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三百五十章 任侠高歌(今天继续爆发,这是第一更!)

第三百五十章 任侠高歌(今天继续爆发,这是第一更!)

    武通道人听太皇老祖如此说,这才放心,接过神鼎,飘然起身向困龙关而去。

    他速度极快,没过多久便距离困龙关万里之遥,突然只见前方星光灿烂,无穷星力从天而降,化作一颗颗星辰,组成星河,仿佛群星坠入凡间一般夺目。

    星河之中,一艘大船遥遥驰来,把群星当成水,漂浮在星河之上。

    “武通道兄这是要到何处去?”大船上,一位中年男子站在船头,衣袖飘飘,留着两撇胡须,很是俊朗,高声笑问道。

    “星月魔宗的掌教辅文恭!”

    武通道人立刻认出船头那人,心中凛然,他也知道星月魔宗与玄天圣宗关系不错,两大派狼狈为奸,皮笑肉不笑道:“原来是辅掌教,小弟闲来云游,倒没有其他事。”

    “道兄既是无事,不如到我船上来,与小弟小酌两杯。”

    辅文恭笑眯眯的邀请道:“小弟刚刚从摩罗师叔那里借来一件宝物,还请道友鉴赏鉴赏。”

    “辅文恭这厮找死,分明是想拦住我的去路,阻止我去砸一砸席应情。”

    武通道人眼中闪过一道杀机,迈步向那艘大船走去,心道:“他想坏我好事,可没有那么容易,我这神鼎虽然未必能砸死席应情,但砸死这混球却还绰绰有余!”

    他来到船上,只见辅文恭没有丝毫防备,正欲下手,突然辅文恭取出一把巨大的五色大锤,伸到他的面前。呵呵笑道:“道兄请看。这便是摩罗师叔借给我的宝贝儿。”

    武通道人看到这把大锤。吓了一大跳,嘴角抖了抖,问道:“敢问辅掌教,这把大锤,莫非就是摩罗前辈用五色金炼成的法宝?”

    “正是。”

    辅文恭笑得更加开心,道:“我师叔曾经以此宝与贵派的太皇老祖有过两次大战,只可惜连续两次都败在太皇之手。他老人家很想以此锤,再碰一碰太皇的神鼎。”

    武通道人眼皮直跳。摩罗什刚刚炼成这把大锤,便喜气洋洋的去挑战太皇老祖,这场大战他亲眼所见,深知这把大锤的厉害之处,当时摩罗什虽然落败,但却仗着这把大锤逃走,并没有被太皇所擒,心道:“若是动起手来,神鼎能够压制大锤一筹,但是我的修为却不如辅文恭这混球深厚。只怕难能胜他……”

    辅文恭把大锤夹在腋下,拉着他强行坐下。呵呵笑道:“道兄,咱们难得相遇,说这些事做什么,大家饮酒开心便是!”

    武通道人连忙起身,笑道:“辅掌教,我还有事……”

    辅文恭抄起大锤,不悦道:“刚才道兄说无事闲游,如今反倒说有事,难道是见辅某是魔道中人,不配与你喝酒不成?若你看得起辅某,便坐下喝酒,若是起身就走,辅某便与你拼命,你给我一鼎,我砸你一锤,看看谁的脑壳坚硬!”

    武通道人心中大叫晦气,只得坐下。

    辅文恭为他斟酒,笑道:“这是我从前在南海花费重金购得的好酒,名叫神仙醉,据说一口酒便能醉倒神仙外加闷倒一头驴。这酒我珍藏了几十年,不是好朋友我还舍不得拿出这等美酒。来来,道兄,我敬你一杯。”

    “醉倒神仙和闷倒一头驴?这是说他是神仙,而我是一头驴么?”

    武通道人连忙笑道:“我酒量浅,还是以茶代酒吧。”

    辅文恭脸色微变,一手持酒杯,一手抓住大锤,冷笑道:“感情浅舔一舔,感情深一口闷。道兄若是不闷了这杯酒,便是看不起辅某,辅某便与你拼命,看看谁的脑壳坚硬!”

    “这流氓……”

    武通道人苦着脸,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笑道:“好酒!好酒!我要醉了……”

    辅文恭笑道:“虽说此酒有一杯闷倒驴的美誉,但道兄修为深厚,哪有一杯酒就醉的道理?”

    咚!

    武通道人仰面便倒,满嘴酒气传来。

    辅文恭哈哈一笑,瞥了瞥太玄圣宗的神鼎,眼中露出一丝贪婪之色,只见那口神鼎依旧被武通道人抓在手中,并未松开。

    他不禁探手,想抓向这口神鼎,犹豫一下,又停了下来,任由大船在星河星光中畅游,双手抄袖,仰天高歌,道:“少年喜任侠,见酒气已吞,一饮但计日,斗斛何足论?”

    “……银炉炽兽炭,狐兔纷炮燔。浩歌撼空云,壮志排帝阍……”

    大船悠悠,沿着星河向远处漂流而去。

    武通道人偷偷睁开眼睛,暗暗焦急:“辅文恭这厮倒也机灵,我本待装醉引他近身便以神鼎将他镇杀,没想到这老贼居然不上当。如今我装醉,倒没有脸面立刻就醒过来……”

    困龙关内,江南目光炯炯,盯住席应情的脚,突然喜道:“第九百根神桩!”

