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六百一十七章 奉天承运

第六百一十七章 奉天承运

    江南双眸晦明晦暗,眼眸出现恐怖的景象,混沌鸿蒙,天地开辟,天道衍生,魔狱玄胎经在疯狂推演道金玉盘中蕴藏的天道奥妙,无数玄奇的道纹出现在他的双眸中的异象之内,让他双瞳中演化的天地更加完备。

    过了良久,他终于感觉到自己的jīng气神损耗巨大,继续推演下去便会伤及体,当即闭上双目,不再去看玉盘,而是渐渐恢复。

    待他恢复到全盛状态之后,他继续研究,如痴如醉,直到自己无法坚持下去为止。

    如此再三,终于一个月的时间过去,而他只不过将道金玉盘中蕴藏的天道推演出极小的一部分。

    唰——

    一道虹桥出现在他的脚下,应该是时间已到。

    “道王,我想将我六次机会都用来观摩道金玉盘,不知可否?”江南突然出声,问道。

    那道虹桥散去,并无声音传来。

    江南松了口气,继续盘膝而坐,推演道金玉盘的奥妙。

    用其他五次观摩其他天道至宝的机会换取剩下五个月观摩道金玉盘,在许多人看来只怕有些得不偿失,毕竟多了解其他天道至宝,对眼界的开拓和底蕴的积累更大。

    但在江南看来,观摩道金玉盘的收获更大!

    因为道金玉盘蕴藏的天道更加完备,更加复杂,是九大天道至宝之首,去观摩其他天道至宝,固然可以见识更广,但却难以jīng深。

    而花费六个月时间研究道金玉盘。却可以让他获得更高深的积累,这种积累,对天道开辟,世界演化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甚至可以反映到他的无畏印之中!

    无畏印中的开天,破开鸿蒙开辟天地,此印中蕴藏他对天道的见解,充斥在那鸿蒙开辟的一瞬间。只是这种见解实在浅薄,相比真正的天道来说有些微不足道。

    印法如人,这一印只有大的框架,他已经炼成了骨骼,而无血肉填充,而血肉便是天地开辟后的天道,有天道演化,天地间才充满勃勃生机,道妙无穷!

    正是因为只有骨架而无血肉。帝皇神体昊少君才能模拟他这一印法。将开天印使得似是而非。

    而观摩道金玉盘。得到无比复杂jīng妙的天道见解之后,昊少君想要模拟他的开天印便没有可能了。就算能够模拟出来,也无法将这门印法的jīng妙之处完全发挥出来。最多只得其形,而得不到其神韵。

    无畏印第二式灭世印。威能也可以得到大幅度提升。

    开天灭世是一个大循环,从天道开辟到天道毁灭,世界复归混沌鸿蒙,灭世印中便有一个毁灭天道的威能,自然威能远胜从前!

    可以说,他对天道的见解越深,印法的威力便越强,便越发让人难以抵抗!

    江南眼中神光不断演化,推演出道金玉盘一种种的奥妙,他的气息也越发显得庄严神圣,隐隐弥漫着天道威严。

    冥冥之中,他甚至感觉到自己得到天道的眷隆,冥冥中有天道守护,气运大增!

    这让他心中不由有些诧异,天宫八境的第五重境界紫微天宫,便是提升修士气运的境界,气韵一词虚无缥缈,很难捉摸,最是神秘。传闻修炼到这一境界,明事理,知吉凶,趋利避害,会对危险有一种敏锐的感知。

    他现在并未修炼到紫微天宫的境界,但随着对道金玉盘的研究加深,却已经开始触摸到这一境界!

    甚至,他对利害的感知,还在其他紫微天宫强者之上!

    这就是奉天承运!

    奉行天意,受命于天,承接天道气运!

    不仅如此,江南的六大化身齐出,助他一起推演研究,他jīng气神在推演道金玉盘,同时还在出手,下方深渊中的一缕缕鸿蒙紫气抓出,打入自己的六大化身之中,将六大化身从玄黄之躯向鸿蒙之躯转变。

    六个月的时间,不仅仅他脱胎换骨,他的六大化身同样也要脱胎换骨!

    “道王,这次地狱的帝使施展出一门绝学,可以屏蔽天道神通,你可知晓?”突然,一个古老而又晦涩的思维从遥远的时空中传来,传入道王的脑海中。

    “知晓。”

    道王思维波动,与那道横跨不知多少世界的思维碰撞,道:“小光明界中的那一场场战斗,你我都看在眼里,我如何不知?”

    “既然你知晓,当知这门绝学对我等的危害有多大!”

    那个古老晦涩的思维沉声道:“这门绝学若是由帝级人物施展,便可以屏蔽诸天万界天道,就算是天道至宝,只怕也会威能大损。待到地狱与我决战,九大天道至宝都没了用处,甚至可以伤到我们,让我们有陨落之虞。地狱开创出这门绝学,便是为了对付我们!”

    “帝使说的不错。”

    又有一个浩大的思维传荡而来,声音隆隆道:“我甚至感觉到冥冥中自己有陨落的危险,甚至天刀自鸣,刀上出现一道裂纹,这分明是诸天万界也有天道崩坏的可能!”

