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三百零三章 逃亡

第三百零三章 逃亡

    “人不要脸则无敌,这和尚够无耻,和我师尊不相上下,可谓是一时瑜亮!”

    江南心头突然一沉,行云大禅师乃是佛门堂堂高人,又是金刚法禅宗的掌教至尊,没想到做事如此下作,先是带来两位掌教至尊级的高手一起伏击江南和洛花音,后来见势不妙撒腿就跑,现在又死皮赖脸的跑回来,满口仁义道德,实在令人生厌。

    最为关键的是,这老和尚居然曾经向江南这个小辈出手!

    堂堂的掌教至尊,向小辈出手,江南还是头一次见到有这么不要脸的一派之主,即便是臭名昭著的魔道,也做不出这种事来!

    江南悲痛万分道:“大师猜得不错,我师尊与那魔神对抗了一招,如今已经生机断绝,只怕时日无多了。晚辈这几日以泪洗面,可恨自己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师尊一日不如一日……”

    行云大禅师听他这么说,心中愈发忌惮,倒不敢过分逼近,呵呵笑道:“洛施主伤势很严重么?虽说老僧与洛施主之间有些恩怨,但毕竟苍天有好生之德,江施主不妨将尊师请出来,老僧自然会竭尽全力,救护尊师。有道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老僧身为金刚法禅宗的掌教,又与你们师徒同处一个屋檐下,岂能再同室操戈?”

    “大师菩萨心肠!”

    江南赞叹一声,露出钦佩之色,诚挚万分道:“不过我师尊伤势太重,恐怕受不了颠簸,不如请大师来到战车中,为我师尊诊治如何?”

    行云大禅师哈哈一笑,佛光满面,有如在世佛陀:“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岂不是坏了洛施主的清誉?还是江施主将尊师请出来的好。”

    “大师,人命关天。哪里来的这么多繁文缛节?”

    江南催动太阳战车,向行云大禅师驶去,距离他越来越近,笑眯眯道:“何况佛门四大皆空,所谓男女不过皮相,大师你着相了。”

    行云大禅师不动声色,五凤车却在悄然后退,始终与太阳战车拉开一段距离。不远不近,呵呵笑道:“江施主,佛也有母,既然佛有母亲便有男女之分,自然应当避嫌。”

    江南见他既不走,也不接近,心中暗道一声糟糕:“拖延的时间越长,这老和尚心中的怀疑便越多,到那时肯定便会向我出手!”

    行云大禅师见洛花音始终未曾出声,也未曾露面。心中更加起疑,突然停下五凤车。笑道:“这些日子,老僧寻到了一件神明之宝的残片,其中还蕴藏几分威能,敢请洛施主帮忙看看,这件法宝威力如何。”

    “这老和尚按捺不住,要动手杀人了!”

    江南心知不妙,太阳战车当空一顿。突然间被他收入眉心紫府,只剩下一头三足金乌,江南闪身便落在三足金乌背上。一声戾啸传来,三足金乌双翼震动,化作一道长虹,向先天神魔死亡之地,那无边的黑暗中飞去!

    以他的实力,无法将太阳战车的速度发挥到极限,如果驾驭战车逃走,绝不可能逃得过行云的五凤车,因此江南扬长避短,不去驾驭战车,而只祭起一头三足金乌,争取轻装上阵!

    “江施主,你果然是在骗老僧!”

    行云大禅师哈哈大笑,五头彩凤展开羽翼,风驰电掣般追赶而去,不无得意道:“不过老僧却不怪你,你对老僧成见太深,不知我佛心肠。须知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杀个把人对老僧来说,也是穿肠的酒肉,我佛自然还在心中!”

    五凤车的速度极快,几个呼吸间便将距离拉近不少,行云大禅师袈裟衣袖一卷,一只枯瘦大手咔嚓一声穿透虚空,下一刻这只手掌来到江南头顶。

    佛手金光灿灿,大放光芒,散发出的气息便将江南钉在半空之中!

    “江施主,留下吧!”

    江南身躯一震,突然空间轰鸣,竟然震破他的空间封锁,身现千翼,密密麻麻的羽翼肉翅浮现出来,无数血肉蠕动,竟然从虚化的羽翼肉翅化作实质,千翼震动,险之又险的从这只佛手下逃脱,向无尽的黑暗中狂飙而去!

    不过他虽然在关键时期逃脱,但三足金乌却无暇收回。

    行云大禅师伸手将三足金乌抓在手中,轻咦一声,脸上露出稍稍的惊讶之色,江南能够破开他这一掌气息压迫,逃遁出去,实在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要知道上一次,他相隔数万里,一掌便将江南和千翼神舟定住,让江南没有半分反抗之力。

    这才过了多少时间,江南居然便已经能够破开他的气息压迫?

    “无怪能杀我弟子法天,这个小辈的实力如今能够比得上一些老一辈强者了,肉身更是强大的离谱!”

    江南在关键时期突然施展出的千翼魔神大神通,比平时有些不同,平日他的这门神通是法力与道纹幻化而成,但现在则是真正的血肉,每一根羽毛都是实质,速度自然更上一层楼!

