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冒牌货

第二百六十一章 冒牌货

    “石敢当”大骇,自知不是洛花音的对手,急忙飞速后退,化作一道流光向远处狂飙而去,洛花音如影随形,追赶而去,冷笑道:“冒充谁不好,偏偏冒充姓石的那笨蛋,老娘与他交手三次,对他的功法了如指掌。你还是乖乖的留下,让我看看你到底是谁!”

    两人眨眼间便飞出万里,洛花音步步追赶,一掌接着一掌向那个“石敢当”劈去,始终不让他能够顺利逃脱。

    “傅前辈,芸儿师姐,好久不见。”

    江南瞥见洛花音与“石敢当”已经消失无踪,向傅延宗和傅芸儿笑道:“我还未谢过芸儿姑娘在南海替我解围。”

    傅芸儿脸色羞红,悄悄抬头看他一眼,脸色更加红了,怯懦道:“是我娘让我这么做的,不是我的主意……”

    傅延宗冷哼一声,咳出一口血痰,挡在傅芸儿身前,冷笑道:“谁要你们师徒相帮?”

    “傅前辈,我师尊欠你的,我可没有欠你什么。”

    江南摇头道:“你何须对我恶声恶气?”

    傅延宗大口大口的咳血,气喘吁吁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在七宝林中害我一次,险些让我死在太皇和弑神谷的大魔之手,还说没有欠我什么?”

    “你与其他人围攻我师尊,我害你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

    江南不再解释,探手一抓,只见一块碎骨被他抓在手中,低头看去,却见这骨骼极为密实,有如玄金一般坚固,正是刚才那个“石敢当”被洛花音击碎的骨骼。

    这块骨骼中蕴藏道纹,显然此人已经将肉身修炼到极高的境界,道纹甚至开始炼入骨骼之中!

    能够修炼到这一步的,肉身都无比强大!

    “傅前辈认得这是什么人的道纹么?”

    江南将这块骨骼抛给傅延宗,道:“此人修炼的不是石敢当的阎浮提魔经。而是一门名叫道金炼骨镇魔经的功法。傅前辈见多识广,可知这门功法是出自何门何派?”

    道金炼骨镇魔经也未能跳出魔狱玄胎经的范畴,因此他只看了一眼“石敢当”的骨骼上的道纹,便立刻将这门功法推演了出来。

    “道金炼骨镇魔经?”

    傅延宗神情微动,突然伤势压制不住,身体摇摇晃晃,险些从空中跌落下去,他与“石敢当”拼杀良久。负伤极重,傅芸儿连忙上前搀扶。

    傅延宗抹去嘴角的血迹,示意不用搀扶,面色凝重道:“这门经典是千秋阁的镇教心法,我知道袭杀我们的究竟是谁了!嘿嘿,假扮弑神谷来干掉各大门派的中流砥柱么……”

    “千秋阁?”

    江南微微一怔,疑惑道:“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这个门派?”

    “千秋阁早在千年之前便已经被太玄圣宗吞并,太皇将千秋阁并入太玄圣宗,诸多千秋阁的长老太上长老也加入到太玄圣宗之中。”

    傅延宗沉声道:“能够连杀我朝圣宗数位长老,连我都遭到重创。甚至还没有使出自己真正的功法,此人必然是千秋阁当年的悍将。姓苏名陌川。千秋阁其他人都不是我的对手,唯有苏陌川此人被认定是当年千秋阁的下任阁主,千年过去,他的实力远超于我。嘿嘿,若真是他,看来想杀我的不是弑神谷的魔头,而是我正道的魁首。太玄圣宗……”

    傅芸儿不由紧张起来:“爹,太皇老祖想要杀你,咱们还是别去太玄圣宗了……”

    “一定要去!”

    傅延宗冷哼道:“太皇颁布招贤令。说不去参加屠魔大会的,便是与弑神谷勾结,我朝圣宗若是不去,便会落人口实,看我朝圣宗不顺眼的,便会趁机栽赃。太皇也会有由头向我朝圣宗动手,把我朝圣宗灭掉、吞并,去了的话反而没有危险。”

    “傅前辈,我也是去太玄圣宗,不如你我同行?”

    江南见他负伤极重,提议道:“你如今伤势不轻,需要静下心来疗伤,江某不才,但保护前辈一段时间还是可以办到的。”

    傅延宗正待拒绝,傅芸儿连忙道:“爹,你伤势太重,不如答应江师兄的提议,先去车中疗伤。”

    傅延宗伤势的确极重,点头道:“好。不过我宁死也不要与他们师徒同处一室!”

    他坐在车辕上,闭目疗伤。

    傅芸儿无奈,与其他朝圣宗弟子登上太阳战车,向江南歉然道:“我爹脾气不好,师兄勿怪。”

    “没什么。”

    江南为他们斟酒,笑道:“这是我师尊从其他世界弄来的仙酿,很是香醇,芸儿师姐尝尝。”

    傅芸儿等人正要举杯,外面传来傅延宗的声音,紧张道:“芸儿,不要喝!为父现在重伤,万一你喝醉了,这小贼对你不三不四,为父拿不下他!”

    傅芸儿连忙按下酒杯,对江南认认真真道:“师兄,我若是喝醉了,你会不会对我不三不四?”

    江南哑然,摇头道:“师姐,江某岂是那种人?你看江某行走江湖,虽然有些恶名,但非礼女子的恶名只怕从未有过吧?”

