间对决,总缺少生死对决的惊心动魄感,无法将紫霄天宫的奥妙完全开发,只有生死一线,处在危险之中,才能让潜力迸发,才能洞彻紫霄奥妙!

    “最近听到族中有许多传闻……”

    媞轩薇低头看着他,秀发在江南的指尖转动,迟疑一下,贝齿咬着嘴唇道:“族里的太nǎinǎi,不太乐意咱们定亲,族里也有许多反对的声音……”

    江南哑然,笑道:“我娶的是你,又不是娶太nǎinǎi,她乐不乐意,与我何干?”

    媞轩薇解释道:“她老人家,毕竟是族里耄耋仅存的长者,德高望重,我们都是她的后背,她如果不乐意的话,咱们定亲的事,就会有很大的阻力。”

    江南微微一笑:“你不嫁给我,还能嫁给谁?难道他们不知道,你已经被我打上烙印,变成我的女人了,普天之下,只要我放出话去,谁敢要你?”

    “没正经,你才被打上烙印呢!”

    媞轩薇重重一推,将他从凉亭上推下山崖,江南猿臂舒展,揽住她的腰肢,媞轩薇惊叫一声,被他带下。

    半空中两个人影从山崖上飞速坠落,江南压在她的娇躯上,让她无法飞起。

    媞轩薇惊慌道:“你快下来,这里是我媞家,你少乱来……你再乱摸,我就生气了!”

    唰——

    圣君神树飞起,无数道神霞涤荡,唰唰唰砸在江南身上,打得火光飞溅。

    嗡!

    一口化仙玉瓶飞起,瓶口凹陷,传来惊人的引力,震动一声,将圣君神树收入瓶中。媞轩薇娇叱一声,江南的化仙玉瓶便无法将圣君神树完全吞下,玉瓶中,神树根须疯长,将这口玉瓶填得满满当当,树干树冠在瓶外摇曳生姿,无数枝条飞舞,将江南缠得结结实实。

    江南身后浮现一座造化神楼,身形被拉入楼中,神树枝条飞舞,嗤嗤shè入楼中,媞轩薇顿觉这些枝条失去江南的踪影。

    下一刻江南从她身后出现,媞轩薇轻笑一声,无数道纹涌出,化作一颗颗冰封星球,组成星河,将江南冻结。

    哗啦。

    无数冰封星河星球被震碎,媞轩薇莲步轻摇,迈步登上圣君神树,江南冲来,只听轰隆一声,神树坠入山崖底部,无数道神霞与rǔ白sè的灵气蒸腾,从深深的谷底向外喷涌,璀璨壮观。

    “真是年轻人,谈情说爱,谈着谈着便大打出手了!”林端尊者与媞家的几尊神魔远远观望,只见深谷中神霞缭绕,看不分明,纷纷摇头笑道。

    “那株神树,便是我媞家的姑爷送给郡主的法宝罢?”

    一尊金甲神人露出羡慕之sè,笑道:“据说是件神主之宝,如果威能悉数绽放,可以媲美神尊之宝。如果有人送我这等宝物,我也嫁了。”

    其他几尊神魔纷纷大笑:“你是男人,谁敢娶你?”

    林端尊者突然正sè道:“据说太nǎinǎi已经布下祭坛,上达天听,请示神界的太老爷,为郡主另选良配。若是太老爷的旨意下来,江教主未必能够成为我媞家的姑爷啊……”

    其他神魔默然,一人摇头道:“太nǎinǎi与夫人的关系本来便十分不睦,明争暗斗许多年,这等事情,咱们还是少参与为妙……”

    深谷之中,圣君神树动荡,没多久便悄然无息,树上已经没有了江南和媞轩薇的身影,而在神树内部的空间之中,媞轩薇全力调动神树内部的宏伟力量,镇压江南。

    没过多久,这女子终于束手就擒,被江南压在身上,气喘吁吁,幽怨道:“我打不过你,只能任君采撷了……”

    她红唇轻咬,娇躯扭动,挣扎不脱,通透的眼睛水汪汪的,轻声道:“君,你要爱惜我……”(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