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二百八十章 砸了山门(第二更来到,第三更7点!)

第二百八十章 砸了山门(第二更来到,第三更7点!)

    法天和尚原本一直都在挨打,让金刚法禅宗的诸多僧人见了,都皱眉不已,觉得他给法禅宗丢脸。wwwcom不过这和尚突然展露出明堂神府境界的修为实力,不由得让这些僧人点头不已,赞许连连。

    “法天师侄不但修为深厚,而且还有谋略,是个人才!”一位老僧颔首笑道。

    众僧纷纷笑道:“掌教收了个好弟子,没想到法天师侄也已经修炼到神府境界,他先示敌以弱,诱敌深入,即便江子川号称小邪王,也要遭殃上当!”

    “好个法天和尚,居然摆了我一道!”

    山体之中,江南头顶山海鼎,只见一颗颗舍利子化作的庞然大物轰落,纷纷砸在山海鼎上,山海鼎中宝气氤氲,不断有大山大河浮现,挡住舍利子的轰击,饶是如此,他也被震得气血翻腾。

    法天和尚刚才只是动用七宝台境的修为,此刻把明堂神府的修为施展开来,法宝的威力顿时大了五六倍之多,江南尽管能抵抗得住舍利子的攻击,但法天和尚拥有七枚舍利子,一个落下,另一个升起,攻击从不间断,永无止歇,砸得他不断向山底沉去,无力挽回颓势!

    “既然如此,那么就别怪我了!大五行剑气!”

    江南眼中凶光一闪,大五行剑气激射而出,如今他修为日渐深厚,大五行剑气已经被炼得长达数里,身躯滴溜溜一转,在金刚法禅宗的山体内部切了一个大圆。

    “给我起!”

    他八臂张开。托起山体,生生将这座大山托了起来!

    金刚法禅宗的山门有数千丈高,以江南的实力,还无法将这样的大山连根拔起,但他是从半山腰将这座山门拦腰切断,重量不及整座大山的五分之一!

    呼——

    这半座大山被江南一掷,呼啸向法天和尚砸去。

    “区区的山头,岂能伤到神府境界的强者?”

    法天和尚冷笑,伸手一指,只见七枚山峦般大小的舍利子轮番砸下。将这座巨大的山头砸得粉碎。

    直到这座山头被他砸碎,他才回过神来,脑中一懵:“糟糕了,这是我金刚法禅宗的山头。上面还有我法禅宗的山门,如今被我砸碎,只怕吃罪不起……”

    山门代表着一个门派的脸面,山门被毁,便相当于打门派的脸,意味着要灭门,绝对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当初冒牌弑神谷群魔攻入玄天圣宗,首先便是把圣宗的山门连根拔起,代表着前来将玄天圣宗灭门,因此引起玄天圣宗所有人的对抗。杀得天翻地覆。

    如今江南把法禅宗山门所在的雄山拦腰切开。掷向法天和尚,法天不察之下,稀里糊涂便将山头打碎,连同山头上的山门都给砸得稀巴烂,这份罪孽可就大了!

    金刚法禅宗诸多僧人看到这一幕。只见好端端的雄山只剩下下半截,而上半截被法相砸碎,一个个脸色铁青,有些手足无措。只觉仿佛自己的脸被人狠狠扇了十几巴掌,却又无可奈何。

    毕竟把山门打碎的是掌教的二弟子法天和尚,出手干掉法天,他们自然是不肯,而不严加惩戒,金刚法禅宗的脸面便要丢大了!

    “此事全因那个小子而起,不如索性栽赃在他头上,出手将他降妖除魔了,死人又不会说话。”一位老和尚白眉抖动,低声道。

    “此言大善。”众僧点头笑道。

    “不妥啊,你们看,有人在远处观战,估摸着应该是百晓楼的人在关注这一战,准备重订龙虎风云榜的排名。”有僧人眼尖,指向远处道。

    众僧纷纷看去,只见远处果然有一艘楼船漂浮在半空中,有几人祭起一面明镜,照射战场,在观察江南与法天和尚的战斗。

    那艘楼船还有一面大旗,上书一个偌大的“晓”字,应该便是百晓楼中的高手前来刺探消息。

    看到这一幕,即便是金刚法禅宗的掌教,脸色也不禁黑了,百晓楼搜集天下情报,买卖消息,众僧可以想象法天砸碎自家山门一事肯定会传遍天下,到那时法禅宗的名头估计便要被人传为笑柄!

    法相和尚不由有些幸灾乐祸,心道:“法天师弟即便胜了,但闯此大祸也要关他禁闭,三五十年都不得出门!他想与我争下任掌教,却是再也没有这个可能了!”

    法天和尚也知道这个道理,自己砸碎了山门,便再也没有希望能够成为下任掌教,心中既是惶恐又是大怒。

    “法天师兄果然了得。”

    江南身形升起,与法天齐平,赞叹道:“你隐藏修为,突然暴起,的确很是强悍。很久以来,我都没有被人压着打没有还手之力了,今天你又让我体会到境界高的好处。话说,这七枚舍利子,便是你炼制的七宝么?”

    “你还说风凉话!”

