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三百零五章 不是我无耻(恳求订阅,月票!)

第三百零五章 不是我无耻(恳求订阅,月票!)

    江南与行云大禅师二人小心翼翼,距离彼此都有一段距离,再也不肯接近分毫。若是在外面,摆脱封禁大阵的压制,行云能将江南虐杀千百遍,就算江南拥有地磁元斧这等法宝也是无用。

    但是在这片大陆上,江南便拥有了威胁到行云大禅师性命的能力,刚才的战斗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而江南也不愿与行云继续打下去,行云的肉身力量远超于他,稍有不慎的话,便会被他一击击杀!

    不过两人虽然忌惮彼此,但心中都有干掉对方的想法。

    江南被行云追杀这么久,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如今总算可以与他抗衡一二,岂能不珍惜这个机会?

    而行云大禅师则知道洛花音被江南藏在眉心之中,若是这女魔头伤势痊愈的话,他也绝没有生还的机会。

    “江施主,尊师的伤势没有大碍吧?”

    行云大禅师一脸关切,询问道:“在这种地方,我们的修为都遭到压制,尊师就算藏在你紫府之中,只怕也遭到压制了吧?她不能自行疗伤,老僧只恐她会伤势反复。”

    江南脸色微变,眼神中露出一丝担心,随即恢复原状,道:“多谢大师关心,我师尊她学究天人,一定会吉人自有天相!”

    行云禅师将他的表情收在眼底,心中了然,暗暗冷笑道:“看样子,洛花音那女魔头受到的创伤极为严重,多半要重伤不治,一命呜呼了!这小子还偏偏嘴硬,以为能瞒得过老僧?”

    魔神一击,非同小可,洛花音能够抗衡那千首魔神发出的幽冥神水而没有立刻死亡,已经是极为惊人的成就了。

    不过魔神是何等强大,尤其是处于全盛状态时的魔神,行云敢肯定洛花音已经处于涉死的边缘。离死不远了!

    江南将不死冥王的尸身举起,收入自己的眉心之中,行云大禅师目光闪动,他对不死冥王的金身也是垂涎不已,只是晚了一步,呵呵笑道:“敢问江施主,这尊魔神肉身你是从何处得来?”

    “这是我一位知交好友的肉身。”

    江南脸色黯然,叹了口气。悲痛道:“我这位好友已经修成魔神,怎奈他寿元耗尽,终于一命呜呼,我将他的尸身收起来,便是寄托思念之情。每当想起他时,便取出来瞻仰一番。”

    行云大禅师冷哼一声,自然一百个不信,呵呵笑道:“江施主真是性情中人。你对这些神魔封印怎么看?”

    “先不忙。”

    江南俯身捡起一块块法宝残片,收入自己的紫府之中,这些法宝残片正是行云大禅师刚才与他搏杀时。被地磁元斧损毁的法宝,笑道:“这里是上古神魔封印魔头之地。前辈先贤的风采令人敬仰,不能玷污这里……咦?我们刚才战斗时,流出的血呢?”

    江南面色凝重,四下扫视,行云禅师见他收走自己的法宝碎片,不由动怒,正欲说话。突然听到他说出这话,心中也是凛然,急忙四下看去。

    他们刚才大打出手。身上的血肉都被震碎,甚至连胳膊大腿都砍掉许多条,可谓是血流成河。

    然而地面上却连一丝血迹也没有留下,行云脸色微变,捡起被江南砍掉的一条大腿,只见这条大腿已经石化,变成了石头!

    “这里的确大有古怪,有什么东西吃掉了我腿中的能量,把我的大腿石化!江施主……”

    行云大禅师说到这里,突然瞥见江南正走到他的五凤车前,举起这辆宝辇向自己的眉心中送去,不由大怒,十六条腿迈动,旋风一般扑过来,怒喝道:“姓江的,你过分了,还不将我的宝辇留下?”

    他三十四条手臂齐齐抓住五凤车,奋力扯去,怒道:“你让老僧看那些血迹,自己却来收走我的法宝,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这辆五凤车对他来说至关重要,是行云逃命的本钱,若是洛花音未死,他还要依仗这辆宝辇逃命,岂能丢掉?

    江南争不过他,只得松开手,讷讷道:“大师,我见你把这辆宝辇扔在这里,还以为你不要了……”

    行云大禅师三十四条手臂举起五凤车便向自己眉心中塞去,下一刻一道斧光闪起,只听噗嗤一声,老和尚的一颗脑袋上多出一把大斧头。

    斧光五色,嵌在这和尚的脑门中央,几乎将他这颗脑袋平平切成两半。

    “江子川,你大爷的!”

    行云大禅师惨呼,丢下五凤车,挥起诸多法宝便向江南砸下,怒吼道:“老子这次一定要干掉你!”

    他怒到了极点,竟然不自称老僧,而是自称老子,可见心中是多么愤怒。

    “误会!大师,这真的是一个误会!”