    道王微微皱眉,尚未来得及回话,又有一个古老的思维传来:“陛下,我的万佛塔也出现佛音暗哑的情况,想来是大劫临近,天道已经有所觉察,因此至宝不安。”

    “地狱创造出这等绝学,有让我等陨落天道覆灭之兆,不可不察。”

    ……

    “诸位道友,你们多虑了。”

    道王的思维波动传荡而去,与诸多补天神人的思维交锋,道:“即便帝级人物施展这门绝学,也无法屏蔽天道至宝,最多只能造成一部分影响,撼动不了天道至宝。而且,你我当年成名。并列九帝,靠的也并非是天道至宝。这场大劫,你我都须亲自出手,在劫难中为诸天万界求得一线生机。”

    “若是对方以这门绝学为根基。炼制出可以与天道至宝抗衡的法宝呢?”

    那位“帝师”声音传来,道:“我观这门绝学,绝对可以炼成一件了不得的法宝,克制天道至宝!”

    道王淡淡道:“克制是相互的。水可以克火,火亦可以克水,法宝争锋,终究还是要看各自主人的实力和手段。如今让我担心的,不是这门绝学,也不是那些复活的魔帝,而是到底是谁在地狱中主持大局!”

    他的思维与诸位神人的思维碰撞:“将诸多已故的魔帝复活,乘此光武纪劫即将到来的时机,利用被镇压的仙魔作乱这个机会。大举入侵。吞并我诸天万界。地狱主掌大局之人非同小可。此人是五千万年未遇之雄才,心机深沉,他才是让我等有陨落之兆的心腹大患。”

    诸多思维波动。碰撞,对地狱主持大局之人显然也并不了解。不知究竟是谁。

    “此人若是此时大举入侵,倒还罢了,不是什么高手。关键的是,他还在等,等光武纪劫爆发,让我等去对付那位被你我镇压的存在,无暇对抗地狱入侵。”

    道王继续道:“而光武帝已经转世,纪劫却依旧不曾爆发,显然被我等镇压的那位存在也在等,等地狱入侵,让我们对对付地狱,他得以脱身。”

    诸位神人的思维称是,目前光武帝已经转世,而纪劫却迟迟没有到来,显然是双方都各怀鬼胎,在等待爆发出致命一击的时机。

    “我诸天万界中也有一股暗流波动,隐隐搅动时局。”

    道王的思维继续与诸位神人碰撞:“这人也是一个厉害人物,破天道,乱诸天,非同小可。我与天道相合时,感应到此人才是这场浩劫的幕后黑手,所有乱象都是因此人而起,不可不察。”

    诸位神人默默听着,只听道王继续道:“此人隐藏太深,暂时揪不出他,不过地狱中的那位主掌大局之人应该不会隐藏得如此之深。因此,我决定去地狱一趟,查明此人到底是谁,若是能够除掉他,自然是好,若是除不掉他,你我心中也多少有底。”

    “不可!”

    诸位神人的思维爆发,造化老祖喝道:“地狱诸多魔dì dū已经复苏,陛下若是亲自以身犯险,只怕会遭到地狱诸帝的围攻!”

    “道王,此事断然不可!”

    玄黄老祖的思维传来,沉声道:“你我虽然理念不同,但我也不赞成你以身犯险。”

    诸位神人纷纷劝说,道王哑然笑道:“诸位,你们当年也是才华横溢,证道成帝,但于我相争时却都败北,最终让我登上神帝之位,应当知道我的手段。区区地狱,我想进便进,想出便出,地狱历代魔帝齐出,又能奈我何?”

    “陛下……”

    “帝师不用说了,我意已决。”

    道王淡然道:“我身为五千余万年前的神帝,在位时浩劫爆发,生灵涂炭,我与诸位奉仙命补天,方才有今后五千万年之盛世。如今这场浩劫,是五千余万年前的那场浩劫的后续,波及至今,我虽不在帝位,但此次浩劫,我不能不出。”

    诸位神人沉默,各自思维散去。道王突然一身神光涌退,却是一位风华绝代的中年男子,起身而去,迈步之间便来到宇宙膜胎之处,径自穿过,走入地狱之中。

    他在地狱万界中迈步而行,见识地狱的异域风情,经过万尸路,走过冥海。

    突然,他停下脚步,脸上露出一丝悲伤,心痛万分:“为什么……”

    冥海之中,一尊古老而伟岸的身躯冲天而起,占据浩大的时空,手托一个个世界,横身挡住道王的去路,呵呵笑道:“道王,你既然来了,那就休想走了!”

    在道王的四面八方,一股股霸道绝伦的气息冲天而起,一尊尊古老的魔帝走来,断去他所有的退路,无边的魔气动荡,yīn沉,恐怖。

    道王脸上的悲伤之sè更浓,声音沙哑,低声道:“……为什么出卖我?难道我们五千多万年的情谊,还是比不上权势么……”

    “道王!”

    森罗魔帝放声大笑,道:“这个问题,你可以下辈子想明白了!你虽是天道之身,不死不灭,但在我地狱之中,你们诸天万界的天道却屁都不是!今rì你必死无疑!”

    “为什么会是你们中的一个……”道王叹息,无尽的悲伤从他这一叹中流露出来,让人心碎。

    他的身躯越来越淡,消失在诸多魔帝的眼中,原地只留下一道神光。

    “天道化身?”

    森罗魔帝脸sè微变,探手将这道神光捏得粉碎:“活了五千多万年的老鬼,果然都jīng明得很!”

    道王大世界,九大天庭祥云缭绕,有如仙境,虽然远古时代的九尊帝级强者各自去了其他世界,只有道王一人留在此地,但道王依旧命人将这里打理得井井有条,一尘不染。

    此时,zhōng yāng的那座浩瀚天庭之中,一个充满悲伤的声音在喃喃低语,显得孤独万分。

    “为什么会是你们中的一个……为什么要出卖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