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六百三十八章 亵渎神帝

第六百三十八章 亵渎神帝

    往生帝陵外,真法佛陀身形一闪,冲出混沌氤氲之地,立刻感觉到天人五衰的气息袭来,急忙将饕鹄尊者收入自己眉心,随即祭起佛骨舍利,护住自身,抵抗天人五衰。

    “江教主被困在帝陵中了,可叹可叹,只怕他无法幸免了。”

    真法佛陀回头看去,叹了口气,沿着峡谷飞速向前掠去,心道:“从前这位小江教主也面对过许多生死大险,别人往往认为他死定了,他却每次都能死里逃生。但是这次不同,这次毕竟是帝陵,帝威莫测……”

    帝陵金銮殿,江南的眉心魔狱之中,那一滴神液形成的往生神帝的虚影终于动怒,怒不可遏。神液乃是信仰之力所化,往生神帝的信仰之力凝聚而成的身躯,便相当于他的金身,这就是天王往生经的妙用!

    圣天大尊得到的天王往生经正是往生神帝所创,这门功法的神奇之处在与,只要信徒诵念其名,他便无处不在,信仰之力可以凝聚他的金身!

    江南在列山族中得到的兽皮古卷,只是天王往生经的一门神通,真正的往生经神妙莫测,往生神帝的金棺中流出的神液,每一滴神液都相当于他的一尊金身。

    如今他的一尊金身被江南一脚踩在脚下,镇压在魔狱之中,顷刻之间便要被魔狱炼化,往生神帝还是第二次被人这样折辱!

    第一次是那个杀入帝陵的存在,一脚踩在他的棺材上,一道敕令将他封在神帝金棺中五千多万年,甚至还打碎了他的证帝之宝!

    不过那位存在好歹是一尊踏入皇道极境的强者,而这次却是一个小辈直接踩在他的一具金身的头顶,而且还是一个天宫境界的卑微存在,他在世时,何曾注意过这等小辈,一个眼神只怕便可以瞪死无数江南这样的小鬼。

    而现在,他却被这样的小鬼踩了,而且是踩在头顶,一直将他踩到魔狱之中,最让他窝火的是,这个小辈居然叫嚣着要将他镇压,要将他镇死!

    不仅如此,他真的感觉到自己的这具金身在被江南飞速炼化,魔狱玄胎经全面催动,将他的金身腐蚀消融,甚至他还有一种记忆遭到窥探的感觉!

    江南炼化他的金身之余,甚至还窥探他的记忆,窃取他的修炼经验、神通、功法!

    这简直比把他扒光游街示众还要令他羞愧难过,毕竟扒光游街还能保存内心的秘密,而现在,江南分明是要将他的这尊金身炼化,让他毫无秘密可言!

    顷刻之间,他的这尊金身便被江南的玄胎金人炼化了大半,雄伟的金身缩水了许多倍,几乎毕生所有秘密都被江南洞悉。

    他的本意,是因为看到江南施展无畏三印,因此对江南的功法有了兴趣,决心将江南驯服,让他变成自己的信徒,得到江南的功法,然后聚集信仰冲破敕令的镇压,重新君临天下。

    咻咻咻!

    金銮殿中,一滴滴神液突然加速,接二连三没入江南的眉心之中,神液刚刚来到他眉心魔狱,立刻与魔狱底部祭坛上的往生神帝金身相容。

    每一滴神液融入金身,这尊金身的威能便立刻暴涨一倍,眨眼间便有数十滴神液融入金身,往生神帝的这尊金身立刻实力暴涨数十倍之多,身躯一躬一张,便将踩在他头顶的那只大脚震开!

    “往生,你居然还敢反抗我?”

    江南惊怒的声音传来,让往生神帝的金身大感窝火:“这只蝼蚁口气大得吓死人,仿佛我才是蝼蚁,他才是主宰般的神帝!”

    他还是头一次遇到如此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向神帝出手之人,口气又狂妄的要死,嚣张得要死。

    祭坛升起,震开魔狱的镇压,往生神帝金身高高站在祭坛之上,声音震动天地寰宇:“小辈……”

    嘭!

    一只金光灿灿的拳头狠狠砸在他的脸上,将这张充满庄严的面孔打得扭曲,往生神帝金身中一股无名怒火腾腾腾往上窜。

    “小辈,你这是在作死你知道么?你违抗朕,便是违抗天命……”

    轰——

    玄胎金人一道森罗印展开,整个魔狱翻腾,轰然向往生神帝盖落,将其再次压在魔狱之下!

    嗖嗖嗖——

    金銮殿中,一滴滴神液呼啸投入到江南眉心之中,金銮殿中所有逃出神帝金棺的神液,几乎一股脑都涌了进来,让往生神帝的金身越来越强,身躯越来越高大威猛,一头将魔狱拱穿一个大窟窿。

    “朕既是天,朕既是地,朕既是宇宙,朕无所不能,想要处死你轻而易举,你不要冥顽不灵!”

