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四百一十五章 我舍不得(求月票!)

第四百一十五章 我舍不得(求月票!)

    江南站在席应情的身后,他刚刚来到圣宗甚至没有回山便来寻席应情,无意中却将刚才的那一幕悉数收在眼底,慕晚晴刚才便是从他身边冲过去,抱着孩子带着哭腔离去,只留下令人心碎的背影。

    江南沉默半晌,静静道:“掌教,我回来了。”

    他迈步走来,径自走到席应情的面前,与这位玄天圣宗的掌教至尊面面相对,直视他的眼神,轻声道:“你吓到掌教夫人了。”

    席应情面带微笑,淡淡道:“我心境不能乱,在法力境界都不能胜过太皇的情况下,心境若乱,必然落败。我需要没有后顾之忧,方能与太皇一战……”

    江南打断他:“玄天圣宗交给我,你没有后顾之忧!”

    席应情眼睛有些泛红,肩膀抖了抖,涩然道:“我想让她在我走后不要想我,不要随我一起去,安安静静的把孩子带大。她性子倔,可以连父亲都不要也要跟我在一起,不伤她的心,我心不安……”

    席应情木然,两行泪划过脸颊:“她带着孩子离开,我就可以放下心来与太皇老祖一战……”

    “你没有修炼玄都忘情天书?”江南心中一震,皱眉道。

    席应情探出手掌,轻轻抚摸面前的摇篮床,摸了摸犹有余温的被褥,留恋不舍:“我舍不得他们,舍不得圣宗,舍不得这些……”

    “舍不得啊……”他低声道。

    是啊,怎么能舍得呢?

    在这片土地上,有着他的一切,有曾经含辛茹苦教育他成才的恩师,有着有如严父慈母一般的师门长辈,有着他的师兄师弟,有着他的徒儿,还有圣宗万千子弟。

    他在这里成长,在这里接受掌教之位。在这里忍受痛苦看着恩师前去赴死,也是在这里看着圣宗在他手中日渐一日的壮大。

    他有了妻,有了子,有了太多的牵挂。

    怎么舍得呢?舍得抛弃这一切?

    席应情不是太皇,自始自终都不是。

    他始终是席应情,独一无二的席应情。

    君不负我,我不负君。

    我现在负你了,忘情了。你可以不必陪我一起死了。

    “子川,圣宗今后便拜托给你了。”

    这位年轻的掌教身躯笔直如枪,看向江南,微笑道:“太皇经此一战,必定成神,无法避免,他若是成神,必然不会留在玄明元界,肯定会去更高等的世界,追求更高的境界。太玄圣宗在他眼中。同样是一文不值,这些年来他吞并其他门派圣地。只不过是打发光阴,在与我决战之前找点事情做免得寂寞。我若是死了,你不会直接面对太皇,但却会面对天下大派的围攻,你的境遇会无比凶险。你要挺住!”

    江南勉强笑道:“掌教,我不久前得到消息,我玄明元界之所以没有人能够成就神明。不是你和太皇老祖的修为境界不够,也并非是神性的原因,而是我元界主星下镇压着一个恐怖的存在。那封禁大阵和神帝禁文导致即便生活在元界的人有神明的法力和心境,也无法成神。只要离开元界,以你们的资质和才情,轻易可以证得神明之位!”

    席应情静静地听着,待他说完,微笑道:“我知道。”

    江南吃了一惊,失声道:“你知道怎么还留在元界,不趁机去外界修成神明?你若是成神,法力暴增,修为境界一下子压过太皇老祖,对太皇还不是想杀便杀?”

    “太皇也知道。”

    席应情抛出另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淡淡道:“蛮荒死城屹立在那里这么多年,我和太皇老祖岂能没有去探查过?那座死城便是封印松动之处,我曾经探查过那里,看到有一个巨大的心脏被镇压在元界星核之上,还有诸多阵法镇压。我也曾去过其他世界,见识过其他世界的神魔,深知神魔的战力并不比我更强。当初我与二弟等人斩杀不死冥王,也是只用了一具身外化身。”

    他轻声道:“太皇比我更早知道这一点,他曾经周游诸天万界,最终还是回来,决定在元界成神。”

    江南大惑不解:“你们两人既然都已经知道这一点,为何还要苦守元界,为何还要拼个你死我活?太皇老祖大可以前去其他世界修成神明!”

    “因为太皇想要问鼎更高的境界。”

    席应情微笑道:“我最了解太皇,他渴望第一,渴望挑战,他绝不会因为元界难以成神便离开元界。他想借助元界的镇压依旧攀上巅峰,登上神位!”

    他脸上露出敬佩之色,肃然道:“太皇就是这样一位可怕可敬的存在,他若是成神,即便是在神界,也会成为雄霸一方的存在,前途无量!”

