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六百三十章 此宝与我有缘

第六百三十章 此宝与我有缘

    那口金棺被震开一线,里面有恐怖的帝威隐隐透露而出,其中似乎有无穷神光高度凝聚,化作神液,神液在试图从棺中溢出。

    突然半空中金光大放,一张金榜浮现,字大如斗,轻轻飘落,贴在金棺之上,那口金棺顿时合拢,平静下来,棺中神液仅仅流出几滴。

    而在此时,江南等人浑然没有察觉到帝陵中心的异变,江南三道无畏印轰杀蛊王神主,甚至连蛊王神主的神xìng也没能逃脱,直接被最后一道化仙印磨灭!

    “可惜了,若是能够炼化蛊王神主的神xìng,定然可以让我的玄胎金人再进一步。”

    江南叹了口气,飘扬的黑发渐渐垂落,衣衫也徐徐平息,随即他抽出一道以琅青丝炼就的发带,将头发束起。

    铮铮铮。

    一杆杆牛斗神枪被他从城墙上拔出,森罗大帝化身、魔罗魔神化身等四尊化身各自手持一杆大枪,站在他头顶的神光所化的池塘中,其他太yīn太阳化身各自手中抓着两面大旗,四面大旗散发出惊人的悸动。

    这四面大旗是江南的底牌之一,如果他无畏印三击未能将竞全功,这四面大旗便会被他的太yīn太阳化身全力催动,甚至不惜燃烧这两尊化身的所有法力,务必要将蛊王神主绞杀。

    就算四面大旗无法剿灭蛊王神主,他还有后续底牌,那就是白玉瓶。

    他甚至打算将白玉瓶中的神水倾倒而下,水淹帝陵!

    若是白玉瓶也杀不死蛊王神主,他便会动用兜率神火,将方圆数十万里化作灰烬!

    再不济的话,他便只有扔出玄黄圣山这一条途径可走。

    只是,让他也没有料到的是,最后一道化仙印的威力实在太强,居然将蛊王神主的神xìng也化作乌有。

    真法佛陀呆呆的看着他,心中陡然生出一种恐怖的感觉,堂堂一尊神主,哪怕是遭到重创修为耗尽的神主,也不是一个天宫强者所能斩杀,先不说神主肉身那惊人的战力,单说神主的肉身,便不是一个天宫强者所能攻破!

    因为神主的肉身笼罩在他们自身道则形成的广阔千万里的小世界之中,就算是真神一击,想要突破这千万里的距离也要大费周章!

    而且,即便能够攻破神主的防御,以神主的肉身那恐怖的自我修复能力,伤势随破随聚,生生不息,就算将其肉身磨灭,哪怕只剩下一丁点的血肉,神主都可以复生!

    但是,蛊王神主偏偏在往生神帝的帝陵之中对其不敬,遭到帝陵天谴,将他周身的小世界磨灭干净。在帝陵这等地方,所有的空间都是神帝道则凝聚而成,蛊王神主的小世界被破,便无法再次夺取外界的空间重新凝聚小世界。

    这就导致江南可以直接攻击到蛊王神主的本体!

    而他手中偏偏又有四杆神主之宝级别的神枪,还有一口犀利无匹的荡魔剑,这五件法宝足以破开神主肉身的防御!

    而蛊王神主肉身那强大的复原能力,在无畏印三式神通面前,尤其是最后一式化仙面前,失去了复原的功效,肉身都被化去,神xìng也化作飞灰!

    “江教主,你还剩下多少法力?”真法佛陀目光闪动,突然开口笑问道,宛如关心老朋友一般。

    江南转身,含笑道:“我佛,你问出这话,莫非是想杀我夺宝?”

    真法佛陀脸上的笑意更浓,慈悲庄严,连连摆手道:“岂敢岂敢?小佛只是想拿回我大西天佛界的那卷远古金策而已。而且我尊为佛陀,岂能胡乱杀人?只是这远古金策,不知江教主能否行个方便?”

    他身边,饕鹄尊者、宝音尊者等人走来,大有不行方便就直接将江南干掉夺宝的架势。

    “我的法力已经涓滴不剩了。”

    江南老老实实道:“在这种情况下,江某岂能反抗得了我佛?金策在此,我佛取走便是。”

    他手掌一翻,那一卷远古金策出现在手中,真法佛陀盯着他手中的金策,迟疑一下,不敢上前,毕竟刚才江南实在太猛,猛得一塌糊涂,猛得连神主都打死了,让他有些胆寒。

    他也是智珠在握之人,算定了江南那三招的威力太强,定然会将江南的法力消耗一空,因此才趁机想要夺回远古金策。

    不过,他看到江南如此老实,心中倒有些不敢肯定江南是否耗光了所有法力。毕竟江南的狡猾他早就看在眼里,万一是引诱自己上当,骗自己近身,然后暴起一击,只怕自己也无法接得下他那无畏三印!

    真法佛陀呵呵笑道:“教主,你确然没有法力了?”

    “确然!”

    江南重重点头,正sè道:“我是读书人,读书人从不说谎!”

