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六百三十六章 永镇于此

第六百三十六章 永镇于此

    那尊真神冷哼一声,徐徐收手,负手而立,目视江南,冷然道:“就算收不了证帝之宝碎片,你也必须死。”

    “我不就是收走你一座沉沦魔城么?至于如此不死不休?”

    江南哑然,笑道:“你已经是真神,还会将身外之物看得如此之重?再说,圣天大尊是要你们活捉我,可没说将我处死。”

    那尊真神淡淡道:“圣天大尊的思维意识也传递不到这里,在这里,我就算干掉你,又有谁人知道?而且,我如果得到往生神帝的传承,掌控证帝之宝,又何须再惧圣天大尊?”

    他颇为自负,不过也说的合情合理,像真神这等强者,每个人都是资质不凡,并不甘心屈居人下,若是他能够得到往生神帝的传承,得到证帝之宝的碎片,说不得他真的能够成为与圣天大尊抗衡的大人物!

    江南微微一笑,迈步向那些证帝之宝碎片走去,那尊真神眼中jīng光一闪,飞速掠去,真法佛陀松了口气,刚才这尊真神向他大打出手,将他逼得着实狼狈,江南适才为他解围,也相当于助他一次。

    不过他与江南亦敌亦友,可以联手杀敌,也可以在遇到宝物时向对手下黑手使绊子,而现在证帝之宝就在身前,真法佛陀自然也不能自甘落后,立刻迈步向前冲去。

    突然,一块块证帝之宝残片亮起,嗡嗡震动,仿佛感应到有人要将自己收取,只见无数碎片哗啦啦飞起,铿锵有声,在半空中组成一个整体,遍体都是裂纹!

    咣——

    钟声极为微弱,暗哑破败,显然这件证帝之宝被人打碎之后,威能已经衰竭得不成样子,但只在一瞬间,那口破钟之中便有cháo水般的神帝道则涌来,密密麻麻的神帝道则激荡澎湃,将一切都化作齑粉,所过之处,空间变成混沌鸿蒙,混混茫茫,紫气缭绕,惊人恐怖!

    那尊真神急速后退,江南和真法佛陀等人也同样爆退,瞬息数万里,向外狂飙而去。

    唰——

    澎湃激荡的神帝道则将整个神庭淹没,在道则吞噬神庭的一刹那,几道人影从神庭中狂飙而出,如同陨石般急剧坠落,躲开这一击。

    只见神庭中一切神殿神宫,统统笼罩在无边的混沌氤氲之中,恐怖的帝威让人战栗,让人发抖!

    “好险,好险!”

    几人脸sè变得蜡黄,刚才那口碎成无数块的破钟重组,无人自鸣,让他们任何人也没有料到,险些便死在破钟的威能之下!

    “破碎的证帝之宝威能都这么强悍,谁能打碎它?”宝音尊者突然大着嗓门道。

    江南与真法佛陀对视一眼,各自摇头,那尊真神也是惊魂甫定,冷哼道:“不管是谁打碎了这口证帝之宝,五千多万年过去,此人也早已化作飞灰。”

    “的确如此。”

    真法佛陀点头道:“这口破碎的证帝之宝也不是我们所能收取,估计就算是神尊来了也是无用,难怪能够留到现在,连圣天大尊到了这里,也没能将它取走。”

    那神帝道则的浪cháo渐渐涌退,所有道则向中间汇聚,江南再次登上神庭,向那口证帝之宝走去,远远的,只见那口宝钟上面到处都是裂痕,没能支持多久,突然又哗啦碎了一地。

    “现如今,只剩下帝棺了……”

    神帝的灵棺是埋葬往生神帝之处,另一股帝威的发源地,很容易寻找,循着帝威便可以找到。待到江南来到那里,只见真法佛陀等人已经站在神庭的九重天上。

    神庭共有九重,一重天叠着一重天,待到了九重天,便是一座金銮殿,高高在上,象征着神帝至高无上的地位!

    而在金銮殿中,一口金棺高悬在半空之中,下方是无穷的混沌鸿蒙之气,上方则是玄黄二气,紫气尊贵,玄黄象征天地万物。

    鸿蒙紫气厚重无比,最是沉重,帝棺漂浮在其上,时间在紫气中静止,那是纯粹的混沌,没有空间,没有时间。

    而玄黄二气则一个轻灵灵动,一个沉重如大地,轻灵者如天,厚重着如地,玄黄交错,蕴藏无穷生机,滋养帝棺中的存在!

    脚踏紫气,头顶玄黄,这是神帝无边权力的象征,就算是死后,也要拥有这等荣耀!

    帝棺近在眼前,但所有人都没有动,而是死死的盯着这口帝棺,脸上露出古怪之sè。

    江南细细打量,只见这口沉重无比的帝棺的棺椁盖上,贴着一张敕令,金光灿灿,闪耀人眼!

    这张敕令弥漫着另一种与众不同的帝威,应该是另一尊神帝所留!

