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五百七十九章 只活在今生

第五百七十九章 只活在今生

    “难道说,太皇老祖死了四五百次?”

    江南心中狐疑,低声道:“不可能,绝不可能!任何人,哪怕是神帝也只能转世九次,神xìng便会彻底消散,绝没有人能够转世四五百多次!这四五百具太皇的尸体,一定另有缘由!”

    他的目光看向更远处,只见尸海之中还有许多相同的面孔,一具具尸体同样的装束,同样的相貌,分明是同一个人!

    “其他人也死了不知多少次……”

    江南注意到这一点,眉头皱的更深,喃喃道:“难道说所有来到此地的人,登上望仙台之后,都会死几百上千次?这望仙台上,到底有什么古怪?”

    此时也有许多人发现望仙台下的情形,一个个拨开仙光,细细查看。

    “那是我爹!大爷的,我爹死在望仙台,我家里的那个老东西是谁?”

    有人怒骂道:“没天理了,怎么尸海里面有几百具我爹的尸体?”

    “我师傅的遗体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可能!那不是荒祖,荒祖绝不可能会死在这里,更不可能死几百次!”荒璟少尊的怒吼声传来。

    司马端明看向那深渊中的尸海,身躯在颤抖:“几百具司马圣帝的遗体……”

    除此之外,许多人还发现其他几位神帝的遗体,这些神帝也与其他人一样,显然少年时曾经来过望仙台!

    除了神帝的尸体,当今神界的许多巨头的遗体也在尸海中被人发现出来,他们有的是神主,有的是神尊,也有荒祖那等神君巨头!

    这么多巨头的尸体堆满了望仙台下的深渊,堆成了尸海。尸海中还养着一头三眼怪物,如同清洁工一般在不断吃掉死尸,这种场面让人没有任何喜悦,反而感觉到深深的恐惧!

    “还要等上望仙台么?”有人低声道。

    望仙台虽然仙光缭绕,仙音悦耳,仙气弥漫,但是此刻却给人以诡异的感觉,仿佛不再是人人向往的圣地,仙人踏足的地方。而是一个充满诡秘力量的地狱!

    来自玄黄学宫的牧山第一个跨上了石阶,向望仙台走去,这些石阶极为宽广,如同一个个小小的陆地,石阶上弥漫仙光。

    第一道石阶上的仙光将他吞没。许多人都在看着这一幕,静候结果。

    过了半个时辰,牧山从第一道石阶的仙光中走出,目光中多了许多沧桑,眼角似乎有泪光闪过。

    牧山顿了顿,迈向第二道石阶。

    噗通——

    一个声音传来,许多人看得分明。只见牧山离开第一道石阶之后,一具尸体从仙光中跌落,坠入下面的尸海之中。

    “这是……”

    江南轻咦一声,刚才他看到那个跌落的尸体。相貌分明与牧山一模一样,没有半分差别!

    “怎么回事?如果死掉的是牧山,那么活着走上第二道石阶的又是谁?”

    “难道是踏上石阶便会死上一次?或者说,仙光中制造了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存在。牧山将自己的复制品击杀,所以才会有一具与他一模一样的尸体掉落?”

    “牧山是玄黄老祖的弟子。对望仙台的内幕肯定知道得更多,他敢于踏上石阶,肯定是有自己的打算,应该不会遇到危险!”

    众人猜测纷纭,这些石阶,是仙人走过的道路,别说仙人,即便是神帝走过的道路,会遗留下什么匪夷所思的情形都是世人所无法揣测。

    摩罗什胆子极大,迈步走上第一道石阶,仙光将他吞没,没过多久,他从仙光中走出跨上第二道石阶时,也有一具尸体从第一道石阶上跌落,坠入尸海。

    更多的人开始尝试,但是让其他人心中惊惧的是,他们走过第一道石阶时,无一例外也有一具一模一样的尸体从石阶上的仙光中坠落尸海!

    不过,也有人没有走出仙光。

    “呵呵,呵呵……”

    有人眼中露出恐惧之sè,低声道:“如果仙光中真的有我们的复制品,那么谁知道走出仙光的究竟是我们,还是我们的复制品?说不定我们被复制品杀了之后,复制品还以为他才是真正的我……”

    其他人不由打了个冷战,这恐怕是最有可能的推测了,望仙台实在太诡异了,诡异的让人实在提不起胆量迈入那一道道石阶。

    因为谁也不知道能够走出仙光是不是真正的自己还是自己的复制品,如果自己死在仙光中,而自己的复制品却披着自己的躯壳行走在世间,这未免让人无法接受。

    “不踏上石阶,始终不知道仙光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太皇老祖当年遇到了什么!”

    江南长长吸了口气,目光坚定,也向那些石阶走去,石阶宽广无比,他登上第一道石阶,仙光将他吞噬。

    “这里是……江府!”

    江南身躯巨震,呆呆的看着四周,只见自己身边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许多仆人在忙碌,而在前方不远处的花园中,几个小童在玩耍,一对中年夫妇站在葡萄藤下,笑吟吟的看着这些玩闹小童。

    “爹……”

    江南的目光落在那中年男子身上,那是魂牵梦绕的面孔,他的生父,他的目光又落在另一位女子的身上,低呼道:“娘……”

    “大哥,二哥,三姐……”

    “你们不是已经死了么?”

    江南心神震荡,一幅幅过往的旧事浮现在他的眼前,天神大战,祸及中土,中土变成了人间地狱,他的父母、兄弟、姐妹、亲人,有的葬身在天崩地裂的灾难之中,有的死在妖魔作乱之时,只有他拉着小妹江琳逃亡,不断的向前奔跑,磕磕绊绊,身边是一个个恐怖的妖魔。

    “死了。你们已经死了……”

    江南眼角两行眼泪划过面颊,突然一只小手抓住他的衣襟,一个脆生生的声音道:“四哥,爹唤你去读书呢!你怎么哭了?”

