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四百一十八章 中兴之主

第四百一十八章 中兴之主

    “第二个磨刀石,助你攀登更高的境界?”

    江南周身沐浴在雷劫之中,万千神魔虚空不断轰击,却被他周身溢出的玄黄太极图不断绞碎,这场大劫对于他来说并不困难,丝毫不能撼动他的心神。

    不过太皇老祖的这句话,却让他微微一怔,上下打量太皇,发现太皇老祖说出这话时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事实上,像太皇这种人一生之中几乎都没有开过玩笑,从前他说过的那些看似玩笑的话,都已经应验,比如他曾经当着摩罗什的面说摩罗什的智商是硬伤,后来摩罗什被他轻轻玩弄一个手段,如今还镇压在南海的海底。

    此刻的太皇老祖,的确有把他当做下一个对手的意思,这不禁让江南感觉到深深的压力。

    任何人做太皇的对手,都不会感觉到轻松,这个人已经没有了任何能够影响他决断的人类情感,他的思维意识超然,没有性格上的任何弱点,让人无形之中感觉到极大的压力。

    除非拥有绝对的力量碾压,将他击杀,否则很难铲除这个人。江南曾经打算向应龙大世界借几尊龙神,便是这个原因。

    太皇此人,有着令人尊敬之处,刚才江南陷入诸多天宫强者掌教至尊级强者的围攻之中,即便是击杀靳东流,也会被这些暴怒的太玄圣宗高手轰碎。

    但是,替江南挡下这一击的,偏偏就是太皇老祖,最不可能出手帮助江南的人。偏偏就出手了。

    这种胸襟气量。远非他人所能媲美。摩罗什不行,妖皇不行,龙皇也不行,似乎玄明元界之中,唯有席应情才能与他相提并论!

    “我会活生生打死你的。”江南处在万千神魔虚影的围攻之中,侧头想了想,向太皇老祖认认真真道。

    太皇微微一笑,悠然道:“你很有志气。不过待席应情死后,我太玄圣宗势必要灭了玄天圣宗,将玄天圣宗吞并,希望你能活下来。战帖我接了,你回去告知席应情,我会在三日之后于天外与他决战。”

    江南对他的气量也不得不叹服,躬身施了一礼,转身离去。

    太皇老祖目视他远去,只见万千天神魔神的虚影依旧在围绕他厮杀,而江南却如定海神针一般处在天界之中。闲庭信步般远去,不由得叹息道:“我太玄圣宗。怎么就没有这等出色的人物?这等人物,为何偏偏不是我的弟子?”

    诸多太玄圣宗的长老面面相觑,太皇老祖此言的确有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之嫌,不过即便是他们也能够看出,江南的确是风采逼人,将他们都比了下去。

    不仅是他们,即便是被太玄圣宗诸多高手寄予厚望的靳东流,在江南面前也浑然失去了光彩。

    江南在面对太皇老祖时,始终不卑不亢,太皇出手为他挡下诸多强者的攻击,他也在最后关头收了手。

    投我以李桃报之以琼瑶,江南便是这么做的。

    而反观靳东流,却在最后的关头施展乱空大阵逃遁而去,无论是在胸襟还是在气魄,抑或是胆识之上,都比江南逊色许多。

    而且,江南只身来到太玄圣宗,敢于在太玄圣宗的诸多强者和太皇老祖面前,要将靳东流打死,这种只身入敌营取敌上将首级的气概,要比靳东流胜出许多。

    最为关键的是,江南在面对靳东流和诸多天宫、掌教至尊级强者时,依旧没有乱了分寸,而是趁机突破到昆仑境,企图借着暴增的法力和实力,一招将靳东流击毙,虽然未能竟全功,但这种谋略,的确值得他们钦佩。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他们依旧认为江南是年轻一辈中最为出色耀眼的人物,没有之一!

    靳东流虽然从前风华绝代,但现在终于被人压下去了,大师兄的光芒褪去,变成了第二。

    “三日之后的一战,我必将成神。”

    太皇老祖环视一周,微笑道:“我成神之后,不会再回太玄圣宗。东流,现在你便是太玄圣宗的掌教至尊!”

    虚空晃动,靳东流面带愧色,走了出来,迟疑道:“师尊……”

    他在最后关头施展乱空大阵从江南手底逃脱,道心已经近乎破裂的边缘,再也无法维持大宗师的心境,心境告破,他也没有颜面现身,因此躲入虚空只红,不敢出来。

    不过他听到太皇老祖宣布他成为太玄圣宗的掌教至尊,还是走了出来。

    太皇老祖微微招手,只见高悬在太玄圣宗上空的那口神鼎飘起,落入靳东流的手中,道:“掌控此鼎,便是我太玄圣宗的掌教,东流,从今往后,你便是我太玄圣宗的至尊,八百灵山,七十二秘境,五万三千弟子,四千八百长老,一百二十七位天宫强者,十六位掌教至尊,圣宗下辖的三千国度,统统归你统御。”

    他面色肃然:“你掌控此鼎,便拥有生杀予夺大权,神鼎一出,无人不从!祝师妹,你出来!”

