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六百二十九章 神主?杀!

第六百二十九章 神主?杀!

    (今天周一,向道友们求几张票票!)

    “臭小子,你好大胆!居然敢向我出手,向一尊神主出手!”

    蛊王神主被荡魔剑一剑抵住,撞在一座天空之城的城墙上,心中的震怒可想而知,他乃是神界堂堂的神主,在神界那等强者林立之地也可以称得上巨头,居然会被一个天宫境界的小辈出手偷袭。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他如果处在全盛状态,根本不会让江南偷袭得手,但是他在帝陵中说出要将往生神帝的尸体挖出来炼制成身外化身培养帝尸虫这等话,便是犯了大忌,被往生神帝死后的怒火几乎将他生生炼化。

    他遭到重创,险些身死,若非有替命神虫这等宝物,他此刻已经被神雷磨盘绞碎成灰!

    而江南便是看出他外强中干,一身修为几乎被磨灭殆尽,而且遭到重创,这才悍然出手!

    以天宫境界去杀一尊神主,这种疯狂的事情,别人想都不敢想,但江南就干想,不但敢想,而且敢做!

    “小鬼,我要将你剁碎了喂虫子!”

    蛊王神主咆哮,一把抓住抵在胸前的剑柱,只见这道荡魔剑所化的剑柱,甚至刺入他的胸口!

    他毕竟是神主,强大无匹,江南曾经切断过神主神尸的妖神之爪,但是那是神尸,不如活着的神主肉身强大,所以江南这一剑虽是全力所发,但是却未能将他洞穿!

    江南呼啸冲来,手中突然多出一杆大枪,八臂一振,大水弥漫,神水如海如渊,赫然是牛斗定海枪,一枪长达数十万丈,狠狠向城墙上的蛊王神主刺下,冷声道:“蛊王,在你剁碎我之前,我还是先送你归西罢!”

    蛊王神主怒吼,顾不得将荡魔剑从胸膛中拔出,急忙抬起一只大手便向牛斗定海枪抓去。

    轰——

    牛斗定海枪的枪头狠狠刺在蛊王神主的掌心,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蛊王神主手掌流血,竟然将这件神主之宝挡住,让这一枪只刺入他的手心,却未能将他手掌洞穿。

    “六位道友,助我一臂之力!”

    江南大喝,乌发炸开,如神如魔,头顶神光喷涌蒸腾,出现六道身影,赫然是他的六大化身!

    他的六大化身都是鸿蒙之躯,玄黄之体,法力无比雄浑,探出十四只手,齐齐抓住这杆牛斗定海枪,嗤的一声将蛊王神主手掌洞穿,连枪带手一起钉在城墙之上!

    “去!”

    江南手掌一翻,又多出一杆大枪,金气弥漫,又是一枪狠狠刺下,将蛊王神主另一只大手刺穿,同样钉在城墙上。

    顷刻间,牛斗焚世枪、牛斗载德枪也被他取出,接二连三激shè而去,四杆牛斗神枪将蛊王神主四肢钉住!

    真法佛陀与那尊真神城主此刻早就看得呆了,一位天宫强者,竟然四枪将一尊神主钉在了城墙上,胸口还插着一口神剑,这种事情若非亲眼所见,他们也无法相信!

    但是江南却偏偏做到了,尽管蛊王神主遭到前所未有的重创,但是神主毕竟是神主,而天宫境界与神主的境界差距太大,如同一座神山和山脚下的一只蝼蚁!

    然而这只蝼蚁却悍然的搬动神山!

    “战天虫cháo!”

    蛊王神主一时间挣扎不脱,怒喝一声,只见他眉心中突然数十具膨胀的神尸飞出,却是被他当成虫母的那些神魔,其中还有十多尊天神。

    这些神魔尸身突然砰地一声炸开,数不清的蛊虫密密麻麻出现在半空之中,蜂拥向江南扑去!

