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四百一十九章 不舍天功

第四百一十九章 不舍天功

    “席应情向太皇老祖挑战?”

    天风书院的天竹院长惊讶万分,头顶一卷宝书哗啦啦翻动,笑道:“如今这两大巨头终于要动手了,好得很,好得很,他们二人无论哪个死了,对我天风书院来说都是一次难得的发展机会!”

    妖神宗内,妖皇眼中寒光一闪,周身有一根根巨大的金桩耸立,弥漫深沉妖气:“席应情,可惜了,你没有死在我的手中,最好你们两人能够两败俱伤,让我坐收渔人之利!”

    明皇宫的这一代明皇纪绍棠也得到消息,目光闪动,沉吟道:“席应情与太皇老祖决战天外么?这倒是一件大事,两人胜负,决定两派胜负,先观望观望,等待这一战的结果,再决定站到哪一边……”

    星月神宗,诸多长老、太上长老济济一堂,面色凝重,看向辅文恭,神潜忍不住道:“掌教师尊,咱们不要帮一帮玄天圣宗么?”

    “如何帮?”

    辅文恭木然,道:“摩罗师叔被镇压在南海的海底,如今天下能够参与到两大绝顶高手之间的,再无一人。太皇暗算摩罗师叔,我神宗最强的便是我,但以我的实力,还远不是太皇对手。太玄圣宗还不至于灭我神宗,但是如果帮了玄天圣宗,我神宗必遭灭门!”

    他涩然道:“我神宗传承至今,万万不能在我手上没落败亡。你们近期不要下山,我神宗韬光养晦,不做出头鸟。期望能够平安度过余下的八十年……”

    这一天。神秘的天府。古老的天魔堡,法华寺,拜月宗,朝圣宗,龙虎宗、南海等等名门大派,各大圣地,悉数得知这一消息。

    整个玄明元界都被震动,两大绝顶高手。一个是雄踞第一人宝座已有千年之久的太皇,一个是后学末进,风华绝代的席应情,终于要碰撞了。

    这些门派圣地也不乏有其他心思,有人期盼太皇获胜,有的希望席应情逆境崛起,也有的希望他们两败俱伤,但是,却绝对没有哪个门派敢参与到这场大战之中,都是在观望。静候结果。

    这三天时间内,江南一直在熟悉掌教所要管理的事务。稳定圣宗局势。

    他的修为境界不高,目前是神府八境的昆仑境。

    这在历史之中,通观各派,也从未有过修为如此之低、年纪如此之轻的掌教。

    他的肩上背负着难以想象的重担,甚至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假如席应情战死,他该如何面对太玄圣宗的反扑。

    江南留在地狱魔元秘界中的森罗大帝化身、摩罗魔神化身和赤炎魔神化身,已经动身离开地狱,飞速赶来,只是一时片刻间还赶不及回到圣宗。

    而与此同时,他还与岳幼娘、洛花音以及圣宗其他天宫级强者,联手炼制一座封禁大阵,虽说他紫府中收藏的神金都已经炼成星核,但江南还是留下了对自己最为重要的五色金,

    他是以五色金炼制封禁大阵,这座大阵可以说即便是太皇老祖亲自出手,也无法破去。

    除了封禁大阵,江南还炼制两座剑门,与自己原来从君天道人那里得到的剑门一起凑足三座,足以布下一座剑门诛神阵。

    不仅如此,他还炼制了五百面阵旗,有着诸多长老太上长老相助,这些阵旗统统提升到天宫之宝的层次。

    江南甚至还想炼制两座星门,如果有了星门,玄天圣宗随时可以离开主星,去其他星球避险,只可惜炼制星门需要的时间太长,短时间内无法炼成。

    这一战,席应情并未通知石敢当、天机秀士和林佐鸣等人,弑神谷的几个魔头尚在小光明界历练。

    圣宗一片风平浪静,即便是往日喜欢热闹的洛花音这个女魔头,也罕见的平静下来,默默的与江南一起炼制法宝。

    “子川,我交给你的那面镜子还在么?”

    乱空大阵的五百面阵旗炼好之后,洛花音向江南静静道:“我想看看我斩去的那些记忆。”

    江南取出自己珍藏的那面明镜,默默交给洛花音。

    洛花音凝视这面明镜,从前的过往,种种痛苦统统回到她的脑海之中,她哭求席应情去救恩师,席应情近乎冷酷的吐出两个字,“不救。”那个声音又在她脑海中响起。

    她又看到自己大闹玄天圣宗的情形,在绝望中发泄自己的愤怒,一次次声嘶力竭的怒喝:“师兄,你出不出手?”

    最终,席应情还是没有出手去救玄幽道人,而是将她镇压在纯阳无极钟下。

    “师妹,给我几百年时间……”

    “将来,我会证明给你看!”