    神鼎之中,神光氤氲,托起一位老妪从鼎中飞出,落在靳东流身后,躬身侍立。

    这老妪的气息无比恐怖,甚至还要凌驾于在场任何人之上,赫然是一尊堪比妖皇的天宫七重强者,距离天宫八重只有一步之遥!

    “祝师姐!真的是祝师姐!”

    有一位白眉白须的长老认出这老妪,身躯巨震,失声道:“她不是已经坐化了么?”

    武通道人也失声道:“祝师姐,我也听闻你已经死了,整整五百年,这些年你依旧还在我圣宗之中?”

    能够认得这老妪的人,往往是一些寿命已经有六七百岁的老怪物,而其他新晋的长老和弟子。对这老妪则一片茫然。浑然不知这老妪的来历。

    这老妪名叫祝妍婷。乃是一位早已消失的人物,她与太皇老祖是同一个时代的人物,被誉为太玄圣宗的圣女,也是一位神通广大之辈。

    不过那个时代,太皇老祖君临天下,又有玄幽道人、摩罗什交映生辉,她这个圣女的光芒完全被这三人遮掩。

    五百多年前祝妍婷坐化,从此从世间消失。只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位太玄圣宗的老一代圣女居然还活着,一直活到现在!

    “东流,今后你祝师叔便是你的左膀右臂,便是你手中的刀,我圣宗之中,但有不服你者,杀!”

    太皇老祖淡淡道:“我圣宗之外,但有不服你者,杀!今后。你便是我太玄圣宗之主,而我则在神界庇护。永保我圣宗昌盛!”

    靳东流跪伏在地,手捧神鼎,身躯微微颤抖,脸色黯淡道:“师尊,弟子……弟子……”

    他咬了咬牙,垂头道:“弟子败了……”

    太皇老祖微微一笑,淡然道:“一个人一生之中可能会赢许多次,但只能败一次,败就是死。你还未死,那就是没有失败。”

    靳东流怔然,细细体会这句话,随即苦笑道:“弟子的心境已经不如从前,有了阴影……”

    “那就亲手打碎这个阴影。”

    太皇森然道:“席应情一死,玄天圣宗再无阻碍,我给你如此大权,你还怕灭不掉玄天圣宗?害怕灭不掉区区一个江子川?”

    靳东流眼睛一亮,迟疑道:“师尊,江南是你将来的磨刀石……”

    “世间天才,千千万万,神界之中更是数不胜数,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太皇淡淡道:“你若是杀了他,我也很开心。”

    靳东流深深叩首,然后站了起来,神鼎高悬在他的头顶,光芒万道,直冲云霄天外。

    “拜见靳掌教!”

    哗啦啦!

    群山之上,无数太玄圣宗弟子纷纷跪伏下来,四千八百长老,一百二十七位天宫强者,十六位掌教至尊,甚至包括祝妍婷这位老得不能再老的老怪物,此刻也深深下拜,向那口神鼎叩拜,向靳东流叩拜。

    这一日,靳东流成为了太玄圣宗的掌教至尊,当今世上最为年轻的掌教至尊!

    “传令天下大派,席应情向我挑战,三日之后,我与席应情一决胜负生死!”太皇老祖朗声道。

    一个时辰之后,靳东流成为当今世上第二年轻的掌教至尊。

    玄天圣宗,江南居于宗主峰顶纯阳大殿的掌教至尊的席位上,手托纯阳无极钟,席应情站在他的身边,风满楼站在他的身后,玄隐道人、玄壶道人、玄青道人、玄恒道人等太上长老分立两旁,面色肃穆。

    其下则是洛花音、蓝山道人、屠道人、韩芳等诸多长老,而其他各大灵山的弟子则聚集在纯阳大殿前,一片肃穆。

    “席某愚钝,掌管掌教之位百余年,尸位素餐,虽然兢兢业业,殚精竭虑,但仍未能壮大圣宗。”

    席应情环视一周,朗声道:“而江南入我圣宗,方才改变气象,让我圣宗中兴,子川乃是中兴之主,今日我将掌教至尊之位传于他,诸位同门自当同心协力,共同辅佐,振兴圣宗!”

    他的声音不大,却传遍圣宗每一处角落,甚至连地底的那头老龙龟也听得清晰入耳。

    众人面色复杂,看着纯阳大殿中的席应情和江南。

    席应情缓缓脱下身上的道袍,轻轻披在江南身上,道:“子川,从你往后,你便是我圣宗的掌教至尊!一切为了圣宗,你要努力。”

    江南缓缓起身,心中沉甸甸的,喃喃道:“一切为了圣宗……”

    诸多长老、弟子、太上长老拜伏下去:“拜见掌教至尊!”

    月中了,诸位道友,帝尊强烈需要月票的支援吖,恳求道友们火力全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