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三百八十六章 万界宙石

第三百八十六章 万界宙石

    “捆神索这等宝物的确厉害,将肉身气血法力神识和神魂都捆了起来,锁在肉身之中,不愧是魔神炼制的法宝。”

    诸天万界永恒的黑暗之中,一艘破破烂烂的小船孤独的漂流在无尽的虚空中,这艘小船的船头竖起一根长长的桅杆,高达二三十丈,上面捆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正是江南。

    此刻的江南已经恢复本来面目,来到诸天万界还是以赤炎神族的面貌行走的话,若是被修士发现,肯定又是一场事端。

    捆神索虽然极为神妙,但江南却丝毫也不着急,捆绑他的捆神索虽然是魔神炼制而成,却并非是神明之宝,捆的住天宫强者甚至近神强者的神魂,但却无法捆住他的神魂。

    他的神魂早已经炼成神性,修成玄胎金人,捆神索虽然有两根之多,但是效果与一根也没有区别。

    “可惜,这绳索困不住神的神性。玄胎金人,出来罢!”

    江南心念微动,玄胎金人从他眉心之中浮现出来,一步跨出,这尊金人虽然在他的眉心和紫府中无比伟岸,但是到了外界却并不大,只有一寸来高,如同袖珍版的江南。

    玄胎金人甫一出现,便立刻抄起地磁元斧,轻轻一切,两根捆神索应斧断为四截,江南身躯抖了抖,绳索落在小船中。

    “这两条捆神索却也是不错的宝物,虽然捆不住我,但是用来捆几个天宫强者,掌教至尊级的人物。却还不在话下。”

    他将绳索收起。这两根捆神索已经被他斩断。威能大损,须得重新祭炼一番,连接起来方能恢复往日的威能。

    “总算可以回去了。从我踏上万尸路至今,不长不短,已经过了三年之久,三年前我的修为是玄台境,而现在却是七宝台境中期,待回到玄明元界。只怕便会修炼到七宝台巅峰境界了。”

    他这次历练,经历的事情实在太多,不但经历了白骨之城召唤大赤天神主降临这等恐怖之事,还在万尸路上见证了地狱入侵诸天万界。

    他穿过了宇宙膜胎,与地狱中的一个名叫朱十三的胖道人一起洗劫地狱的神殿,射爆了太阳,遭到地狱强者的追杀,躲入帝兴之地见识到另一位魔尊的魔狱玄胎经,看到过光武神帝和沙罗魔帝两位大帝的交手余波。

    最令人匪夷所思的还是大赤天神主对他颇为欣赏,很是栽培他。给他机会让他得以在魔元秘界中修炼,经历了妖兽狂潮。还猎获一头魔灵,得到了森罗大帝的魔极证仙经。

    而最为有趣的是在他离开地狱世界想要回到诸天万界时又遭到埋伏,地狱的魔神主动把他流放到了诸天万界。

    “将来我若是功成名就,成为传说,成为神话,我的这段经历足以流传下来,写成一本厚厚的书了,想必一定荒诞怪异,不知有没有人相信?”

    江南哑然失笑,辨认方向,祭起千翼神舟向万尸路飞去。

    过了良久,他额头有细密的冷汗流了下来,刚才他飞行了不下数十亿里,按理来说应该早已经来到万尸路所在的方位,但万尸路却还是没有出现!

    “我迷路了……”

    在永恒的黑暗中,迷路是一个十分恐怖的事情,诸天万界的宇宙实在太辽阔,太浩瀚无际,即便有诸天万界,但诸天万界放在广大的宇宙之中也是小得可怜,更何况更加细小的万尸路?

    而且只有拥有地磁元力的地方才会有上下左右东南西北这些方向,但是在永恒的黑暗中,虚空无极,无极则无方向,只要迷路,便很难寻到目的地,甚至有些人一生之中都在虚空中绕圈圈,直到自己老死为止。

    “如果找不到任何方向,只怕我真的是被放逐在黑暗中了,最终化作黑暗中的一具枯骨!”

    江南稳定一下心情,细细盘算一下,当即神识绽放,同时施展地极元磁神通,一边向前飞去,一边感应周围的动静。

    他的神识修为已经达到天宫级别,神识可以驾驭神通,延伸到数万里之外才将神通爆发。他的神识便是他另一双眼睛,如果无穷的黑暗中有光线出现,神识便可以率先知觉。

    而地极元磁神通则是他另一双眼睛。

    任何事物都蕴藏有地磁元力,重量越大,地磁元力便越强,如果是一个世界散发出的地磁元力,隔着亿万万里都可以通过地极元磁神通感应得到。

    诸天万界的宇宙中荒凉空寂,江南在虚空中飞行,几乎是漫无目的,四周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光线,没有任何颜色,没有任何声音,偶尔间黑暗中飞来几颗冰冷的死星,那是不知何时发生的战斗,将某个世界打得破灭留下的残骸。

    现在,他如今终于知道那些犯了天条的神魔会被流放在这里了,因为,这里寂寞荒凉得能让人发疯,把一个人活活的逼疯,比死都不如!