    那个近乎冷酷无情的男子这样对她说道。

    洛花音身躯颤抖,两行清泪跌落尘埃,喃喃道:“现在才过了一百多年,太早了,太早了……”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终于决战的日子来临。

    “子川,陪我走一走罢。”席应情出现在江南身边,静静道。

    这三日以来他一直在闭关之中,在寻求最后的突破,让自己的内心宁静,以最佳的状态去迎战太皇老祖。

    两人并肩走在玄天圣宗的群山之中,席应情指点圣宗的江山,笑道:“我圣宗创立迄今,已经三十万余年,历经战火,往日的许多遗迹已经不在了。不过我还记得我师傅告诉我,那里曾经是宣誓台,我祖师的祖师在那里宣誓,抗击冥界魔头。”

    “那边则是洗剑谷,曾经我圣宗有一位天才横溢之人陷入魔道,杀人无算,为祸天下,当时的掌教是他的恩师,心怜爱徒,不忍杀他,最终倒在他的剑下。那位前辈终于幡然悔悟。嚎啕恸哭。血泪化作一片山谷湖泊。他便是在那片湖泊前放下自己的杀戮之剑,每日擦拭自己的宝剑,终身没有离开过那片山谷。”

    “还有那里,那是绝情崖。我师尊告诉我,曾经有一位圣宗掌教爱上了一个魔门的女魔头,内心纠缠纠葛,因此开辟绝情崖想要忘记那位女魔头。后来他还是没有忍住,偷偷在绝情崖上与那女魔头幽会。被传为笑谈。”

    ……

    席应情一处处向江南介绍,不过他所介绍的遗迹早已经毁灭在圣宗古往今来经历的大劫之中,尤其是冒牌弑神谷六魔一战,将圣宗绝大多数的灵山毁灭,眼下的群山都是从外界搬运而来,全然没有了从前的景象。

    承载圣宗古老历史的灵山和遗迹,早已灰飞烟灭,只剩下了宗主峰。

    宗主峰经历不知多少场大劫,即便是掌教至尊战死,这座灵山也依旧未倒。山上的纯阳无极钟,钟声清越。悠扬传响至今。

    江南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席应情显然陷入从前的回忆之中,从他的话语中,江南能够听出这位年轻的掌教的内心依旧未曾平静,他的道心已经乱了,糟糕得一塌糊涂。

    两人走过圣宗的山门,走过最南面的望江峰,江南听着席应情说着圣宗一段段往事。

    最终,他们来到领袖峰上,席应情遥望翠云宫,看到宫内慕晚晴抱着自己的孩子,脚步不由停了下来,想要进去,却又迈不动脚步。

    江南能够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那股浓浓的不舍的情绪,席应情不舍,不舍圣宗,不舍眼前的一切,他伸出手似乎想要抓住眼前的一切,却什么也没有抓住。

    “子川,我们走吧,去见证我与太皇一战!”

    席应情转身,迈步向天外走去:“我师尊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看了洛师妹一眼,然后去迎战太皇。今天,一百多年过去,我也要去了!”

    慕晚晴也在这一刻转过身来,眼中噙满了泪花。

    “叫爹爹……”她向怀里的孩子苦笑道。

    她怀中的孩子在咿咿呀呀,说着不明意义的话。

    江南回头看了圣宗一眼,跟上席应情的脚步,随着他们渐渐离开主星,江南越来越感觉到席应情的不舍情绪越发浓郁。

    他气息在渐渐发生变化,这种变化是由他已经破碎的心境引起,对圣宗的不舍之情,对妻儿的眷恋之情,让他放纵于情,沉醉于情,最终开始蜕变。

    心境破碎,但是他的战意却越来越强,把不舍,把感情,把眷恋,化作自己奋斗的动力,化作战斗战胜的**!

    这股**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惊人,江南看到一座座天宫从席应情背后升起,八座天宫连成一片,如同浩瀚天庭一般壮阔!

    天庭中的无数神和魔,在这一刻仿佛活了过来,被席应情的情绪侵染,在振臂高呼!

    “战!”

    这些神魔的虚影在天庭中呐喊,影影幢幢,数不尽数。

    “战!”他们高呼,仿佛呼唤出席应情的心声!

    这是神魔般浩大的法力,支撑席应情去战,去拼搏,去迎战太皇老祖,去战胜不可能战胜的存在!

    江南怔然,这是席应情生命中最为光辉灿烂的时刻,让他看出一条不同于太皇老祖玄都忘情的道路,太皇老祖的玄都忘情算定一些,谋定后动,以绝对的把握绝对的实力来获得胜利。

    而席应情在这一刻却是要以心中的不舍作为动力,以生命的光辉去拼搏去求生,去挑战危险,去战胜一切!

    两人走上了截然不同的极端,不能说谁的道路更加高明,却让江南看到了一丝反败为胜的机会!

    “席应情,你总算没有让我失望。”

    他们走到太空之中,不知不觉间来到星光纪劫破灭的主星残骸化作的星带前,四周是一块块悬浮在太空中的大陆,小的只有数千里方圆,大的则广阔数百万里,甚至还有空气和水流山川湖泊大海。

    太皇老祖站在一座森然挺立,如剑横插天穹的奇山之上,遥望席应情,含笑道:“你现在的状态,总算可以与我一战!”

    PS:席应情与太皇一战终于要来了,很难写,这一点猪承认,无论席应情还是太皇,都是猪狠下笔墨描述的人物,甚至有时候把自己感动的掉泪,不得不出去走走缓解一下情绪才能继续写下去。道友们,记得为席应情投月票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