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二百八十一章 联手生,远足死(第三章爆发!)

第二百八十一章 联手生,远足死(第三章爆发!)

    金刚法禅宗的众僧又惊又怒,纷纷起身,准备追杀江南,却在此时,突然只听法禅宗深处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喝道:“不必追了!”

    “掌教!”众僧连忙停下,纷纷回身合什。

    行云大禅师出现,手拄禅杖,身披袈裟,面色威严道:“他与我徒儿公平一战,法天之死乃是命中注定,怨不得旁人,你们当着百晓楼的人的面去追杀他,把我法禅宗的脸面放在何处?还嫌不够丢人?”

    众僧露出惭愧之色。

    法相和尚连忙上前,急切道:“师尊,不能不追!法天师弟身上有一卷竹简,是太皇的手书,靳东流师兄借给法天师弟,助他突破修成神府。如今这竹简落在江南之手,若是拿不回来,我法禅宗如何向靳师兄交代?”

    行云大禅师脸色一僵,禅杖重重一顿,喝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追!”

    众僧领命,呼啸飞起,漫天佛光冲霄,照耀方圆上千里地,向江南离去的方向追杀而去。

    只不过他们稍稍停留了片刻,想要再追上江南,几乎是没可能的事情。江南的千翼神舟虽然不能说是当世最快的法宝,但在道台之宝神府之宝中,却可以称得上出类拔萃,速度之快,甚至连万龙巢的狱神舟要追上它也需要花费一段时间。

    金刚法禅宗的宗主峰上,慈航大殿下,行云大禅师面色古井无波,禅杖抖动,锡环哗啦啦作响,低声道:“太皇将要成神,无人能挡,他成神之后,靳东流便是太玄的下任掌教至尊,若是他借与我法禅宗的太皇手书被人夺走,将来靳东流成为掌教肯定不会给我法禅宗好脸色……”

    他手中的禅杖突然飞起。咚的一声,禅杖的另一端插入虚空之中。

    江南此刻已经来到数万里之外,突然只觉一股强烈的危险涌上心头,心中警觉,正欲加速催动千翼神舟,却见一股浩瀚的威压袭来,将千翼神舟当场定住!

    这股威压浩浩荡荡,无可匹敌。即便是他的修为无比浑厚,也无法抵挡,所有法力都被钉死在体内!

    不仅是他,还有他眉心之中神鹫妖王、战阵巨兽也被定住,这股威压传达到他的眉心紫府之中,定住一切,他的血液都无法运行,凝固在血管之中!

    “掌教至尊级的人物出手?”

    江南艰难万分,试图抬起头来,哪知他的脖子仿佛被固定在那里。别说抬头,就算动一动都没有任何可能!

    “太阳神化身!”

    江南奋力催动自己的第一化身。只见魔狱上空的六道天轮中太阳神化身展翅飞出眉心,随即也被钉在当场,无法动弹分毫!

    千翼神舟上空,虚空突然裂开,只见虚空裂开之处,一个巨大的禅杖从中探出,九道锡环哗啦啦作响。每一道锡环都有方圆数十里大小,罩在虚空之上,平平铺开。组成一个大圆,占地数百里!

    正是这些锡环,散发出的威压将他压制,让他毫无反抗之力!

    江南心中不由绝望,他与法天动手,是平辈交锋,争斗分出生死胜负是常有的事,长辈们很少插手,即便是龙虎宗的掌教三弟子钟岳被他所杀,龙虎宗也是放任他离去,直到出了龙虎宗的地界范围,这才派来执法长老追杀,而且还不敢暴露龙虎宗的身份。

    这点脸面,龙虎宗还是要的。

    但是让江南没有想到的是,金刚法禅宗竟然连这点脸面都不要!

    法禅宗的数百大和尚老和尚追杀江南也就罢了,没想到连行云大禅师这位掌教至尊,居然也撕破脸皮向他出手!

    这一杖下来,势必会将他打得渣滓都不剩下半点!

    “嘻嘻,欺负我徒弟,行云,你好不要脸……”

    虚空寂寂,突然传来一声轻笑,接着漫天火光冲天而起,一轮烈日飞来,烈日之中是一头翼展百里的三足金乌,三只爪子向下探去,抓起禅杖便振翅飞去。

    一声怒喝传来,只听漫天都是佛音,仿佛有无数大佛在齐声怒喝,接着一只大手遍布金色,有如佛陀之手,探出虚空,向三足金乌抓去,打算连人带鸟一起擒拿。

    却在此时,又有一只纤纤玉手探出,与这只佛陀金手对了一掌,随即五指弹动,只见一道道剑气破空,剑气煌煌百里,嗤嗤嗤射在佛陀金手之上,将那只佛陀金手切得几乎五指都被切断。

    佛陀金手下面,突然出现五座大木桶,每一座木桶都有百丈方圆,去接佛手五指流出的金血。

    那只佛手五道伤口飞速愈合,显露出极强的肉身造诣,五指聚拢化作拳头轰击而来,与那只纤纤玉手碰撞之后,随即三指叉开,化作一印罩落,将那只玉手击退。

    不料这只玉手刚刚退去,随即虚空震动,一下子窜出十二条手臂,齐齐抓住那只佛陀金手,用力一撕,将这只佛陀金手生生从手臂上扯了下来。

    半空中传来一声痛呼,佛陀断臂缩了回去。

    那十二条手臂抓起接满金色的木桶,拎着水桶也缩回虚空,远处传来一声三足金乌的戾啸声,那头金乌抢走禅杖,眨眼间便飞个无影无踪!

