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二百六十五章 鲜血化身

第二百六十五章 鲜血化身

    “周纯孝的师傅出手了!他是神府境界的强者,江师弟虽然实力大进,但断然抵挡不住!”

    风满楼心中一惊,身后立刻浮现出一座神府,如同纯阳道宫,正欲出手,突然只见江南眉心一闪,一头金光灿灿的巨枭和一头遍布骨刺的巨兽一左一右冲出他的眉心,与那只石纹大手碰撞,那只大手顿时四分五裂!

    “认得你家神鹫大爷么?”

    神鹫妖王磔磔怪笑,双翼向前一轮挥下,如同千万道金色巨剑化作金轮,呼啸斩去,咄咄咄与一位惊慌失措的老者剧烈对抗!

    那老者闷哼一声,眨眼间身上便被斩得鲜血淋漓,却在此时战争巨兽扑来,横冲直撞,狠狠撞在那老者身上。

    那老者口中喷出一道长长的血箭,两座神府都被撞得布满裂纹,流星一般飞起,撞在百十里外的一座灵峰之上,将那座灵峰撞得前后洞穿!

    大荒圣宗的这位老一辈强者,修成两座神府的存在,一个照面下便被打成重伤。

    “这是什么?拥有神族血统的战争巨兽?”天妖圣女和神潜等人失声道。

    “神鹫妖王何时也变得这么厉害了,居然能与一位神府二重的老一辈强者正面抗衡?”云鹏和风满楼也惊疑不定。

    他们却不知,战争巨兽吃了上万斤天宫级巨龙的血肉,又服用炼化了冥王神血,早就强横得可以媲美神府一重二重的强者,而神鹫妖王则因为也炼化了江南给他的八成冥王神血,不逊于战争巨兽,周纯孝的师尊贸然之下向江南出手,遭到这两头巨兽的反击,自然要吃个大亏!

    神鹫妖王大呼小叫,伙同战争巨兽向那老者坠落的方向飞扑而去,叫道:“有朋自远方来,吃得不亦乐乎。小灰灰,咱们一起上,吃掉这厮,我请客!”

    “恢恢!”战争巨兽小眼睛直冒凶光,开心的叫道。

    突然,前方的空间急剧加固,几乎化作实质,演化为空间壁垒。神鹫妖王和战争巨兽如同撞在铜墙铁壁之上,顿时撞得头破血流,倒跌出去。

    “在我玄天圣宗也敢纵兽伤人,江师弟,你的胆子未免太大了些吧?”

    白衣飘然,靳东流徐徐从高处走来,衣袂翻飞,转瞬之间便来到聚贤峰上,他的气度比从前更加令人心折,有一种让天地万物臣服的感觉。深不可测!

    聚贤峰上,上百位太玄圣宗的弟子见到靳东流走来。齐齐躬身,异口同声道:“大师兄!”

    这声音震彻云霄,将高空的苍云都吼得退散,整齐划一,如同排练过千百遍一般!

    神潜、风满楼和天妖圣女等高举龙虎风云榜上的年轻强者,看到靳东流到来,瞳孔不由紧缩。落在他的身上。

    只见靳东流举手投足,仿佛有一种说不出风韵,符合道律。合乎自然,给人一种玄妙异常的感觉。

    宗师!

    此刻的靳东流,不禁让神潜这些天之骄子心中有些绝望,他们的资质也可以称得上天下罕有,甚至炼成道心,自觉成就非凡。

    但是再次见到靳东流,他们却发现自己与靳东流的差距越来越大。

    修行之道,一步慢,步步慢,在靳东流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即使他们拼命追赶,也无法拉小差距。

    “江师弟,我在九幽冥界中曾经听闻,你身怀摩罗神族的血统,不是我人族,很难让人不怀疑你是否是魔族打入我人族的奸细。”靳东流的目光落在江南身上,微笑道。

    江南收回神鹫妖王和战争巨兽,淡淡道:“以讹传讹罢了,靳师兄,我在冥界之中,听闻你被追杀得很是狼狈,不知可有此事?”

    靳东流目露精光,江南提及这事,显然是为了打击他的自信,让他宗师的心境留下污痕,心境不再圆满。

    事实上,他在冥界中听闻江南的事迹,的确大受震动,心境有些不稳。

    他原本以为自己乃是玄明元界最为出色的年轻一辈高手,在九幽冥界中声名鹊起,但浑然没有料到,江南在九幽冥界中的名头比他还要大,还要响亮!

    甚至,有传闻说江南干掉了不死冥王这尊古老的魔神!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江南才会成为冥界八百部魔族的第一通缉要犯,相比起来,靳东流获得的成就虽然不凡,名声远播,但与江南相比,还是要逊色十万八千里!

    “江师弟的修为进境神速,居然已经修成了瑶台,不知你的实力进境如何?”

