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二百五十六章 逼出神血

第二百五十六章 逼出神血

    “我玄天圣宗的掌教至尊真是恐怖,深不可测,不愧是太皇所说的最有希望成为神的人!”

    江南看到纯阳无极钟摧毁金察等黄金神族的攻击,心中不禁对暗中出手的席应情佩服万分,席应情出手接应他们,可谓是恰到好处,而且动手之时,浑然没有半点人间气象,不带烟火气息,令人钦佩不已。

    “我先前的猜测有误,我从前怀疑席掌教不是五哥便是谷主,但此刻五哥和谷主都在我身边,而席掌教却在玄明元界动手接应,这么说来,席掌教应该不是他们之一了。而谷主,则应该便是太皇的弟子,宣无邪了……”

    江南微微皱眉,席掌教如果不是大魔和五魔,那么他怎么会与弑神谷的魔头勾结在一起?

    他身为玄门领袖,光伟正的人物,而弑神谷则是魔头汇聚之地,若是他与弑神谷的魔头勾结的消息传扬出去,难道他就不怕自己身败名裂?

    “我玄天圣宗的掌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算了,反正我只需要知道,席掌教对我,对玄天圣宗绝没有恶意,这一点便足够了。”

    突然,江南感觉到自己身处的空间轻轻颤动,山水图已经穿越了玄明元界的壁垒,玄天圣宗的一处大殿之中。

    “几位道友,还请出来罢。”

    外面,席应情的声音传来,阵图轻轻抖动,将鬼面男子和江南等人抛落下来,江南四下看去,只见这里却是宗主峰上的纯阳殿,是席应情的闭关之所。

    “掌教。”江南躬身见礼。

    席应情似笑非笑,上下打量他几眼:“你倒出息了,去了九幽冥界居然弄了一身神血回来,还与弑神谷的魔头厮混在一起,若是你师傅知道了,打断你的腿。”

    江南悻悻道:“掌教与弑神谷的魔头有合作。谁来打断你的腿?”

    席应情哑然,摇头道:“就算有人知道我作恶,这世间能够打断我的腿的,也寥寥无几,何况我并没有作恶。”

    他转头看向鬼面男子等人,微笑道:“几位道友伤势极重,还是在纯阳殿中休息一段时间,养好伤再作打算。这座纯阳殿是我的闭关之所。只有我才能进入,”

    石敢当等人显然也不知道出手救他们的居然会是玄门正道之中有着赫赫威名的席应情,目光中不由露出疑惑之色,纷纷看向鬼面男子。

    他们也曾经怀疑鬼面男子便是席应情,但现在看来,只怕没有这个可能,因为席应情便站在他们身前。

    “多谢席掌教。”

    鬼面男子没有多言,盘膝坐下,静静疗伤,哈兰生石敢当等人见状。也放下心来,各自疗伤。他们原本对鬼面男子的身份还有些忌惮。但是经过这一役,隔阂尽消,相反让他们对鬼面男子极为信任。

    这一役,鬼面男子也是冒着生命危险去帮助石敢当杀不死冥王,若非如此,以石敢当的修为实力,还不知要到多久才能报仇雪恨。

    “子川。让我看看你的紫府,有没有留下后患。”席应情突然道。

    江南知道他是担心自己真的被不死冥王占据肉身,因此才有这个提议。当即点头,丝毫不加设防,任由席应情的神识进入自己的眉心之中。

    席应情神识进入他的眉心之中,看到滚滚魔域,不由吃了一惊,待看到魔狱上空,那尊玄胎金人,更是让他不由得动容,细细审视魔狱玄胎,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而在魔狱之中,不死冥王的神性已经被镇压在魔狱的最底处,遭到魔狱煎熬,这幅场面即便是席应情,也着实震撼了一下。

    “把不死冥王的神性镇压,打算慢慢炼化么?”

    他的神识退出江南的眉心,看了江南一眼,显然也在怀疑江南是不是某位天神或者魔神的转世,抑或是江南早已经被人夺舍。

    “子川,你师傅已经折磨我很久了,要我尽快把你接回来,你早点过去,我也算有个交代。”

    江南点头,退出纯阳殿,回到领袖峰上。

    席应情目光送他离去,默默站立片刻,不知想些什么,随即看了看山水图中的不死冥王的神躯,低声道:“总算弄到手了。不死冥王,让我看看神魔的奥秘吧……”

    “神血?”

    领袖峰上,洛花音一脸兴奋,围绕他转圈圈,来来回回扫视江南,眼睛亮晶晶的,给他一种很不妙的感觉。

    “乖徒儿,把你的神血分润给为师一些,为师要研究研究神血的构造。”女魔头兴奋万分道。

    江南点头,笑道:“可以是可以,不过我得到的冥王神血也不多……”

    “先来一桶!”女魔头兴致勃勃,取出一个一人多高的木桶放在他的嘴边。

    江南送她两个白眼球,心念微动,指尖流出一滴金血,滴入木桶中。

    洛花音眨眨眼睛,还在等待,江南没有好气道:“没了,只有这些了!”

