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滚

第二百九十六章 滚

    “这些虹桥便是世界桥,是两个世界距离太近,巨大的地磁元力牵引下形成的通道。”

    洛花音看了一眼,道:“为师去过的世界,自然是不能再去了,免得咱们一露面便被人追杀。以我之见,咱们不如便去这道世界桥连接的小天星界,说不定能够寻到宝贝儿!”

    江南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里是位于蛮荒古域中的一座世界桥,距离此地极为遥远,即便以太阳战车的速度,也要飞行数日才能赶到那里。

    洛花音立刻开始催动太阳战车,风风火火,飞驰而去。

    江南辨别方向,疑惑道:“师尊,你好像走错路了吧?”

    “绝对没错!”

    洛花音信心满满,笑道:“为师是老江湖了,大千世界,什么地方没有去过,还能走错路?”

    江南将信将疑,过了片刻,太阳战车飞临东海,江南的脸色不由黑了:“师尊,蛮荒古域在西边,你往东走,围绕元界主星转一圈恐怕才能感到蛮荒古域!”

    “真的走错路了么?”洛花音疑惑道,随即调转车头,风驰电掣般狂飙而去。

    江南冷冷道:“师尊,你走的是西南方向,那里是去葬神谷。”

    洛花音脸色微红,连忙转向,江南冷冷道:“那是北方……又错了,你想去太玄圣宗吗……师尊你又错了,咱们又回到海上了!”

    过了半晌,洛花音这才找明方向,江南额头冷汗滚滚,心道:“师尊这百十年来四处闯荡,跑了不知多少个诸天世界,居然没有把自己弄丢,真是个奇迹……”

    洛花音也是大为光火,从前她一个人出游都是走到哪里就是哪里,哪里像如今这样麻烦?

    “这个疯女人。四面八方乱转什么?”

    距离太阳战车约有万里之遥的地方,行云大禅师与两位银袍老者坐在一辆宝辇之中,宝辇前是五头凤凰拉车,三人祭起一面明镜,镜中两头金乌拉着太阳战车,化作一轮烈日向前飞行。

    早在江南和洛花音驾驭太阳战车驶离玄天圣宗时,他们便已经得到消息,立刻追来。只是不敢追得太紧,唯恐被洛花音发现。

    他们祭起的那面明镜,名叫丹霞镜,可以追踪定位一万八千里,只需以丹霞镜锁定太阳战车,便不会跟丢。

    其中一位银袍老者不由大皱眉头,低声道:“难道咱们被她发现了,所以这女魔头一直带着我们兜圈圈?这女魔头看起来不像传闻中的那样神经大条,反而很是阴险狡猾!”

    洛花音迷路,驾驭太阳战车四下乱走。连他们也跟在屁股后面狂追,虽然他们修为深厚。不至于累着,但被人像耍猴一样玩的团团转,让这三位掌教至尊级的强者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这两位银袍皓首的老者,便是行云大禅师从太玄圣宗请来的帮手,丁洋和牧山,都是掌教至尊级的人物。太玄圣宗曾经吞并了诸多大派,这些门派中的高层归属太玄圣宗之后。便隐藏起来,只有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才会现身。

    丁洋和牧山二人便是其中之二。当年丹霞圣宗也是一个响当当的大派,他们二人便是丹霞圣宗的名宿。

    虽然当年一战丹霞圣宗也有诸多人悍不畏死,战死在那场大战之中,但也有人贪生怕死,为了保住性命而投靠太皇老祖。

    太玄圣宗的底蕴无比雄厚,大多数人都将目光放在太皇老祖一人身上,而忽略了即便没有太皇,太玄圣宗依旧是天下第一大派!

    行云大禅师、丁洋等人也有一件赶路用的法宝,名叫五凤车,速度不比太阳战车逊色,始终稳稳地吊在太阳战车之后。

    “洛花音那女魔头的确阴险,带着我们四处兜圈子,想必便是要看看到底有没有人在追踪她。”

    丁洋冷笑道:“难怪这女魔头嚣张得要命却依旧能够活到现在!不过我们三人也并非浪得虚名,料她也无法发现我们!两位师兄,现在已经远离玄天圣宗,要动手将这女魔头铲除么?”

    “现在不急于动手,席应情虽然年轻,但连太皇老祖对他都很是忌惮。”

    牧山沉声道:“在玄明元界动手,万一惊动了席应情,对我们的大计不利。必须等到这女人离开玄明元界,才好将她除掉!”

    “善哉善哉。”

    行云大禅师双手合什,面带慈悲之色,叹息道:“老僧也不想杀人,怎奈魔头横行,女魔头作恶多端,若不斩妖除魔,岂能还世间一个朗朗乾坤?”

    丁洋笑道:“太皇老祖曾经说,玄天圣宗唯一的英雄便是洛花音,席应情只是个枭雄,还称不得英雄。不过这一次,玄天圣宗连最后的英雄也要陨落了!”