    江南连忙抵挡,两人翻翻滚滚,杀来杀去,打得天昏地暗,江南高声道:“我只是看到大师收取五凤车时,露出破绽,气机感应之下这才不假思索便砍了一斧子!不是我无耻,而是大师你露出破绽了!”

    行云恨得咬牙切齿,却始终无法奈何他,又担心自己的法宝继续与地磁元斧撞击便会彻底毁掉,赤手空拳的话,他并没有把握干掉江南,当即收手,淡淡道:“江施主,如今咱们同处一条船上,今后自相残杀这种事情,是万万不能再做了。”

    “大师所言即是。”

    江南诚挚道:“我先前对大师还有所误解,如今才知大师高风亮节,光风霁月,是我辈的楷模,令晚辈惭愧万分。”

    行云大禅师闻言,虽然明知这小子这话并非本心,但也有些洋洋自得,笑道:“不曾想小邪王也有一双慧眼。”

    他回头向五凤车看去,不由一怔,随即勃然大怒。

    只见五凤车已经无影无踪,只剩下一头浑身长满骨刺的巨兽和一头金光灿灿的大鸟站在那里,显然五凤车已经被这两头巨兽收走!

    行云大禅师眼角肌肉乱跳,恨得牙根痒痒,知道定然是他即将收走五凤车时,江南在砍了自己脑门一斧子的同时。释放出这两头巨兽!

    当时他的目光被五凤车阻挡,没有看到神鹫妖王和战争巨兽,这才吃了个闷亏!

    “我若是问他讨要,他定然不会还给我,这小子的奸猾程度,不下于洛花音那女魔头,不愧是师出一门!”

    行云大禅师心中暗恨,却不动声色。暗道:“待会抽个空子,便将这小子打杀了事!”

    江南荣光满面,将战争巨兽和神鹫妖王收回自己的眉心,正色道:“大师,你对这封禁大阵怎么看?”

    行云大禅师眼角肌肉再次跳了跳,耐着性子道:“以我之见,这些神魔只怕不是小天星界的神魔,小天星界虽然极为广阔,但以这个世界的底蕴,只怕还养不起这么多的神魔。”

    江南点头。天神与魔神平日修炼,需要消耗极多的灵液。一呼一吸,方圆万里的灵气都滚滚而来,而他们修炼所花费的灵液便更加惊人,九百多尊神魔日常修炼所需的灵液,足以将小天星界掏空!

    何况,组成封禁大阵的不止有九百多尊神魔,以小天星界的底蕴。根本养不起他们。

    这只能说明,这些神魔多半来自其他世界!

    “这些神魔到底来自哪里?他们怎么会因为小天星界的星光纪劫来到小天星界,又怎么会为了这场大劫而甘愿舍弃自己的性命。致死都要镇压在这里?封禁大阵下,镇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两人心中都有一串无法解答的疑问,当即迈步向这座封禁大阵走去。

    这些上古的魔神面容肃穆,目光深邃,有些神魔的肉身已经石化,他们有的盘膝而坐,有的则站得笔直,围成一个大圆,这个大圆无比广阔,方圆五千余里。

    每一位神魔的手掌都向前探出,他们的手掌下是一件件神明炼制的法宝,神明之宝!

    这些神明之宝千奇百怪,种类繁多,纷纷插入大地之中,与神魔的肉身相连,共同构建了一座封禁大阵!

    江南细细查看地面,神情突然一动,这片广阔无垠的土地呈现出肌肉的纹理,赫然是血肉凝聚而成的大陆!

    “这片大陆,是小天星界的先天神魔肉身所化,这位先天神魔一定是在战死时将对手封印在自己的血肉之中!”

    江南不由倒抽一口冷气,实力相当于仙人的先天神魔战死之后,才有这九百多尊神魔降临,拼了一身的修为,损耗掉自己的性命,构建出封禁大阵,将这个毁灭小天星界的魔头镇压!

    这片大地下,到底镇压的是什么东西?

    想一想都让他感觉到不寒而栗!

    “我知道了,这些上古神魔是来自天界!”行云大禅师突然低呼道。

    “天界?”江南微微一怔。

    行云大禅师点头,沉声道:“你看他们的铠甲上,是不是都有一个斗字?”

    江南看去,只见这些神魔身上的铠甲已经石化,上面的确有字,不过字迹已经被岁月侵蚀,有些模糊不清,但的确可以分辨出是一个“斗”字。

    突然恶风扑来,江南急忙闪身便躲,一把巨大的锤头轰然砸落,将他原本所立之地砸出一个大坑!

    行云大禅师一击不中,面不改色的收了八瓣大锤,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面色凝重道:“我听闻当今的天帝麾下,便有一支镇守天下的大军,名叫斗战部。这些神魔,一定是斗战部的神魔,他们镇压在此,定然是奉了当今天帝的命令!”

    ————感谢古井的慷慨打赏!

    恳求两张月票,今天的月票实在太惨淡了,泪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