    “宵小之辈,徒有帝名,不配为诸天帝,往生则祸乱天下,今永镇于此!”

    金sè敕令微微飘动,上面的字迹鲜血淋漓,鲜艳yù滴,似乎是刚刚醮着帝血写下,而不像是过了五千多万年之久!

    “往生神帝真是悲……”

    饕鹄尊者有些幸灾乐祸,刚刚打算说出悲催这个词,突然醒悟,连忙闭嘴,胆怯的东张西望,好在没有什么神雷直接劈下来。

    “是谁打碎了这尊神帝的证帝之宝,甚至连帝棺都给**永封了?”

    众人心头生出同样的想法,留下这道敕令的人口气极大,说往生神帝是宵小之徒,不配做诸天万界的神帝,如果他复生必然会霍乱天下,所以将他永远的**在帝棺之中。

    “莫非是道王?恐怕唯有道王这尊远古浩劫前的最后一朝神帝,才配有如此大的口气和气魄,将往生帝**吧?”真法佛陀喃喃道。

    “道王没有六指。”

    江南摇头,抬起头仰望,只见金銮殿的殿顶被一只脚掌击穿,留下一道脚印,这道脚印也有六趾,显然杀到帝陵之中的那人一脚将金銮殿踩开,踩在往生神帝的棺材盖上,然后一道敕令贴在金棺之上,将往生神帝永远的**在帝棺之中。

    “你见过道王?”

    真法佛陀微微皱眉,道:“据我所知,道王永远的笼罩在神光之中,根本没有人看到他的真面目,更别说他的手掌了。击穿金銮殿打碎证帝之宝的那人长有六指,双手十二指,对应十二天干,脚掌也有六趾,双手双足对应二十四地支,有掌控天地寰宇之兆,这种人胸中包揽宇宙,是天生的帝皇,自然只能是道王这尊远古最后的神帝!”

    江南自然不会告诉他,自己见过真正的道王,那时的道王情绪波动,很想找个人诉说,因此他没有神光笼罩,而是负手而立站在屏风前,他的手掌是五指,显然封印帝棺的另有其人。

    “不是道王,那又会是谁?”

    他不由皱眉,道王是浩劫爆发时的神帝,最有理由**往生神帝,往生神帝独自避免,装死脱身,弃供奉他供养他的诸天万界亿万万生灵于不顾,这种人不配做神帝。

    “但是**往生神帝帝棺的却偏偏不是道王……”

    江南细细思索:“道王那个时期,神界共有九尊神帝级别的存在,九大补天神人,这些人应该都有这个实力。但是打碎往生神帝的证帝之宝,让证帝之宝无法复原的人,只怕九大补天神人之中能够办到的却不多了。”

    证帝之宝相当于另一尊神帝,几乎拥有神帝般的实力,想要打碎这等证帝之宝,不是一般的神帝所能办到!

    “大约只有证得皇道极境的人才能做到这一步吧……”他心中暗道。

    对于**往生神帝,江南并不认为那位补天神人做错了,相反,他认为做的很对。

    往生神帝的所作所为,本来便令人不齿,远古先民供养他供奉他,无边无际的信仰让他成为统治诸天的神帝。

    而他却在浩劫前临阵退缩,置信仰他的生灵死活于不顾,想要待浩劫过后再复生,重新统治诸天,重新让所有生灵信仰他,达到永生不灭的境地,永远的统治诸天万界。

    这种人,只知道索取,无休无止的索取,而不愿有任何付出,任何回报,活该被永远的**!

    “养条狗还知道汪汪叫两声,还知道冲主人摇摇尾巴,拼命索取而不知回报,当真是连狗都不如!”

    就算往生是神帝,就算往生惊采绝艳,开创出可以永生的**,但是江南就是瞧不起这种人。

    突然,那尊真神大步向帝棺走去,江南微微皱眉,横身拦在他的面前,挡住其去路,微笑道:“这位前辈,你想做什么?”

    那尊真神冷笑:“当然是揭开敕令,让神帝复生!只要我揭开敕令,救出神帝,必然是好处无穷!姓江的,莫非你想与我争?”

    “这倒不是。”

    江南让开道路,笑**道:“我是在想,圣天大尊都未能揭开敕令,万一前辈被敕令震伤,那就有些不妙了。”

    那尊真神哈哈大笑:“你不要吓我!我知道圣天大尊,此人猜忌心极重,肯定是担心往生神帝复生,自己却变成了神帝的信仰者,这才没有揭开敕令。而我却不担心这个,往生神帝重生,登上帝位,而我身为解救神帝之人,自然功劳盖世,从此荣华富贵,飞黄腾达!”

    他话虽如此说,但来到帝棺前心中也不禁犯了嘀咕,唯恐遭到敕令的反击,全身法力悉数聚集在手掌之上,一寸寸向敕令接近!

    江南眼中凶光一闪,六大化身齐齐涌现,合力祭起最为犀利牛斗天煞枪,甚至连他自身的法力也悉数注入这杆大枪之中,恶狠狠向他后心刺去!(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