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六百三十九章 你敢阴我?

第六百三十九章 你敢阴我?

    “天王往生经真是奇妙,不愧是帝级**,往生神帝能够开创出另类长生的**,的确有其独到之处!”

    紫府之中,江南的玄台金人细细研究天王往生经,不禁拍案叫绝,往生神帝的确不愧是远古神帝,他的天王往生经是一种长生**,只要信仰不断,信徒不绝,他的金身便会不断绝,始终将他的神xìng牢牢地锁在金身之中。

    真正意义上的肉身容易枯老,肉身衰败死亡,而金身却只要有信仰之力,只要有信徒,便可以永恒不灭,将神xìng永恒的困在金身之中,不老不死!

    “嗯?这门**,并非是往生神帝所开创?”

    江南追溯往生神帝的记忆,却发现这门**的来历可能会更加古老,是往生神帝早年时无意中进入一处古老的遗迹所得。

    那处遗迹是帝尊传法之地,帝尊在开辟诸天万界之后,造化万物,有一批强大的先天生灵被制造出来,这些先天生灵,便是诸天万界万族的始祖。

    不过这时候万族的始祖浑浑噩噩,不知**,还处在原始蒙昧之中,因此帝尊召集一批先天生灵,传授道法神通,让他们哺育万族,在诸天万界繁衍生息。

    而往生神帝无意中进入的遗迹,正是这个地方,在那里的一片崖壁上有着许多壁绘,是当时参与听讲的诸多生灵留下的许多奇妙记载。

    历经不知多少年,崖壁上的遗刻依旧清晰可见,那时的往生神帝已经是名动一时的神明,但崖壁上的遗刻他能够看懂的却不多。

    最终,那时的往生神帝记下了往生经,不过往生经极为粗糙,仿佛是某位强者的游戏之作,并没有完善。

    其中记载了一些古怪的东西和**的方式,诸天万界根本不曾有过的**术语,诸如元神、不死意志之类,很难琢磨透彻。(详情参见宅猪上本书《独步天下》)

    “原来是帝尊传法之地!往生神帝居然能有这等际遇,不愧是一朝神帝,气运好得惊人!”

    江南不由动容,帝尊传法之地,而且是向诸天万界万族的始祖,那些先天生灵传法,这等待遇并非是所有神**能遇到!

    那处遗迹与诸天万界一样古老,当时有幸进入那里听讲的都是先天生灵,往生神帝记忆中有着许多关于那些先天生灵,万族始祖的传说。

    据说这些生灵天生便是无比强大,天生便是神魔般的存在,**起来进步神速,是一批顶天立地的般的强者,后世的生灵因为血脉渐渐稀薄,而且不同的种族通婚,导致血脉混杂,因此后世的生灵不如先天生灵那个时代。

    那时的神通还极为粗糙,远不如当今jīng妙,当今世上,对神通威能的开发已经到了极致。

    但在那个蛮荒蒙昧的时期,一尊尊先天生灵仗着无比强悍的体魄,移星换斗,追rì赶月,留下了一个个波澜壮阔的神话,甚至有些先天生灵修成仙道,证道化仙而去!

    对于这些古老的神话传说,江南十分陌生,诸天万界经历了一场仙乱,天道破碎,几乎毁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断层。

    而江南又出身自玄明元界这个多灾多难之地,玄明元界每一次纪劫爆发,几乎都会出现一个巨大的传承断层,甚至连星光纪的传说都没有多少流传下来。

    往生神帝从那处遗迹中走出,之后无数年,他都未能再次寻到那个神秘的传法之地,不过他却也将往生经渐渐完善,终于达到一种恐怖而惊人的成就,帝威笼罩诸天万界,让万物生灵变成他的信徒,让他走上一条另类长生的道路!

    不过,江南并没有完全炼化往生神帝的金身,他所得的天王往生经并不完整,只有大半。

    但大半的往生经已经让他对这门**足够的了解,对付紫府外往生神帝的金身便又多了几分胜算,这门**之中包含一种专门针对神魂神xìng的往生印,极为强大,是江南从前所见过的所有针对神xìng的最强大的神通!

    往生印展开,可以削落对手的神xìng,将神xìng打成神魂,让对手的神xìng急剧衰落,恢复到一出生时的状态。

    神明的神xìng骤降,从而自身庞大的修为失去了驾控,自身的修为法力便可以将自己压死!

    刚才江南与往生神帝的那尊金身动手时,往生神帝便施展过这门神通,只是江南的神xìng的确强大得离谱,而且又jīng通道金玉盘这等无解的天道神通,这才没有被削落神xìng。

    “信仰证帝,另类长生,终究不是真正的长生,没能寄托虚空,只是寄托万物生灵。万物生灵不再信仰不再祭祀,终究长生会破灭。自己信仰自己,也不过是延迟死亡的一个无奈之举罢了。”

    江南不再对这门**做更深的研究,心道:“这种长生,终究是镜中花,水中月,称不上仙道,而且还要小心翼翼培养信徒信民,哪里称得上逍遥自在?若是有人乱其信仰,必然会不败自败!”

