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四百二十三章 高手不多,何以灭其满门?

第四百二十三章 高手不多,何以灭其满门?

    小光明界,滔天的战火依旧在燃烧,这个世界的大多数区域已经被地狱大军占据,还有源源不断的地狱大军开来,每一天都有数不胜数的魔神的虚影被召唤出来,投入到厮杀征战之中。

    原本的小光明界到处都是寺庙,供奉一尊尊大佛,此刻这些寺庙统统被捣毁,甚至连这些大佛也倒在血泊之中,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神殿,供奉着地狱魔神。

    小光明界的诸多僧侣不是被斩杀殆尽,便是流落到星空深处,躲避地狱大军追杀。

    原本的小光明界,此刻就是火海地狱!

    这片火海地狱之中,还是有抵抗的力量,在小光明界的边陲聚集了诸多小光明界的强者以及其他世界的高手,与地狱大军征战厮杀。

    他们在荒芜的星空之中建造了雄伟的城堡,抵抗下地狱大军一波又一波的攻击,这座堡垒早已被鲜血染红,堡垒前堆积了无数尸骨,甚至还有城中修炼魔道的大修士采集这些尸骨来炼宝。

    城堡前地狱大军布列成阵,足足有二十艘战舰横空,黑漆漆的炮口指向这座城堡,而在城前的大阵之中,只见那座大阵如同波浪般翻腾,赫然是一尊身高万丈的巨人身穿铠甲杀入大阵之中,大开杀戒。

    地狱一方与小光明界的诸多高手都在观战助阵,有巨人擂起大鼓,咚咚作响,两边的将士吼声连天。

    突然,城堡上空飞来一人,周身赤炎。四头四臂。仿佛是地狱高等神族。声音压过两边将士的嘶吼和战鼓之声,高声道:“二哥,三哥!”

    “原来是老七。”

    一尊雄壮的身影从城中升起,背负大斧,来到这怪人身前,摸了摸脸上的胡茬子,呵呵笑道:“老七,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还炼了这一幅古怪的化身?你来的正好,我们正与地狱大军决战,老六忍不住已经闯入阵中,我们几个正在与他压阵……”

    “大哥死了。”这四头四臂的赤炎魔神正是江南的化身,突然大哭道。

    石敢当呆了呆,颤声道:“你说什么?”

    他双手颤抖,取出一面玉牌,呆呆的看了看,突然跪在半空之中,双目无神。突然肩头忍不住抽搐一下。

    “二哥,七弟。你们怎么了?”下方城中,一个年轻秀士背负大竹筒飞起,又有一个白衣僧人站在一尊金佛头顶飞来,高声问道。

    “三弟,四弟,大哥……死了!”石敢当颓然,虎目含泪,木木呆呆道。

    下方正在厮杀征战的双方突然混乱起来,只见那陷入阵中的万丈巨人突然撞破大阵,与一个背负长剑的老者风风火火闯来,怒道:“你说什么?”

    “大哥死了。”江南抹去眼泪,木然道。

    “谁干的?”五魔林佐鸣声音沙哑,颤声道。

    “太皇。”

    “太皇!大哥与太皇决战,为何没有通知我们?”

    哈兰生大哭,怒道:“为何没有通知我们?为何不能推迟几年?推迟几年,我们弑神谷七魔能将太皇打得屎都出来!”

    “太皇说他等不了那么久,大哥也不希望你们去送死,因此孤身赴战。”

    江南沉默片刻,道:“五位哥哥,我需要你们,随我回元界吧。”

    五大魔头沉默得可怕,如同即将爆发的火山,石敢当涩声道:“你要我们怎么做?”

    江南抿了抿薄薄的嘴唇,一字一句道:“铲平太玄圣宗!”

    五大魔头衣衫猎猎,杀气腾腾,石敢当低声喝道:“我们走!”

    “诸位,大战在即,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城中,一尊大将飞上高空,沉声道:“你们乃是我麾下的五员最得力的干将,难道要临阵而逃不成?莫非你们不怕军法?”

    “什么狗屁军法?”

    哈兰生大怒,眼中凶光闪烁,正欲出手干掉这尊小光明界大将,江南摇头道:“六哥,按捺杀机,到了元界我给你发泄的机会!”

    哈兰生狠狠瞪那大将一眼,与石敢当等人飞驰而去,踏上回元界的道路。

    “我要杀个血流成河!”哈兰生抹去眼泪,恶狠狠道。

    九幽冥界,冥王城,江南的摩罗什化身来到九夷神族中的阳夷神族,阳逻面色冷峻,请他坐下,颇为冷淡道:“师弟好大的胆子,还敢回到我冥界?你伙同他人斩杀不死冥王,如今我冥界高手对你虎视眈眈,说谁人杀了你谁便是冥界之主!念在你我曾是同门,我不杀你,你请回吧。”

    他端起茶杯,径自送客。

    江南沉默,突然道:“掌教死了。”

    阳逻手掌一颤,茶杯跌落在地上,坐在宝座上久久无语,突然沙哑着嗓子道:“是太皇下的手?一定是他,否则谁能有这种能为……”

    江南诚挚道:“师兄,如今太玄圣宗要灭我玄天圣宗,宗门覆亡在即,还请师兄念在掌教的旧情……”

    “我与玄天圣宗早已经恩断义绝,没有了半分情感!师弟,你莫忘了,我已经在神魔结界中助了你一次,偿还了席应情的恩情!”