    轰隆!

    浑天大阵突然彻底哑火,再也没有了原来的威能,席应情脚下的画卷突然收起,再次展开时,迎面一照,便将凤皇这位天宫六重巅峰的强者唰的一声收入阵图之中。

    恰逢龙皇攻来,夔牛神鼓震荡不绝,这头老龙见凤皇被困画卷之中,知道情形不妙,立刻现出真身,长达数十里的天龙庞大的身躯隐没在虚空之中,张开大口向席应情吞去!

    席应情一掌拍出,这头老天龙满口钢牙悉数崩碎,口中龙血不断涌出,身躯都被打得卷起,痛吼连连。

    席应情再起一掌,印在夔牛神鼓之上,鼓声震天,将鼓后的几位万龙巢天宫强者震得骨断筋折,口中喷血倒飞而出。

    妖皇飞来,三足裂脑,向席应情抓去,还未落下。便见席应情一掌平平斩来。铮铮两声。将他三条腿生生斩断两条。

    妖皇吃痛,振翅便走,只听地底轰轰隆隆作响,一根根太阳神金打造而成的神桩哗啦啦飞起,裹着这位妖神宫的掌教便要破开虚空遁去。

    这时,一只手掌探出,大手遮天,向那一根根神桩抓去。一把抄住百十根,生生扯了回来。

    “妖皇,你上次偷袭我圣宗,还是留下些利息比较好。”席应情收了这百十根神桩,笑道。

    妖皇闷哼一声,不敢过多纠缠,破开虚空,消失不见。

    而龙皇也见机不妙,唯恐席应情找他算账,当即张口一吸。诸多龙族强者纷纷飞入他口中,被这条巨龙衔着。驮起夔牛神鼓便远遁而去。

    与此同时,凤皇终于破开画卷,正欲向席应情杀去,突然看到龙皇与妖皇败走,心中不由大惊,急忙召回梧桐神树,抽身而退。

    唰——

    席应情手持月桂神树刷来,凤皇急忙祭起梧桐神树便挡,只听咔嚓咔嚓几声,金凤阁的至宝,梧桐神树被刷断几根最粗大的枝条,凤皇也只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袭来,被掀翻几个跟头,当即双翼一振,呼啸飞去。

    其他各派掌教、强者本来还在围攻席应情等人,见到短短片刻功夫,龙皇、凤皇和妖皇这三大强者便各自负伤而走,心中不禁骇然,不知道该继续进攻还是就此逃命。

    龙皇、凤皇和妖皇这三人的实力是他们有目共睹,可以说是当今世上屈指可数的绝顶强者,但这三人也负伤落败,其他各门各派如果在攻下去,只怕便要轮到他们倒霉了。

    “诸位无需担心,席某并非是不讲道理之人。”

    席应情收了梧桐神树的几根枝干,环视一周,将众人的表情尽收于眼底,微笑道:“不过诸位要杀我圣宗未来掌教,又向我动手,企图连我都杀了,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我若是不还手,便是堕了我玄天圣宗的威名。”

    呼——

    他手中的月桂神树突然横空一扫,向四面八方扫去,天魔堡主、明皇宫掌教、拜月教主、法华寺主持等等诸多掌教至尊,纷纷祭起各自的法宝和镇教之宝抵挡,厉声道:“席应情,我们已经认栽了,难道你还要赶尽杀绝不成?”

    “我玄天圣宗乃是名门正派,正道中人,自然不会干出赶尽杀绝之事。”

    席应情微微一笑,月桂神树将诸位掌教至尊统统扫飞,震得吐血不止,轻声道:“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玄天圣宗的面子还是要讨回来的!这是一个小小的教训,不成敬意。”

    他拂袖向困龙关外走去,淡然道:“诸位,还有谁要阻拦我们离开么?”

    众人狼狈不堪,纷纷爬了起来,眼睁睁看着他与江南等人走出困龙关,再也无人胆敢阻拦。

    江南出了关外,不由失笑道:“天下英雄,两三人耳,天下狗熊,一大群也!”

    天魔堡主等人又羞又怒,却又无可奈何,心中只觉深深的无奈:“太皇当年横扫天下,也不过如此!席应情,已经达到修士的巅峰了,手段通神,唯有太皇老祖,才能压他一头。只是,太皇老祖为何这次没有出手,反而任由他嚣张……”

    远在困龙关数万里之外,辅文恭突然笑道:“武通道兄,该醒醒了,小弟还有要事在身,恕不奉陪了!”

    武通道人打个哈欠,起身笑道:“好酒!只是我不胜酒力,打搅了辅掌教的酒兴,告辞,告辞!”

    他呼啸飞出这艘大船,风风火火赶往困龙关,待来到那里,只见困龙关一片狼藉,显然这里曾经经历过一场大战,只是现在关内连个人影也看不到半个!

    “辅文恭,你大爷的,老夫与你没完!”武通道人暴跳如雷,跺脚骂道。

    ————今天继续爆发!猪欠了71万的房贷,不得不拼老命了,恳求所有读者都能够订阅帝尊,支持帝尊,没有订阅就投两张推荐票吧!

    今天第二章已经更新!月票,帝尊现在也迫切需要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