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三百零七章 邪魔破封(恳求月票~)

第三百零七章 邪魔破封(恳求月票~)

    江南与行云大禅师两人对视一眼,均看出彼此眼中的忌惮之色,行云自知无法对抗江南的那口黑锅,江南也知道若是行云大禅师拔出一件神明之宝,只怕封禁大阵便会破去,将其中镇压的魔头释放出来。

    封禁大阵中镇压的魔头,是能够毁灭掉一个世界的存在,耗死了天界斗战部成千的神魔才将他封印,这魔头若是出世,绝对是一场无比恐怖的大灾难,不下于灭绝小天星界的灾难!

    一尊尊神魔屹立,代表着一段古老的历史,被掩埋的岁月,神魔无声,他们只收到一个命令,便放弃神位来到被毁灭的小天星界,镇压为祸苍生的魔头,甚至不惜将自己的一生都耗在这里。

    这些神魔都是天纵奇才,但是为了天下苍生的性命,他们甘于奉献,甘于舍弃一切荣耀乃至自己的性命。

    古老的先贤,胸襟不是当今的修士所能媲美。

    他们不仅仅修为上是神明,人格也是神明!

    江南虽然很想干掉行云这个老和尚,但是如果要付出释放镇压此地的魔头这么大的代价的话,他便有些迟疑了。

    他虽然并不认为自己是翩翩君子,死伤在他手中的人也数不胜数,但自从他出道至今,所作所为自问没有违背本心,没有连累无辜。

    而破开封禁大阵,释放出其中的魔头,这就不是连累无辜那么简单了,到那时不知有多少人因此而惨死。

    行云大禅师无所顾忌,为了保命可以不顾一切,哪怕是遗臭亿万年,但他却还做不到这一点。

    “既然如此,行云,那么我便放你一条生路。”

    江南冷哼一声,从行云大禅师头顶飞离。行云大禅师也不禁松了口气。意味深长道:“江施主,你放任老僧离开此地,说不定将来死掉的人是你才对。”

    “大师够无耻,连我师尊也远不及你。”

    江南淡淡道:“我师尊虽然被别人称作女魔头,坏事也做了不少,但做事极有原则,所作所为。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而大师你,连半点良心也没有,佛门中有你这样的败类,我替佛祖感觉到羞耻。”

    行云大禅师哈哈大笑,袈裟抖动,便要离开此地。

    咚!

    大地突然震动一下,震得这片大陆娑娑颤抖,一尊尊神魔尸身立脚不稳,摇摇晃晃。甚至连那二十四根巨大的肋骨也抖动不停。

    轰!

    一根肋骨旁边有一颗死掉的恒星,被这根肋骨轻轻一扫,拍得粉碎!

    江南脸色微变,急忙四下看去,只见原本尚算平整的大地突然多出许多裂痕!

    行云大禅师也不由变了脸色。这声震动是从地底传来,仿佛地底有什么恐怖的魔怪在渐渐苏醒,舒展身躯!

    突然,又是咚的一声巨响。只见大地发出嘣嘣嘣的声音,一条条巨大的沟壑突然从地表裂开,沟壑两旁悬崖峭壁林立。深不见底!

    这片大地乃是守护小天星界的先天神魔死后血肉所化,裂开之处依旧可以看到肌肉的纹理,甚至还有一条条粗达数千里的管道,应该便是先天神魔的血管!

    呼——

    黑漆漆的死气从地底冲出,化作一个个巨大的龙卷风,高达万里,在半空中搅动!

    “封禁大阵镇压不住地底的存在了!”

    江南脸色剧变,随即只见更多的裂缝出现,大地瞬息之间龟裂成密密麻麻的蜘蛛网形状,二十四根肋骨晃动不休,突然一根肋骨发出咔嚓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从半腰出折断!

    行云大禅师脸色绝望,失声道:“我并没有拔掉神明之宝,怎么会这样?”

    咔嚓!

    又有一根肋骨断掉,巨大的骨骼横跨黑暗的宇宙星空,如同一道白骨之桥,连续拍碎不知多少颗已经死亡的星辰,终于停了下来,搭在一颗已经熄灭的太阳之上,将那颗太阳压扁成一张大的无法想象的大饼。

    一尊尊神魔的尸体被震得七倒八歪,隐约间,江南似乎看到一尊已经被石化的神魔双眼中流出两行血泪。

    “此地不宜久留!”

    江南不假思索,身后千翼一展,如同一道流光般向外飞去。行云大禅师回头扫了封禁大阵一眼,贪婪的看了看那些构建大阵的神明之宝,突然大地又抖动一下,只见一尊尊神魔尸身哗啦啦破碎!

    行云大禅师脸色剧变,也顾不得许多,十六条腿迈开,呼啸向前狂飙而去。

    “老和尚去死!”

    江南身后千翼浮动,手持八斧杀来,一道道斧光围绕行云大禅师上下飞舞,行云大禅师大怒,奋力抵挡,怒喝道:“江施主,如今此地镇压的魔头即将出世,你再纠缠不清,咱们二人都要死在此地!”

    “杀的就是你!”

    江南来去如风如电,刚刚被他逼退转瞬间便再次冲到跟前,斧落如雨。

    他能够动用法力,头顶山海鼎高悬,垂落山川大海,抵挡行云的一部分攻击力,受伤不如从前那般眼中。

    他的每一斧都无比沉重,激发斧中的地极元磁神通,力量比从前还要强横,眨眼间便与行云大禅师手中的各种法宝撞击八千多次!

