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三百一十九章 智慧通达

第三百一十九章 智慧通达

    他们二人才华横溢,智慧通达,妖皇自始自终都没有露出任何马脚,但席应情与江南仅凭妖皇临走时动怒这一件事情,便立刻推算出这样一个大秘密!

    见微知著,从蛛丝马迹中推演出事情的真相,这种心智,堪称恐怖!

    修炼到天宫七重的强者,放眼玄明元界,也是屈指可数,曾经也有天宫七重的强者,但大多已经老朽不堪。比如席应情在营救摩罗什时,便邀请出三位天宫七重的老怪物。

    妖皇如今的实力达到天宫七重的高度,这种速度实在令人可畏,而且此人素来有野心,从前他的野心没有实力的支撑,因此甘于默默无闻,而现在有了充足的实力,可见他必然会越来越活跃!

    “妖皇就是布下浑天大阵之人,他布下浑天大阵,便是为了取你和岳幼娘的性命。一来可以夺取你身上炼化五色金的宝物,二来铲除了你和岳幼娘,我圣宗便后继无人,将来便少了能与妖神宗抗衡的存在。”

    席应情冷笑道:“他以浑天大阵伏杀你们未果之后,便来联姻,嫁出女儿来笼络你,看来图谋的也是你身上的那件宝物。”

    江南点头,沉声道:“掌教,待我与天妖圣女成亲之后,再过不久只怕他便要向你下手了,我估计他多半会借太皇之力或者其他力量将你铲除!只要你死了,我便是圣宗下任掌教,逃不出他的掌控。”

    “妖皇不愧是妖皇,果然打得一手好算盘,不愧是百晓楼的实际掌控者!”

    席应情悠然道:“就算你得到百晓楼,只怕百晓楼的实际操纵权还是被他牢牢握在掌心之中。这个妖皇,是个厉害人物。”

    江南皱眉道:“不过更让我好奇的是,妖皇的实力怎么会突然间突飞猛进,一举修成天宫七重?还有就是,他是从哪里弄来的浑天大阵?”

    席应情沉思道:“浑天大阵是神界阵法。而我将他击伤时,曾经感受到他流出的金血之中蕴藏有浓浓的神威。看来妖皇肯定有所际遇,因此实力大进。”

    他们二人虽然才智通天,但也并非全知全能,苦思良久也不知妖皇到底是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本钱。

    慕晚晴见他们两人都在思索,不由扑哧一笑,道:“用得着追根究底么?妖皇既然已经暴露出来,今后他露出的蛛丝马迹便会越来越多。到那时自然而然便会知道他的本钱。”

    “夫人说的在理。”

    席应情笑道:“不过子川,你身上的宝物如今不知被多少人觊觎,今后出门历练还是小心一些为妙,免得阴沟里翻船。我可以派人保护幼娘,但是你么,我还是希望你能无需我的保护,自己经过杀伐历练。沐浴鲜血走出来,成为掌教,才是一个好掌教。”

    江南点头称是,岳幼娘有着前世修炼的经验。底蕴雄厚,就算她一直闭关苦修。也不会出现根基不稳心境不稳的情况。

    但是他就不一样了,如果江南闭关苦熬的话,无论根基还是心境,都会出现不稳的情况,必须出去历练,战斗,方能稳步前行。

    “席应情和江子川居然敢这样拒绝我。拒绝我妖神宗,真是奇耻大辱!”

    妖皇离开玄天圣宗之后,依旧盛怒未消。江南拒绝他的联姻提议,宛如狠狠的扇了他一个耳光,妖皇本来便极为自负,岂能受得了这样的折辱?

    “师尊,你有些反应过激了。”

    媚月楼主低声道:“就算江子川拒绝联姻,也不应该当面翻脸,面子话也应该说几句的。”

    妖皇心中一凛,突然摇头冷笑道:“若是从前,我还需要给席应情、玄天圣宗一个面子,但是现在我妖神宗还要惧怕何人,还要给谁面子?有妖神在,别说席应情,就算是太皇老祖,我也照样不给面子!”

    媚月楼主微微皱眉,心中暗叹一声:“师尊得到太阳真经,又得到妖神的庇佑,加上他实力暴增,已经不像从前那样淡定从容了……”

    “江南敢得罪我?好得很!”

    妖皇冷笑道:“我原本打算将女儿嫁给他,妖神宗与玄天圣宗联手,共同雄踞天下,既然他拒绝,那么便休怪我无情了。”

    他赶回妖神宗,只见妖神宗一座座殿堂林立在群山之中,而在妖神宗的宗主峰上,巍巍宫殿林立,如同天宫一般壮阔。在最高的那座宫殿门前,矗立着一尊尊巨大的铜像,雕塑各种上古妖兽的模样,狰狞凶恶,匍匐身躯,宛如在礼敬什么存在。

    妖皇径自走了进去,这座宫殿不像玄天圣宗纯阳殿那样的洞府,反倒像是祭坛,祭祀之地,用来祭拜妖神的地方。

    在大殿的最深处,供奉着一头三足金乌的神像,三足金乌下方,便是一个无底深渊,深渊中妖气滚滚,浓郁至极,一根根巨大的石桩耸立在深渊两旁。

    石柱上绘刻着种种吞天巨兽,张开大口不断吞噬深渊中的妖气。

    只见这些石柱上的吞天巨兽在张开大口的一瞬间,隐隐可以看到石桩下面是一种火红色金属,而石头只是表面上的掩饰。

    “妖神赐予我太阳神金,传授我浑天大阵,我的浑天大阵还未彻底炼成,待炼成了浑天大阵,比任何镇教之宝的威力都要强横,又何惧任何人?”

