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五百三十四章 教主威武

第五百三十四章 教主威武

    这里是冥土第三重的必经之地,冥土神帝临死前,肯定会备有强兵猛将,守护三途河,避免自己刚死便被其他人把自己的坟给挖了.

    有资格巡视帝陵三途河,避免外敌入侵的神将,一定非同小可,即便死后也是极为可怕的存在!

    这艘大船的船体表面缠满了锈迹斑斑的锁链,江南三人看去,只见那些锁链上还捆着一具具尸首,有的早已腐烂多年,已经变成枯骨,有的尸身却还未腐烂,依旧新鲜,甚至还有人尚且活着,有气无力的被挂在船体上,应该是不久前试图独力渡河的强者,被这些巡察三途河的神将擒拿,捆在船上示众。

    艺高人胆大,除了江南、花镇元等人之外,也有着强大的高手来到这里,他们有些人自然是不惧三途河,想要不靠行真佛陀的庇佑独自过河,只是时运不济,结局很凄惨,他们遇到了巡视三途河的楼船大舰,没能逃出厄运。

    这艘楼船大舰气势汹汹而来,以天地辟易之势向江南三人撞去,待大船来到他们前方十里之地,这艘船已经大得充塞天地,将他们的视线挡得干干净净,除了这艘船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任何事物!

    “真龙锏!”

    花镇元手中双鞭飞出,这真龙双锏似锏似鞭,乃是真神级别的龙王脊梁骨炼制而成,威力极端强大,花镇元仗着此锏从神尸魔尸中杀出重围,其威力比荡魔剑并不逊色,甚至在变化之上,还要胜过荡魔剑一筹!

    双锏腾空,化作双龙,向楼船上的神魔之尸汹涌扑去,与此同时,妙谛小和尚将降魔杵祭起,降魔杵横空,这件法宝前头无比粗大圆润,如同一个大西瓜,越往后越小,上面布满种种梵文图案,一动之下,雷音大作!

    而在降魔杵之后,虚空中浮现出一尊降三世明王的虚影,四面八臂,八只手一起抓住这把降魔杵,狠狠向船上的神魔群尸扫去,大有群魔辟易,一杵降服万尸之势!

    突然,船头站出两尊浑身披挂破破烂烂的铠甲的神将,手臂抬起,两只大手遮空,探手一抓,真龙双锏和降魔杵轰轰打在这两尊神将的手心之中。

    那两尊神将手臂晃动,身躯也自晃动一下,但双腿却纹丝不动,仿佛钉子一般钉在甲板上。

    “两尊天神……”

    妙谛小和尚和花镇元两人眼睛直了,倒抽一口冷气,这艘楼船大舰上随便站出两尊神将便是天神之尸,而其他屹立在船头的神将足足有上百尊之多,更何况端坐在中央的那尊恶佛还未动弹,只怕比这些神将的实力还要高明强大!

    嗤——

    剑光横贯长空,江南全力催动荡魔剑,一剑破空而去,笔直如柱,冲破两尊神将的封锁,向端坐在大船中央的那尊恶佛眉心狠狠刺去!

    那尊面目狰狞的恶佛抬起一根手指迎着剑光点来,只听铮的一声,剑光破灭,一重重剑光崩溃,眨眼间荡魔剑的所有剑光瓦解,又变成一口滴溜溜转动的剑丸!

    “奉上谕!”

    楼船大舰之上,突然一尊神将越众而出,手捧一张金榜,唰的一声展开,金光灿灿,那神将尸身面无表情,眼眶深凹,声音沙哑道:“奉上谕:南斗兵部琅琊水师,镇守三途河,但有入侵,先定其罪,当场正法,格杀勿论!”

    金榜上的字迹金光大放,有一种深沉的帝威弥漫,随即那神将将金榜合拢,呆板的声音传来:“尔等冲撞帝陵,惊扰神帝卧寝,罪该万死,今就地正法,曝尸船头示众万年,尔等可心服?”

    “我不服!”

    花镇元连忙高声叫道:“冥土神帝早已亡故不知多少万年,如今的神帝是光武神帝,你用冥土神帝的圣旨来定我的罪,岂能让我心服口服?有本事,你拿出光武神帝的旨意来!”

    “乱臣贼子还敢狡辩?杀!”

    楼船大舰轰然撞来,江南三人连忙向一旁躲避,那艘大舰撞碎虚空,三人刚刚闪身来到左侧,突然只见舰体一排排炮口闪起乌光,心中暗道一声不妙!

    轰轰轰!

    一道道黑光从楼船大炮中激射而出,轰得虚空粉碎,光有多快,这种攻击便有多快,只在一瞬间,他们便遭到楼船大炮的打击!

    一道道乌光粗达里许,将他们笼罩!

    这种大炮的威能虽然远不如灭神魔光炮,但威能也非同小可,威能完全绽放的话,可以轰杀神魔。

    好在这艘楼船上的神将早已经死亡,法力消散,只是用魔气灌入大炮之中激发大炮的一部分威能而已,否则这一轮炮光轰下,即便是神体也会灰飞烟灭!

