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六百一十九章 皇道极境

第六百一十九章 皇道极境

    “拜你为师?”

    江南心中一怔,细细思索片刻,不急于回答,询问道:“我想问,道王为何会收太皇为弟子?”

    “他的心境最接近天道,思维之中屏蔽了任何影响他判断的个人情感,如果修行天道神通,他的成就不可限量.”

    道王声音从高远之处传来,道:“他从前接触的功法档次较低,因而实力不强,但是如果修行了我的功法,他的心境加上我的功法以及天道神通,他必然会突飞猛进。”

    江南沉默片刻,道王说的不错,太皇在成神之前所接触的功法的确档次不高,唯一有机会接触到高深功法的机会便是望仙台,不过显然那时的太皇老祖实力并不如何高明,称不上技压当世,所以他也没有多大机会能够从望仙台中的其他强者手中夺得更高明的功法。

    那时的太皇,唯一的机会便是望仙台五百次重生,不断推演,让自己的功法融为一体,领悟出玄都忘情天书这等功法!

    不过玄都忘情天书带给他的只是心境上的提升,并非是实力上的飞跃,而且这门功法最大的弊端便是心有牵挂羁绊便无法修成。

    太皇的妻子便成了他继续前进的障碍,太皇在斩妻前,他的内心一定极为痛苦、纠结,但是斩妻之后,他的心境终于圆满,达到心境上的极高成就。

    “道王,你收太皇为徒,是看重他的心境能够与天道相合,那么为何又要收我为徒?”江南想了想,继续问道。

    “你与太皇不同。”

    道王的声音清晰无比的传来,淡淡道:“太皇因为契合天道,所以步步稳妥,沉稳至极,他若是得到足够的资源,便可以达到神人至高的境界,超脱神帝,达到皇道极境!这是他的心境使然,与我的道最为契合,因而他最适合做我的传人。我有两位弟子,子玉道人拜我为师还在太皇之前,但太皇必然会成为我真正的继承者!而江小友你么……”

    江南心中凛然,道王见识惊人,他对太皇老祖的评价虽然高得令人难以接受,但却一言指点出太皇这个人最为强大和恐怖之处!

    不过,江南更好奇的是道王如何评价自己,这让他很是期待。

    道王继续道:“你生姓跳脱,胆子大,鬼得很,邪得很,生姓喜欢玩,甚至把自己往死里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将自己玩死!你的道路,与我的道路没有一丁点的相同,就算体悟天道,得到我的传承,你也不会达到太皇的成就,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天道之身,你的心境永远也达不到太皇那等境界!”

    江南脸色一黑,他本来以为道王会狠狠的捧自己一场,捧得自己心花怒放,稀里糊涂之下便拜他为师,没想到这尊神人根本不捧他,反而狠狠地贬低他,把他说的一无是处。

    “但是,你也不是没有优点……”

    道王语气放缓,露出一丝疑惑之色,道:“你在小光明界时,帮手都已经离开,唯独你留下来,让自己身陷险境,分明就是把自己往死里玩的节奏,在我看来就是送死。若是换做太皇,他便绝不可能这么做,而是退出小光明界。太皇太稳了,稳得有些顽固,而你却喜欢冒险,在我看来,你当时的处境已经是没有任何生路,事不可为,但随着你对小光明界破坏,反倒在绝境中却渐渐出现一缕生机。”

    他的语气更加疑惑,轻声道:“这不由让我觉得,掌控天道,稳如泰山,处事滴水不漏,或许并非是最完美的途径。因为世事万变,即便是彻底掌控天道,在面对绝境时也有可能会束手无策。而你的鬼,你的邪,或许可能从绝境中杀出一条生路。所以我想将你收入门下,看看你还能折腾些什么。”

    江南松了口气,笑道:“这么说来,我还是有一些优点的。我还有一个问题,我若是不愿拜你为师,你是否会干掉我?”

    神光中道王声音传来,依旧冷漠而高远,仿佛一下子从人变成了神,变成了天道的代言,淡然道:“天道无私,我没有这么小气,你不拜我为师,是你选择的道路,天道不会干涉你的想法,我自然也不会。”

    “那么……”

    江南顿了顿,断然道:“我不愿!我无法与仇人共同生活在一个屋檐下!”

    神光微微动荡一下,神光中的道王沉默下来。

    江南淡然道:“我与太皇有仇,不同戴天,我与他只能有一人能够活下来,不管他是道王弟子,还是将来可能成为掌管天道之人,他都必须死!道王,若是你将他逐出师门,我拜你为师。”

    道王沉默片刻,声音传来:“我不可能将他逐出师门,他的稳妥是应付大劫最佳的途径,而你的变数太大,一念成神,一念成魔,最不容易驾驭。太皇的成功率有五成,而你连一成都不到。你在我心中的价值,并无太皇高。不过我也要问一句,恩仇在你心中果真便如此之重,甚至让你不惜与太皇不死不休?”

