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抠脚大汉

第二百八十五章 抠脚大汉

    “江南江子川要向我挑战?”

    羽珞道人与神秀道人等人居高临下,俯视神鹫妖王,接过战帖,随手交给身边一位道人,哂笑道:“他还真的以为他是邪王了?虎榜终究是虎榜,永远也不是真龙!”

    唰——

    他身边那人将战帖打开,向帖中的文字看去,一字一句读给羽珞道人等人听,顷刻之间便将战帖读完,笑道:“这个江子川好大的口气,居然在战帖中说,要让羽珞大师兄粉身碎骨……”

    他碎字还未说出口,突然双目凸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脸色变得涨红。

    “口气的确很大……”

    羽珞道人看到这位天魔堡弟子的表情,皱眉道:“方师弟,你怎么了?”

    嘭!

    那位天魔堡弟子身体突然炸开,四分五裂,血肉碎了一地!

    羽珞、神秀等人大吃一惊,这位天魔堡弟子虽然不是什么罕见的高手,但好歹也是修成瑶台的强者,竟然在不知不觉间被人震碎!

    而且更让他们心惊的是,他们这几位修成神府的强者居然没有感应到任何人出手!

    “不对!的确是没有人出手,刚才方师弟应该是看了江子川的战帖,中了邪术!”

    羽珞道人率先醒悟过来,心念微动,江南亲手所写的战帖立刻飞起,落入他的手中,冷笑道:“若论邪术,无人能够超越我天魔堡!我倒要看看你在战帖上下了什么邪法!”

    他凝目向战帖看去,不由面色渐渐凝重:“邪王江子川,看来的确有些门道。”

    江南写出的文字之中,夹杂了他对道的领悟,化作凌厉无匹的杀意,尤其是那个“碎”字,看到这个字之后,即便是羽珞道人也感觉到自己的法力蠢蠢欲动,要将自己绞碎!

    “好手段。这是要给我一个下马威么?”

    羽珞道人感觉体内法力暴乱,不过他的修为深厚,当即将暴乱的法力镇压下来,伸手重重一拍,将这张战帖拍得粉碎,面色阴沉道:“一张战帖便杀我一位师弟,偏偏还让我抓不到任何马脚。这个挑战,我接下了!”

    南海严禁任何人动手。那位方师弟看了战帖身亡,江南并不算动手杀人,因此南海即便知道了此事,也无从追究。

    万花楼中,江南与众人谈笑风生,对自己下战帖一事浑不在意。

    “江道友,羽珞道人不是易于之辈,他修成神府已经有两年多时间,修为深厚,此人的实力要比法天这个刚刚修成神府的人强了许多倍。”

    神潜看他一眼。道:“而且此人的神通与众不同,走的是邪门歪道。虽是魔门,修炼的却并非是战斗法门,若是你轻敌的话,只怕要吃个大亏。”

    江南好奇道:“敢问神兄,羽珞道人都有什么神通?”

    神潜笑道:“风师兄与他交过手,了解得比我清楚。”

    风满楼点头道:“此人走的路子,是极为罕见的攻击神魂类的法门。他的法宝,也是攻击神魂的法宝,此人的肉身也极为强横。是天魔之躯,很是了得。”

    “肉身强横,攻击神魂?”

    江南眨眨眼睛,失声笑道:“羽珞道人必死无疑!”

    神潜等人见他口气如此之大,纷纷摇头道:“江道友,不可大意,那羽珞道人战绩惊人,又是天魔堡的大师兄,与他一战,只怕你胜算不大。”

    “诸位无需担心我。我观羽珞道人,如标草卖首,杀之简单。”

    众人见他口气越来越大,对视一眼,心道:“江道友十战十胜,心境只怕有些狂妄自大了,明日一战只怕要吃个大亏。”

    第二日,南海的斗战法场上人山人海,龙三太子与秦非鱼两大年轻高手争锋,可以说是龙虎风云榜制定以来,最大牌的一场战斗,这二人一个榜上第二,一个榜上第三,都是了不起的人物。

    “龙三太子到了!”

    远处龙气冲霄,螭龙漫天飞舞,只见一艘大船驶来,停靠在玉台旁边,诸多万龙巢强者簇拥着龙三太子从大船上走下,几步之间便来到斗战法场边,一股股狂暴的气息散发开来,将旁边的修士逼得四下退散。

    “天府的秦非鱼还未到么?”

    龙三太子双目如电,从众人面上扫视一周,突然看到江南等人,眼中杀意弥漫,森然道:“江子川,听闻你最近名声鹊起,已经排到虎榜第二,可敢与我一战?”