    这些蛊虫只是蛊王神主刚刚培养出来的蛊虫,尚未成形,但见诸多蛊虫相互吞噬撕咬,数量越来越少,但气息却越来越强,眨眼间虫海之中便有数百万计的蛊虫成熟,又有数十尊蛊虫达到神魔的层次!

    江南迎着虫海迈步向虫海后方的蛊王神主冲去,肉身撞得虚空震荡不休,让前方的虫海如同掀起重重惊涛骇浪。

    他披肩散发,直冲虫海,只见无数黑发突然间疯狂暴涨,嗤嗤切割,如同世间最为锋利的刀刃,发丝所过之处,一头头蛊虫被斩,平平切成两段!

    而在此时,他的六大化身同时冲来,刘尊化身分别占据上下左右前后六极,共同守护江南,如同一块钻头,疯狂钻入虫海,向被钉在城墙上的蛊王神主冲击而去!

    在一息之间,便又有数十头神魔级别的虫王诞生,这些虫王并没有阻挡江南,而是继续相互吞噬,顷刻之间近百头虫王便相互吞噬组成一个庞然大物,如同一尊天神,横身站在虫海的后方,蛊王神主的身前。

    轰——

    虫海四分五裂,江南与六大化身一起杀出。

    “小鬼,你可以去死了!”

    那尊天神级别的虫王千翼炸开,无数只爪子密密麻麻向江南与六大化身抓去!

    铮铮铮!

    江南八臂展开,六大化身齐出,与这尊虫王顷刻间便碰撞数十万次之多,被震得气息浮动,连连后退。

    他毕竟还只是一尊天宫二重圆满境界的高手,还未成就神魔,无法与天神级别的虫王抗衡。

    “真法,不铲除蛊王神主,你我二人也无法逃生!”江南爆喝。

    真法佛陀犹豫一下,身躯陡然化作一道佛光,无数金砂洒出,顿时半空中涌现出无数金砂所化的星球,轰隆隆滚动,四下撞击。

    与此同时,他眉心中几道光芒闪过,饕鹄、宝音、商道、寇嘉四大尊者杀出,各自将法宝祭起,轰轰轰连续轰炸,连同无数金砂星球一起,碾灭无数蛊虫,杀出虫海,冲到江南身边!

    “江教主,你居然炼就了六尊化身,看来你的实力小佛要重新衡量一下了!”

    真法佛陀悍然向那尊堪比天神的虫王出手,与此同时饕鹄尊者等人也各自施展出全力,让江南压力大减。

    四尊神魔,再加上真法佛陀的实力接近天神,顿时将这头虫王逼得节节败退,被打得吱吱怪叫,周身一处处血肉不断炸开。

    呼呼呼——

    又有无数蛊虫源源不断飞来,密密麻麻的蛊虫投入到那虫王口中,让那头虫王的实力不断飙升,稳住颓势,立刻开始反攻,反倒将江南与六大化身和真法佛陀等人逼得不断败退!

    真法佛陀额头冒出冷汗,蛊虫如此之多,让他们给这头虫王造成的伤害,根本难以抵消这头虫王的实力膨胀程度!

    这还是这些蛊虫只是蛊王神主刚刚培养而出,没有经过祭炼,不如从前变化莫测的情况下,若是蛊王神主将所有的蛊虫祭炼成熟,那么这一战根本不用打,直接逃命。

    城墙上被四大神枪一口神剑钉着的蛊王神主在奋力挣扎,四大神枪中蕴藏的威能在他体内乱搅,痛得这尊神主长嚎不断,身躯却在挣扎,一丈一丈的向外挪去,此刻已经挪出了近千丈远近。

    “这次糟糕了……”

    真法佛陀被逼得步步后退,感觉到压力越来越大,眼珠子乱转,瞥见蛊王神主试图脱困,心中暗道:“江教主固然是救我一命,但他想借机干掉蛊王神主还是托大了一些,我犯不着陪他一起丧命,还是先走一步保住xìng命为妙。这固然有些不讲义气,不过,佛陀四大皆空,根本不用讲什么义气……”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只见江南猛然抽身便走,竟然将他丢下,让他去面对那尊越来越强的虫王。