    “洛花音!”

    慈航大殿下,行云大禅师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手臂从虚空中缩了回来,只见他的手腕已经断掉,金血淋漓,冷哼一声:“不愧是女魔头,不讲规矩!”

    他与洛花音斗法,自恃身份,一直动用一条手臂与洛花音过招,原本以为像洛花音这等强者自然也会单手与他较量个高下,殊不知这女魔头一下子探出十二条手臂,把他的手臂扯了下来。

    “女魔头最近半年都不曾露面,据说是去祸害其他世界,难道回来了?”

    行云大禅师断臂之处血肉蠕动,很快便又有一条手臂生长出来,心道:“洛花音那女魔头的确强横,若是正面抗衡,我还不是她的对手,不过若是动用我法禅宗的镇教之宝。这女魔头便会伏诛当场!”

    “女魔头来去无踪,是个心腹大患,对太皇一统天下的大计只怕有所阻碍!”

    这老僧目光闪动,暗道:“江南为祸尚小,不足为虑,但洛花音进步神速,将来必成心腹大患。不如去寻太皇,晓以利害。借来几个高手将女魔头铲除了!”

    他想到这里,高诵一声佛号,起身离开金刚法禅宗,向太玄圣宗而去。

    而在此时,玄天圣宗中,洛花音收回三足金乌,又取来五座大木桶,扫了桶中的金血一眼,颇为满意。

    “回来之后还有架打,收获也是颇丰。还有行云大禅师的一条手臂,可以用来研究他的功法。苍天真是待我不薄……师兄。你说子川前往金刚法禅宗肯定会遇到危险,看来的确没有说错,法禅宗的老和尚不要脸的程度,已经厚得连我都佩服了!”

    席应情站在她身边不远处,目光闪动,轻声道:“行云得到这个教训之后,轻易便不会向晚辈出手。但他吃不得亏,多半还会向你下手,你须得小心行事。”

    洛花音不以为意。笑道:“这样更好,我还正愁着没有架打。”

    席应情无奈,知道她就是这个大大咧咧的脾气,自己怎么劝说她也听不进去,突然笑道:“师妹,我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

    洛花音神情微动,席应情取出一封信,交给她,笑道:“我给星月神宗的摩罗什写了一封信,苦于没有适合的人前去送信,还好师妹赶了回来,为兄请师妹代劳一次,将这封信送到他的手上。那摩罗什喜怒无常,别人去送信的话,他多半会把人吃了,不过他与子川八拜结交,互称兄弟,你是子川的恩师,他便不会吃你。”

    “这事简单。”

    洛花音接过这封信,驾驭太阳战车疾驰而去,没过多久到了星月魔宗,洛花音不待看守山门的道人通报,便径自闯了进去,来到星月神宗的宗主峰上。

    辅文恭得到消息,亲自来迎,洛花音说明来意,辅文恭连忙命人去请摩罗什,随即招呼洛花音坐下,笑道:“师姐,最近江湖上热闹纷纭,只是没有听过你的消息,敢问师姐这些日子去了哪里?”

    洛花音与辅文恭也并不陌生,笑道:“前不久去了一趟荧惑元界,没过多久便被人撵了出来,还是我师兄为我截断后路,没有让荧惑元界的高手追杀到我玄明元界中来。”

    “师姐的生活真是多姿多彩,愚弟佩服。”辅文恭感慨万分道。

    “席应情有信给我?”

    摩罗什从外面走来,从洛花音手中接过信笺,扫了一眼,疑惑道:“这是何意?席应情是在威胁我么?”

    辅文恭和洛花音向那信笺看去,也不由微微一怔,只见信上只写着六个字,却是:“联手生,远足死。”

    辅文恭目光闪动,笑道:“我明白了。席掌教的意思很简单,是要师叔与他联手,呆在玄明元界,千万不要出门远行,否则必有危险!”

    “原来如此!”

    摩罗什也不是蠢人,恍然大悟,沉吟道:“想要杀我的,是太皇老祖么?这老鬼如果伏击我的话,的确不易对付,但与席应情联手的话,他便无可奈何。小女子,你回去告诉他,我最近不出门。”

    “摩罗,你是我弟子的把兄弟,应该叫我师叔才是。”洛花音笑吟吟道。

    辅文恭不由替她捏了把冷汗,摩罗什大怒,眼角肌肉乱跳,把拳头伸在洛花音面前,喝道:“见过这么大的拳头没有?什么时候你的拳头比我大,老子才叫你师叔!混蛋,老子怎么稀里糊涂之下,与那小子结拜,害得我平白掉了四五个辈分……”

    “师叔,是三个辈分。”

    辅文恭好心提醒道:“你现在和我弟子是一个辈分……”

    “你再说话,老子就弄死你!”摩罗什目光不善,狠狠瞪他一眼。

    ————今天三更完毕,明天猪有事出门,保底是两章,能否爆发还要看什么时候才能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