    数日之后,太阳战车飞临蛮荒古域,江南站在车辕上向下看去,只见这里树木高大,每一株花草放在其他地方都像是一株小树一般,而那些参天巨木也往往高达百丈。

    丛林茂密之处,多有妖兽、大妖横行,此地极为危险,没有人烟,常有上古异种妖兽出没,实力惊人,甚至不乏有修成神府的异兽,占山为王。

    据说此地在上古时有数位妖神在此坐镇,建立无上妖国,自成一界,不与人族往来。那些妖神死后,妖国渐渐没落,但也很少与外界结出,因此被称为蛮荒古域。

    因为过于危险,寻常修士很少有来到此地历练,甚至有消息说,曾经有天宫强者闯入此地,被上古大妖围攻,尸骨无存!

    “嗯?下面有人历练!”

    江南突然看到下方群山之中妖气弥漫,一头大妖如龟如龙,一种种神通爆发出来,搅动天地灵气,撼动群山,赫然是两大神府境界的人在交手。

    “靳东流!”

    下方在与一头上古妖兽战斗的正是靳东流,靳东流已经修成神府三重,炼就天门神府,神通施展。威力大得不可思议!

    他的对手是一头赑屃大妖,也是神府境界的强者,但却是神府五重,修成玉京神府,动一动则地动山摇,但在靳东流的面前还是不够看。

    最让江南惊异的是,在靳东流的肩头还坐着一个三四岁的幼童,那幼童衣着华美。脖子上戴着金环,冰雪可爱。

    这个幼童不像是顽童,反而老气横秋,口中不断出声,指点靳东流该如何战斗!

    “靳东流的实力,即便是我加上神鹫妖王和战争巨兽都远不及他,这个幼童怎么会指点他战斗?”

    江南心中纳闷,当初屠魔大会,神鹫妖王和战争巨兽已经可以媲美神府一重二重的强者,但靳东流一掌落下。几乎把空间化作实质,让神鹫和战争巨兽撞得头破血流。那时江南便已经知道。靳东流的实力非同小可,远超同侪。

    与他相同境界的老一辈强者,只怕连他一招都接不下!

    而才华如此惊人的靳东流,竟然被一个三四岁的幼童指点,若非亲眼所见,江南根本不会相信这种荒诞不经的事情。

    “这个幼童,只怕便是神明的转世身!”

    江南心中一凛。能够指点靳东流战斗的除了天宫级强者便是神明,显然这个三四岁的幼童便是太玄圣宗寻获的神明转世身!

    靳东流也感觉到有人来了,瞥见太阳战车。心中凛然,急忙心念一动,祭起两头神兽,这两头神兽甫一出现,便散发出一股雄霸蛮荒的气息,遍体青铜所铸,威力强横至极,比靳东流本体还要强横许多!

    这两头青铜神兽便是造化仙鼎的鼎鼻上两头神兽的道纹,烙印在七宝林大渊深处的神矿之中,化作的两件异宝!

    靳东流得到这两头青铜神兽形成的法宝,自然日夜祭炼,此刻已经炼成神府三重,天门之宝,威力比在七宝林中提升了数十倍不止!

    两只青铜神兽甫一出现,便将那头赑屃全面压制,几招之间,修成神府五重的赑屃便被轰杀。

    靳东流祭起两头青铜神兽,抬头向太阳战车看来,白衣如水,轻声笑道:“原来是洛师叔。”

    太阳战车停下,江南俯视靳东流,微笑道:“靳师兄别来无恙?”

    靳东流心念微动,身形浮空而起,与江南面对面,那金环幼童坐在他的肩头,两头青铜神兽蹲踞在他的左右,上下打量江南,微笑道:“江师弟,洛师叔莫非也在车中?”

    江南打个哈哈,笑眯眯道:“你猜。”

    靳东流有心铲除他,但不知洛花音是否在战车之中,也不敢动手,笑道:“江师弟,你我之间有着五十年之期的约定,如今已经十年时间过去,不过愚兄却改变了主意。”

    他轻轻托起肩头的幼童,放了下来,牵住幼童的手,微笑道:“这位便是我的徒弟季风,我恩师已经不再收徒,我恩师已经不再开宗立派,便收他为弟子。四十年后的约战,便让我的弟子来代劳。江师弟,你要加倍努力,不要被我的弟子把你斩杀了。”

    那金环幼童目光落在江南身上,眼睛眯了眯,冷笑道:“师尊,这就是你对手么?何须四十年?二十年后我的修为进境便会追上他,杀他如同喝水一样简单!”

    “堂堂的神明,转世之后做了太皇的徒孙?”

    江南哑然,笑道:“小弟弟,叫声叔叔来听听。”

    那金环幼童目露杀机,老气横秋道:“小辈,你好大的胆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不就是一个转世的神明么?转世之后,还不是要给太皇做孙子?”

    江南淡淡道:“未曾转世的神明我也杀过一两只,让你叫我一声叔叔,是看得起你。惹怒叔叔,江叔叔把你宰了喂大鸟。”

    那金环幼童大怒,气极而笑:“小辈……”

    太阳战车内,洛花音的声音传来:“滚!”

    靳东流脸色剧变,一言不发牵着这幼童的手便走,眨眼间便走个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