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六百二十二章 斩了祭旗(泪求订阅!)

第六百二十二章 斩了祭旗(泪求订阅!)

    江南与真法佛陀二人飞速遁走,两人的速度极快,浮光掠影,只是如今他们在茫茫的宇宙虚空中飞行,不辨上下左右,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而那头堪比巅峰天神的虫王震动千对蝉翼扑啦啦在后方追杀而来,穷追不舍,压根不想放过他们二人。

    “江教主,这头蛊虫不除,咱们休想活着离开此地!”

    真法佛陀目光闪动,提议道:“不如这样,你我联手,我再将饕鹄尊者和宝音等四尊神魔放出来,一起动手,除掉这头蛊虫!”

    “好!”

    江南断然道:“一起联手,共同进退!我数一二三,三声过后,咱们一起杀回去,杀那头虫王一个措手不及!一,二,三,动手!”

    虚空寂寂,两道虹光刺破黑暗,继续向前狂飙而去,虹光中江南和真法佛陀都有些尴尬,两人居然打得是同样的主意,让另一人前去送死,自己趁机逃命。

    “咳咳,真法佛陀,这个法子有些不好,我觉得咱们还是各凭神通,分头逃走为妙。”江南面不红心不跳,提出自己意见道。

    真法佛陀面sè温润,宝光满面,也浑然没有半点的羞愧之sè,颔首道:“可以一试。”

    两道虹光陡然分开,却在此时,只见他们二人身后的那头千翼千躯的蛊虫突然身躯一摇,从本体上分离出一头虫王,扑啦啦拍动蝉翼,分别向两人追杀而去。

    这头虫王虽然一分为二,但实力也一分为二,每一头虫王的实力还是强比天神!

    唰——

    两道虹光再次聚合,只见那两头虫王也飞速合拢,并在一起,变成一头虫王。

    “这样做也不行,就算这厮分开身躯,单挑的话我们也不是对手……咦?流放之地,怎么会突然多出一座城池?”

    江南突然一怔,只见渺渺茫茫的虚空中突然多出一座城池,耸立在不着天不着地之处,在宇宙虚空中漂游,漫无目的。

    城中妖气魔气滚滚,赫然是一个流放之地的逃犯的聚集地!

    在这片城池的四面八方,虫海生波,如同怒涛裂岸,一阵接着一阵向这座雄伟城池狠狠拍去!

    这座城池广阔数千里,是一座类似荒古圣城、出云城那等的战争利器,在虫海的冲击下始终屹立不倒。数十尊被流放的神魔此刻正蜂拥冲入虫海之中,奋力前行,试图突破虫海杀入城中躲避这场灾劫。

    那座古城震动,城墙上一尊尊炮口大开,神光激荡,数以千计的神光轰碎一片片虚空,将一片又一片的蛊虫绞杀,血浆喷涌,壮观至极。

    城墙上,又有一尊尊神魔站在墙头,手持刀枪剑戟等法宝,横削竖劈,将一头头试图杀入城池中的蛊虫绞碎,场面惊心动魄。

    “咱们也杀进去!”

    江南当先一步,现出三面八臂,冲入虫海之中,八臂手持四杆牛斗神枪,枪挑八方,淤血前行,杀向那座城池。

    真法佛陀紧随其后,两人对付蛊虫很有一套,一边杀一边将虫尸卷入紫府空间,比其他试图冲入城池中的神魔速度快了许多,很快便追上其他人,与这些神魔一起,并肩杀去。

    江南四下看去,只见这些神魔的修为境界,有些甚至还是天神级别的强者,不过因为没有灵气补充,导致这些人的修为损耗极快,实力衰减得很快。

    有江南和真法佛陀这两个生力军,其他人压力大减,向前推进速度又快了许多。

    “这座君崖城有两尊真神坐镇,只要进入那里,便算是安全了!”一尊神魔松了口气,笑道。

    “君崖城?”

    江南抬头看去,只见大城上空,一面大旗飘展,上书“君崖”二字,心道:“真神岂能打造出这等城池?这分明是神尊才能制造出的战争利器,多半是打造古城的神尊后人犯事,被流放此地,连这座神城也被此人带入流放之地中。”

    唰——

    众人杀到城下,一道神光从城中卷来,将他们卷起,落入城中。

    众人几乎瘫倒在地,气喘吁吁,他们虽然是神魔,但流放之地没有天地灵气的补充,就算是神魔也无法不断拼杀,只能一rì比一rì衰弱。这也是被流放之人的悲哀,从前拥有无边的力量,而如今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不断弱小。

    “诸位,如今形势非比寻常,神界要对我们下手,不容我们不小心谨慎!”

    一尊遍体金甲的天神率领十多位神魔出现在他们面前,身躯伟岸,目光从江南等人身上扫过,冷冷道:“为了免得我君崖城中混入jiān细,还请诸位将流放烙印展露出来,如果拥有流放烙印,那就是我们的兄弟,如果没有,那定然是神界的jiān细,定斩不饶!”

    “流放烙印?”

    江南呆了呆,与真法佛陀对视一眼,两人面面相觑,暗暗叫苦,相互传音道:“什么是流放烙印?”

