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图灭金风

第三百二十七章 图灭金风

    “终于得手了!”

    鸣轩圣子与金凤阁诸多女弟子见到那一箭将江南洞穿,随即箭羽化作火凤,将江南一口吞下炼化,心境不由放松下来。

    一位少女笑道:“公子这一箭惊采绝艳,将那江南洞穿重伤,最后关头化作涅槃圣火,那江南就算有通天之能,也要饮恨当场!”

    鸣轩圣子点头,刚才那一箭连他都觉得惊艳,笑道:“就算对手是天妖圣女,也会被我一箭射死。用这一箭对付一个道台境的修士,有些大材小用了。那江南身上有着不少宝物,最为关键的还是炼化五色金的神物,咱们快点过去,免得那件神物落在他人之手!”

    涅槃圣火的威力极强,比三昧真火、太阳真火的威力都要强上许多倍,是凤凰一族用来炼制金身的圣火。

    这种圣火的威力,恰恰好能将修炼者的肉身的焚毁,涅槃重生。

    也即是说,鸣轩圣子的圣火能将自己的凤凰金身烧化,他已经是昆仑神府的强者,凤凰金身更是无比强悍,更是龙虎风云榜上排名第六的强者,排在他前面的高手只有靳东流、秦非鱼、龙三太子、神潜、天妖圣女五人而已。

    他的圣火连自己的金身都可以焚化,可想而知江南落入圣火之中会有什么下场!

    涅槃圣火熊熊燃烧,火凤凰展翅翱翔,迎着他们飞来,鸣轩圣子与其他金凤阁的少女驾驭凤驾迎上。

    突然,只见这头火凤凰戾啸不绝,身躯在飞速向中间塌陷,眨眼间便从方圆数百亩的庞然大物,缩水成不足方圆十丈。

    呼——

    这头火凤凰彻底消失不见,只剩下江南一人站在半空之中,身躯惨不忍睹,八臂都碎得一干二净,甚至连他身后的千翼也破破烂烂。一张张羽翼布满大洞,有的翅膀断得可以看到骨骼!

    他的胸口破开一个大洞,前后透亮,鸣轩圣子的道纹在伤口处不断破坏,阻止他的血肉衍生,让他一时片刻间无法治疗身上的伤势。

    “咳咳……”

    江南咳血,体内骨骼几乎断了大半,艰难抬头向鸣轩圣子看了一眼。身躯摇摇欲坠,突然一头大鸟飞来,浮现在他的脚下,驮着他向神墟深处飞去。

    “还没死?”

    鸣轩圣子与其他少女不由汗毛竖起,鸣轩圣子那一箭祭起的是凤引弓这等洞天之宝,再加上数十位金凤阁女弟子的联手催动,一箭甚至可以射杀玄都神府的强者,却没想到依旧没能将他射杀!

    还有鸣轩圣子的涅槃圣火,居然也没能将遭到重创的江南炼化,甚至反而被他收走!

    “凤鸣轩。你若是光明正大与我一战,我就算败亡也敬佩你的实力。不过你居然偷袭于我,手段下作,什么狗屁圣子!”

    江南的声音传来:“老子伤好之后,必然会百倍回报!”

    “你走不了!”

    鸣轩圣子站在凤驾之上,其他少女纷纷化作一头头彩凤,拉着凤驾狂风一般向神鹫妖王追杀而去!

    凤凰的速度本来便冠绝天下,与三足金乌齐名。即便神鹫妖王修炼太阳真经,可以身化三足金乌,但毕竟不是真正的三足金乌。很快便被拉近,距离数十里!

    这种距离对于高手来说,神识一动,神通便会轰至。

    鸣轩圣子脸色一沉,喝道:“祭法宝!”

    数十头彩凤齐齐戾啸,各种法宝冲天而起,明镜、梳子、花锄、簪子、手链、铃铛、琴弦、毛笔等等奇形怪状的法宝纷纷向江南和神鹫妖王轰去!

    那明镜一转,便有方圆百亩大小,梳子铮铮作响,化作近百把飞剑,纵横交错,花锄当头锄下,还有手链化作一个巨大的圆环,由串珠构建而成,向神鹫妖王头上套去,铃铛则化作一口大钟,当头罩下!

    这些金凤阁的女弟子虽然炼就的法宝都显得有些女孩子气,但威力都非同小可,她们乃是妖族中的皇者,更是修炼到道台四五重境界,法力无比浑厚,法宝的威力也是惊人至极。

    如此之多的法宝袭来,功能更是千奇百怪,有的破防,有的斩杀,有的锄脑袋,有的束缚,有的攻击神识,有的音波攻击,让人防不胜防!

    换做任何一人,面对如此繁复的攻击,都要手忙脚乱,疲于应付!

    “战争巨兽,祭!”

    江南突然清叱一声,一头金光灿灿的巨兽横空,张开吞天大口,咔嚓一声,将所有的法宝统统一口吞噬。

    这头巨兽吃掉诸多法宝,轰隆一声落下,将神鹫妖王压得身躯向下猛地一沉。

    “小灰灰,你该减肥了!”神鹫妖王努力飞起,怒道。

    战争巨兽眨了眨小眼睛,委屈万分道:“恢恢……”

    鸣轩圣子眼中寒光一闪,低声道:“两个帮手么?这两头巨兽的实力都是不弱,不过也护不住你,凤引弓!”