    天王往生经对他来说没有多大的研究价值,但是如果席应情未死,这门**便可以用来解救席应情,燃烧玄明元界生灵聚集的信仰之力,强行从森罗魔帝的手中夺回席应情的神魂神xìng!

    若是席应情已死,也可以将他的残魂重聚,重塑金身!

    “六位道友,现在是该我们动手之时了!”

    玄胎金人猛然张开眼睛,只见六道天轮之上,一尊尊身形飞起,森罗大帝化身、星光大帝化身、魔罗魔神化身、赤炎魔神化身、太yīn、太阳六大化身团团落在玄胎金人身旁,各自盘膝而坐。

    啵啵啵——

    六尊化身都是血肉之躯,头顶的天灵盖突然打开,一道道体型较小的玄胎金人从天灵盖中飞出,嗖嗖嗖投入到玄胎金人体内!

    这些化身本来便是神xìng**了不同**,只是因为江南以自身的jīng血滋润,将他们炼成血肉之躯,又以玄黄二气和鸿蒙紫气锤炼肉身。

    而如今六尊化身法力都保留在肉身之中,神xìng与玄胎金人相容,回归本体,玄胎金人立刻神威暴涨,急剧攀升!

    “往生陛下,不要再炼化了!”

    紫府中,江南的声音突然传来,惊慌失措道:“我投降了!”

    而在紫府外,往生神帝金身周身一道道粗达的道则穿入紫府,短短时间内,便将江南的紫府炼化了一小半之多,继续炼化下去,肯定能将这座紫府彻底炼化,坏了江南的道基。

    “呵呵,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东西,如今见识到天威帝威,总算知道天高地厚了。”

    往生神帝呵呵笑道:“既然你向我投诚,何不开启紫府走出来?向我敞开你的心灵,毫无保留的信仰我,这才能做我的信徒!”

    江南的声音从门中传来,颇为谨慎道:“我这便出来,不过陛下,咱们丑话说在前头,我出来后你可不能向我出手。”

    往生神帝大笑,笑得眼泪都要流出来,道:“小辈,你是什么人物?朕又是什么人物?你在我面前不过是一只蝼蚁般的存在,至于要朕去骗你?你放心,既然你投降了,朕又岂会攻击你?”

    “一言九鼎?”江南问道。

    往生神帝哑然失笑道:“神帝自然是金口玉言,绝不会反悔,否则我如何高坐九霄,执掌万界?”

    “既然陛下不会出尔反尔,那么我便放心了。”

    紫府大门轰然开启,江南的玄胎金人一步跨出紫府门户,站在往生神帝的金身面前,三面八臂,八只拳头捏得啪啪作响,嘿嘿笑道:“陛下,来玩两招吧?”

    往生神帝的金身抬头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陡然间壮了一倍有余的玄胎金人,此刻这尊玄胎金人金光灿灿,孔武有力,比他还要高出一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你怎么……”

    往生神帝的金身神情有些呆滞,吃吃道:“变得这么壮了?”

    玄胎金人探手,大手盖在他的脑袋上,用力揉了揉,人畜无害的纯真面孔在往生神帝眼中变得异常**和狰狞:“**,你刚才说过了,不会攻击我。神帝金口玉言,一言九鼎,你自然是不会反悔对不对?”

    “妈蛋……”

    往生神帝呆了半晌,徐徐吐出一口浊气,怒喝道:“你敢yīn我?”

    “yīn你又如何?我还敢打你!往生印!”

    江南一印盖下,五指如刀,指头如同一道道神光所化的飞刀,专削神xìng,这一击是往生神帝的拿手好戏,立刻被他躲过。

    他这一躲,江南气息陡然爆发,周身星光缠绕,如同一道银河挂在腰间,大手五指叉开,星河在掌心浮现,宙光喷涌,一印将往生神帝的那尊金身打得流星般飞出,周身神光崩散,几乎被他打得瓦解!

    往生神帝怒吼,顿住身形,手掌千变万化,指尖一顿一振,便是一种针对神xìng的神通爆发,密密麻麻的神通呼啸扑来,向江南攻击而去!

    “神帝说话,简直如同放屁一般,非同凡响!”

    江南冷笑,双手插入魔狱,生生一掀,将整座魔狱掀起,抡起整座魔狱狠狠盖下,将无数神通砸得粉碎,连同往生神帝一起拍在魔狱下方,几乎将他拍扁!

    “小鬼,看来我对你怜才是错了!”

    往生神帝的金身挣扎,周身神光动荡,从魔狱的**中探出头来,脸sè变得无比yīn冷,寒声道:“我要让你死无葬身……”

    “往生,你死到临头,还冥顽不灵!”

    江南的玄胎金人降临,一脚狠狠踩下,踩着他的头颅,生生将他**在魔狱底部,接着整座魔狱开始发生变化,化作一朵黑莲,赫然是道金玉盘的莲花宝座形态!

    而在此时,金銮殿中的那尊真神与宝音、商道、寇嘉三尊神魔同时暴起,向江南杀去,取他xìng命,将这位折辱神帝的少年碎尸万段!

    ————道友们的留言猪都看到了,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谢谢大家的关心!(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