    “你也不知道流放烙印?这次糟糕了,才出狼群,又落虎口!”

    江南身边,一尊长着四条腿的神魔眉心一闪,神xìng浮空,只见他的神xìng身躯伟岸,遍体神光,唯有在眉心之处不知被什么人烙印上一个大大的“囚”字,声音沙哑道:“前辈说得在理,神界如今派出一尊蛊王神主,难保没有派出其他人潜入我们之中,不得不防。”

    又有一尊神魔展露神xìng,点头道:“我们被流放在此,那些神界败类在我们的神xìng上留下囚字烙印,正是因为这道烙印让我们终生不得踏入诸天万界任何一寸土地,否则稍稍接近,便会遭到先天神魔的攻击!神界的jiān细,定然不会在自己的神xìng上也留下烙印!”

    ……

    那尊君崖城天神率领十多位神魔一一巡视,真法佛陀心中暗暗叫苦,被流放到此的都是无法无天之徒,才不管什么佛不佛,若是被他们发现自己没有神xìng烙印,肯定会将自己活活撕了吃掉!

    “杀出去?如果城中的天神真神出手,佛爷便要圆寂了……而且即便能够杀出去,也逃不过蛊王神主那一关!难道江教主真的是传闻中的扫把星,脑袋后面托着一根长长的大扫把,遇到谁便谁倒霉……如今该如何是好?”

    他正在忐忑不安,举棋不定,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要逃走,却见那尊天神径自走到江南面前,冷然道:“天宫境界的小辈?神界什么时候连天宫小辈都流放了?”

    “小辈?”

    江南狞笑,道:“你敢说我是小辈?老子当然纵横叱咤万界时,你还不知道在哪里!”

    “放狠话没用。”

    那尊天神面无表情,冷冷道:“这里的人,每个人都有来历,都比你还狠!你在天宫境界便被人流放,可见实力非同小可,不弱于神魔,亮出你的流放烙印罢!”

    江南眉心一闪,一尊玄胎神人出现,高大伟岸,比其他神魔的神xìng要强大不知多少倍,压得众人心头一窒,只觉自己的神xìng遭到难以想象的威压和震慑!

    那尊天神呆了呆,面sè凝重,看了看江南,又打量玄胎金人,只见玄胎金人的眉心上也有一个“囚”字!

    “原来是转世的神尊。”

    那尊天神客气了很多,拱手道:“前辈也被流放到此,如今我们可谓同是落难人,前辈勿怪,刚才我莽撞了。”

    “不知者无罪!”

    江南老气横秋,挥手道:“我转世重修,还是被仇家擒下,本来便不是什么出彩的事情。你也无需对我客套,老子转世之后,从前的修为都是过往云烟,实力还不如你。”

    “前辈说笑了。”

    那尊天神更加客气,恭恭敬敬道:“如今乃是乱世,风云瞬息万变,一rì之间便可以江山易主,待纪劫降临,便是我等飞黄腾达之rì。到那时,还望前辈多多照顾我等。来人,请前辈上座!”

    江南皮笑肉不笑,道:“好说,好说。”

    真法佛陀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怔怔道:“江教主被流放了?不太可能吧?我听说这小子无论走到哪里都混得风生水起,又得到补天神人的器重,怎么会被流放……是了!这厮是个造假专家,什么东西都能造假!他的流放烙印,一定是伪造的!”

    对于江南造假的本领,真法佛陀早已有所领教,这厮早在出云城中时便伪造了数千份的神木令,四下派送。伪造流放烙印,不详查之下,只怕还真的看不出来,不过那尊天神震慑于他的神xìng强大,没有细细查看,这才让他蒙混过关!

    “江教主这厮造假的本事,倒是无人能出其右!”真法佛陀心中暗道。

    “这位道友,亮出你的流放烙印。”那尊天神站在他面前,冷然道。

    真法佛陀心中一突,有心也想伪造一个流放烙印,只是苦于没有这个本事,当即谄笑道:“小佛是大西天佛界的传道人,并非来自诸天万界,能否通融则个……”

    “拿下了!”

    那尊天神一声暴喝,立刻有十多尊神魔扑出,将真法佛陀几拳放倒在地,打得鼻青脸肿,又以捆神索捆绑结实,变成一个大粽子。

    “斩了祭旗!”那尊天神冷冷道。

    立刻有神人手捧鬼头刀上前,又有几尊神魔押着真法佛陀向城中的大旗走去,真法佛陀面sè如土,连忙高声叫道:“江教主,搭救则个!”

    江南笑而不语,真法佛陀连忙传音道:“教主,你可知我为何要进入流放之地?这却是因为我发现了一座帝陵的蛛丝马迹,这才来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你若是搭救我,我与你平分这座帝陵!”

    “帝陵?”

    江南神情微动,随即传音笑道:“我佛,你少来寻我开心,诸天万界的神帝,岂会将帝陵建在流放之地?佛爷安静上路,坟头上我会为你敬酒一杯。”

    真法佛陀连忙道:“这五千万年来的神帝自然不会将帝陵建在流放之地!但是伍仟万年前的神帝呢?我寻到的这座帝陵,便是天道未碎之前的诸天万界的神帝之墓!”

    ————含泪求订阅,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