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二百九十五章 毫无破绽

第二百九十五章 毫无破绽

    江南与席应情的才智都不逊于太皇老祖,虽然说这里的功法不全,并非是太皇从前所见所学的全部功法,但依靠他们的聪明才智,还是将玄都忘情天书的大略推演了出来。

    他们复制太皇的人生轨迹,复制他从前所学的一种种功法,把种种功法糅合在一起,然后根据太皇的性格,这才完成这一逆天的壮举!

    玄都忘情天书虽然依旧不完整,但大框架是对的,两人虽然疲惫异常,但心中依旧极为欢喜。

    一年的时间都在推演太皇的玄都忘情天书,对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人来说,都是一场极为辛苦的磨砺,收获也是极为惊人,让他们对道的领悟更深,更加透彻!

    江南得到的好处最大,毕竟席应情已经是当世罕有的大宗师,心境提升不大,而江南却感觉到这场磨砺让他越来越可以清晰的把握到大宗师的心境,距离大宗师更进一步!

    “掌教,这门玄都忘情天书有着极大的弊端,绝对不可以修炼!”江南看着崖壁上的鸿篇巨制,面色越来越凝重,沉声道。

    席应情也在观摩崖壁上的玄都忘情天书,脸色也渐渐凝重起来。

    玄都忘情天书之中,玄都并非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忘情。

    在这门功法中,感情是没有必要存在的负面因素,想要达到至高成就,便需要把感情当成垃圾一样舍弃!

    亲情、友情、爱情、怜悯、同情、憎恨、愤怒、开心、享受,等等感情,统统都要舍弃,留下来的只有理智,纯粹的理智!

    但舍弃并不是从自己内心中割舍出去,不是无情,只是忘记,这就是忘情,感情会成为他计算其他人想法的工具。同样被理智所用!

    炼了这门功法,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计算工具,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左右他的情绪,只要有一个目标,他就会一直循着这个目标走下去!

    这就是玄都忘情天书的精髓!

    “不被任何情感左右,只有理智,这还是人么?”江南深深皱眉。

    太皇老祖曾经在席应情手中屡次遭遇挫折,但这位最接近神的强者自始自终都没有动过怒。就算自己的人被席应情所杀,他依旧不动声色。

    就算明知宣无邪被席应情打杀炼成身外化身,他也没有发狂,没有乱了阵脚。

    因为他已经没有了任何人类的情感,他已经忘情,站在一种非人非神高度之上,除了自己,他心中已经没有了其他人,任何人在他眼中都是蝼蚁,都是工具。都是可以利用的对象!

    这是一种极为可怕的功法,强大并非是最恐怖的地方。最恐怖的是他自身全无弱点。

    或许他身边的人有弱点,可以对付他身边的人,但是真正对付太皇老祖时,你就会发现这个人不像是人,而像是神,比神还像神!

    不过,人之所以是人。因为他们有着自己的喜怒哀乐,有着自己的悲欢离合,有着自己的多姿多彩的人生。

    但若是修炼玄都忘情天书。便会将种种情绪和滋味从自己的人生中排除出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成神,成仙,长生不死!

    “掌教,你若是修炼这门玄都忘情天书,你便不是你自己了,而是另一个太皇老祖!”江南目光落在席应情身上,沉声道。

    席应情点头,道:“我怎么舍得抛弃我的妻,我的儿,怎么舍得抛弃身边的一切?你放心,我还原玄都忘情天书的目的,只是为了探寻太皇的破绽,知己知彼,不会去修炼这门功法。”

    太皇的玄都忘情天书没有破绽,这一点江南看出来了,席应情自然也看出来了。

    两人心情都有些沉重,尽管推演出太皇开创的功法,但太皇依旧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江南离开纯阳殿回到自己的洞府,躺下便呼呼大睡,一觉睡了几天几夜这才醒来,而席应情却依旧没有去休息,而是走出纯阳殿,来到圣宗的一处秘境中。

    这座秘境没有储存什么宝贝,只有一座座荒坟,玄天圣宗的历代掌教和太上长老的坟墓,一座座古坟埋葬着圣宗的前辈先贤。

    “师尊,弟子来看你了……”

    席应情跪坐在一座坟墓前,那是他师尊玄幽道人的衣冠冢,玄幽道人与太皇老祖一战,死无全尸,最终他也没有寻到玄幽道人的尸体,只得在墓中葬着玄幽道人生前的衣冠。

    玄幽道人旁边的坟墓埋葬着玄贺道人,这个道人振聋发聩的声音犹自在席应情耳边响起:“你忘记你当年在你恩师面前立下的誓言了吗?”

    “他以性命为你换来百年苦修时间,你忘了么?”

