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六百三十七章 献你大爷

第六百三十七章 献你大爷

    那尊真神手掌还未触及敕令,突然感觉到无比的危险涌上心头,不假思索,转身一掌狠狠拍去!

    嗤!

    他的手掌触及牛斗天煞枪的枪尖,整只手掌被切断,不过江南全力所发的这一枪也被打偏,险险从帝棺旁边刺过!

    这幅场面,让江南也头皮有些发麻,刺中那尊真神没有关系,但若是刺中帝棺,只怕从帝棺中传来的反震力,便足以能将自己震碎千百次!

    “小鬼,你作死!”

    那尊真神勃然大怒,被切断的手掌飞起,又落回手腕之上,瞬息间复原如初,翻身向江南杀去。

    而与此同时,真法佛陀无声无息飘起,探手便抓向那张金sè敕令!

    他显然也如那尊真神一样的打算,扯下敕令,救出往生神帝,神威这尊神帝的解救之人,好处自然是无穷无尽!

    不料他的手掌还未接触到敕令,那尊真神已然将江南逼退,随即一掌向真法佛陀拍来,江南翻身杀来,三人顿时在金銮殿中大打出手,真法佛陀冷哼一声,高声道:“饕鹄,你们去揭下敕令!”

    饕鹄、宝音等人立刻冲向帝棺,江南的六大化身飞出,各自手持神主之宝,将四尊神魔拦下,而自己却与真法佛陀联手,挡住那尊真神的攻击!

    众人混战一团,一道道恐怖的气浪冲击,他们的攻击余波甚至可以将神明之宝打碎,虚空打出一个大洞,而在这座金銮殿中却没有掀起多大的动静,甚至连虚空也没有动荡一下。

    江南瞥见那张金sè敕令时不时散发出一道道柔和光芒,将他们的攻击余波挡下,不由松了口气:“毕竟是帝级强者的敕令,就算我不当着他们,他们也休想将敕令揭下!”

    他正yù从战团中脱身,突然只见神帝金棺的棺沿上,几滴神液飞出,咄咄咄shè入宝音、商道和寇嘉三尊魔神的眉心之中,只有饕鹄尊者看到神液飞来,仗着飞行速度快,闪身躲了过去!

    “往生神帝!”

    寇嘉、宝音和商道三位尊者神情呆滞,过了一瞬,突然向那口帝棺下跪膜拜,口中高呼,一叩一拜。

    他们周身道则涌出,化作巍巍天庭、天宫、神府,天庭天宫神府之中无数神魔虚影浮现,一起向帝棺祷祝,道音在金銮殿中冲荡不绝。

    “礼祭:玄穹九霄,御历含真,无上至尊往生神帝,神帝往生,至尊无上,御览无极!”

    “礼!礼!礼!”

    “敬!敬!敬!”

    ……

    一套套复杂的膜拜仪式和祷祝神言无师自通般从三尊魔神口中吐出,无比虔诚,无比肃穆。

    神魔的信仰信念是何等强大,一尊神魔能够提供的信仰信念,几乎等同于数亿凡人!

    这三尊神魔的信仰力甚至凝聚成实质,化作道则般的神霞涌入帝棺之中。

    轰隆!

    那口帝棺突然震动一下,将还在恶战不下的江南三人惊动,三人当即各自收手后退,一边紧盯着对手,一边借助眼睛的余光向帝棺扫去。

    只见帝棺被内部传来的力量震开一线,又有几滴神液从中流出,在半空中化作一道道流光,向他们激shè而至!

    “这神液到底是什么东西?”

    江南等人闪身便躲,唯独那尊真神仗着修为实力无比强横,根本不躲,探手便向那神液抓去,那滴神液被他一掌抓在手中,随即一闪而没,似乎融入到他的身体之内。

    “嗬……”

    那尊真神喉咙中突然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声,双目赤红如血,浑身筋肉块块条条绽出暴起,似乎痛苦无比!

    “啊啊啊啊——”

    他放声怒吼,周身衣衫嗤的一声四分五裂,肉身甚至被体内**的力量撕得出现一道道血痕,真神之血如同瀑布般流下!

    “住口!不要吵!”

    他放声爆喝,接着一只手掌颤抖抬起,猛然插入自己的眉心之中,将头骨洞穿,似乎要将什么东西从大脑中挖出来。

    “不要来烦我……”

    他从眉心破开的大洞之中掏出一泼泼鲜血和白花花的脑浆,恐怖无比,不过真神的肉身不死不灭,即便大脑受损也可以轻易恢复,就算这样,他也没死!

    “就算你是神帝,也休想降服我……礼祭:玄穹九霄,御历含真……”

    他的双眸突然变得呆滞,噗通一声朝向帝棺跪下叩首膜拜,一重重天庭天宫神府涌出,无数神魔虚影与他一起叩首膜拜,这些神魔口中传来木然的声音,声音越来越高,越来越狂热:“无上至尊,往生神帝!”

    江南与真法佛陀不由毛骨悚然,只见那尊真神的信仰力化作滚滚神霞如同浪cháo般涌动,涌入金sè帝棺,让帝棺震动得愈发激烈,似乎随时可以震开敕令的镇压!

    更多的神液从金sè帝棺中流出,在半空中交织成网,向两人罩下!

    “棺材里的老粽子诈尸了!”

