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四百二十一章 天若有情天亦老

第四百二十一章 天若有情天亦老

    席应情给太皇的压力太大了,他已经可以与太皇老祖正面抗衡,逼得太皇不得不使出自己的底牌,现出三世化身。

    玄明元界中,已经没有人能够逼得他们全力出手,甚至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战力到底有多么恐怖。

    像他们这种存在,除非去其他世界挑战神魔,否则便只能独自摸索,搜寻前进的道路。

    而如今,两大绝顶强者全力以赴搏杀,激励他们不断前行,不断激发自己的潜能,让自己不断提升,不断突破极限!

    两人在战斗之中,修为实力非但没有丝毫减弱,反而随着时间推移他们的修为实力也在不断提升之中,提升的进度几乎一样!

    不过,这时候太皇修为境界高的好处便展现出来,任由席应情如何提升,始终还是在天宫八重的境界,最多让紫霄天宫境界趋于圆满,而太皇却是已经踏足在半神的境界,继续提升便会让他越来越接近神明!

    他若是跨越到神明的境界,修为实力便会成倍成倍的增加,量变变为质变,而席应情却始终在量变之中,法蜕变成神!

    这就是太皇老祖的算遗策之处,哪怕席应情再如何天资卓越,再如何妖孽惊人,始终法跨过圆满的境界,先他一步修成神明!

    他放任席应情成长到这一步,为的便是这一刻!

    席应情的确惊采绝艳,的确才情横贯当世,他的不舍天功已经达到足以与太皇抗衡的地步。他的才情即便是太皇也稍有不如。但是境界上的差距摆在那里。让他没有时间突破!

    席应情显然也明白这一,他加明白,如果太皇先他一步成神自己会有怎样的后果,以太皇的脾性,不会再给自己留下时间去修炼,去超越,太皇若是成神,第一个便会将他斩杀!

    因为。他已经超出了太皇的掌控,太皇不会留下一个超出他的掌控的对手!

    轰!

    席应情周身气血燃烧,法力一瞬间提升到极,他在不断燃烧自己的气血,燃烧自己的法力,以前所未有的战意推升自己的实力!

    咔嚓!

    太皇老祖被他一掌劈得手臂断裂,血肉迸飞,不过修炼到他这种境界,很少会遭到致命的打击,只见那些血肉立刻从太空中飞回。意图回到他的肉身之上。

    席应情伸手一抹,这些血肉还未飞回。便嘭嘭炸开,凝聚血肉的道则统统破碎成灰!

    森罗印在他的掌下迸发出强的威力,压制太皇老祖,让太皇老祖不断受伤,他是在燃烧生命去战斗,力求在太皇老祖突破成就神明之前,将太皇击毙击杀!

    嘭——

    太皇老祖的前世化身被他一掌生生碾碎,化作玄黄二气,这道玄黄二气再次凝聚,随即被席应情遥遥探手一抓,从他头顶扯了出去,双手一错,一个巨大的磨盘出现,将这道玄黄二气生生搓成灰烬!

    如今的席应情已经强到压制太皇的境地,让所有人都不禁变色,不舍天功终于被他彻底完善,这门功法的强大之处被他发挥得淋漓尽致!

    心中越是不舍,这门功法的威力便越强,对妻儿的不舍,对圣宗的不舍,最终化作不舍得死,不舍得离开人世的动力,促使他以强的姿态战斗,去杀伐,去拼搏,去压制太皇老祖!

    “这一战,我法参与其中了。”

    太阳之中,金乌之卵中的妖神沉默片刻,摇头道:“如果我出世修成妖神,尚可以与他们一战,但是现在,还不是我出世的时候。我需要忍耐,隐忍,静候最佳的时机!”

    妖皇心中悚然,即便是妖神炼成了浑天大阵,也自认为不是现在的席应情和太皇老祖的对手,打消了出手的念头,这说明此刻的席应情与太皇是何等恐怖!

    “老祖,你看他们二人,究竟哪个能够胜出?”妖皇问道。

    妖神沉吟片刻,道:“四六之间,若是席应情能够在太皇成神之前斩杀太皇,自然是席应情胜出,若是太皇成神,席应情必败疑。不过,太皇的赢面还是大一些,因为他已经到了成神的边缘,席应情越强,让他突破成为神明的速度便越!不能在他成神之前将他斩杀,席应情必死疑!”

    在场隐匿在暗处的诸多强者之中,很少有人能够看出这一,他们只看到席应情大展神威,将太皇老祖打得遍体鳞伤,打得太皇几乎没有还手之力,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

    星带在两人之间的战斗中不断湮灭崩坏,许多方圆万里数万里乃至于数十万里的大陆,悉数被毁在两人的战斗之中。

    甚至,他们二人冲入一座方圆数百万里的大陆之中,那片大陆俨然是一个完整的天地,有山水湖泊海洋,还有空气,甚至还有诸多妖族生灵在其中繁衍。

    但是下一刻,这个完整的天地开始四分五裂,虚空崩塌,将这片方圆数百万里的天地统统吞噬!

    两人的战斗,甚至把他们的神通烙印在虚空之中,宛如一个小小的帝战之地!

    他们的战力已经是神,已经是魔!

    “太皇怎么还没有死?”

    江南心中焦急万分,死死的盯住战场,他深知席应情目前的状态不可以长久,席应情是靠不舍天功,燃烧性命和气血提升战力,可以压制太皇,但若是法斩杀太皇,持续的时间越久,对席应情便越是危险!