    傅芸儿想了想,向傅延宗道:“爹,江师兄说他不会对我不三不四,那我就喝了。”

    傅延宗不由无语,连忙走入车中,免得自己女儿喝醉被“小贼”占了便宜。

    江南也有些忍俊不禁,这女孩单纯的就像张白纸一样,自己说什么她便认为是什么,绝不怀疑。

    冒牌石敢当也是一位大高手,他想逃走的话,洛花音想要留下并非一件易事,因此洛花音只怕是一时片刻间不会赶回来。

    江南驱车赶往太玄圣宗,一路走来,只见人渐渐多了起来,空中时不时可以看到瑰丽的楼船、宝辇、云彩驶过,那是应邀前来赴会各派强者。

    “万剑山庄遇袭,在赶来途中被天机秀士布下大阵,将门中弟子、长老杀了不知多少!那天机秀士强横得离谱,万老头这位掌教至尊几乎也险些陷落阵中!”

    “南海的拓跋夫妇也遭到埋伏,出手的据说是个和尚。恐怕便是无相那个淫僧。”

    “还有那个神出鬼没的五魔,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埋伏天府的强者,一击之下连杀天府数人,扬长而去!”

    “青云宗的青云道人上次被弑神谷六魔所杀,此次青云宗最为热切,含怒而来,派来门中的太上长老赶来赴会。结果被六魔哈兰生埋伏,全军覆没,死得一干二净!”

    “弑神谷的六大魔头,做的太过了,太皇老祖和龙皇召集天下英豪,他们居然也敢在这个时候四下杀人,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他们这是想与天下人作对不成?”

    “太皇老祖和龙皇已经派出太玄圣宗和万龙巢的强者前去接应,搜寻这六大魔头的下落,保护前来赴会的宾客,如果连这两大派也压不下弑神谷的嚣张气焰。那么我们这些门派便有些岌岌可危了!”

    ……

    江南一路行来,听到不少议论声。假冒弑神谷的几大魔头居然敢如此肆意妄为,大肆屠杀赴会之人,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太皇和龙皇真是好手段!”

    傅延宗冷笑一声,道:“借着弑神谷魔头的名头大肆杀人,逼得其他门派人人自危,不得不依附在太玄圣宗门下,我定然不会让他们得逞!在屠魔大会上。我便要当场揭发他们的阴谋!”

    “你爹蹦跶不了多久了。”

    江南向傅芸儿笑道:“敢在屠魔大会上揭发太皇老祖,肯定会被太皇老祖按上私通弑神谷的罪名,一掌打死你爹别人都不敢为他说话。”

    傅延宗勃然大怒。却知道江南说的是实情,他虽然是当今世上顶尖的高手,但在太皇、龙皇这等绝代强者面前还没有多大的话语权,就算太皇杀了他别人也不会怀疑太皇。

    轰!

    突然天空剧烈颤抖,无数雷霆迸发,只见前方的虚空陡然成片成片塌陷,一尊巨大的魔神手持一把五色大锤,怒吼连连,与一个带着鬼脸面具的男子大战!

    这场战斗,比傅延宗与冒牌石敢当一战更加惊天动地,举手投足撕裂天空,连空间都承受不住他们的战力!

    他们的战斗余波波及甚广,甚至牵连到前来赴会的诸多强者,有人被余波一扫便灰飞烟灭!

    “老子被太皇镇压这么多年,何时天地间又多出你这样一位高手?不过你想来杀我,惹我的晦气,却还远远不够看!”

    摩罗什大开大合,五色大锤将那鬼面男子逼得连连后退,周身血肉都被震得不断裂开。

    “这个鬼面男子也不是谷主,此人到底是谁?”

    江南不由露出惊疑不定之色,心道:“居然能与摩罗什这尊杀神正面抗衡,太玄圣宗的底蕴实在太强了,居然还有这样的高手!”

    摩罗什已经是当今天下最为强横的存在之一,他的肉身已经修成神明,力量之强绝对达到不死冥王那等高度,连他也一时片刻间拿不下这个冒牌的鬼面男子,可见此人的实力强到何等地步!

    不过,这个“鬼面男子”已经呈现败象,被摩罗什锤杀是迟早的事情。

    “摩罗道友,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共同铲除此獠!”

    突然一声龙吟响起,只见百头巨龙拉着一艘巨大的楼船驶来,无数龙气缠绕,围绕楼船形成天龙乱舞的异象,撼动人心。

    楼船之中龙皇端坐,气息冲天。

    摩罗什心中凛然,只觉龙皇的气息袭来,腹背受敌,连忙收了大锤,那“鬼面男子”松了口气,趁机远遁而去。

    “摩罗道友,你放走弑神谷主这是何意?”

    龙皇森然道:“莫非你与弑神谷是一丘之貉?”

    摩罗什冷哼一声,杀机大动,正欲上前将这这头老龙锤死,突然只听江南的声音传来,笑道:“摩罗大哥不必怄气,小弟车中有美酒,何不前来小酌两杯?”

    “太阳战车?江子川?”万龙巢的诸多天龙纷纷向太阳战车看来,只见江南站在车帘前,顿时一个个勃然大怒。

    龙皇也面色阴沉下来:“小辈,你杀我幼子,居然还敢在我面前露面,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