    妖皇走到三足金乌的神像前,深深跪伏在地,祷祝道:“妖神在上,请倾听您的仆人呼唤,赐予我更加强大的力量吧,您的仆人,将为您的到来,扫平一切阻碍!”

    轰!

    深渊之中,更加浓郁的妖气喷涌而出,亿万种妖兽的怒吼声传来,震耳欲聋。而在太阳中心,也有一根根巨大的柱子耸立,妖气弥漫,火红色巨柱变成赤红色,狂暴的妖气滚动,注入虚空之中,向妖神宗的深渊中源源不断输入能量。

    而在这些柱子的中央。一个金色稻草搭建的鸟巢上,金乌之卵享受着太阳的高温,金蛋上各种纹理纹洛颜色越来越深,疯狂席卷太阳的热量。

    蛋中的妖神,距离出世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领袖峰上,江南细细审视自己的行装,龙纹山海衣已经提升到道台之宝的品阶,而天府重楼等其他法宝也已统统炼成道台之宝。他的千翼神舟被他加上五头彩凤。以千翼魔神大神通重新炼制,速度更快。

    “我身上还有五百万斤的灵液,足够我修炼很长一段时间。”

    江南收拾妥当,岳幼娘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仰头道:“师尊这是要出门么?你如今得罪了这么多人,身怀重宝的消息又传扬出去,出门历练,岂不是去送死?别人干掉你,哗啦一下掉落一大堆宝物,人家就会幸福死了。不如这样。师尊你把你的宝贝儿交给徒儿保管,肥水不流外人田……”

    “怎么和为师说话呢?半天没有说一句吉利话!”

    江南大怒。把这小丫头抓过来,在屁股上狠狠拍了几巴掌,然后把这小丫头丢到一边,笑道:“为师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其他人想杀我,还没有那么容易!”

    岳幼娘揉了揉屁股,眨眨眼睛。笑道:“那可难说,我听几位师叔祖说,最近有不少强者在圣宗附近游荡。只等着你出山,便来杀你抢宝!师尊,你就把你的宝贝留下来罢,再不济,传授给徒儿完整的封禁大阵也行,免得你死了,人家哭都没地方哭去。”

    江南又将这小丫头抓来狠狠打了几下屁股,挥手道:“神鹫,带着你的伴当,一起出发!”

    神鹫妖王骑着战争巨兽冲上来,战争巨兽小眼睛紧紧盯住岳幼娘,口水横流,数十丈长的舌头探出来,不怀好意的抖来甩去:“恢恢……”

    这头巨兽又悄悄瞥了瞥江南,只要江南一不留神,这厮便会闪电般探出舌头,将这小丫头一口吞掉。

    它垂涎岳幼娘这尊神明转世身很久了,总觉得吃掉这小丫头对它大有好处。

    岳幼娘连忙躲得远远的,显然对战争巨兽忌惮万分,心道:“这种巨兽是战天魔尊炼制而成的生灵,既是生灵,又是一种法宝,当年战天魔尊便是靠这种巨兽横扫神界,连神明也是一口一个。师尊从哪里收服的战争巨兽?难道他与战天魔尊那个凶神也有联系?”

    她对江南如何离开玄天圣宗更是好奇,玄天圣宗外有着诸多门派的强者游荡,就是在等他出来。

    若是江南直接飞出玄天圣宗,肯定会引来无数追杀,甚至说不定连掌教至尊都会出手,干掉他夺宝!

    江南震袖一挥,只听咄咄咄之声不绝,一面面旌旗飞出,射向四面八方,落在地上。

    这些旌旗共有五百面之多,落地扎根,迎风便长,化作一面面高达数十丈的大旗,将江南和神鹫妖王、战争巨兽统统裹在中央。

    旗面绘刻着种种奇异的道纹,似乎是阵法的一部分!

    “乱空大阵,起!”

    旌旗飞舞,阵法疯狂运转,江南和两头巨兽顿时从阵法中消失,被这座大阵传送出去!

    “原来是乱空大阵,难怪师尊如此笃定。”

    岳幼娘眼睛一亮,暗暗点头,心道:“不过乱空大阵除非事前标定方位,方能定点传送,否则连驱动阵法的人也不知自己会被传往何处。师尊已经定了传送的方位了么?”

    这五百面旌旗将江南送出数十万里,终于耗尽威能,哗啦一声碎了一地。

    “这是什么地方?”

    弧光一闪,江南出现巍巍群山之中,放眼看去,只见这些雄山峻岭被人雕刻成一座座神像,每一尊神像都有万丈之高,白云悠悠,漂浮在神像的腰间。有的神像摊开手掌,掌上是一座座宫殿,而江南此刻正站在一尊神像的指尖之上。

    “好像是古神阁……”

    他额头不由冒出细密的冷汗:“这次乐子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