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二百五十一章 春宫沐浴(呼唤月票!)

第二百五十一章 春宫沐浴(呼唤月票!)

    江南见不死冥王出面,松了口气,同时暗道一声可惜,不死冥王和其他几大神族的族长出面,他自然没有机会将东王舒等人统统斩杀。

    “还有人存活下来?”

    诸多部族的族长心中一喜,急忙向金桥看去,心道:“不知活下来的都是什么人?说不定便有我族的子弟……”

    不过让他们失望的是,阎浮、龙吟风、啸邙、北行雪和阳逻等人从金桥上走出,还有一头巨大的战争巨兽,同样也是遍体金光,显然也得到许多冥王神血。

    北行雪和阳逻二人倒也罢了,毕竟是资质过人的存在,但阎浮、龙吟风和啸邙三人,在诸多大佬眼中那就是阿猫阿狗两三只了,最让人憋屈的是,战争巨兽则是真的阿猫阿狗了。

    这种巨兽只是神明制造出来的杀戮机器,没有智慧,连最低等的魔族都算不上!

    “我姜氏也全军覆没了?”姜法王没有看到姜氏神族的子弟,心中凉了下来。

    “法王,姜少书和太公府的几位道友,统统是死在江道友之手。”丹青树努力恢复肉身,高声道。

    姜法王面色一沉,看向江南,淡淡道:“江道友,我自问太公府待你不薄,道友不救护我族人倒也罢了,为何还要向我族人痛下杀手?”

    江南如今占据了绝大多数的冥王神血,自然注定要成为不死冥王的传人,不死冥王的弟子,论地位足以与姜法王、金牛大魔王等人并列,因此姜法王心中虽怒,但却依旧称呼他一声道友。

    “法王,这就要问问你们太公府自己了。”

    江南散去魔钟霸体神通,体态恢复如常,径自走下金桥:“我知道感恩,柔公主和姜神通对我有恩。或不敢忘,只是贵府的子弟向我出手,试图杀我夺血,我虽然是好脾气,但也绝不会束手待毙。”

    “我太公府的子弟在神魔结界中向你出手?”

    姜法王微微皱眉,真魔大会之前,江南虽然并未曾被他放在眼中,但是他也知道江南。心知江南是个潜力极大的年轻人,而且自己的女儿姜柔似乎对他也很有好感。

    “我族人既然知道江南与柔儿的事情,便绝不会在神魔结界中向他出手,但既然是出手了,肯定便是有人暗中指使。”

    他心如明镜,瞥了不远处的姜维一眼,姜维也在此时向他看来,父子二人的目光交错,随即分开。

    姜法王沉默不语,不再提此事。不过在他心中。姜柔和江南便再也没有了可能。

    且不说江南是洛花音那个女魔头的弟子,单单江南干掉姜少书这一件事。便让他很难认同江南。

    其他几位大佬对视一眼,心中凛然:“其实,以冥王的眼力,自然对神魔结界中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他若是想阻止江南屠杀其他神族自然是轻而易举。他之所以没有阻止,估计是想借此机会,削弱我八大神族的新生力量!”

    “只有九个人存活下来么?”

    那个名叫金察的黄金神族强者走出神宫。俯视下方的江南等人,直接将战争巨兽排除在外,沉声道:“除了冥王指定的弟子。其他人等都可以得到冥王的一门功法,东王舒,鲧鳐,丹青树,阎浮……”

    他说出一个个名字,阎浮等人听到自己也在其列,心中不禁欢喜万分:“若非江老弟干掉其他人,不死冥王的功法便没有我们的份儿了,杀得好,杀得好!”

    金察将所有人的名字说了一遍,只剩下江南未提,战争巨兽小眼睛放光,冲他讨好似的摇摇尾巴。

    金察依旧对它视而不见,这头巨兽暴怒,呲牙咧嘴,喉咙中发出威胁的声音:“恢恢——”

    “咦?这头巨兽好像有了些许灵智,与其他的战争巨兽明显有着不同!”

    金察心中诧异,对战争巨兽却也有几分好奇,不过战争巨兽不是魔族,传授给战争巨兽修炼心法这种事情,可谓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种巨兽是一种低等的神造生物,没有智慧,大脑小得可怜,连豆丁大都没有,根本无法修炼功法,只能靠吃不断成长。

    他却不知道,江南篡改制造战争巨兽那尊魔神的阵法,让这头战争巨兽的大脑开始慢慢发生变异,渐渐的大脑开始生长,虽然依旧灵智未开,但却比从前聪明了许多,只是脑容量还是小得可怜。

    江南将这头巨兽收起,免得它真的暴怒之下向金察出手。以金察的实力,想要灭掉战争巨兽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金察沉声道:“除了江南,其他人随接引使去神宫的藏经楼,各自挑选一门功法。”

    立刻有黄金神族的接引使上前,把阎浮、东王舒等人接引到神宫之中。金察大步向江南走来,古板的面孔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江师弟,拜冥王为师是一件大事,师弟你须得去养心宫沐浴洗礼,焚香精心,三日之后,身心纯净如一,方可参拜不死冥王。师弟,你随我来。”