    江南皱眉,最了解你的,莫过于你的对手。

    席应情已经研究太皇老祖这个人一百三十多年,对太皇老祖知之甚深,甚至比慕晚晴还要了解。

    “我无法离开。”

    席应情淡淡道:“我是太皇老祖培养的对手,他不会让我脱离他的控制,我若是离开元界,下一刻我圣宗必然覆灭,所有人,包括我的妻子儿子,还有你们,统统会死。而且,在我离开元界的一刹那,太皇也会找上我,不会给我成神的时间。”

    他娓娓道来,分析太皇老祖的习惯性格,仿佛是在向江南介绍他未来要面对的敌手。

    江南默然,太皇老祖一直掌握着主动权,把席应情所有的路子堵死,席应情了解太皇,太皇同样了解席应情。

    他掌握了席应情所有的弱点,不给席应情以任何机会!

    “你们两人,何至于如此?”

    江南叹了口气,道:“退一步海阔天空……”

    “退不得!”

    席应情抬头望天,轻声道:“我与太皇一战,无法避免!就算他不寻上我,我也要找上他,为恩师报仇!”

    他闭上眼睛,喃喃道:“恩师待我如同亲子,抚育我。栽培我,师恩如父,其大如天,他的养育之恩,知遇之恩,应情无以报答。唯有以此身迎敌,虽粉身碎骨,亦无所惧!”

    他舍不得忘记自己的亲人。自己的爱人,自己的儿子,因此没有修炼玄都忘情天书。

    但是为报师恩,为报师仇,他舍得自己的身躯,舍得自己的一切。

    在许多人看来,他的执着很傻,但这就是席应情,应情而生的席应情。

    因为有情,所以舍不得忘情。因为有情,他却又舍得自己的性命。以身赴死!

    “子川,你帮我下战帖,我要在三日之后,挑战太皇老祖!”

    席应情长笑一声,朗声道:“你放心,这一战我并非完全没有胜算,我心有不舍。必然竭尽全力要保全自身,必定要奋力战胜太皇!”

    他道则涌出,凝聚成文。一张战帖成形,轻飘飘落在江南手上,道:“你从太玄圣宗归来时,便是我将掌教至尊之位传与你之时!”

    江南收下战帖,躬身道:“子川必不负掌教厚望。”

    他走出宗主峰,回到领袖峰,此时地狱与小光明界一战已经到了尾声,小光明界的地狱大军召唤了地狱诸天神魔的化身,将小光明界化作一片血海,已经势无可挡。

    为保安全,圣宗诸多弟子、长老业已从小光明界归来,只剩下石敢当等人尚在那里征战厮杀。此次历练,有洛花音等人的保护,这些圣宗弟子、长老虽有损伤,但是不大,每一个人都得到生死历练,收获颇丰,修为也都得到长足的进步。

    最为关键的是,经历了地狱入侵一劫,出入尸骨铺天盖地之地,见到小光明界从佛门世界化作地狱血海,让这些圣宗弟子、长老的心境大有提升,甚至已经有人领悟道心,更有资质绝佳如风满楼、云鹏、江琳,已经藉此将心境磨练圆满,成为宗师。

    圣宗的潜力被激发出来,若是再过百十年,必定涌现出许多杰出人物。

    “掌教要保护的便是这些……”

    江南站在领袖峰上,遥望圣宗群山,看到了圣宗的未来,低声道:“他舍不得的也是这些。”

    席应情将洛花音等人接回来,却没有让石敢当等人回来,显然是不忍心让这些兄弟陪他一起去迎战太皇,太皇太强,比不死冥王更强,他的战力相当于两尊处于巅峰状态的龙神,石敢当等人若是加入此战,必死无疑!

    “掌教夫人。”

    江南在翠云宫中遇到了前来躲难的慕晚晴,连忙见礼,这位掌教夫人显然受到了惊吓,如今惊魂未定,洛花音正在安慰她,道:“师姐,你放心,我若是遇到席负情那负心汉,便连捅他五剑,保管他身上多出五个大窟窿!子川,你来得正好,你来保护她,我去找席负情算账!”

    江南躬身道:“弟子还要去一趟太玄圣宗送信。”

    洛花音挥手道:“快去快去。”

    江南退出翠云宫,再次留恋的看了一眼依旧处在祥和之中的玄天圣宗,心知自己这一去,圣宗的祥和宁静,便要彻底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仇恨和战火。

    “玄天圣宗江南江子川,前来拜会太皇老祖,替我家掌教下战帖!”江南只身来到太玄圣宗,朗声道。

    他的声音如同洪钟大吕,传遍太玄圣宗群山,太玄圣宗上下皆被他这一声道喝惊动,纷纷飞上半空,向他看来,杀气腾腾。

    江南从山门迈步走入太玄圣宗,对一道道充满杀意的目光视而不见,径自走向高悬在半空中的那口神鼎,朗声笑道:“太皇老贼,窃取天下第一宝座久矣,残害同道,屠戮玄门,我家掌教今日向其挑战,为天下玄门诛此老獠!太皇,战帖在此,你敢接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