    往生神帝抬手接下江南的玄胎金人轰来的拳头,哂笑道:“我是怜你之才,这才主动收你为信徒。”

    玄胎金人金身一晃,现出三面八臂,狂风暴雨般向他攻去。

    神xìng之间的战斗也可以施展神通,针对神魂的神通便可以将对方的神xìng击伤甚至炼化,只是神xìng毕竟是高等的神魂,无论在江南的眉心魔狱之中如何翻江倒海,都无法伤及他的本体。

    往生神帝又惊又怒,见过胆大的,没有见过胆子如此大的,居然明知道他是远古神帝,还敢如此嚣张跋扈,连他都敢打。

    “他的神xìng怎么能这么强?”

    只在一瞬间,往生神帝接下江南无数道攻击,脚下的祭坛顿时承受不住,四分五裂,亿万万远古先民的虚影刚刚浮现,便立刻遭到毁灭般的打击,被卷入魔狱之中,直接被魔狱吞噬炼化!

    往生神帝又惊又怒,两尊金光灿灿的神人在魔狱上空交锋,拳来脚往,一道道神通爆发,打得魔狱天翻地覆。

    往生神帝越战越是心惊,江南的神xìng棘手程度,实在出乎他的预料,他的这些神液所化的金身乃是针对道心神xìng,将对手的道心击溃,神xìng降服,但是江南的道心神xìng实在强横到恐怖的程度,连他都一时片刻间无法将其降服拿下!

    圣天大尊进入帝陵时,往生神帝并没有向他下手,因为圣天大尊毕竟是神尊,神通广大,而且得到过天王往生经的残篇,以往生神帝如今的状态很难将他降服。

    所以往生神帝与他做了交易,将天王往生经传授于他,要他解救自己,不料圣天大尊得到往生经之后根本没有履行诺言,而是将他丢在此地,没有揭开敕令。

    好在往生神帝也留了一手,传授于他的往生经其中留下极大的弊端,早晚圣天大尊会发现这个弊端,不得不再次来找他。

    往生神帝降伏不了圣天大尊,但他认为江南这样的小鬼自然是手到擒来,没想到江南居然也如此难缠,神xìng之强,已然达到神尊的程度,道心更是稳固无比,甚至比真神还要牢不可摧!

    好在江南的神xìng虽强,但是往生神帝得到三尊神魔和一尊真神作为信徒,源源不断的提供给他新的信仰之力,让他可以凝聚更多的神液,继续这样下去,江南势必会被他击溃,彻底的臣服于他!

    江南也渐渐感觉到压力加大,对方有几尊魔神和真神源源不断的供应信仰之力,让往生神帝的金身在不断膨胀增强,而他的神xìng却无法在短短时间有快速的增长,如今,他的玄胎金人已经彻底落入下风!

    “做朕的信民罢!”

    往生神帝金身一掌扣下,掌心如同一口大钟倒扣,发出洪钟大吕般的巨响,震荡不绝,不断削弱玄胎金人的神xìng!

    “道金玉盘!”

    玄胎金身脚下一座十二品莲台浮现,莲花不断绽放,挡下这一**攻击。

    “天道神通?你居然还懂得天道神通?”

    往生神帝冷哼一声,手掌猛地一合,狠狠拍在道金玉盘之上,只见无数莲花瓣飞舞,让他无法攻破。

    “你能挡的下多少道攻击?朕有四尊神魔做后盾,不断供应信仰之力,可以不断攻击,而你维持天道神通,却会让你不断削弱,迟早神通被破!”

    往生神帝攻击不绝,不断消耗玄胎金人体内的力量,却在此时,突然只见玄胎金人飞速后退,猛地一撞,遁入紫府之中,紫府大门紧紧闭合,将往生神帝的金身挡在外面。

    “你能躲得了几时?”

    紫府大门震动不绝,却是往生神帝的金身在不断轰击紫府,试图将这座紫府轰破,把江南的神xìng从中揪出来。

    不过,江南的紫府极为坚固,任由他如何攻打,始终无法破开紫府的门户。

    “好!朕便将你的紫府炼化,把你变成我的身外化身,看看你能躲到几时!”

    往生神帝金身中一道道粗大的道则溢出身体,渗入紫府之中,竟然试图将江南的紫府空间彻底炼化!

    而在紫府之中,江南玄胎金人松了口气,向一道金轮笑道:“往生凶猛,还请几位道友稍待片刻,待我将天王往生经推算圆满,咱们便yīn他一yīn!到那时,还需各位道友助我一臂之力。”

    那道金轮转动,江南的六大化身居于其中,齐声笑道:“想要击溃往生神帝,只怕还需我们都融为一体才能办到。”

    “我们本来便是一体,是道友将我们斩出,分久必合,六大神xìng重归本体,我还是我。”

    “只是道友,击溃往生神帝金身之后,你我该如何脱难,逃离此地?”

    玄胎金人闻言,不由陷入沉思,击溃往生神帝侵入他眉心中的金身不难,将天王往生经摸透之后,再汇聚他六大化身的神xìng,他便可以拥有压倒xìng的优势!

    但是想要活着离开帝陵,那就千难万难了,毕竟有往生神帝的真神信徒在,他就算击溃眉心中的神帝金身也挡不住这尊真神,甚至说不定会被羞怒中的往生神帝直接处死!

    “那就干一场大的,给往生上一记猛药、狠药!”江南恶狠狠道。(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