    法天怒不可遏,心念微动,七枚舍利子光芒大放,呼啸轮转向江南砸去,同时身形一动,向江南扑来。

    他前途被毁,不由动了真怒,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杀气弥漫。

    江南轻笑一声,一座天府重楼升起,轰然坠落,向法天和尚压去,同时八手齐挥,一门门神通爆发出来,轰在七枚舍利子之上,让这些舍利子不能近身。

    法天只见偌大的阴影罩落,心中一惊,他早已听闻江南的天府重楼是件异宝,若是被收入楼中,多半便九死一生,急忙一拍脑门,只见佛光从顶门涌出,化作一尊大佛,向上托起,让天府重楼无法落下。

    天府重楼虽然不能落下,但楼中道纹不绝,条条道纹涤荡,继续镇压。让他行动艰难。

    “法天师兄,我来送你一程罢。”

    江南伸手一抖,一卷阵图展开,平平铺在法天和尚脚下。

    法天和尚心中大惊,脸色剧变,他知道江南会来挑战他,因此对江南的根底打听的一清二楚,参研过江南从前的种种战斗经历,把江南的各种宝物的情况都掌握在心。

    量劫阵图他也知道,这卷阵图的威力让人心悸。甚至连神府一重二重的强者落入阵图之中,不死都要扒下一层皮!

    “若是我落入阵图之中,必然败亡!”

    法天面色凝重,身后的神府愈发清晰。向下镇压,挡住量劫阵图,与此同时大脚突然重重一跺,脚下佛光涌出,化作一片金色湖泊,湖泊中一朵朵莲花升起,托住他的身躯,不让自己落入阵图之中。

    “师兄果然厉害,不愧是佛门高徒。小弟唯有再动用一件法宝,才能降服师兄了。”

    江南面色一整。整了整衣衫。盘膝坐下,面色凝重,只见一张天魔琴出现在他膝上。他静坐片刻,这才伸出两只手,轻抹慢挑。弹动琴弦,天魔葬神曲叮咚作响,在他手中化作音律弹奏出来。

    每一声琴音响起,法天便觉神魂震动。如遭刀割斧劈,心知这是自己前所有未的劲敌,稍有不慎便会被他斩杀,当即把心中的怒火散去,静下心神,口诵金刚般若多心经,一心数用,观想大日佛祖,壮大神魂,抵抗天魔琴的斩杀。

    “师兄竟然能够挡得住我的天魔琴,神魂强度却也惊人得很,令人佩服。”

    江南露出讶异之色,无往而不利的天魔琴竟然无法斩杀法天神魂,着实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笑道:“看来我需要使出更多的力量,才能斩杀师兄。”

    他其他六条手臂齐齐探出,落在天魔琴上,加上原来两条手臂,足足有四十根手指,齐齐弹动天魔琴。

    天魔葬神曲的音律顿时狂暴,嘈嘈切切,如同狂风暴雨吹过竹林,风雨吹打,扫荡一切!

    魔音重重叠叠,疯狂涌入法天和尚的眉心,法天大叫,观想的大日佛祖顿时破碎,一双手堵住耳朵,又有一双手捂住眉心,却还是无法抵挡魔音攻伐,终于让他神魂撼动,境界不稳,脚下莲花池再也无法抵挡得住量劫阵图,半边身子陷入阵图之中。

    他还在挣扎,神府大放光芒,一双佛手从那座寺庙中探出,拉住他的身躯向外提去。

    突然,他头顶上方的大佛被天府重楼压得粉碎,重楼镇压而下,狠狠砸在他的脑门之上,将他的脑袋砸得粉碎。

    与此同时,量劫阵图威能爆发,把他下半身也化作虚无!

    法天身死,尸骨无存!

    “这和尚是个厉害人物,同为年轻一辈,虎榜之上他的实力只怕仅在阳逻之下!咦,这是什么?”

    法天一死,他的紫府瓦解,从中飞出紫府中收藏的诸多宝物,江南突然看到一卷竹简飞出,心中微动,挥袖一卷,将所有的宝物统统收入自己的紫府之中。

    “此地不宜久留,我干掉法天,金刚法禅宗的老和尚小和尚未必能按捺得住,还是先走为妙!”

    他心念一动,神鹫妖王当即冲天而起,双爪抓起战争巨兽,背部落在江南脚下,戾啸一声,振翅狂飙而去,速度快如闪电,眨眼间便飞出百里!

    “江子川,你杀我掌教弟子,还想走?”

    金刚法禅宗的众僧不由大怒,纷纷怒喝,江南站在神鹫妖王背上,回头看去,只见后方一只只大手探出,向他抓来,足足有四五十只大手,每只手掌都有方圆百十亩大小,组成一片金色大幕,赫然是金刚法禅宗的老一辈齐齐出手!

    “各位前辈,不用送了!”

    江南哈哈大笑,突然身形腾空,眉心裂开,将神鹫妖王和战争巨兽统统收入眉心紫府,与此同时一艘小舟从他丹田中的瑶台上飞出。

    江南落在这艘小舟之上,只见小舟生出千翼,齐刷刷震动,这艘小舟微微一顿,下一刻破空而去,留下一串串雷音,将金刚法禅宗诸多僧人探出的大手抛之脑后,扬长而去!

    ————今天第二更,第三更在晚上7点左右!这是猪月中第四天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