    甚至,即便席应情能够斩杀太皇,这一战之后,他也会虚弱不堪,绝对会大病一场,百十年都法恢复元气!

    若是他拼光了自己的气血和寿元,席应情甚至会累死在当场!

    席应情手起掌落,轰。轰轰。一掌接着一掌盖落。他如同是一尊天神,掌如巨锤,而太皇则是一块铁,不断在巨锤下锤打磨练,却始终法将这块铁击碎!

    他又像是一座大熔炉,而太皇则是炉中的灵丹,借助熔炉的火力来把自己这个灵丹炼得晶莹剔透,不含一丝污垢和杂质!

    嘭——

    太皇周身血肉模糊。被席应情连续数十道森罗印盖下,身躯突然嘭的一声炸开,他的气血比旺盛,血肉繁衍,眨眼间炸开的肉身在太空之中化作一个巨大的血肉之球!

    这颗血肉之球中,一神光不灭,蕴藏他的神性,他的神性已近圆满!

    席应情欺身近前,一掌切开这个血肉之球,直奔太皇神性而去。要将他的神性毁灭,让他形神俱灭!

    却在此时。这颗血肉之球中爆发出令人恐惧的悸动,浩瀚的神威喷涌而出,血肉之球在飞速坍塌,向中心塌陷,不断凝聚!

    太空之中,仿佛响起了神明之乐,数天女奏响道音之曲,数天神魔神临空赞美,宣扬神明的伟大和造化。

    席应情依旧一掌切向中心的那道不灭神光中的神性,一往前,丝毫不为外物所动。

    这时,只见那个血肉之球缩小到了极限,下一刻,一只手掌突然出现,挡住席应情的这一掌。

    血肉蠕动,骨骼形成,围绕太皇神性的神光渐渐变化,变成了大脑,头颅飞速衍生,血肉铺在皮肤之下。

    太皇的双眸空空洞洞,偶尔闪现出复杂的人类情感,但是这些人类情感对他来说也只是工具,有助于他推演他人的心理动向,推算出他人的弱。

    太皇成神了。

    他在席应情的压迫之下,终于神性圆满,成就了神明!

    江南心中一沉,突然又生出一丝希望,高声喝道:“太皇老祖,你已经成神,达成所愿,为何还不住手?”

    “为何要住手?”

    太皇老祖向江南看来,面带微笑,一掌将席应情打得吐血倒飞而出,含笑道:“我才刚刚成就神明,需要借助一个强有力的对手来熟悉一下神明的力量,助我度过虚弱期,现在停手,岂不是还需要我再修炼个几年才能度过这个虚弱期?”

    江南心中一阵寒冷,他终于在此刻了解了太皇,了解了这个对手。

    任何东西,包括他的亲人妻女,甚至他的敌人对手,都是他所利用的工具,席应情现在就是他的工具,他要物尽其用,榨干席应情的生命力和战斗力,让自己彻底完成这个蜕变!

    席应情被他的神力将血肉从骨骼上剥离,这些血肉直接粉碎,任何灵性都被抹杀!

    太皇成神了,暴增的法力和力量让他完全压制了席应情,他仿佛是情的天道,没有任何一丝情感能够左右他的心智,即便席应情一次又一次燃烧自己的气血和寿元,将自己的战力提升到一个又一个巅峰,即便席应情浑身是血,也不能改变他磨练自己法力,度过虚弱期的想法。

    “双郡主,我们来晚了。”

    万龙巢中,应双与三尊龙神突然驾驭一艘楼船出现,那三尊龙神抬头仰望太空,脸色突然微变,其中一尊龙神摇头道:“你要我们相助,铲除太皇老祖,现如今以我们三人的实力已经法办到。”

    应双也感应到太空中的战斗,焦急道:“此次是难得的机会,若是能够铲除太皇,必然会得到江南的友谊,与一位转世的神尊结下友情,对我应龙世界好处极大!你们不动手,等到席应情死了,再动手就晚了!”

    一尊龙神摇头道:“郡主见谅。就算我们三人联手助阵,也只能陨落,太皇已经成神,战力远非我们所能企及,上去就是送死。玄明元界多出一尊神明之事,我们需立刻回去禀告,请高层定夺。”

    三尊龙神驾驭楼船离去,应双咬了咬牙,却又可奈何:“子川,我帮不得你了……”

    “天若有情天亦老,席应情,你输了。”

    太皇老祖微笑,一掌盖落,将席应情的双臂打断,肋骨碾碎,另一只手掌轻轻飞起,盖在他的头顶,轻声道:“你的才智没有输,你的不舍天功也没有输,但是你这个人输了,输给了我。因为你还有情,只要你还有情,你便还是人。凡人,又怎么能成就神明呢?”

    “一个人一生之中只能输一次。”

    太皇收手,负手而立道:“我看你心中还有不舍,舍不得立刻死掉,所以我没有将你彻底毁灭,你回去准备后事罢。我也要去了,你死了,这个玄明元界,已经再也没有值得我留恋的东西了……”

    他飘然而去,消失在虚空之中。

    席应情脸色苍白,身形踉跄飞起落在江南身边,卷起江南向元界主星而去。

    江南感觉到,这位圣宗掌教的体内,已经没有任何生机了,只剩下对亲人的眷恋不舍支撑着他没有立刻死亡。

    舍不得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