    饕鹄尊者大呼小叫,振翅而起,呼啸向金銮殿外冲去,叫道:“妈蛋的真法,扯呼,扯呼!”

    真法佛陀身化一道佛光,落在饕鹄尊者背上,全身法力道则悉数融入到饕鹄尊者体内,亡命般向外狂飙而去。

    与此同时,江南也顾不得许多,身形化作一道星光远遁而去,速度比真法佛陀丝毫不慢。

    两人很快便飞跃重重神庭,越过一座座天空之城和神城,飞速向入口处飞去。而在下方无数城市城池神城之中,一个个浩大的声音响起,无数远古先民在同时向祭坛膜拜,口中高呼:“礼祭:玄穹九霄,御历含真!”

    入口处在望,江南和真法佛陀都是松了口气,只要逃出此地,便无需担心被那古怪的神液附身,惨遭洗脑!

    突然,一尊雄壮的身躯从天而降,轰隆一声降落在入口中,挡住两人的去路,赫然是那尊被洗脑的真神,脸上犹自挂着斑斑的血迹,面容恐怖狰狞!

    “江道友,你还是留下吧,做神帝的信徒!”

    轰!

    他悍然向江南出手,手掌如同天穹压下,将江南整个人罩在他的掌心之下,掌纹广阔数百里,凶悍无比!

    至于真法佛陀,他则不闻不问,任由真法佛陀从他身边传来,径自冲入入口之中,逃脱出去!

    “只留下我一人?这是什么道理?”

    江南又惊又怒,六大化身涌现,手持大枪大旗,旗面卷动,震动他掌纹形成的天穹,让这一掌无法落下,

    那尊真神一身修为和实力只剩下三成,但是三成的修为实力也非同小可,即便江南的六大化身手持的都是神主之宝,也挡不下这一击之势,被震得吐血。

    “开天!”

    江南爆喝,直接动用最强手段,刚刚将这一击挡下,却见那尊真神另一只手一拳轰来,拳印充塞天地,堂堂正正,无可匹敌!

    “灭世!”

    江南全身神光炸开,神光喷涌冲击,化作一个巨大的磨盘,绞碎一切,他的气势酝酿到极限,达到无可攀升的巅峰,竟然不等那尊真神攻来,而是主动攻击。

    “化仙!”

    他体内仙光喷涌,无畏无惧,一往直前,要与这尊真神一较高下,将其打爆,将面前的困难打穿,逍遥而去!

    却在此时,一滴神液无声无息袭来,倏忽间从他的后脑钻入,喷涌的仙光刹那间停顿,倒卷,返回到他的体内。

    江南身躯颤抖,这滴神液入脑,在他的眉心之中,顿时有无穷生灵涌现,远古先民万族在他的眉心魔狱之中祷祝祈祷,一座巨大的祭坛开始出现在他的眉心之中,祭坛上信仰之力在凝聚,化作霞光,霞光浓郁的化作金水,璀璨迷人。

    金水神液流动,远古的道则交织,祭坛上浮现出一尊古老而霸道绝伦的身影!

    往生神帝!

    这一滴神液赫然是远古时期亿万万远古先民祭祀往生神帝形成的信仰之力,浓郁到极限所化的神液,一滴神液竟然在他脑海中化出亿万万生灵的面孔,仿佛那些远古先民再现,如同天魔附体一般出现在他的脑海中,甚至在他的脑海中形成祭坛,强行祭祀往生神帝,改变他的内心,改变他的信仰!

    这一滴神液,赫然是要强行在他的脑海和道心中,种下往生神帝无敌的身影,将他强行变成往生神帝的信徒!

    江南的脑海中传来亿万万个洪亮的声响,仿佛有亿万万生灵在膜拜祷祝,无数声音呐喊,劝解,驯化,诱他向往生神帝膜拜,诱他服从,诱他堕落,诱他变成往生神帝的信徒!

    而在此时,外界那尊真神陡然探出大手,一把将江南抓在手中,身形飞起,几个呼吸间便回到金銮殿中,接着将江南放下,放在金sè的帝棺前。

    “敞开你的心灵,臣服我,敬仰我,做我的子民,跪在我的脚下。”

    江南的眉心之中,那尊古老的往生神帝突然张开凤眼,蚕眉上扬,神采飞扬,高高在上,如同高居在九天之上的神帝在观看一只蝼蚁般的存在,期待蝼蚁摇尾乞怜,逗得开心便赏下一丁点的食物残渣以示恩宠。

    他的声音轰轰隆隆,响彻魔狱,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把你的所有秘密,包括你的功法,统统毫无保留的献祭给我!我给你无上的荣耀,你可以抚摸亲吻我的小腿!”

    “献你大爷!亲你亲娘!”

    江南脸sè涨红,怒声大吼,紫府大门轰然开启,玄胎金人一步跨出,大脚向祭坛狠狠踩落,与此同时魔狱翻腾,整座魔狱轰然爆发,将亿万万生灵统统绞灭绞碎!

    “往生,你想驯服我,没那么容易!还是让我来驯服你罢!”

    轰——

    祭坛连同祭坛上的往生神帝无敌般的身影,被他一脚踩在脚下,狠狠地踩在魔狱之中!

    “镇!镇!镇!”

    “死!死!死!”

    ————镇镇镇!死死死!月底最后一天,道友们,月票砸过来吧,让帝尊的排名疯狂一把!!(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