    江南微笑道:“三太子想死的话也不必急于一时,待我也修炼到神府境界,便送太子去见令弟。”

    龙三太子冷哼一声,大步上前,气息如山般压下,江南不以为意,神潜等人早已各自释放气息,龙三太子的气息根本无法压在他身上分毫。

    “秦非鱼到了!”突然有人惊呼道。

    龙三太子收回气势,向远处看去,只见霞光从远处的海平面上升起,霓虹道道,瑞气升腾,远远便可以听到仙乐阵阵,悦耳动听。

    有两位天女一般的女子飞来,衣袖如同丝带向后方蔓延,延伸出千百里,平平的铺在半空中,接着巨兽的嘶吼声传来,高一声低一声,沉闷惊人。

    两头巨兽拉着一辆宝辇飞驰而来,须臾之间便来到南海玉台上,这两头巨兽实力惊人,散发出滔天的妖气,就算没有修成天宫,恐怕也是修成神府七重八重的大妖!

    而那两位绝色女子显然也并非弱者,只怕比在场的诸多年轻一辈的修为实力还要高明,她们的衣袖可以延伸千百里,应该是极为上等的法宝,实力恐怕不会比拉车的巨兽弱上多少!

    两位秀丽女子各自玉臂轻扬,收回衣袖,身躯轻轻飘起,落在宝辇上,伸手分开车帘,恭恭敬敬道:“公子,南海到了。”

    “知道了。”车中传来一个豪迈的声音。

    龙三太子冷哼一声,低声道:“好大的排场!”

    在场众人对他这句话都深表赞同,秦非鱼尚未露面,便先声夺人,声、光、色齐出,将龙三太子的大船带来的震撼抵消。

    江南向宝辇中看去,不由得微微一怔,只见车帘卷起之处,露出里面的景致,车里布满了白的粉的颜色,如同女子的香闺,有十多位少女奏响丝竹弦乐,又有几位绝色女子在车中翩翩起舞,美不胜收。

    而正对宝辇车门的地方,摆放着一个好大的宝座,宝座后面悬挂一幅岁寒三友图,青竹、雪梅、寒松,孤山冰河,意境悠远。

    岁寒三友图前方,则悬挂一柄宝剑,剑鞘雕龙绘凤,奢华而古朴。

    那座宝座上,还坐着一个男子,五大三粗,一脸络腮胡子,光着膀子,只穿着一条兽皮大裤衩,光着脚丫子,一只脚踩在宝座的洁白无瑕的云垫上,瞪大眼珠子观看少女们的舞蹈,一只手还在脚丫子上抠脚趾甲里的污泥。

    江南看时,只见这五大三粗的大汉抠出一小撮污泥,然后收回手,放在鼻子下用力嗅了嗅,随即把污泥往宝座上一抹,擦拭干净。

    “这抠脚大汉,就是天府的少主秦非鱼?”

    江南愕然,感觉有些错乱,秦非鱼这个名字,听起来诗情画意,而且看秦非鱼出场,给人的感觉也是他定然是个风度翩翩满腹经纶的公子哥儿,但让人意料不到的是,秦非鱼居然是这个样子!

    “他就是秦非鱼?”

    不仅江南震惊,南海其他各门各派的弟子也不禁彻底无语,天府历来神秘,传人不多,出现在江湖上的也不多,因此没有多少人见过秦非鱼的真面目。

    “龙三太子,劳你久等了!”

    秦非鱼起身,挥了挥手让那些少女退下,大步走出宝辇,向龙三太子走来,边走边抠鼻孔,抠出一个硕大的鼻屎,然后团成球屈指弹飞,呵呵笑道:“三太子,这就开战罢?你想被老子打的连你娘都认不得你,还是想被老子打得你娘都不认得你?”

    “粗鄙!”

    龙三太子冷哼一声,显然从前也没有见过这个孔武有力流氓一般作风的秦非鱼,冷笑道:“秦非鱼,孰高孰下,还要战过一场才知道。请!”

    他脚步一动,下一刻落在斗战法场的柱子上,秦非鱼大步走出,也来到斗战法场,四下望了望,突然双手抱住一根石柱,咔嚓一声将石柱扭断,生生拔起!

    这次连神潜这等高手也吃了一惊,斗战法场其实是一件偌大的法宝,洞天之宝,石柱之上布满了阵法,足以抵挡和吸收神通法宝散发出的攻击波动。

    这里经过屡次战斗,其中不乏有神府七重八重的强者,始终未能将斗战法场中的石柱损坏,没想到这个秦非鱼竟然能将石柱扭断,可见此人的肉身,强得有些离谱!

    “比我的星月神体还要强了十倍不止,天府中的功法真的有这么神妙?”神潜眯了眯眼睛,有些忌惮道。

    江南也面色凝重,秦非鱼的肉身极强,是一个厉害角色!

    “我若是修炼到神府境界,体内的鲜血换掉大半,估计肉身也只是达到他这种程度。这个天赋的少主,到底修炼的是什么功法?怎么可以把肉身锤炼到这种程度?”

    “哈!”

    秦非鱼开口爆喝,纵身一跃来到半空,抡起石柱便向龙三太子当头砸下!

    这一击,即便是龙三太子也不敢硬接,急忙闪身便躲,只听轰然一声巨响,他原本立足的石柱顿时被秦非鱼生生砸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