    花镇元、妙谛小和尚和江南三人各自催动法宝抵挡,被震得气血翻腾,却在此时,船上一只只大手探下,三人竭尽所能,使出浑身解数,对抗这些大手的擒拿。

    即便他们三人都是年轻一辈中的精英存在,战力媲美神魔,但此刻面对这些天神之手也无法摆脱这些攻击,被逼得防御圈不断缩小。

    轰轰轰!

    大舰光炮再次轰来,江南三人被打得几乎毫无还手之力,防御顿时被攻破,一只只大手抓下,将他们抓在手中,狠狠一掼,摔在甲板上。

    江南三人正欲翻身暴起,逃脱控制,突然一杆杆战戈架在他们的脖子上。

    “两位施主,我就说不要逞强,随我师尊渡河,现在吃瘪了吧?”妙谛小和尚哭丧着脸,叫苦道。

    大舰上那尊大佛自始自终都未曾动弹分毫,白惨惨的瞳孔从三人身上扫过,沙哑的声音传来:“将他们三人……嗯?将他们两人,洞穿琵琶骨,锁住一身神通,挂在船头,让他们哀嚎致死,我喜欢听这种声音。”

    那尊恶佛刚刚说出三人,突然改口变成两人,让花镇元和妙谛小和尚心中一怔,随即他们也感应到,江南的气息突然一下子消失了。

    他的气息荡然无存,刚才他的气血还冲天而起,旺盛无比,而现在,江南的气息彻底隐去,如果不用肉眼去看,他们还以为自己身边空无一人!

    江南明明就站在那里,他们两人都看得分明,但是楼船大舰上的那些神将尸身却对他视而不见。

    江南自然是封闭自己全身十万八千个毛孔,狱锁自身,甚至,他体内涌出浓浓的魔气和尸气,把自己变得如同死人一般。

    那几个神将尸身将战戈从他脖子上挪开,把他当成自己的同类,看得花镇元和妙谛小和尚羡慕不已。

    “这不公平!”

    花镇元连忙叫道:“为什么将我们二人示众而放过他?你们生前有眼无珠,死后也有眼无珠!”

    妙谛小和尚向那尊恶佛套近乎,笑嘻嘻道:“我佛,天下佛门同出一门,都是一家,你看我也是光头,你也是光头,说不定咱们还是亲戚呢。要不,你就放过我,我给你打杂……”

    几尊神将尸身上前,抬手取来一条条锈迹斑斑的锁链,不由分说便将两人的琵琶骨洞穿,这种锁链与江南曾经得到的捆神索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锁住一身神通变化,让人无法脱身。

    只是,这种锁链更为高等,比捆神索还要厉害许多,连神魔也能锁住,两人被洞穿琵琶骨,神通、肉身、神识统统被锁。

    他们二人一个是神体,得天独厚,早早的炼就神姓,一个是佛门万佛之祖看重的传人,也早就炼就神姓,不过这锁链连他们二人的神姓也给锁住,让二人都动弹不得。

    “江教主,你这是干什么?”

    花镇元看到江南取来一个玉杯放在铁链洞穿出的伤口边,接自己留出的鲜血,不由脸色一黑,怒道:“混蛋,有种你放我下来,我与你大战三百回合!”

    “花兄,借点血研究研究,你的血流也是白流,不要浪费了。”江南呵呵笑道,随即取出另一个玉杯,去接妙谛小和尚流出的鲜血。

    “你去将他们挂在船身!”一尊神将尸神拍了拍江南的肩头,喝道。

    “得令!”

    江南兴冲冲提起两人,将两人捆在船身上,花镇元和妙谛小和尚连忙叫道:“教主,你自己脱身了,切莫忘了我们!好歹咱们并肩战斗过!”

    “放心放心,江某是读书人,心肠软得很,怎么能忍心看着两位道友受苦?”江南嘻嘻笑道,返回大舰之上。

    大舰中心,那尊恶佛白眼翻动,喝道:“抽他们,让他们惨嚎助兴,壮我军威!”

    一尊神将尸身立刻站在船头,扬起鞭子没头没脑的向花镇元和妙谛小和尚身上抽去,打得两人惨叫连连。

    “威——”

    “武——”

    一尊尊神将尸身长声喝道,江南夹杂在群尸中间,也高声喝道:“威——武!”

    长喝声从滚滚的迷雾中传荡开来,在三途河上动荡不休,楼船大舰破开重重大浪,载着一船的神尸魔尸和江南,在皮鞭声和花镇元、妙谛小和尚的惨叫声中,向冥冥不可测之处驶去。

    “被这些神尸神将认为我与他们是一伙的,保命是没有问题了,但怎么救花镇元和妙谛脱身,这就是个大问题了……”

    江南喝了一声威武,心中暗暗盘算,只见楼船大舰驶向的地方却是冥土的深处,透过迷雾,隐隐可以看到河岸边的彼岸花,待走了不知多远,彼岸花消失,不知不觉间这艘大舰穿过冥土第三重,来到第四重!(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