    他的千翼,每一张翅膀之中皆有骨骼,皆有血管,一根根粗大的骨骼,一条条强劲有力的筋脉,肌肉一缩一胀,带动骨骼转动,如同精密无比的机器,血脉如同大江大河奔流,发出轰隆隆巨响,将他的速度提升到极限。

    千翼神舟与三足金乌都是法宝,是外物,速度虽然快,但比起自己的肉身,速度还是要慢了一筹。

    尤其是三足金乌,更是被洛花音炼成天宫之宝的程度,但凭借江南如今的修为,还无法将这件法宝的威力发挥到极限。以他道台境的修为发挥的速度,比他的肉身还是稍有不如!

    江南这些日子以来,与席应情一起研究无数功法,推演太皇老祖的玄都忘情天书,自身的积累几乎可比宗师,再加上以先天神魔的骨骼纹洛炼自身的骨骼,终于让他的千翼魔神大神通发生异变,提升到完美的境地!

    “江施主,你与老僧的修为还是太大。即便领悟出魔神真身的奥妙,也无法逃脱佛爷的五指山!”

    五凤车加速追来,不断将距离拉近,行云大禅师冷哼一声,伸手一招,只见一口巨大的金钟出现,赫然便是金刚法禅宗的镇教之宝,金刚转轮钟!

    咣——

    金刚转轮钟转动一格。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将小天星界的虚空震得成片成片崩塌,巨大的威能向江南冲去!

    他没有了继续与江南耗下去的心思,终于将镇教之宝也祭了出来,决心将江南连同藏在他眉心之中的洛花音一起轰杀!

    镇教之宝的威能是何等强大,可以镇守一大教门数十万年的气运,当初冒牌弑神谷围攻玄天圣宗,其中玄天圣宗的镇教之宝纯阳无极钟便发挥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而如今为了对付江南这个晚辈,行云大禅师竟然连金刚转轮钟也祭了起来!

    轰轰轰!

    破碎的虚空在一刹那间便追上江南,扫荡一切。尚未来到江南身边,江南的无数羽翼便被真的血肉横飞。化作齑粉!

    “哇——”

    江南吐出一口鲜血,努力飞起,身形化作一道弧光划过一道椭圆的弧线,围绕一根巨大的肋骨绕了半周。

    金刚转轮钟的威能冲击而过,将他原本所在的空间击碎,大钟本体撞在那根肋骨之上,震得当当响个不绝。高高弹起。

    “金刚转轮钟受损了?”

    行云大禅师心中一惊,急忙招手,金刚转轮钟飞落在他手上。行云急忙看去,只见金刚转轮钟上出现一个巨大的缺口,还有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纹,却是砸到这根肋骨上时,被这根肋骨震得开裂!

    行云大禅师不由倒抽一口冷气,不敢再祭起金刚转轮钟,失声道:“小天星界所有魔神的身躯都已经化石,没有了半分的灵性,与普通的石头无异,怎么这根肋骨竟然还如此坚硬?”

    他也注意到这根肋骨上的图案,心中电光火石般闪过一个个念头,五凤车却依旧飞驰,向江南追杀而去。

    “这些肋骨上的图案一定蕴藏有极大的奥妙,甚至超越神明级的功法,若是能够尽得其中的奥妙,老僧又何须惧怕太皇老祖?将来称佛做祖也不在话下!”

    行云大禅师面带笑意,低声道:“看来是我佛垂怜,要我来广大我佛门,将佛寺开到诸天世界,因此才给老僧这个机遇。不过眼下还是先铲除洛花音这个女魔头,这魔头不死,我心不安,也无法安安静静的来揣摩这些纹洛的奥妙!”

    江南面如金纸,又吐出一口鲜血,强行提升气血,修复身后的千翼,速度顿时恢复。

    强行催动气血对自身的危害极大,气血枯败的话,便会损耗寿元,寿命不足,死得更早,不过如今行云大禅师撕破脸来杀他,让他也顾不得这么多!

    两人一个追一个逃,围绕这根肋骨团团飞行,绕了一圈又一圈,行云大禅师始终无法追上江南,气得暴跳如雷,每每他施展神通轰下,江南围绕这根肋骨绕走,便让他的神通全然没有了用处。

    “小鬼,我倒要看看凭你的修为能坚持多久?”行云大禅师喝道。

    三个月后。

    “小鬼,我倒要看看你还有多少灵液!”行云大禅师喝道。

    半年之后,行云大禅师也不禁焦躁起来,暗道:“这个小混蛋,到底随身带着多少灵液?”

    突然,眼前渐渐有了一丝亮光,出现一片大陆,他们飞行了半年之久,终于来到这根肋骨的尽头。

    行云大禅师松了口气,笑道:“这次看你还有何路可走?”

    江南也在暗暗发愁,突然身躯一震,看到前方一尊尊巨大的神魔盘膝而坐,围绕成一个大圆,而在这个大圆的上方,无数道则勾连,组成一个巨大的“封”字!

    ————宅猪厚着脸皮,向大家恳求几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