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三百四十二章 护短(周一,求推荐票!)

第三百四十二章 护短(周一,求推荐票!)

    江南见靳东流离去,不由松了口气,嘴角又溢出一丝血迹。他的伤势依旧未曾痊愈,蝠王神被他炼化成如意丹虽然轻而易举,但如果靳东流真的与他正面交锋的话,那么凭他现在的状态,只怕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当时在场数百人,只有我和靳东流活了下来,古神阁主和蝠王神虽然活下来但都被我所杀,至今没有其他人走出深渊,想必都已经死了。”

    江南目光一闪,这次死的人非同小可,可以说是各大门派的中流砥柱,单单龙虎风云榜上有名有姓的人物,便有七八十人!

    其中龙榜上各大门派的首席掌教大弟子,便有十一二个之多,是精英中的精英,甚至有不少人是那些门派内定的下任掌教!

    神秀道人、龙三太子、法相和尚等人只怕统统灭绝在爆炸之中,这次玄明元界的各大门派圣地,可谓是死伤惨重!

    再加上曾经死在他手中的鸣轩圣子、阎真等人,以及曾经被他一招击杀的羽珞道人,前前后后死在他手中的首席掌教大弟子,足足有十四五个,几乎将玄明元界各大门派圣地杀了一半!

    “我现在真的成了专杀掌教的专业户了。”

    他心中悻悻道:“真应了那句话,专注杀各门各派的掌教、未来掌教,我更专业……”

    不过,这次深渊大爆炸只怕还奈何不得妖皇,妖皇的修为实力极高,比洛花音还要胜出一筹。他定然不会葬送在那场爆炸之中。应该是被爆炸冲击。掩埋在深渊的深处。

    妖皇只怕也遭到重创,不过他一向小心谨慎,若是受创极重,肯定不会立刻露面,而是隐藏下来等待伤势复原,免得被人所趁。

    “中天世界不可去了,通往中天的世界桥被埋在地底,只怕那座世界桥也被炸得残破不堪。”

    江南心中暗叹一声。打消前往中天世界的念头,先不说进入深渊中可能会遇到正在疗伤的妖皇,且说那世界桥被掩盖在地底,单单地底的压力都不是他目前所能承受。

    他压下伤势之后,没有久留,立刻飞身而起,向远处飞去。

    他离开之后没有多久,深渊底部,大地震动,一根根火红的柱子突然显露出来。绞碎岩浆熔岩,正是浑天大阵!

    只是这座浑天大阵被那场大爆炸冲击。威能大损,甚至连太阳神金构建而成的金桩都缩水了七八成之多!

    这座大阵的威能,也一下子被打掉了七八成之多!

    妖皇周身衣衫破破烂烂,从大阵中走出,口中咳血不断,目光无比阴沉。江南刚才从深渊上空破空而去,他看在眼中,却没有出手阻拦,他的伤势太重,唯恐自己这时候出现,击杀江南,会被人趁机将他击杀,因此只能眼睁睁看着江南离去。

    他并不相信,江南孤身一人出门,洛花音或者席应情没有隐藏在江南的身边,或者在江南身上留下什么隐秘的手段保住江南的性命。

    现在是他最为虚弱的时候,断然不会因此而冒险。

    这是他的性格使然,若是其他人,说不定会冒险一试。

    “厉害的小鬼……”

    妖皇咳出一口血痰,低声道:“不过,这么多人都是死在你的手中,古神阁的掌教,万龙巢的龙三太子和祖岳,拜月教的山岚道人……如果传扬出去,只怕要天下大乱了!你放心,我会替你宣扬,让天下人都知道此事,知道你的所作所为,让你再无立足之地,即便是席应情,也绝不敢护住你!”

    他强提修为,努力催动浑天大阵,穿破虚空,消失不见。

    而在不远处,几头虚空天魔探出头来,小心翼翼打量此地,刚才江南和靳东流、妖皇等人现身,被这几头虚空天魔察觉,但这些虚空天魔都被那场大爆炸吓破了胆,因此无人敢动,直到他们统统离开,这才敢露头。

    “神墟毁了……”一头虚空天魔面色惨淡道。

    “玄明元界太危险了,咱们最好逃离此地,免得稀里糊涂之下被人所杀!”一头虚空天魔遁空而去。

    其他虚空天魔纷纷点头,一个个消失不见。

    江南回到玄天圣宗,已经是半月之后,这期间他的伤势痊愈,战争巨兽也被他治疗妥当,又自活蹦乱跳起来。

    他将神墟炸飞的消息也早已传遍各大圣地,几乎所有修士都知道,玄天圣宗洛花音的弟子将一千三百多位道台、神府、天宫强者坑杀,前往神墟坑杀他的人,死得干干净净,只有靳东流活着回来。

    “不是只有二百多人么?”

    领袖峰上,江南听到这个情报,喃喃道:“我明明记得只有二百多人,怎么一下子多出一千多人了?”