    真法佛陀打个哈哈,笑眯眯道:“教主表情不要这么严肃,小佛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这远古金策本来便是你的,所谓天材地宝有德者居之,小佛怎么好意思向你讨要?教主还是赶紧收起来罢,小佛四大皆空,不会被你诱惑堕落的。”

    江南收回远古金策,赞叹道:“我佛高风亮节,令人佩服。”

    真法佛陀赞不绝口,道:“教主光风霁月,让人钦佩。”

    两人狠狠吹捧了对方一番,颇有些惺惺相惜之意,江南提议道:“我佛,不如你我共探这帝陵如何?”

    真法佛陀点头笑道:“小佛正有此意。教主相邀,小佛怎能不欢舞雀跃?”

    “这坏胚!”两人扭过头去,心中暗骂一句,转过头来又笑脸相迎。

    “妈蛋的真法,怎么不干掉这小兔崽子?”

    饕鹄尊者悄悄传音道:“这小兔崽子分明是外强中干,耗光了法力,以咱们五人之力,干掉一个没有法力的天宫小辈,轻而易举。而且他身上的宝物极多,还有天道碎片,四杆神主神枪和神主大旗,都是了不得的财富!”

    真法佛陀暗暗摇头,传音道:“正是因为他身上的宝物太多,才不好下手。据我所知,他身上还有兜率神火,我刚才偷偷瞄见他的一尊化身,已经将那朵神火取在手中,我若是上前强抢金策,必遭他毒手。而且他那六尊化身手中都有神主之宝,也不是那么好招惹的。”

    商道尊者也道:“这人jīng似鬼,的确不好下手。”

    “这帝陵中财富极多,数不胜数,他身上的财富相比帝陵中的财富,当真是微不足道。”

    真法佛陀目光闪动,道:“远古先民献给往生神帝的财富,若是能寻到一些,都要胜过他手中的财富不知凡几。如今,那个沉沦魔城的真神城主逃脱,还是先于他联手为妙。”

    刚才江南等人在对付蛊王神主,而那尊真神城主却趁机压制住伤势溜走,这人乃是圣天大尊麾下,又是被流放的真神,也不是什么好人,而且又与江南等人敌对,此人若是伤势痊愈,恢复修为实力,必然会向江南与真法出手!

    真法佛陀之所以不愿意与江南翻脸,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江教主,这些神帝道则所化的远古先民,在一直看着你。”饕鹄尊者突然道。

    江南也早已留意到这一点,他无论走到何地,那些往生神帝的道则所化远古先民们的脸便一直转向他这一边,眼珠子和脖子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无数道目光紧紧落在他的身上,鸦雀无声,寂静得可怕,显得诡异万分。

    “往生神帝为何要让自己的道则化作远古先民,祭祀膜拜自己?”

    宝音尊者声音洪亮,大着嗓门道:“这不相当于自己膜拜自己么?”

    江南思索一下,轻声道:“这是因为往生神帝没有了信民,没有信民,他的金身便无法继续,为了维持他的神xìng不灭,只有他自己做自己的信民了。自己信仰自己,或许可以让他的神xìng继续存在下去。”

    “自己信仰自己?”

    真法佛陀思忖片刻,摇头道:“这个法子或许可以延续神xìng,维持神xìng不灭,但是信仰自己可能会有一个严重的后果,那就是他自己有可能成为他的障碍,就算能够复生,也无缘突破更高的境界。”

    他这话说的很是难懂,但在场所有人都懂了。

    往生神帝膜拜的是最巅峰时期的自己,把自己当成了至高神,一个信民是无法超越自己膜拜的对象的,往生神帝崇拜自己,膜拜自己,固然可以保持神xìng不灭,但是假如他复生之后,他此生的成就,最多也就是达到前生的巅峰,无缘再进一步!

    可以想象,往生神帝必然是不得不如此,因为他的信民已经化作乌有,如果自己不膜拜自己,他的神xìng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来越弱,最终彻底灰飞烟灭。而信仰自己,却可以让他的神xìng继续存在下去,有了复生之机。

    不过他想再进一步的话,便只有打破藩篱,击败心中无敌的自己,而要做到这一步,实在是太难了。

    真法佛陀眼睛突然一亮,盯着一座祭坛,欢喜万分,道:“这座祭坛上,有远古先民供奉的宝物!”

    江南急忙看去,果然看到那座祭坛上宝光动荡,二十四颗碗口大小的明珠被供奉在那里,明珠散发出阵阵神威,明珠内开辟洞天,山水丛林,绿意盎然。

    每一颗明珠之中,似乎都炼化了一座元界主星那样庞大的星球,封印在其中!

    二十四颗明珠合在一起便是一套!

    “此宝与我有缘!”

    江南和真法佛陀异口同声道:“合该为我所有!”

    两人话音刚落,大眼瞪小眼,恶狠狠的盯着对方,饕鹄、宝音等四大尊者冷哼一声,盯着江南面sè不善。

    ————帝尊的月票快被打下四十名了,宅猪呼唤各路道友,八方支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