    江南点头:“有劳师兄。”

    金察转身向各大部族的领袖沉声道:“诸位还请退散,三日后,待冥王收徒,自然会令他拜访诸位,联络情谊。”

    金牛大魔王、姜法王等人对视一眼,心情沉重,各自离去。

    江南跟随金察走入神宫,放眼看去,只见不死冥王的神宫如同天宫一般,里面几乎是一个小世界,山水葱郁,湖海广阔,一座座宫殿容纳在这个小世界之中。

    这里面还有诸多妖娆女子,都是魔族中最为俊美的种族,衣衫穿的不多,却还翩然飞来飞去,姿态婀娜动人,抬头上望,便可以看到裙底秀色。

    她们的衣衫很透,遮掩不住娇柔之躯。

    “冥王选择天下最为妖娆的女子,填充到自己的后宫之中,真是让人艳羡!”

    江南抬头看去,只见前方最为雄伟的一座大山之上。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巍巍耸立,神威弥漫,道则密密麻麻,交织成网,那里应该便是冥王宫,不死冥王的所居之地!

    他的心脏不由剧烈跳动几下,不死冥王近在眼前,干掉这一尊居住在凡间的神明。不仅仅是弑神谷其他大魔头的夙愿,甚至江南也很想亲自参与到这场盛事之中,亲眼目睹屠神的过程!

    “将来我也要屠神,向那个灭我家乡的神明讨回公道,而这次屠掉不死冥王,便是为我将来那一战的预热!”

    突然,金察似有所觉,看了他一眼,皱眉道:“师弟,你的心跳得很快。”

    江南若无其事。笑道:“小弟即将见神,拜神为师。有些忍不住激动。”

    金察点头,不疑有他,道:“我当年拜冥王为师,也是激动万分。师弟,这里便是养心宫,里面便是浣清池,还请师弟进去沐浴养心。待三日之后,冥王自然会亲自见召。”

    他停留在一座宫殿前,并没有进去。

    只见两名妖娆少女欢笑着迎上前来。左右搀扶江南向里面走去,娇笑道:“小老爷里面请,我们姐妹已经恭候多时了!”

    江南只觉温香娇躯,簇拥左右,心神不由有些恍惚,不知不觉间来到宫殿深处的一处玉池边,只见十多个衣衫单薄、春衫半解的绝色女子侍立在浣清池旁,静候他的到来。

    这些妖娆女子环肥燕瘦,各具美态,有的美人儿给他的感觉仿佛是即将喷发的火山,酥胸娇挺傲人,衣衫半解半露,有的则是冰山一般,冷艳傲然,还有的则憨态可掬,有的玲珑小巧,有的则文静娴淑,有如大家闺秀。

    他宛如进入春宫一般,各色女子让他目不暇接。

    美人儿们上前,不由分说便为江南宽衣解带,内裤也没有给他剩下,娇笑道:“小老爷劳累了很久,想必已经乏了,妾身们小心伺候着,老爷需要特殊服务么?无需老爷运动,妾身们便可以玩出千百种花样来。”

    江南脸色微红,他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情,还未来得及回答,只见这些女子也脱得赤赤条条,温香软玉,拥着他进入浣清池中。

    一个火辣女子笑嘻嘻道:“小老爷,那凡间女子最是无趣,骨骼僵硬,哪里能比得上我们?老爷想怎么玩便可以怎么玩,捆绑,折叠,悬挂,木马,大转盘,只要老爷尽兴,我们也便满足了。”

    江南大为心动,咳嗽一声,迟疑道:“三日后我便要去觐见冥王,岂能胡搞乱搞?”

    “玩玩有什么大不了的?”

    又有一个女子抿嘴笑道:“老爷把身体里面的东西排出来,便也相当于体内也洗了一次澡,神清气爽,正适合去见冥王大老爷!”

    “这倒也是……”

    江南点头,突然惊醒,摇头道:“我这些日子战斗,心中有所感悟,自当趁着这段时间精心潜悟。待洗好澡,你们都退下,我需要一个人闭关三天。”

    一个少女娇憨的嘟起嘴,从他背后贴上来,用酥胸帮他清洗,充满弹性,很是诱人,让心猿意马,难以自持。其他女子也围了上来,细细擦拭,眼前白花花的胴体晃来晃去,时不时胸与胸亲密贴触,让江南大感吃不消。

    还有两个魔族少女赤裸相拥,肌肤摩擦,春光旖旎,时而发出不明意义的呻吟,让他几乎意志崩溃。

    “我若是真的做了,不死冥王那个变态的老鬼,肯定要偷窥我,而且大哥、二哥他们估计也要窥视,众目睽睽之下,半点乐趣都没有了……”

    好在这些女子为他清洗完毕,各自起身离开玉池,穿上衣衫,静静地退出此地,让江南松了口气。

    ————今天只有两张月票,一个打赏,宅猪含泪哭求,大家多投一张月票吧~~