    江南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若是有人杀了帝使,道王会如何?”

    “我明白了。”

    道王突然道:“若是我刚才说,你若是拒绝拜我为师,我便将你拍死,你会如何选择?”

    “当然是立刻跪地,高呼师尊在上请受徒儿三拜了。”

    江南想也没想,立刻道:“你都要杀我了,姓命要紧,我自然不会跟你喋喋不休的理论。而且拜你为师也没有坏处,只有好处,道王弟子是何等威风?今后我想横着走便横着走,看上谁家的姑娘便抢谁家的姑娘,遇到的宝贝儿便姓江,谁敢动我?而且我还可以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弄死太皇,想一想都美得要死。”

    道王无语,突然神光动荡,喝道:“如今你已经得到六道神通,速速退去吧!”

    江南只觉天旋地转,突然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出现在宇宙虚空中的一道世界桥上,而道王大世界则远在天际,遥不可及。

    “道王未免有些太喜怒无常了吧?好歹也要假装考虑一下将太皇逐出师门这件事吧?然后再装模作样婉言拒绝,照顾一下我幼小的心灵。你来一句太皇价值更高然后便将我打发,难道就不怕我遭到打击一蹶不振……”

    江南眨眨眼睛,有些不忿,只是浑然没有遭到打击一蹶不振的样子,反而精神抖擞,心情也很愉悦,对道王的选择丝毫没有芥蒂。

    他能从刚才道王短暂的真情流露中看得出来,这位补天神人是个重情重义之人,将心比心,如果自己的弟子是太皇,另一位年轻高手拜师的条件便是把这个弟子逐出师门,只怕自己也不答应。

    江南站在世界桥上,辨明方向,向中天世界而去,心道:“这个道王是个有意思的人,他若不是补天神人,肯定能够跳脱天道,达到另一种巅峰成就,可惜了……”

    他离开道王大世界之后,道王又再次走到那面屏风前,看着画面中坐在仙人下方认真听讲的面孔,道王低声自言自语:“你们之中,到底是谁在与地狱勾结,将我前往地狱的秘密泄露……”

    “你的气魄太大了,勾结地狱,算计与你同生共死过的战友,甚至连光武只怕也在你的算计之中,是你阴谋中的一环。你到底是谁?”

    他的目光从一张张面孔上扫过,眼神中有悲痛也有惋惜,觉得这些熟悉的面孔有些陌生,低声道:“你我同为补天之人,救护这片天地,庇护万物生灵,维持天道运转,难道你真的要为一己之私而毁灭诸天万界?你真的以为打破天道,便可以一举登上仙位?仙位在你心中便这么重,连我们五千万年之久的情谊情分都可以抛弃……”

    他一身神光涌退,轻声道:“你觉得这天地腐朽了,世道改变了,我也是这么认为。你的棋局起步早,很久之前便已经布下,而我才刚刚起步落子,那就让我们看看,鹿死谁手,谁能笑到最后!”

    “江小友,你不要让我失望,我传授你六大皇道极境的大神通,乃是我这五千万年来的苦研所得,便是专门用来克制他们几人。”

    道王又变得无比冷漠,脸色晦明晦暗,声音幽幽:“八位道友,你们不要怪我在五千万年之前便开始研究对付你们的办法,因为我曾经毕竟是神帝,帝皇心术便是让我不会全心全意相信任何人,任何事都要留上一手……”

    而在世界桥上,江南一边向中天世界赶去,一边研究道王传授给他的六大神通,心道:“稀里糊涂之下便塞了六道神通给我,道王难道不能让我自己挑选么……”

    过了片刻,他不由微微皱眉,道王传授他的六大神通,与其说是神通,不如说是六道光华。

    这六道光华仿佛蕴藏着极深的道和理,变化莫测,每一种都有着无比强悍的潜能,仿佛一经催动,便可以达到极道之境!

    这几道光华与八景云霄殿中那些青玉石柱中的光华仿佛,但是石柱中的光华只是片面,丝丝缕缕,并不全面,是道王悟道神明八境最后的境界时的一些心得。

    而道王打入江南眉心中的六道光华却自成一体,显然各自都是一个完善完备的体系,比石柱中的那些片段要高明百倍!

    “难道这就是皇道极境的大神通?”

    江南面色凝重,吐出一口浊气:“好家伙,道王这份大礼真是重得能吓死人!”

    ————今天出门办事,劳累了一天,回来时已经五点多了,猪顾不得休息吃饭,赶紧码字,总算没有耽搁上传的时间。现在去吃饭了,道友们有票票的投张票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