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四百二十四章 万般凶险

第四百二十四章 万般凶险

    星月神宗,江南的太阳神化身径自跨入神宗山门,只见一道道人影冲天而起,却是神潜、李原空等人,挡住他的去路。

    “江掌教远道而来,所为何事?”神潜躬身道。

    江南如今已经是玄天圣宗的掌教至尊,在门派间的辈分上已经可以与其他大派的掌教至尊平起平坐,因此神潜也不敢称他为道友或师弟,改口以掌教称呼。

    江南欠身,道:“劳烦道友通知贵宗辅掌教一声,便说子川求见。”

    神潜等人对视一眼,道:“江掌教稍待片刻。”

    星月大殿中,辅文恭怔然,他在第一时间得知席应情战死的消息,不觉间泪染衣襟,举杯敬虚空,喃喃道:“世间又少了一位可以坐谈论道的道友。席兄,一路好走……”

    “师尊,江掌教的化身来了,在山门外求见。”神潜等十位弟子涌入星月大殿,纷纷躬身道。

    “不见!”

    辅文恭闻言,立刻跳将起来,连忙摆手道:“这小子此来,是要将我星月神宗也拉入战火,见了他,我神宗几十万年基业便会毁于一旦!不见,不见!你们去告诉他,就说我在闭生死关,快要走火入魔了,惊动了我,我便死了!”

    神潜等人对视一眼,走出星月大殿,相互商议道:“如今该如何是好?我们都曾经去过领袖峰,与江掌教坐谈论道,受过他的礼遇和指点。如今他宗门有难,前来求救,我们星月神宗若是不救,义气何在?”

    君梦忧突然道:“不如我们几人前去支援,是死是活,都算了结与他的一段交情。”

    “我们几人,如何能挡太玄圣宗的数万虎狼之辈?去了也是送死!”

    神潜摇头道:“除非恩师出马,带着咱们神宗的那些老怪物。请上两大镇教之宝,方能有活命的机会。”

    楚香香眨眨眼睛,笑道:“你们都不适合出面,师尊最疼我,这种伤人的事情,还是我来!”

    她径自飞临高空,距离江南尚有数百里,高声叫道:“江掌教见谅。我家掌教说他不在,他说见了你,他就死了!”

    这声音传遍群山,惊动了无数人,把辅文恭气得脸都绿了,呼啸冲出星月大殿,怒道:“小妮子这是谋反,要干掉我,自己做掌教不成?”

    这位中年儒士气急败坏,恶狠狠瞪了楚香香一眼。随即看向江南,遥遥拱手。皮笑肉不笑道:“江掌教,你的来意我已经一清二楚,道友请回吧,我不会把神宗几十万年基业拿来与你一起玩命!”

    江南站在山门前,闻言一怔,向楚香香投向感激的目光,朗声道:“辅文恭。龟儿子,老子今天来见你,来求你相助。你还推三阻四,还有没有长幼尊卑?”

    神潜等人正在暗暗佩服楚香香机智,听到江南突然破口大骂辅文恭,不由打了个冷战,暗道一声糟糕:“我师尊最好面子,江掌教若是低声下气求他,以言辞打动他,说不定他念在旧情就出手相助了。如今他大骂师尊,只怕江掌教走不出我神宗,便会被我师尊干掉了……”

    辅文恭脸皮涨红,无边魔气涌出,化作一张方圆百余里的漆黑面孔,狰狞凶恶,突然间探到江南面前,恶狠狠道:“你大爷的,有种你再说一遍?你再说一遍试试看,信不信老子捏死你?”

    “再说一遍你又能如何?”

    江南抬头对视,冷笑道:“我与摩罗什大哥八拜为交,结为生死兄弟,摩罗什是你师叔,我也是你师叔!我原以为你能坐上神宗之主的位置,靠的是胆识,靠的是义气,没想到我登门相求,你却推三阻四,畏首畏尾,甘愿做缩头乌龟,我不骂你又骂哪个?若非摩罗大哥被镇压在海底,他在这里的话,你敢放个屁出来?”

    辅文恭脸色阴晴不定,突然怒骂一声:“摩罗师叔,你大爷的,害得老子平白比这小子低了一个辈分!”

    他漆黑如墨的巨脸收回,阴晴不定,沉吟片刻,勉强笑道:“小师叔请回吧,我自会相助。”

    江南松了口气,拱手离去,道:“摩罗大哥我定然会竭尽所能救他出来,不过眼前这一关,还需道兄助我一臂之力。待灭了太玄圣宗,我向道兄赔罪。”

    “师尊,真的要相助玄天圣宗?”

    神潜连忙上前,询问道:“若是助了玄天圣宗,我神宗便会与太玄圣宗交恶,太玄圣宗灭了玄天圣宗之后,肯定要来灭我们!”

    “而且,太皇岂是那么好招惹的?如今他已经成神,更是无敌天下,无需亲自前来,只需催动神鼎便能将我们灭了千百次了!”

    一位神宗太上长老飞身前来,沉声道:“以我之见,不如把江掌教的故人,那个铁柱和苏晃打发了去,让他们二人去救援玄天圣宗。”

    辅文恭淡淡道:“就算我们不出手相助,太玄圣宗也会来灭我们,只是时间有早有晚而已。而且,嘿嘿,太玄圣宗即便不灭我们,八十年后的大劫到来,那可是谁都躲不过的灾难了……他骂得对,畏首畏尾,缩头乌龟,不是我辅老魔的作风!早死和晚死有何区别?就算要死,也要死得惊天动地!”

    神潜等人对视一眼,连忙问道:“我们派出多少修士前去助阵?”