    然而对生命的渴望却让这些犯事的神魔选择存活下去,不断地遭到折磨和煎熬,在寂寞和黑暗中度过一生。

    “那是……”

    江南在黑暗的宇宙漂流了四五个月,甚至连修为都已经修炼到七宝台境的巅峰,终于,他看到了前方有一抹亮光,即便他是大宗师的心境,心脏依旧忍不住剧烈跳动几下,急忙飞了过去。

    让他失望的是,这并非是其他世界散发出的亮光,而是固定在宇宙中的一座玉台。

    诸天万界无时无刻不再运转,但是这座玉台给江南的感觉却是它始终没有动弹过,甚至自从这个宇宙诞生之初至今也没有移动过分毫。

    它仿佛是一根定海神针,只不过它定的不是海,而是用来定住诸天万界这个宇宙。不让这个宇宙分崩离析!

    江南登上玉台。顿时感觉到一种古老沧桑的气息扑面而来。给他的感觉这座玉台似乎比诸天万界还要古老,还要久远。

    它屹立在这荒凉的虚空黑暗中不知多少亿年,经历了不知多少亿年的沧桑,见证了诸天万界的诞生,成长,繁衍。

    除此之外,江南还感觉到几股令人比这座玉台还要古老的气息,仿佛是有人在天地初分之前便已然存在于混沌之中。在混沌中开辟了这座玉台。

    “万界宙石!”

    他看到玉台上立着一块石碑,上面还刻着“万界宙石”几个字,下面还有关于万界宙石的一些记载。上面写道,仙帝和仙尊二人在此地开辟宇宙洪荒,定下天地玄黄,调和阴阳二气,理顺五行元力,弟子……将此事记载下来,刻在万界宙石上,留给后人纪念芸芸。

    “弟子”后面几个字不知被什么人抹去。无法知道立碑纪念的那人究竟是谁。

    “两位帝尊竟然是在这里开辟混沌鸿蒙,打造诸天万界!不过。为何立碑纪念的那人名讳会被人抹去?按理说,此人是两位帝尊的弟子,参与了开天辟地,见证万界诞生,也是一位有大能为的存在,功在诸天万界,造福至今,有何仇怨要将他的名讳抹去?”

    江南思索片刻,来到玉台中心,只见那里留下两双脚印,这两双脚印应该便是两位帝尊所留,他们站在这里开辟了混沌鸿蒙,造就了一个个辉煌的世界。

    除此之外,便只有烙印在玉台中的一道道奇特的纹理。

    江南飞上高处,向那些纹理看去,只见这些纹理形状怪异,而且还在不断的变幻之中,仿佛蕴藏着一种玄奥的道理。

    “这是?”

    他微微皱眉,细细观摩,喃喃道:“上面的纹理,好像是诸天万界的图案,不过比真正的诸天万界则要简略许多。”

    他反复打量,过了良久,终于确定这些纹理构建的图案,的确便是诸天万界的地理构造,而图案无时无刻都在变迁之中,应该便是这些世界在不断地运动。

    “这里是玄明元界!”

    江南寻找半晌,终于找到玄明元界的方位,心中大喜,细细看去,不由又起了一丝疑惑:“玄明元界的图案,与师尊的那件法宝,大千罗天仪好像有些相似……”

    洛花音的大千罗天仪得自玄明元界的葬神谷,是一尊死去的神明所留,女魔头便是依仗这件法宝周游诸天万界,搜刮宝物。

    “大千罗天仪难道是那位神明曾经游历过此地,依照这玉台上的纹洛打造出的法宝?”

    江南心中怦怦乱跳,若是那位炼制大千罗天仪的神明可以从这里回到玄明元界,那么他一定也可以!

    “玉台上的纹理便是诸天万界的地形图,其中甚至还有世界桥的方位图,想要回到玄明元界,便只能从这些纹理上入手,以这些纹理来炼制一件法宝,在宇宙中定位!”

    他想到便做,立刻取出一块块神金,以道纹模拟玉台上的纹理构造,炼化神金,将道纹打入其中,再观摩这些世界图案运行轨迹,找出世界运行的奥妙,修正其中的错误。

    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世界运行,需要计算的东西实在太多,各种力量之间的钳制牵扯,地磁元力的相互排斥吸引,还有轨迹轨道的计算和推演。

    若是计算推演错一个小数据,也会差之毫厘谬以亿万里!

    饶是江南的魔狱玄胎经有着无比强大的推算推演能力,也不禁被累得头昏脑胀。

    一个多月之后,他才将玄明元界的大势运行计算清楚,打造出一面明镜。随即,他观摩中天世界的地理构造,又花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打造出另一面明镜,这才起身,离开万界宙石,向玄明元界的方向而去。

    他离开这座玉台之后没有多久,虚空传来剧烈的波动,一个黄衫少年从虚空中走来,身后跟着一头庞然大物,头生双角,赫然是从六大柱天世界的镇压下逃脱的战天魔尊!

    ————昨天晚上猪码字到午夜一点,早上七点就起床码字,准备今天的爆发,今天已经更新两章了,结果没有打赏,没有点赞,只有一张月票,真是伤心了,道友们,咱们帝尊的道友们,战斗力何在?(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