    真法佛陀的脑袋顿时懵了,立刻遭到那千足虫王暴风雨般的猛烈打击,暗叫糟糕:“大爷的,这小子贼滑贼滑的,佛爷还要犹豫一下是否要讲义气,而他却想都不想便将佛爷卖了……”

    饕鹄、宝印等四位尊者被打得连连吐血,真法佛陀也被打得气血翻腾,心中不由盘算要不要让饕鹄等人送死,自己趁机逃命:“这四人被我以佛光佛法度化,我若是心念一动,他们便可以为我赴死,为佛陀送死,死得其所……”

    突然,真法佛陀偷眼瞥见江南虽然脱离战场,但却未曾离开,而是大步向被钉在城墙上的蛊王神主冲去,心中一怔:“这家伙,难道是打算将蛊王神主击杀不成?”

    蛊王神主已经挣脱了两千丈远近,突然看到冲来的江南,面目立刻变得有些狰狞恐怖,咯咯怪笑道:“小鬼头,你以为我修为耗光了,便可以任你拿捏不成?你太小瞧神主了!”

    “虫来!”

    无数蛊虫密密麻麻飞来,黑压压一片,向蛊王神主口中涌去。这些蛊虫蕴藏澎湃jīng气气血,只需将这些蛊虫的气血吸收,蛊王神主便可以恢复一部分修为!

    神主的一部分修为,哪怕只有一丝,也足以将江南干掉!

    “开天!”

    江南双眸冷然,身躯一震,周身道纹翻飞,化作无穷神光喷涌,壮观无比,他的心神进入一种奇妙的律动之中,双手划过一道道自然道妙的痕迹,无数蛊虫静止在半空!

    这一刻仿佛天地未开,世界混沌,时间停滞,空间虚无,只剩下一尊即将开天辟地的仙人!

    这种奇妙的景象只在一瞬,下一刻无畏印的威能全然爆发,蛊王神主身躯巨震,倒飞而出,再次狠狠撞击在城墙之上!

    嗤——

    他的身躯被拦腰平平切开,竟然被江南一印腰斩!

    这一刻,突然间整个帝陵,无数个城市城池、天空之城、神城神域和浩瀚神庭之中,所有向祭坛顶礼膜拜的亿万万生灵,此刻突然停止吟唱祷祝,齐刷刷转头,无数道目光落在江南的身上,目光极为诡异!

    江南视而不见,一步迈前,第二印沛然迸发!

    “灭世!”

    在亿万万神帝道则所化的生灵目光注视下,无畏印第二击狠狠落在蛊王神主的两截身躯之上,蛊王神主整个人贴在城墙之上,几乎化作一滩巨大的血肉,被拍碎的血肉之中竟然隐隐有化作鸿蒙紫气的倾向!

    不过这些血肉还在不断蠕动,意图恢复肉身。

    “化仙!”

    江南最后一击使出,喷涌的神光之中,仙光如同cháo水般涌出,一种种人间神界所无法听到的道音响彻天地寰宇,震撼云霄,万种道音,千般律动,让人恍惚中仿佛看到一尊仙人冉冉升起,化仙而去!

    仙光澎湃激荡,拍击在城墙之上,城墙上的那滩血肉在仙光中消融,顷刻之间蒸发干净!

    所有的蛊虫突然失去了灵动,变得呆滞下来,扑啦啦从半空中落下,铺了一地,甚至连那头将真法佛陀等人打得吐血的虫王,此刻也仿佛失去所有力气,跌落尘埃之中。

    而帝陵中的亿万万生灵看向江南的目光变得更加诡异,目光随着他的身形移动而移动。

    帝陵的zhōng yāng,神庭的中心,无数神魔神官膜拜的祭坛之上,一口金黄sè巨棺一直静静地躺在那里,突然这口棺椁轻微震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