    凤引弓升空,鸣轩圣子再次拉开这张玉弓,气息突然绽放,身后浮现出一片浩瀚空间,一株神树耸立,只听凤鸣之声传来,两头彩凤背负两座神府冉冉升起,落在梧桐树上,他的气息比上次偷袭江南时还要厚重浓郁,两大神府中的法力都被激发出来!

    凤引弓渐渐被拉开,强大的压迫感甚至让神鹫妖王一根根羽毛炸起,战争巨兽也不敢的抖了抖身上的骨刺,哗啦啦作响。

    凤引弓让这两头巨兽都感觉到死亡的压力!

    江南闭目凝神,全力催动法力,将伤口处的鸣轩圣子的道纹逐一炼化驱除,胸口那个触目惊心的伤口在飞速复原。

    这是生死存亡的关头,争分夺秒,若是他不能快速修复身体损伤,恢复到全盛状态,极有可能会被鸣轩圣子一箭射杀!

    咄——

    凤引弓的弓弦嗡嗡作响,一道巨大的光箭激射而来,威力比刚才那一箭更强,更加凶恶!

    “魔狱玄胎!”

    江南猛然怒吼,站起身来。胸前的伤口出无数箭纹溢出,被他强大的法力逼出体外,咄咄咄四下乱射,伤口血肉蠕动,飞速复原!

    他仰头看去,那支光箭已至跟前!

    “想射杀我?没那么容易!”

    江南心念一动,五劫钟飞出,钟口向那支光箭迎去。钟内还有一座山海鼎,鼎中有一座天府重楼。

    他现在伤势还极为严重,法力和神识都遭到重创,所治愈的不过是最严重的伤势罢了。

    光箭射来,天府重楼突然缩小,消失不见,露出下方镇压的一颗硕大的眼球,那颗眼球咕噜噜滚动,腾空飞起,嘎嘎怪笑:“小子。你法力不济了?镇压不住我了?”

    轰!

    光箭射入五劫钟内,狠狠刺入山海鼎中。笔直落在这颗眼球之上!

    “你大爷的……”

    鸣轩圣子这一箭的威能爆发,眨眼间光箭的威能便震荡数百万次之多,威能悉数落在神眼之上,神眼中的大天魔惨叫不断,眼中神光喷涌,拼死抵抗光箭的威能!

    与此同时,山海鼎被光箭射得撞在五劫钟上。压着五劫钟向江南狠狠撞来,即便以他的法力也抗衡不住!

    战争巨兽怒吼一声,纵身跃起。张开两只前爪抱住五劫钟,顿时被钟内传荡而来的力量震得一根根骨刺噼里啪啦爆碎,体内的骨骼也发出咔咔嚓嚓的爆响,被五劫钟压着向前呼啸飞去。

    轰!

    五劫钟压着战争巨兽飞出数百里,突然撞在虚空中的某一处,光芒一闪,消失不见。

    “秘境?”

    江南心中一动,低声喝道:“神鹫,向那地方飞!”

    神鹫妖王展翅,瞬息百里,过了片刻便飞到战争巨兽的消失之地,只见弧光一闪,这头巨枭载着江南冲入那处秘境之中。

    江南来到这里,还未来得及打量四周,便立刻长长吸了口气,眉心十万斤灵液如同一座灵潭一般飞出,被他张口吸入体内,立刻化作滚滚灵气,涌向全身各处。

    “凤鸣轩,我送你一程!”

    江南丹田中光芒一闪,一卷阵图飞出,平平铺开,铺在这个秘境的入口之处。

    秘境之外,鸣轩圣子正欲再次开弓,突然只见神鹫妖王驮着江南消失在虚空之中,立刻也知道江南只怕是冲到一片秘境之中,当即厉喝一声,架着凤驾与数十头彩凤一起冲了过去。

    嗡——

    弧光一闪,凤驾冲入秘境,却在此时,鸣轩圣子只觉一股恐怖的危险感涌上心头,急忙怒喝:“速退!”

    “来不及了!”

    江南哈哈大笑,伸手一抖,量劫阵图顿时湮灭,千山万水统统湮灭化作玄黄二气,一个个金凤阁的女弟子惨叫,凤凰冲天而起,却被湮灭的阵图力量直接绞杀,肉身化作滚滚玄黄二气,凭空又增添量劫阵图的几分威能!

    嘭嘭嘭!

    一个个金凤阁女弟子纷纷肉身炸开,香消玉殒,死于非命!

    鸣轩圣子心痛如割,量劫阵图威能爆发,连他都有些抗衡不住,当即身躯一摇,化作一头翼展数百亩的凤凰,周身羽翼不断被玄黄二气同化,法力也在不断流逝。

    “凤引弓!”

    他祭起玉弓,一箭射去,箭光破开量劫阵图,趁机从阵图中飞出。

    一声厉啸传来,鸣轩圣子抬头看去,只见一轮烈日当头压下,烈日之中一头怪鸟似鹰非鹰,似龙非龙,似乌非乌,金光灿灿,探出三只利爪向自己抓来,正是江南的坐骑,神鹫妖王!

    两头大鸟在半空中撕咬拼杀,羽毛不断落下,血肉横飞,向远处翻滚而去。

    咔嚓!

    神鹫妖王骨断筋折,惨叫着从半空中掉落下来!

    鸣轩圣子羽翼染血,也遭到重创,不敢久留,急忙腾空而起向这片秘境深处逃遁而去!

    “江子川,你杀我金凤阁这么多女弟子,我势必要将你碎尸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