    “你当年发誓要忘了你的情,忘记你的女人,一心光复我玄天圣宗,壮大我玄天圣宗,为你恩师报仇,血债血还,希望你不会违背自己的誓言!”

    ……

    这个声音在他脑海中回荡,越来越响,席应情双目赤红,深深跪伏在地:“没忘……”

    “我没忘!”

    “我敬师尊如父!”

    “圣宗养育我,我怎么敢忘?”

    “哪怕是魂飞魄散,哪怕是此身粉碎,此骨磨灭,我也要为师报仇!”

    “你的情怎么办?”他耳边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仿佛是玄贺道人从坟墓中坐起,询问他该怎么办。

    玄贺道人自然早已经死亡,不可能复生,一切都是席应情自己在询问自己。

    “我的情怎么办?”

    “我爱的女人,我还未出世的儿子……”席应情身躯颤抖,张口咬住地上的泥土,像野兽一般嘶吼。

    “修炼玄都忘情天书之后,你便不再是你了……”

    那个声音继续在他耳边回荡:“你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爱,任何情,任何温暖,你的妻,你的子,在你的眼中,将会变得与一只蝼蚁一样没有区别。只要你需要,你随时可以将她们处死……”

    “住口!”

    “住口啊!”

    席应情捂住自己的双耳,声嘶力竭的大吼。

    “为了圣宗……”

    他单膝跪地,使出自己最后的一丝力气支撑着自己不倒下去:“为了圣宗,师尊明知一去必死,却笑着前往,我连他的尸体也没有见到……”

    “这里埋葬着无数先贤的尸骨,他们毕生都是为了圣宗耗尽最后的心血……”

    “为了圣宗,我舍了自己的性命又有何妨?”

    “何妨?”

    ……

    过了良久,他从这个秘境中走出来,面容憔悴,鬼使神差般来到慕晚晴的修养之地,慕晚晴坐在一道飞瀑边的小亭中,旁边有个小炉,正在温水沏茶。

    她的小腹渐渐隆起,虽然席应情用逆天的手段延缓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出世的时间,但胎儿依旧在缓慢的成长。

    席应情走过去,从身后抱住她的腰肢,感受到她腹内的胎儿轻轻的律动,久久无语。

    “应情,你有心事?”慕晚晴玉手轻抚他的手掌,贤惠的笑道。

    席应情身子放松下来,温柔一笑:“没事。”

    两人陷入沉默,但彼此之间却有一种无声的亲情在流转,在荡漾,充斥他们的心扉。

    “玄都忘情……”

    三位神明转世身已经出现两位,一位落在太玄圣宗,一位被古神阁抢了去,不过剩下的那位神明转世身依旧没有现身。

    种种消息传来,不过后来都被查出是假消息,有人故布疑云,四处散播假消息,吸引其他势力的注意,以便自己能够寻到第三位神明转世身。

    江南刚刚从沉睡中醒来,洛花音便闯入洞府之中,拾掇他出门,笑道:“子川,随为师出去走动走动。”

    江南舒展身体,疑惑道:“师尊,上次你给行云大禅师下了一记眼药,让他吃个闷亏,行云大禅师小气得很,这时候出门恐怕行云大禅师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我还会怕他?”

    洛花音扑哧一笑,道:“这两年来都在闭关,快把老娘闷死了,我带你出去走走,咱们去其他世界转悠转悠,你我师徒连璧,一定所向无敌,横扫诸天世界的土鳖!子川……”

    她语重心长道:“你如今的境界虽然没有到神府,但修为实力比神府一重的高手丝毫不逊,是时候去其他世界抢劫,宣扬我领袖峰的威名了。”

    江南不由大为心动,洛花音有大千罗天仪在手,可以寻到连接其他世界的世界桥,去其他世界很是轻松。

    他最近一年时间都在帮助席应情推演玄都忘情天书,虽然心境大大提升,接近大宗师,但修为却没有多少增长,依旧是在莲台境圆满的境界上,若是能够与洛花音一起在其他世界历练,的确有助于他提升修为境界!

    而且他现在背了一屁股债,也需要弄到一些宝贝变卖了还债。

    洛花音祭起太阳战车,江南把神鹫妖王和战争巨兽也带在身边,师徒二人登上战车飞离玄天圣宗,江南不由好奇道:“师尊,咱们去祸害……嗯,是去那座世界旅游,宣扬我领袖峰的威名?”

    “许多世界我都已经去过了,这次自然是去从前没有去过的世界。”

    洛花音祭起一个巨大的圆球,只见圆球上布满星辰,如同一个微缩的宇宙,还有太阳、月亮,处在圆球中心的便是玄明元界的主星。

    一个个金属圆环围绕这个圆球轮回滚动,还有一道道虹桥从圆球中延伸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