    席应情与玄隐道人几位太上长老盘膝坐在不远处,席应情面无表情,其他几位太上长老也如木雕泥塑一般,只有玄隐道人忍不住道:“进入深渊的是二百多人,但在神墟其他地方四处搜寻你的,足足有一千多人。”

    他叹了口气,道:“他们死得好惨……”

    “是很惨。”

    玄壶道人愁眉苦脸,道:“最近源源不断有消息传来,不是这个门派有人失踪,便是那个门派有人丧命,统统丢到你的头上,说是被你所杀,我估计今后几天,这个数字还会上升。二三十个名门大派,一起向我玄天圣宗施展压力,要将你诛杀,以正视听,这几日掌教也有些承受不住。”

    “那些家伙明明是追杀你,因此而死,但这些名门大派却说,这些人是前往神墟历练,结果被你将神墟炸飞,连他们的弟子也被炸死。”

    另一位太上长老玄恒道人叹息道:“他们占了理字。我们虽然明知这些人死有余辜。但也不好反驳。”

    “除此之外。还有些门派打算联手,向我玄天圣宗施压,这些门派都是苦主,我们玄天圣宗是名门大派,不好直接翻脸。”

    玄青道人皱眉道:“如果咱们是魔道门派,哪里管这些?他们敢来向咱们要人,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其他几位太上长老大皱眉头。玄隐道人忍不住道:“子川,你这次惹的祸太大,连我们想替你擦屁股都没办法。如今该如何是好?”

    “子川知道错了。”

    江南点头,诚挚道:“下次我一定会把屁股擦干净,绝不会留下后患。其实这次险些就擦干净了,可惜逃出一个靳东流和妖皇,以至于消息传了出去……”

    几位太上长老大怒,纷纷喝道:“混蛋,我们不是要你把人都杀光这种擦屁股,而是让你少闯祸!”

    “好歹你也是我圣宗下任掌教。照你这样杀下去,我圣宗三十万年的威名。便全都败坏了!”

    “如今在许多江湖同道的眼中,我玄天圣宗比魔道还要魔道,都是你和你师傅在外面惹出来的!”

    “你收敛一些,少杀几个,我们的压力也就少了一些。你看,你看,这几日我的头发都急白了!”

    ……

    江南唯唯诺诺,这些太上长老说得虽凶,一个个严词呵责,但对他却着实不错,言语之中虽然不乏教训之意,但却没有一个说把他交出去的话,显然一个个都是护短的主儿。

    “对了,古神阁主那老儿也死了么?”玄青道人突然醒起一事,询问道。

    江南点头,这老者竖起大拇指,赞叹道:“干得好,降妖除魔,乃是我辈本分,这老儿是魔道大佬,你能干掉他,很长我圣宗威风!”

    其他几位太上长老纷纷点头,赞叹连连,不无得意道:“你这次杀人虽多,但也不是没有做过好事。先说干掉古神阁主,便是大功一件,古神阁是魔道大派,干掉这老儿便是我正道的一大幸事!”

    “其他死者中,也有半数是魔道的小魔崽子,死得好,死得好!”

    玄壶道人眨眨眼睛,笑眯眯道:“这么说来,子川倒是功过参半,不如咱们和那些前来要人的门派说道说道,说不得便能让子川功过相抵了。”

    “不对!是功大于过!你想,神墟这等地方遍地天魔,每年都有不知多少凡人修士被这些天魔所杀,子川除掉神墟,将这些天魔统统炸死,岂不是滔天的功劳?”

    “有道理!”几位太上长老纷纷抚掌赞叹道。

    席应情终于忍不住,重重咳嗽一声,无奈道:“几位师叔,我让你们一起来,是要你们教训他不得再次肆意妄为,让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你们倒好,尽出一些馊主意!那些门派若是这么容易便能打发,我也就不用这么犯愁了。”

    几位太上长老连忙点头,呵斥道:“子川,你太不像话了,好生呆在领袖峰反省反省,不要总是出门惹祸!对了掌教,古神阁主那老鬼死了,古神阁的镇教之宝也碎了,不如咱们去把古神阁的那位神明转世身抢过来,你意下如何?”

    席应情对这几位太上长老大是头疼,道:“子川杀了人家掌教至尊,咱们又去将人家的神明转世身抢来,这样做就真的变成魔道了。最好能不抢,而是让那个庞飞,主动拜入我门中来。”

    江南不禁赞叹道:“掌教果然老谋深算,子川佩服。”

    席应情狠狠瞪他一眼,怒道:“你们师徒二人,没有一个能让我省心!你师傅便四处闯祸,你也是一个德行!最近你安生一些,不要四处乱跑,我来给你擦这个屁股!”

    江南连忙称谢,席应情摇手,道:“我从前隐忍太久,许多人都以为我老实可欺,什么人都敢来向我要人。”

    他淡淡道:“锋芒藏在袋子里太久,总有一天要刺破袋子。如今,我想我是该锋芒毕露了!”

    ————今天周一,也是月中15号,猪请大家登陆下起点账号,为帝尊投几张推荐票冲榜,如果有月票的话,也投过来吧。最近两天事多事忙,过两天爆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