    “既然是门派之间开片,自然是越多越好!”

    辅文恭眼中冒出可怕的杀气,挥手道:“要干就干一场大的,一是已经得罪了太皇和太玄圣宗,索性全派上下,所有人马一起上,轮了太玄圣宗!”

    神潜等人不由打个冷战,那位太上长老也暗暗咋舌,知道辅文恭动了杀机,急匆匆前去召集所有神宗弟子了。

    “早八十年死是死,晚八十年死也是死,不如就痛痛快快,轰轰烈烈的大战一场!”

    辅文恭仰望星空,默默道:“席道友,你我相交这么多年。多年友情,君虽去,友情尚在。君一路好走,辅某舍命相陪,你若是走得慢一些,说不定我还能追上你。毕竟,太皇那厮太猛了……”

    玄天圣宗,钟声悠扬响起。

    辅文恭率先率领星月神宗诸多弟子、长老、太上长老赶来。江南亲自接待,道:“辅道兄,小弟适才多有得罪,道兄勿怪。”

    辅文恭东张西望,疑惑道:“只有我神宗前来相助么?”

    江南笑道:“我师尊已经四处请人,神宗距离我圣宗最近,因此第一个赶来。”

    “有人陪葬也好。”

    辅文恭松了口气,突然神情微动,面色凝重道:“太玄圣宗到了!”

    江南衣衫轻振,环视一周。朗声道:“诸位前辈,师叔祖。随我一同看看太玄圣宗的气象。”

    众人陪伴他,一起飞上高空,向远处遥望。

    辅文恭看向前方,脸色微变,神宗一位太上长老面色惨淡,喃喃道:“凶险,实在是凶险……”

    圣宗之外。突然一片黑压压的乌云遮住半边天空,那是太玄圣宗的修士从远处飞来。

    这些修士布成七座太玄大阵,每一座大阵之中。皆有两尊尊掌教至尊级强者镇守,祭起两件镇教之宝,镇压大阵中枢,演化阴阳二气,化作双鱼,而这两尊掌教至尊级强者,便是镇压在鱼眼之处,一黑一白,泾渭分明。

    除此之外,还有十六位天宫强者,镇压太玄大阵各个阵法关键的阵眼所在,法力贯通大阵,又有近七百位神府八境的长老,分部阵法各处节点!

    又有七千五百余位,分布在阵法各处,法力汇聚在一起,如同汪洋大海!

    遥遥看去,只见这一座座太玄大阵,上有重重天宫,一座接着一座,巍峨壮观,下有一重重神府,密密麻麻,宏伟壮阔,阵法中有无数道台、神轮,千姿百态,流光溢彩!

    这一座大阵,便可以轻易推平一个门派圣地,更何况有七座之多?

    除此之外,还有靳东流乘坐华盖宝辇,琉璃玉挂,神采飞扬,宝辇华盖上空,悬浮着一座神鼎,鼎中神光喷涌,下方有十五位天宫强者伴随,头顶各有天宫冲天而起,化作重重宫阙神殿,有的两重天宫,有的三重,又有两位掌教至尊级人物也在其中,头顶各有六座天宫冲出,托起神鼎。

    而在这座较小的太玄大阵之中,靳东流的宝辇恰恰占据一个阴阳鱼眼,还有一位白发鸡皮的老妪手拄拐杖,站在另一个阵眼之处,头顶却有七重天宫,气息催动神鼎,压迫感之强,令人恐惧,赫然是一位绝世强者!

    而反观玄天圣宗,则只有十位天宫强者,加上洛花音这位掌教至尊级,也不过十一位,星月神宗除了辅文恭这位大高手之外,也只有六位天宫强者,还不够一座太玄大阵绞杀的份儿!

    辅文恭沉声道:“江道友,你如果只邀请我神宗前来助阵,那么我们两家都要灭门了!”

    “诸位道友放心,还有我青云宗,受洛道友相邀,前来助阵!”

    东方青云连天,诸多青云宗高手纷纷赶来,江南迎上前去,与诸多青云宗道人见礼。青云宗原来的掌教青云道人是个老好人,被太玄圣宗的高手假冒弑神谷六魔之名,在大海之上将青云道人斩杀。

    青云宗也险些因此而灭门,如今的掌教是一位天宫强者,名叫齐随云,人称随云道人。随云道人无论资历还是修为,都远不如其他门派的掌教。

    不过青云宗的底蕴尚在,青云宗的镇教之宝道祖剑并没有碎掉,五位天宫强者也一并前来,显然打算与太玄圣宗算算总账。

    突然,又有一座雄伟壮阔的圣楼飞来,朝圣宗诸多强者站在这座高楼的楼檐之上,密密麻麻,一位中年男子朗声道:“朝圣宗傅延宗,前来为江道友助阵!”

    江南一怔,上前相迎,谢过傅延宗,心道:“师尊是傅延宗的情敌,怎么居然能请得动他?”

    “玄天圣宗的人越来越多了!”

    武通道人面色凝重,看向玄天圣宗,低声道:“掌教,现在要动手么?若是玄天圣宗前来助阵的人太多,只怕对我们不利。”

    “不用。”

    靳东流微微一笑,自负道:“就算天下所有门派联合在一起,又能如何?我太玄圣宗的实力,已经足以君临天下,让他们支援,人来的越多越好,越多便越容易被我一网打尽!”

    他眼中闪露出一丝疯狂的光芒,笑道:“这一次,我非但要灭掉玄天圣宗,还要将所有敢于反抗我的人一网打尽!我要让江子川变成丧家之犬,让他在今后的残生中永远记住这一天,记住这个大痛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