    阳逻脸色无比寒冷,森然道:“我是魔族,是神族,而你们是人族,我们两族世代都有血海深仇,而且你还杀了我魔族的神,我如何会救你们?我如今被阳夷神族器重,许以下任族长,位高权重,以我的才干,将来我必然是冥界之主!我岂会放下大好的前程,随你去人类的世界以身犯险?一不小心,我还会落得身败名裂!此事断无可能,你请回吧!”

    “二师兄,决战就在今日,你今天回去,还能见我们这些故人一面,明天去,你只能看到废墟。”

    江南起身离去,突然停下,转头道:“对了,掌教有孩子了,是个男孩,叫席重,是你的小师弟。”

    阳逻目送他离去,呆呆的看着空气,突然嘶吼一声,噗通跪坐在地上,无声恸哭。

    “族长,我恩师死了,要去一趟玄明元界。”他来到阳夷神族的神殿,伏身道。

    阳夷神族的族长转过身来,凝视他的双眸:“你还对人族心有牵挂?莫忘记你的身份,你是我神族下任族长,也是最有希望问鼎神位的人物!”

    “我知道。”

    阳逻叩首:“我自幼孤儿,是师尊一手把我养大,他就是我的父母。父恩师恩,其重如天,杀他便是杀我父母,此仇不共戴天!”

    老族长沉默片刻,静静道:“你要多少人?”

    “越多越好!”

    阳逻咬牙切齿道:“这次的对手,实在很强大!高手不多,何以灭其满门?”

    玉琉璃界,无数圣庙林立,簇拥一座佛门殿堂,殿堂中青灯幽幽,玉生香突然轻声笑道:“花音,你来晚了,我如今已经是佛前的菩萨了。如今我断绝七情六欲,苦守青灯,陪伴我佛,将来我为佛母菩提,得至善妙果。你又来扰我清静,不过你扰不乱我的内心了。”

    洛花音的化身依旧是女扮男装,站在大殿中央,仰望大佛和大佛脚下的菩萨,双手合什,虔诚道:“玉菩萨,你贵为佛母,手下有百万僧兵,忍心看花音将死而不救么?”

    “是非善恶,生生死死,都在一念之间,一切都是皮相。”

    玉生香浅笑道:“譬如说你是女子,我却曾心仪于你,便是沉迷于皮相,乱了本心。所谓生死,如露如电,转瞬即逝,一转眼也就过去了。”

    “玉菩萨,我有一时不解,敢请教菩萨和佛。”

    洛花音抬起头来,轻声道:“我佛为何要转生?”

    玉生香怔然,平静无波的心境突然杂乱如麻,七情六欲涌上心头,不知如何回答,洛花音起身道:“我需要你,随我走吧,来世我为男子,你为女子,我娶你。”

    玉生香眼泪如珠,仆娑仆娑跌落莲花宝座,从大佛座下起身,破涕为笑:“你不要骗我!”

    大佛震动,突然开口道:“佛母,这次你能了断尘缘么?”

    玉生香回身拜道:“我佛,我此去归来,便是佛母,下一世时,我要做她的妻子,不再礼侍我佛。”

    大佛点头:“你去吧。”

    冥界太公府,姜柔歉然道:“花音,如今我弟姜维主掌太公府大权,连我爹都惧他三分,我帮不了你。”

    元界大海之上,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噗嗤笑道:“你在这里再转悠百年,也找不到我天府所在,我天府藏的隐秘得很,就算是百晓楼也不知我天府的方位!”

    江南的太阴化身循声看去,只见霞光万道,两头巨兽拉车,诸多妖娆女子簇拥在车中,环绕在一位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周围。

    那大汉光着膀子,只穿一个兽皮大裤衩,把脚搬在面前,一边抠脚一边笑道:“江掌教,你我虽有交情,我也看太玄圣宗和靳东流那小子很不爽,很想推平太玄圣宗,但是我天府中的老家伙吩咐我说,我天府虽然上承神恩,但是依旧干不过太玄圣宗的那一票土匪,所以,你来了也是白搭!你回吧,他们不肯见你,连我都是偷偷溜出来的!”

    江南拱手道:“秦兄,我能补全贵府的玄黄一气自在经。”

    虚空突然裂开,露出里面广阔无垠的空间,一个苍老的声音道:“让他进来罢!若是江掌教真的能够补全玄黄一气自在经,我天府的这些老骨头给江掌教卖一次命又能如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