    “铁公鸡,你还能再小气一些么?”

    洛花音不悦道:“好歹我也是你的师尊,弟子对师尊怎么能这么吝啬?最低你也要献出半桶金血,这才能够显示出诚意!上次太玄圣宗的孟洛川孟师兄,与我没有交情,从前还被我打过,但是人家便足足给了我一大桶!”

    “师尊,孟洛川是被你打得吐血好不好?”

    江南咬了咬牙,又挤出一滴冥王神血,道:“这次真的没了,想要研究神血的构造,两滴神血却也够了。”

    洛花音目光不善,瞥了瞥他金光灿灿的身躯,恨不得在他身上捅出个大窟窿放血。

    “原来如此,这就是神血的构造,的确比我自己按照其他神族改造的血脉要高明许多。”

    她审视冥王神血,露出惊喜之色,她也曾经去过九幽冥界,研究过神族的血脉,改造过自身,不过神族的血脉淡薄,远不如冥王神血包含的讯息丰富,让她又看到一条提升修为实力的路径!

    江南醒起一事,笑道:“师尊,不死冥王的肉身我弄来一具,如今在掌教至尊的山水图中。”

    “还有这好东西?我曾经想杀入葬神谷去研究神尸,不过那头神尸很不乐意让我研究,几次险些把我抓来吃了。”

    洛花音眼睛一亮,兴冲冲奔向宗主峰,笑道:“我去看看,说不定能够因此而领悟出成神的道理!”

    女魔头一去便是数月不返,江南也静下心来,闭关不出,借着冥王神血细细推演魔狱玄胎经的更高境界心法。

    半年之后,他便将魔狱玄胎经的道台八境心法统统推演而出。

    江南看着自己的皮肤,微微皱眉,冥王神血虽然无比强大,但是对他来说,这毕竟是不死冥王的血脉。

    虽然许多人为了追求强大的力量,而吸收他人的血脉,魔族便是如此,他的好友啸邙甚至融合了不知多少种血脉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但江南并不打算如此,自己体内拥有别人的血脉,多少让他有些不爽。

    他既然已经悟出道台八境的心法,那么这些冥王神血便没有了多少用处。

    一滴滴神血被他逼出体外,金色的血液弥漫隐隐神威,不死冥王在神血中留下了他自己的烙印,不过不死冥王已死,他的烙印便全然没有了用处。

    这些神血离体,力量如潮般退去,江南顿时感觉到强烈的虚弱感和失落感,五十倍的法力和肉身强度,便这样从他体内抽离。

    他很是怀念那种掌握力量的感觉。

    “这毕竟是他人的力量,虽然可以为我所用,但我将来将一身血脉提升,还会变得更强,绝不会比融合神血逊色!”

    江南把心中的不舍压制下来,这半年来他一边推演魔狱玄胎经一边勤修不缀,不但修为提升到灵台境圆满的境界,而且自己改造的血脉也达到百滴之多!

    百滴改造后的鲜血,足以让他的修为提升到从前的两倍!

    虽然比五十倍的力量还有着极大的差距,但江南却看到一条让自己实力近乎无限提升的康庄大道!

    “神鹫,你追随我多年,一直不离不弃,这些神血便交给你了。”

    江南唤来神鹫妖王,将不死冥王的神血分出八成交给他,这头妖王不禁又惊又喜。

    神鹫妖王也修炼到灵台境,江南临走前给他和江琳等人留下了不少龙肉,这头妖王龙肉吃下许多,肉身已经强横到堪比同境界天龙的程度,可以与云鹏一战。

    但是自从江南回到领袖峰,他最近半年便可谓是挫折不断。

    江南从冥界带来一头战争巨兽,平日里便喂养在领袖峰上,神鹫妖王自然心中不爽,担心自己的地位被夺,不再受宠,因此向战争巨兽挑战。

    哪知这头妖王还未来得及动手,便被战争巨兽踩在脚下,如此再三,丢尽了脸面,被打得一点脾气也没有。

    “若是不能雄起,老子这第一坐骑的名头,便要拱手让给这头傻乎乎的家伙了!”神鹫妖王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不过,江南将神血交给他八成,这便意味着神鹫妖王终于有了能与战争巨兽抗衡的本钱,单挑起来,绝不惧它!

    另外两成神血,江南丢给战争巨兽,让这两头坐骑的实力都大大提升。

    神鹫妖王与战争巨兽炼化了神血,修为实力都大大提升,两头巨兽遍体流金,尤其是神鹫妖王,化作一头遍布金色龙鳞的巨鸟,凶恶之气弥漫,甚至比江南还要强横许多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