    靳东流将心头的忌惮压在心底,如同与江南是多年知交,笑道:“我曾与师弟在南海有过一次小小的交锋,我的一根寒毛化身败在师弟之手。几年未见,我很想知道师弟你的进境,不如你我再比一次。”

    他从手臂上拔下一根寒毛,一口法力喷出,那根寒毛迎风便长,无数道纹涌出,又自化作一尊化身。

    “师弟,交流一下罢?”靳东流笑道。

    “恭敬不如从命。”

    江南微微一笑,突然指尖有一滴鲜血流出,叮的一声从他指尖滴落,却没有落在地上,而是漂浮在空中。

    这一滴鲜血晶莹剔透,红的鲜艳,纯净无暇,比世间任何宝石都要纯净,都要绚丽,甚至连许多女修士目光中都不禁露出迷离之色。

    女修士喜爱宝石,江南的这一滴鲜血在她们眼中比宝石还要绚丽,还要夺目!

    “如果江道友把自己的鲜血做成装饰类的法宝,绝对可以卖出天价!”拓跋兰芸这个奸商眼眸亮晶晶的,看向江南如同在看一个会走路的宝库,兴奋道。

    “师兄用寒毛化作化身,我怎么好意思亲自动手?”

    江南轻轻一口气吹出,只见这滴鲜血之中无数道纹涌出,也化作一尊化身,站立在半空中,微笑道:“我的修为自然是比不上师兄,只好以一滴血化作化身,与师兄的寒毛化身较量一下了。”

    靳东流眼中一抹杀机萌动。轻声道:“师弟,你身上有多少血可以流?当心血尽人亡。”

    “师兄的寒毛只怕也是有数的吧?”江南眼中精光闪动。

    两人目光交错,随即分开,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对对方的深深厌憎和忌惮。

    在他们目光分开的一刹那,靳东流的化身与江南的化身几乎同时动了起来,天空顿时变得五彩绚丽,只一瞬间便有不知多少神通爆发开来,无数神通轰然碰撞。囊括法力神通、速度神通、道音神通、神识神通、防御神通、阵法神通等等绝学!

    随即,两尊化身轰然撞在一起,拳脚施展,大开大合,竟然在近身肉搏,各自施展出肉身神通!

    虽然这两尊化身一个是寒毛所炼,一个是鲜血所化,没有具体的肉身,但是在这两位年轻宗师的驾驭之下,竟然把寒毛和鲜血当成肉身。施展出肉身神通,近身对决!

    单单这一点。他们便胜过在场的所有天之骄子,令人惊艳,仰视!

    只是有一点,化身之中没有神魂主导,因此无法施展神魂神通,对江南来说有些吃亏。

    神潜等人看到这两尊化身一战,不由相顾变色。江南的化身与靳东流旗鼓相当,战斗力不相上下,各种神通千变万化。随心所欲,打得天昏地暗,久久不能分出高下胜负。

    靳东流的一根寒毛拥有如此的战力,也在情理之中,但江南刚刚修成瑶台,与靳东流有着八个境界的差距,他的一滴鲜血化身竟然能与靳东流的化身不分高下,这便有些匪夷所思了。

    这种战力,即便是神潜、风满楼、天妖圣女等人自问也无法办到!

    江南的实力虽然高明,远超瑶台境应有的修为,但是他与神潜等人还有着极大的差距,与靳东流的差距自然更大。

    但是眼前这一幕却偏偏说明,江南的实力即便不如靳东流,只怕也在神潜等人之上。

    这怎么可能?

    突然,场中两尊化身交错而过,江南的鲜血化身嘭的一声炸开,化作一片小小的血雾,随即凝结成一滴鲜血,飞回他的身上,顺着皮肤毛孔返回体内。

    而靳东流的化身也被打回原形,化作一根寒毛,轻轻一抖落在他的手臂上,扎入毛孔之中。

    这场别开生面的对决,竟然是以不分胜负而收场!

    江南吐出一口浊气,由衷道:“靳师兄,你我若是能够交流所学,必然会开拓出一个盛世,万般神通都会被我们开发出来,流传万代。”

    靳东流目光复杂,叹息道:“可惜,一山容不了二虎……”

    江南默然片刻,点头道:“的确可惜。”

    靳东流面上恢复笑容,径自向其他人走去,似乎丝毫没有受到这一战的结果的影像,而江南却知道自己绝对在他的必杀名单之上。

    “我的实力比靳东流,还是远远的不如,还需要千百倍的努力。”他心中默默道。

    他的鲜血化身看似与靳东流不相上下,其实江南却是取巧才能够做到这一步,刚才那滴鲜血便是他的心头血,总共只炼出一百余滴,每滴鲜血蕴藏着他近二百分之一的法力,无形之中占了很大的便宜。

    而靳东流却是随手拔下一根汗毛,炼成化身,这具化身容纳他的法力可谓是九牛一毛。

    不过江南的进步也是显而易见,在南海时,他须得全力以赴,动用地磁元斧才可与靳东流的寒毛化身一战,而现在,他只需一滴心头血便可以与靳东流的寒毛化身不分胜负!

    他与靳东流的距离,在不断拉近!

    靳东流已经不是那么高不可及。

    ————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