    当啷当啷!

    行云大禅师手中的各种法宝眨眼间便只剩下把柄还握在手中,不由大怒,喝道:“小魔头,老僧忍你很久了,今日便将你葬送在此地!金刚转轮钟!”

    这老和尚袈裟一卷,金刚转轮钟从眉心浮现,手托大钟呼的一声向江南压去,咣的一声巨响将江南倒扣在钟下!

    “你去死罢!老僧可不陪你!”

    行云大禅师的确称得上果断决绝,以金刚转轮钟将江南扣住,竟然连这件镇教之宝也不要了,转身便向前狂奔,飞驰而去。

    金刚转轮钟无比沉重,哪怕是无法催动这口大钟的威能,也不是江南所能抬起。

    轰隆!

    大地再次震动一次,构建封禁大阵的一件件神明之宝浮动。从地底被震得不断向上挪去。

    当当当!

    金刚转轮钟震动不休,响个不停,眨眼间这口巨大的洪钟便突然多出一个大洞,江南手持八把大斧切开这件镇教之宝,杀气腾腾飞了出来。

    “行云大师,你连镇教之宝都不要了?我先替你收着!”

    江南眉心一闪,神鹫妖王和战争巨兽飞出。与他一起抬起这口大钟送到他的眉心之中,随即振翅急冲,继续向行云大禅师追杀而去。

    行云大禅师回头看去,不由吓得魂飞魄散,他原本以为金刚转轮钟能够镇压住江南,将他困死在此地,却没想到江南居然如此之快便将转轮钟砍破,飞了出来,甚至将这件金刚法禅宗的镇教之宝也给收走!

    “若是被他追上。老僧必死无疑,估计真的要提前去极乐世界了!”

    行云大禅师九颗脑袋上冒出细密冷汗,加速向前狂奔而去,他的大威德明王真身长有十六条腿,奔行起来无比迅猛。速度只比江南慢了少许,一纵一跳便是数百里,眨眼间便逃出封禁大阵威能的笼罩范围!

    眨眼间,江南也冲出封禁大阵的笼罩。挥起大斧便向行云大禅师砍去,斧光闪过,如同八条长达六七百丈的五色怒龙!

    “哈哈哈哈!小魔头。你以为现在还是在封禁大阵中,老僧任你拿捏不成?”

    行云大禅师放声大笑,突然一只手五指张开,法力涌出化作道纹,变成一只方圆数百亩的大手,屈指弹动,将一道道斧光震飞,冷笑道:“在封禁大阵中,你是头龙,但出了封禁大阵,你便是一条虫!老僧一只指头便能碾死你!我的金刚转轮钟,给我出来罢!”

    当——

    江南眉心之中,突然响起嘹亮的钟响,破开一个大洞的金刚转轮钟轰然震动,震开江南的眉心,带着鲜血从他眉心中滴溜溜转动飞出!

    行云大禅师心念微动,金刚转轮钟便向他飞来,冷笑道:“小辈,让我来送你归西罢!”

    江南眉心中突然一只粉白雪嫩的手臂探出,抓住金刚转轮钟的钟鼻,轻轻送到行云大禅师的头顶,钟声大震,咣的一声巨响,震彻寰宇,钟声冲荡,横扫一切!

    大钟下,行云大禅师惨叫一声,几乎被这一声钟声炼得魂飞魄散,九头十六足三十四臂纷纷破碎,化作灰烟飘散!

    “洛花音?”

    他怒吼一声,肉身飞速恢复,脑袋生长出来,随即钟声再次一震,彻底将他炼化成灰,只剩下一头三足金乌从破碎的紫府中飞出!

    “好宝贝儿!”

    洛花音从江南眉心中飞出,脸色依旧有些苍白,显然伤势依旧不曾痊愈,一手拎起金刚转轮钟,喜不自胜。

    轰隆!

    下方传来巨响,一件件神明之宝冲天而起,被地底镇压的那魔头震得浮在半空,一件件神明之宝散发出浩瀚的神威,一道道霞光直冲九霄天外,惊天动地,化作一幅波澜壮阔的画面!

    洛花音吓了一跳,失声道:“子川,我这些日子不过在闭关疗伤,你便惹出了什么东西?”

    江南没有好气道:“师尊,不是我惹出来的,而是那魔头注定要脱困。咱们快走!”

    “好多神明之宝!”

    洛花音恋恋不舍的看了看如此之多的宝贝,贪念大作,迟疑道:“随便拿来一件都可以与太皇的神鼎抗衡,拿来两件,便能将太皇打得屁滚尿流……”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江南不由分说,将这女人抓住,祭起太阳战车,纵身跳入车中。

    “说不定能来得及收走一件……”

    洛花音从车中探出小脑袋,却见封禁大阵下方,突然探出一只大手,方圆五六千里,咔嚓一声将那个巨大的“封”字捏碎,随即探手一抓,将上千件神明之宝统统抓在手中,生生捏碎!

    女魔头吓得脸色苍白,连忙缩回脑袋,喝道:“快走!”

    江南叹了口气,喃喃道:“这次要诸天大乱了……”

    ————含泪求月票,求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