    江南低头,看到妹妹江琳纯真无邪的面孔,然后他看到了自己的手,他的手很小巧,皮肤细腻,是幼童的小手。

    他仿佛回到了几十年前的那个少年。

    江南心中一震。他感觉不到自己任何的法力,感觉不到自己的神识,感觉不到自己法宝,让他恍惚间甚至以为自己这几十年的经历,都是一场大梦。

    随即他清醒过来。心中有一种惶恐的情绪:“假的,你们都是假的……一定是望仙台中的仙光洞悉了我内心深处的记忆,将我隐藏的记忆勾动出来……”

    但是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无论是江父江母,还是他已经死掉的兄弟姐妹,都是活生生的存在,仿佛他们真的从死亡中复活过来。活在他的身边。

    “子川,读书去!”江父走到他的面前,威严中又有慈父的关切之情。

    江母走上前来,柔声笑道:“瞧你。都把他吓哭了,偶尔玩一玩歇歇脑子也是好的,总好过读成书呆子。”

    江南心中一颤,不觉被父母的声音触动内心最软的地方。种种思念涌上心头,让他的道心在不知不觉间瓦解。

    他在江府中生活下来。忘记了外界,忘记了其他一切,沉醉在父母之情,兄弟姐妹之情,亲情的包围中,他读书写字,陪兄弟姐妹们玩耍,无忧无虑,仿佛自己又回到了从前,而自己这几十年的遭遇,不过是大梦一场。

    “天神的大战,快要到来了吧?”

    江南突然jǐng醒,不由打个冷战,在江父的反对下,他依旧修炼武道,最终成为修士,在天神大战余波到来之前,带着父母和全家人远离中土,去其他国度中落脚。

    江家在那个国度中生根发芽,开枝散叶,而随着时间推移,江南对自己那几十年经历的记忆越来越模糊,哪个是真实,哪个是虚幻,让他无法分清。

    他也不愿分清,只想继续活在自己父母的身边,活在兄弟姐妹的身边,什么长生,什么雄图霸业,什么仙道神道,统统抛之脑后,珍惜自己平淡无忧的生活。

    他对修炼没有了多少兴趣,将自己的修为荒废下来,只是神通级别的修士,修为便驻足不前。

    他后来参加科举,高中榜首,娶妻生子,位极人臣,光宗耀祖,兄弟姐妹们也各自成家立业。

    直到父母死去,直到兄弟姐妹一个个老去,直到他的妻子死去,他还拥有着几百年的寿元,还显得年轻。

    直到他的子女老死,直到皇帝换了几代,江南终于老了,他做了九朝元老,新皇帝在他临死前亲自降临,问他还有什么心愿。

    “心愿……”

    垂垂老矣的江南突然张开眼睛,一场场被亲情掩埋的画面,江雪姐姐的身影,圣宗的悲欢离合,统统回到他的脑海之中,他眼中迸发出无穷神光,从病榻上起身,喃喃道:“心愿……”

    他放声长吟,眼前的亭台楼榭,重重宫殿,一切子孙后代如同梦幻泡影般纷纷破灭,江南仿佛在一刹那间恢复了青chūn,恢复到原来的那个江南,那个玄天教主。

    他走出仙光,回头看去,只见仙光中有一个苍老的自己,吐出最后一口气,尸体从仙光中跌落,坠入尸海。

    “我已经死了一次……”

    江南眼中有泪,泪水从脸颊两旁滑过,心中百味陈杂,他险些迷失,险些失去了继续前进的动力。但是父母在堂,兄弟姐妹在身边,儿孙相伴,那种亲情他却不愿割舍,那种经历,让他终于明白为何牧山在离开仙光时会有泪光从眼角滑过。

    他走上第二道台阶,仙光再次将他吞没,他在第二道台阶的仙光中又活了一世。这一世他没有再干预自己人生的轨迹,任由一切按照正常的轨迹发展。

    他忍住心中的亲情,没有在天神大战中救护自己的亲人自己的父母,坐看江家覆灭。他如同一个外人,没有丝毫的感情,他仿佛是另一个太皇老祖,冷眼看一切惨剧的发生,总算让自己的人生走上原来的轨道。

    这一世,他也死了,他算计一切,没有任何情感,为自己争夺气运,然而他的友人抛弃了他,江雪、洛花音、席应情,他所在乎的每一个人都离他而去。

    最终,他在夺帝之战中死在太皇老祖之手。

    他忘情,太皇也忘情,太皇先他一步,占据提前修炼的优势,最终击败了他。

    江南的目光更加沧桑,不知不觉间他在仙光中活了几十万年之久,又一具尸体从望仙台的路上跌入尸海。

    “仙道难求……”

    他将自己这一世的记忆斩去,害怕自己会在后面一世接着一世的记忆中迷失自己,不过第一道台阶仙光中的记忆,他却不忍斩去。

    “太皇老祖在望仙台的路上悟出玄都忘情,炼就三世身,往世、来世、今生……来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我只求今生,只修今世!”

    江南心中一狠,斩去第一道台阶仙光中的记忆,迈步走入第三道台阶的仙光之中:“我要以今世身,迈入望仙台,问鼎仙道!过往种种遗憾,就让它成为过往,不去弥补,来世种种期待,就让它成为来世,无需强追!”

    “我只活在今生!”

    “我要今世成仙,一条命走到底!”

    ————不求来世,只活在今生,道友们,为自己的未来努力吧!顺便求月票~,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